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1, section4

1-4

      何宥謙是可爺這件事對我衝擊太大了,大到我都忘記去警衛室拿游致玄寄來的離婚協議書,居然還要麻煩警衛室的阿伯跑一趟,真是不好意思。

      「謝謝哦,真是對不起,麻煩您了。」接過協議書,我感激地向阿伯道謝。

      阿伯則是笑笑地用台灣國語回應我說不扣氣不扣氣。

      將協議書從牛皮紙袋抽出,發現上面有張便條紙。

      『證人,一人找一個吧。』

     

      當律師每天就是在看這些有的沒的,但是卻沒想到協議書上面寫我的名字的日子居然那麼快就來臨了。

     

      我沒有很傷心。

      我沒有。

      『本離婚書約簽訂後,雙方婚姻關係解除,嗣後雙方嫁娶各不相干。』

      嗯,不相干了,都不相干了。

      我們沒有孩子,所以一切都好辦,一切都好說。我看著立協議書人男方的部分,他已經將自己的資料填好了,就剩下女方這邊了。

      「妳為什麼要用協議的?」神不知鬼不覺地,一名妖魔就這樣滾到我旁邊。

      「有意見嗎?」瞪可爺……呃不,瞪何宥謙一眼。

      他聳聳肩,問道:「妳可以告他啊,如果妳有證據的話,這樣妳還可以拿到更多賠償欸,多爽?」

      「何宥謙先生,聽說您最近搬家搬到海邊了是嗎?」按住自己想要吼他的衝動,我以甜美的聲音笑容可掬地對他說。

      他卻裝作沒聽見我說的話,「啊,妳可以以妨礙家庭的名譽告那個小三啊!」

      「到底是我要跟我老公離婚還是你要跟我老公離婚?」

      「妳呀。」

      「很好,那就閉嘴,乖。」

      他又那招牌的那副無所謂的屎樣,摸摸鼻子,繼續回到自己的工作上。

      我其實可以告的。

      因為我有他和她做愛的照片。沒辦法,他們在車上搞車震,這連徵信社也拍得一清二楚,所以現在是證據確鑿的──要訴訟離婚,絕對可以得到更好的賠償。

      這些話我每天都在跟那些婦女們講,她們的回應通常都是沉默一下,然後跟我說:「顧小姐,請讓我再考慮幾天。」過了幾天後,接到電話,她們的答案通常都是不提出訴訟的。

      原因是,她們不希望老公會有刑罰的責任,至於小三?省了吧,退一步海闊天空。

      聽見她們的見解時,我非常驚訝,於是我套用『犀利人妻』裡藍天蔚的至理佳句:「婚姻呢,是退一步,人去樓空哦。」試圖想要提醒那些受害者其實有更多的權力可以得到更多的賠償。

      但是現在,我想我可以明白她們的心情了。

      提得起,就要放得下。

      女方姓名。

      身分證字號。

      戶籍地址。

      我熟練地填寫自己的基本資料,但是好像有那麼一剎那,我想把這離婚協議書撕掉。

      那麼一剎那。

      「喲──」可爺又飄過來,難得他會那麼關心我的事。「咦,妳戶籍在淡水?」

      這個人真的有病,連這種東西也可以跟我聊。

      我沒有理他。

      「欸,離婚證人要兩個耶,妳要怎麼辦?」她指著我下方的表格。

      隨這他的食指,我看到『離婚證人』那欄,瞪大雙眼。

      證人:陳雅娟

      我們的離婚證人是陳雅娟。

      她居然要當我們的離婚證人。

      應該是說,她居然「有臉」當我們的離婚證人?

     

      可爺看著我瞪大眼睛,瞪著證人的簽名,他問:「幹嘛?妳跟她很熟哦?」

     

      我快瘋了。

      真的快瘋了。

      不理會可爺的呼聲,我帶著手機,氣沖沖地跑到廁所。

      播著熟悉的號碼,我覺得我的HTC都快被我壓爛了。頓時,突然覺得HTC的觸控式螢幕怎麼那麼爛?那麼難用?平時都覺得它好用到炸開,但偏偏在這個時刻卻覺得這觸控太不靈敏了。

      我知道,心理作用。

      「證人你那什麼意思?」電話一接通,我劈頭就問。

      對方沉默了一下:「學姊……」

      陳雅娟!

      我都忘了,陳雅娟是他的貼身祕書,幫他接電話是很正常的。

      貼身,秘書。

      「妳閉嘴。」我覺得好像有人狠狠地揪著我的心臟,呼吸變得很急促,整個世界都快毀滅了。「我不想聽妳這爛人講話,把電話給他。」

      「學姊,妳聽我說……」

      「我他媽叫妳拿給他!」吼。

      整個廁所都環繞得我得吼聲。在我耳邊隆隆作響,特別刺耳。

      原本要進來上廁所的小芹聽到我這吼聲,便又連滾帶爬地奔出去,還不忘對其他要上廁所的女同事說:「我勸妳們,先、先忍一下!」

   

      又嚇到小芹了……

      「對不起,學姊……」

      「趁我還有理智選擇不告妳去他的妨礙家庭之前,妳最好把電話拿給他。現在!立刻!馬上!」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下,又換回了男聲,我想陳雅娟已經把電話交給他了:「是我。」

      「證人?證人你用小三?」聽見他的聲音,心跳又變得更急促。但我依然選擇恢復冷靜,對付游致玄和對付陳雅娟不一樣的。

      至少我是這麼想。

      「思禹,妳可不可以不要什麼都這樣咄咄逼人?」我聽見他受不了的聲音。

      「怎麼樣?你現在是在幫你未婚妻求情嗎?」

      「顧思禹,證人是誰已經不重要了!妳難道就不能想想,就算沒有雅娟,我們之間也是不可能長久的嗎?」

      就算沒有雅娟,我們之間也是不可能長久的。

     

      我聽著。

      <b>「問題是出在妳身上吧,之前看妳們兩個一起出席尾牙的時候,總感覺妳對妳老公好像愛理不理的。」</b>

      <b>「感覺不到妳的溫暖,所以另找新歡,這是很正常的吧?所以想來想去,其實妳也有一些責任。」</b>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