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23/1/1起調整作家收入現金稿費匯款日與手續費
HOT 閃亮星─敘娜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四章:矛盾之旅

  就在手上的第四根菸熄滅之際,樓上彷彿傳來了虛弱的呼喚,喚著我的名。

    (諺明,你在哪裡…?)

    當我正在遲疑著那股聲音是否屬於真實時,口袋內的手機震動了起來,和絃鈴聲替我排除了懷疑,告訴了答案。

    「諺明,我起床了,你在哪裡?」我料想的沒錯,是小婷。

    「我馬上上去。」

    掛斷通話,我抬起頭,漠然地看著雙雙。

    「雙雙,謝謝妳回答我的問題,至於其他的部分,我們等下再說,好嗎?」

    「嗯,快去吧!她需要你。」雖然雙雙嘴上說的輕鬆,但我看的出來,她的眼中,有著一股失落。

    「謝謝妳。」說完,我便急忙奔上了二樓,來到小婷休息的房間。

    敲了敲門,得到小婷的應許後,我轉動了門把,沒想到映入眼簾的,是小婷腫大的腳踝。

    「小婷,妳的腳……」小婷的傷口會有如此的轉變,實在讓我不敢置信。

    「早上起來的時候,就變成了這個樣子了。」小婷苦笑著。

    「來。」走到小婷面前,我再度蹲了下來,背起了她。

    沒有多問,她默默地讓我背著,坐上了計程車來到醫院掛急診,因為星期天的醫院沒有看診,所以,我只得這麼做,除此之外,我想不出其他辦法。

    在醫生簡單地處理完傷口,並囑咐她要再來複診之後,我將小婷送回了她位於公館的家。

    送小婷回家的路上,我在內心之中不斷天人交戰,怎麼辦,我到底該不該向她坦白,她會原諒我嗎?

    這個問題一直到我停車時,都無法得到一個答案。

    小巷內的盡頭,小婷的家門口,她沉默了許久,遲遲不肯進去。

    「諺,我們……」終於,小婷緩緩開了口,我知道,這一份該面對終究還是來了,畢竟,這才是我想要的面對。

    但,另一個我不願去面對卻該面對的她,該如何是好?

    「記住我昨天對妳說的話,那就是我門的關係,明天我來接妳去醫院複診好嗎?」

    「好,不過那個女生的事,你得趕快處理。」小婷握住我的手,像是有些放心不下。

    聽見小婷這麼說,我更加開不了口對她說昨晚酒後亂性的事了。

    答應會盡快解決後,我便頭也不回的走了,有種逃走的感覺,但我知道,家裡還有另外一個她,等著我去面對。

    面對,往往需要很大的勇氣,即使我勇氣不足,依然,因為我並不想逃避。

    計程車下了新光橋,我叫住司機停車,不讓車子左轉,拐進通往我的家巷子裡。

    曾經是我最引以自豪的住所,也曾經是我一個人自由自在的生活,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全部走樣。

    也許,是從雙雙開始走了進去,不只住進我的住所,同時也踏入我的自由生活的那一刻起,或者說,是從我喝醉之後,一切,全變了模樣。

    變成一張扭曲的甜美,因為那份甜美,並不是我想要的。

    我不想回家,卻也不適合繼續待在小婷那邊,因為現在的我,害怕面對她,那是一份好重好重的害怕。

    總覺得,我不只對不起雙雙,同時也背叛了小婷,我害怕讓小婷知道這份不小心的背叛,因為過錯就是過錯,不會容許你不小心。

    是的,世界就是這麼地殘酷與現實,卻也很公平。

    七月初的傍晚氣候,該是悶熱之中帶著些微涼意的,因為它正緊接著秋天的到來。

    然而,置身在大街上的我,任憑我在如何大口呼吸,卻總是感到一股來自胸口的壓迫,很深、很沉。

    此刻的我沒有特定的目的地,我只是想一直一直走,走在茫茫人海之中的大街上。

    不知不覺走到政大河堤上,我攤在椅子上,忽然有一股莫名的悲痛,想要讓天上星星來替我解開,然而,當我冀望地抬起頭望向天空之後,卻像個傻瓜似的笑了。

    因為,現在的天空仍是灰藍的一片,只是很淡很淡,那是屬於傍晚的天空該準備休息之前的樣子,而該準備接棒的星星們呢?

    想必,現在才剛剛起床,正睡眼惺忪著呢!

    白晝尚未完全消失,星空也仍未探出頭來,我卻已經像個傻瓜,獨自與它們交談著。

    直到現在我才發現,我竟然獨自一個人待在這兒發呆了一整個下午。

    現在,該換我來和自己對話了,因為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我為什麼不願回家,也不肯多跟小婷相處一會兒呢?

    我承認自己是在害怕,但人們往往在面對莫大的害怕時,會選擇逃避,難道,我也是嗎?選擇了逃避來面對害怕。

    事實其實明顯到不能再明顯,曾幾何時,我,冷諺明,竟變成了一個會選擇鑽進逃避深淵來排絕一切的人?

    不.我絕不相信,自己會變成這個樣子!

    可是,事實正清楚地擺在眼前,倘若我不是逃避的話,那麼,我現在應該舒服躺在家裡看電視了。

    忽然,我聽見不遠處傳來的一陣哭聲,讓我不禁將視線向前望去。

    原來,是個約莫七八歲的小男孩跌倒了,而小男孩的父親正在站在小男孩的面前,約兩三步的距離,伸出了他的大手,鼓勵著這雙小手,用他自己的力量撐起來,立足在這個世界上。

    父愛嗎……老爸,我多麼想也有個人能夠依靠,一個人的生活真的好累好累,年僅十八歲的我,在這紛亂世界中,有好多阻礙,我都不知該如何面對……

    「老爸,請你幫幫我,好嗎?我是真的真的不知所措……」喃喃自語,是我唯一能夠形成的,與老爸的對話。

    冷漠的台北城,宛如紐約市的無情,我們之間東西相隔,身處在兩座冷漠無情的城市中,卻沒加速了我們之間的情感冷卻。

    也許老爸下次寄生活費來的時候,我該順便打電話過去問候他一下。

    忽然,我想到了一句老爸每個月在寄生活費來的最後,都會說的那句話,真的,那是很忽然的。

    老爸,謝謝你!一直默默幫助著我,那句話我不得不承認,是個道理,亙古不變的真理。

    老爸說,人生,什麼都可以選擇不去面對,唯一不能逃避的,便是責任。

    隨著小男孩與父親溫馨的身影漸漸走遠,我站了起來,拍拍屁股上的灰塵,踏出了腳步,我知道,該是自己勇敢去面對的時候了。

    看看時間,已是晚間六點四十三分,該是吃晚餐的時間,想必她也餓了吧?看她瘦成那樣子,也是需要補一捕的時候了。

    雖然我還是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她,但為什麼會想煮東西給她吃,我想,也許這是一份自己想對他彌補些什麼的心意吧?

    不過外面買的食物大多養分都不太夠(除非是很高級的),而她也不過才是個十幾歲的小女孩,想必也不會懂得太多關於烹飪的技巧,所以,還是我親自下廚吧。

    (雖然我也不太會,但畢竟自己一個人生活有段時間了,總還是有些心得的。)

    走進附近的熊威超市,看著各式各樣的生鮮蔬果,才忽然發現自己好像不曾問過雙雙喜歡吃些什麼。

    像個傻子般的搔著頭,我想,不論她喜歡吃些什麼,至少,一鍋美味的香菇雞湯是不能少的。

    回到家,雙雙正在我房間內玩「PS2」的「太鼓達人」,看她玩的那麼興高采烈,我也就不想打擾她了,只是簡單地跟她說聲「我回來了」便逕自進了廚房。

    將材料放進鍋裡,瓦斯爐上的火苗調小,口袋內的手機響了起來。

    「這理是寂寞專線您好,要聽國語請按1,要聽台語請按2,要聽英語……」雖然此刻的我心情一點兒也輕鬆不下來,但料理往往代表著一個人的心,所以我刻意讓自己的語調放鬆。

    「噁~真是噁斃了!諺明耶,拜託,就算是寂寞專線的話,也麻煩你去找個美女來接聽好嗎?」小成的聲音聽起來就像全身的皮膚上都起了一粒一粒的東西。

    「呵呵……好啦,不鬧你了,有什麼事,說吧。」我將手機夾在頸部中,用小瓢根盛了一口湯,準備試試看味道。

    「就是啊~距離我們重返校園的日子,只剩下一星期,所以我們三個決定明天先在家好好休息一天,然後星期二開始,一起下墾丁去,回來的時候再去劍湖山,好好給它玩個四天三夜。所以,當然是不能少了你這個兄弟的啊!如果你想帶她去的話也沒關係。」

    「咳……咳咳……」正將熱湯含在口中的我,冷不勝防地被這個消息給嗆到。

    去四天三夜?帶她去?這個"她",究竟是小婷還是雙雙?

    這個答案我無法有太多的判斷力去猜測,因為我還沒有跟小成他們三個說後來我帶著小婷回來後的經過,而我跟雙雙之間的關係,也不曾說過。

    「我再打給你。」我的腦中一片混亂,只懂得丟下這麼一句話。

    匆匆掛上電話後,我就像是機械人般的,將晚餐送上了桌。

    整個吃飯過程,我都一直默默低頭趴著飯,有些食不知味。

    雙雙雖然年紀輕,卻似乎也看得出,我臉上充斥著一片烏雲,滿滿的籠罩在我的臉龐。

    「諺明,怎麼了?」靜靜放下筷子,雙雙握住了我的手。

    「雙雙,我有些問題想問妳……」我的手很冷很冷,在炎熱夏日裡,與她手上的溫暖極不相稱。

    雙雙含情脈脈望定了我,輕輕地點了點頭。

    「第一,妳幾歲?第二,妳究竟是因為什麼原因而逃家的?第三,昨天……我們做的時候,我有沒有戴套子?」

    一口氣說完,我屏住呼吸,等著她的回答。

    等待之中,不知不覺間,她低下了頭,沉默了許久,才緩緩開了口。

    「我十六歲,至於我為什麼逃家的原因,我不想說,別逼我好嗎?至於昨天的事,你…沒有戴……」

    雙雙輕輕鬆開了我的手,轉動身區,別過了頭,背對著我。

    聽到她的回答,尤其是最後一個問題的答案,真的是讓我感到晴天霹靂。

    我……竟然會沒有戴?

    關於自己心目中的那個「她」,我越來越無法確定了。

    我知道自己是愛小婷的,但萬萬想不到,自己會對雙雙做出這種事,而且可能還會有許多後遺症誕生……

    老爸所說的話,我一直銘記在心,知道自己該為對雙雙所做的行為負責,但我知道自己的心是愛小婷的,如果拋棄自己的心,是不是也代表我未曾對自己的心負責?

    關於自己心目中的那個「她」,我真的,越來越沒有答案了……

    也低下頭的我,默默地開口。

    「雙雙……對不起,雖然我對妳做了那種不該做的事,但請原諒我,因為我無法喜歡妳,我愛的人是小婷……」

    「我知道,我從來也不敢奢望你會愛我,但你應該……對我負責,好好「照顧」我才是。」雙雙的回答幽幽地,特別在「照顧」兩個字眼上加強了語氣。

    照顧?剎那之間,我忽然想起她是個翹家女的身分,也彷彿明白照顧她的意義。

    我想,我應該能夠明白,她所想要的答案了。

    「我想,我是能夠照顧妳的,老爸每個月都會寄三萬塊台幣給我當生活費,而我不需要支付房租,所以這些錢,應該夠我們兩個人生活才對。」

    聽到此番話的雙雙,終於肯轉過頭,面向著我,臉上是一種難以形容的雀躍。

    「YA比~~」她興奮地摟上了我頸部,緊緊地。

    很好,雙雙這邊ok了,雖然我實在無法理解雙雙她的價值觀是什麼,但是小婷那邊該怎麼辦呢?總不能一直隱瞞吧?而且萬一下次小婷來的時候,又看見雙雙的存在,我該怎麼應對……

    忽然之間,我有種受騙上當的感覺,難不成她會願意跟我make   love,不是因為她對我有好感,而完完全全地,全是為了能夠達成讓我心甘情願地照顧她的目的?!

    而且她還是未成年,不像小婷不僅是個成年人,甚至還比我大上一歲。

    與未成年發生性關係……這可是犯法的啊!就算兩情相悅也一樣。

    一想到這兒,我的頭似乎瞬間痛了起來……

    嘆了一口氣,我輕輕將她圍繞在我脖子上雙手掙脫,逕自走到庭院,點了一支菸。

    現在的小女孩,功力之高與心機之深,實在是讓一直以來自修心理學多年的我,嘆為觀止,也自嘆不如,大大地不如。

    這樣的我,真的夠資格去報考心理系嗎?就算考上了,我真的適合唸嗎?

    足足吸了三、四支菸,我才回到屋內。

    雙雙正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臉上早已沒了剛剛的雀躍,取而代之的,是一張冷淡的臉龐。

    「雙雙,妳有手機嗎?」也坐了下來,我問。

    「沒有呀,幹麻?」

    「這樣吧,明天我去打一副家裡鑰匙給妳,順便去通訊行幫妳辦一隻手機,今天就先這樣吧,我累了,想上樓去休息了,妳也早點睡吧。」

    說完,不等雙雙回話,我便丌自上了樓沖澡,泡在浴缸裡的時候腦中不斷在想,萬一小婷問起處理結果時,我該怎麼跟她說?還有小成他們的邀約,說真的,我挺想去的,只是……總不能兩個女生都帶去吧?!

    想著想著,還是得不出一個結論。

    深夜,我做了一個夢。

    夢中,我置身在一個無邊無際的地方,四周是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

    忽然,遠方出現了兩道白光,照亮了兩扇門。

    極度的黑暗之中,忽然出現了這麼兩道光亮,理所當然的,我逐漸向那兒靠近。

    起先,我用步行的,但後來我發現,不論自己走了多久,自己距離那兩扇們還是那麼地遙遠。

    於是我開始急促地奔跑了起來,感覺到似乎有什麼正在倒數似的──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

    越是倒數,我的心跳也越慌張,雖然我不知道原因,但我總深深覺得,如果自己不能夠在時間之內到達那兩扇們的其中一扇,那麼,自己將會失去某些東西,而且是極重要的東西。

    終於,我在倒數剩下最後兩秒的時候,來到了兩扇門之前。

    直到此時我才看清,兩扇門上面,分別刻著兩個名字-梁雙雙&王鈺婷。

    在必須抉擇的那一瞬間,我,猶豫了,眼睜睜看著時間倒數歸零。

    我真的不知道,如果抉擇的時間就只有那麼一秒,我會選擇誰,來代表我當下的選擇。

    愛妳,能夠在一秒鐘迅速誕生,選擇,請給我一輩子的時間考慮。

    深夜,我醒來,看見全身溼透的自己。

    點了一支菸,抹去臉上的汗水,我進了浴室,轉開水龍頭放洗澡水,準備再次泡個澡,好好放鬆一下。

    將全身浸在熱水之中,我思考著明天該做些什麼事。必須好好整理一下。

    嗯……早上先去打副家裡的鑰匙,然後……去接小婷回去複診,再去通訊行替雙雙辦隻手機。

    說來也奇怪,雙雙沒有手機,之前兩次看她打電話給她口中所謂的小黑哥,都是用家裡的室內電話,我實在想不透,像她這個一個「行走江湖」的女孩,怎麼會沒有手機呢?是因為怕不方便嗎?可是又不太像……

    用「行走江湖」這個字眼,應該可以吧?

    不過,買支空機倒不成問題,但門號怎麼辦呢?我又不能申辦,連我自己所用的這組門號,也是當初老爸在出國作生意之前替我申辦的,雖然老爸說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去找那位在政大當校長的陳叔叔,但我總不能真的跑去找他,然後大喇喇地說:「陳叔叔,這位是我女朋友,因為我要「照顧」她,所以請你替我幫她申辦一組門號吧?」

    還是替她辦一組易付卡就好了,這樣省事又方便。

    (當年,申請易付卡仍不需要滿二十歲,現在則要。)

    從浴室泡完澡出來,才發現窗外的天空已經微微亮起,時間顯示著清晨五點零三分。

    再睡一下吧,打了個大呵欠,我又往床上倒去。

    再度醒來時,已是上午十點四十三分,敲敲雙雙的房門,卻無人回應,進去一看,原來她還在睡。

    (這小妮子真會睡啊…)

    換好衣服至鎖匠那配好鑰匙後,我又騎著車繞到通訊行買了三支當時當紅,也是少得可憐的照相手機-GD88。另外再配了一組易付卡門號。

    看著提款卡裡的存款瞬間大量減少,我的心臟忽然有些刺刺痛。

    幸好,我平常也沒什麼在花錢,老爸每個月寄來的那三萬塊生活費在扣除基本開銷後,總能存下不少。

    至於手機為什麼要買三支?因為一支是雙雙的,一支是我的,而最後一支,當然就是小婷的。

    回到家時雙雙還在睡,我的臉上冒出了三條線,靜靜地將新鑰匙、新手機、以及兩千塊放在桌上,並留了一張紙條,囑咐她如果想出去走走的話,記得別太晚回家。

    (這小妮子真的很會很會睡…)

    跟小婷通完電話後,我便騎著車往公館前進,帶著送給她的新手機。

    小婷的腳仍然不太能走,我小心翼翼牽著她坐上摩托車,然後慢慢地騎到臺大醫院。

    停下第一個紅綠燈時,我擔心中的事,還是來臨了。

    「那個女生的事情,你處理的怎麼樣了?」小婷靠在我的左邊肩膀。

    「呃……那個,我跟她談過了,她說她家在南部,難得上來台北,想多玩幾天再回去,所以……」原先怎麼想都想不出個譜,沒想到情急之下,我竟然會掰出這樣的故事

    是個,我撒了謊,只可惜還是無法闖關成功。

    「所以你就打算讓她繼續住在你家?!」小婷的聲音開始尖銳。

    「嗯……對不起。」我不敢轉過頭看她,一路兩個人都靜默到底。

    直到牽著她的手等候排隊號碼輪到她,我們都沒有說話,我卻有一種莫名的感覺。

    那種莫名的感覺,是愛情,同時也是害怕。

    雖然我知道自己是愛小婷的,而她也愛著我,但我總怕未來還會有那麼一天,她會再度離開我,而且依然不給我一個理由。

    「諺,你在想什麼?」終於,小婷首先開口,像是看穿我的心思,卻又好像未曾完全看透。

    「沒、沒什麼。」我趕忙否認,或許,自己的害怕只是多餘的。

    除了害怕之外,我的確是有個煩惱,必須讓我好好去想想,那就是,關於明天的四天三夜之行,我到底該帶那個「她」去呢?

    當然,我明白自己心目中的她,是小婷。

    步出臺大醫院,我停下了腳步,牽著小婷來到一旁的公園坐下。

    小婷像是知道我要講話,一直默默地安靜著。

    「小婷,妳的腳……有沒有好一點?」我的聲音有些吞吐。

    「嗯,好多了,你是不是想要帶我去哪兒玩啊?」她的臉上盡是興奮。

    玩?還真給她猜中了,這是巧合,還是因為我的臉上有寫著「我要帶妳出去玩」所以讓她看了出來?

    「嗯,明天出發,四天三夜,妳要去嗎?」我的聲音恢復了平靜,因為既然已經確定小婷要去了,那麼,我就不必再擔心什麼了。

    小婷緊緊抱住了我,算是給了我一個最後的回答,並且附上一個最甜美的微笑。

    只是,雙雙那邊,我該怎麼交代跟說明呢?

    她的家門口前,小婷興高采烈將SIM卡換到我送給她的新手機上,並且給了我一個吻,便逕自進屋去作關於明天出遊的準備。

    回到家,時間是下午五點二十七分,雙雙不在家。

    我撥了通電話給小成,確定明天行程一切的細節。

    晚間九點,雙雙回來,走路的步伐卻有些搖搖晃晃,嘴裡嚷嚷著些沒人聽的懂的話語,十足像個瘋婆子。

    我湊近她的身子一聞,聞到的是滿身的酒氣。

    只是她看起來卻不像是喝醉,只是臉紅了些,帶著滿臉的倦容。

    看到這樣的她,我雖然生氣,卻也不想在此刻發作,只是吩咐她趕快先去洗個澡。

    然後我進了廚房,為她泡了一杯熱牛奶,以便等會兒她洗完出來之後,能夠解解酒。

    終於,雙雙出來了,也換上一身乾淨的衣服,神態看起來正常了許多。

    「來,把這個喝了,一邊喝,一邊聽我說一些事。」我將牛奶推到雙雙面前,點了一支菸。

    雙雙乖乖地喝著牛奶,不發一語,頭一直低低的。

    「明天呀,我跟我朋友們,約好要一起下南部玩,大概會玩個四天三夜,所以……」

    正當我說到這裡時,沒想到雙雙卻忽然插話進來,   而且語氣堅定。

    「我也要去,不管你去哪兒,我都要跟著你!」

    這是我認識雙雙以來,第一次看到一向柔順的她,散發那麼堅定的樣子。

    「這……」她的反應,讓我著實不知該說些什麼。

    事情忽然有了意外的發展,跟原本預料中的一切都不一樣,我忽然之間,有些不知所措。

    女人心,海底針,我的左右,全是針中之王。

    面對雙雙堅決的反應,我實在很想拒絕,因為我只想和小婷一同出遊,享受兩個人小小的世界,但我卻沒有理由這麼做,因為畢竟自己曾經對她做了對不起她的事。

    「唉……好吧。」

    可是小婷那邊怎麼辦?該怎麼跟她交代?我知道我喜歡的人是小婷,可是雙雙這邊我又不能不負責任,還是跟小婷說,此番出遊之行,之所以讓雙雙跟著,是因為順便帶她去玩,然後回程的時候在順便送她回家,這樣她會信嗎?那到時候回來的怎麼辦……算了,姑且走一步算一步吧。

    我的嘆氣,她似乎沒有聽見,只聽見了我的應許,興奮的對著我又摟又抱,口中仍然直呼著那句「YA~比。」

    留下雙雙獨自一人繼續待在大廳將她的熱牛奶喝完,我逕自步上二樓,進了練團室。

    深深吸了一口菸,輕輕落下我的鼓棒,帶著起伏不定的心情,我,寫下了這樣的歌-『左右為難』。

    筋疲力盡、汗如雨下的我,在盡情嘶吼釋放過後,頹然地坐在椅子上,髮絲上滴下的透明水滴,一滴接著一滴,我無法分的清,那究竟是汗水,還是我的淚……?

    直到聲音全部停止,只剩下黯然,雙雙才敢輕輕地把門打開,走了進來,看他揉著麻痺的雙腳,像是已在門口站了不知多久,默默地在等候,讓我能夠擁有,屬於一個人的寧靜,帶著竭盡嘶吼的寧靜。

    她臉上看來像是有許多話想要對我說,然而她卻沒有開口,只是輕輕握著我的手,靠上了我的肩。

    我再度點了一支菸,默默接受了她的溫暖與關心。

    她看著我的眼神,有著一股釋懷與憂傷,想必,我剛剛激動所唱出來的心情,她一定全都聽到了。

    我看得出來她確實是想說些什麼,但卻始終沒有開口的原因,一個僅僅只有十六歲的女孩,對於人生的歷練,應該是不太夠的,所以在面對如此需要好好溝通與談一談的時候,會不知該說些什麼,無法太苛求。

    還是我先主動開口吧,畢竟,事情總是需要溝通的。

    正當我準備開口時,雙雙卻搶先我一步,開了口,但說出來的事情,卻不是我心中所想。

    「你……是不是在擔心我會懷孕?」

    懷孕?雖然這個問題不是我心中所想的,但確實也是個問題,我未曾顧慮到,而實際存在著隱憂的一顆不定時炸彈。

    「我沒有想到這個,但這確實是個令人擔心的問題,對不起,我會竭盡一切所能彌補的。」聽到雙雙搬出了這顆炸彈,我的心情彷彿更重了,帶領著我的腦袋,不自覺地垂了下來。

    「其實你不用擔心啦!你看──」

    雙雙輕鬆地說著,就像在開玩笑似的簡單,從身上拿出了一個藥袋,輕輕放在我面前。

    雖然只看過朋友買過一次給他女朋友喝,但我卻沒有忘記,一眼就可看出,那個藥袋內所裝的,是「事後墮胎藥」,辦完事之後的四十八小時內吃了會有效。

    吃事後墮胎藥確實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而一時愚笨的我確實也未曾想到,但更讓我感到困惑的是,雙雙她不過也只是個十六歲的女孩,為什麼能夠知道這種東西?知道也就算了,畢竟那是種知識,可她竟然還會主動跑去買?這點實在讓我難以致信……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