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23/1/1起調整作家收入現金稿費匯款日與手續費
HOT 閃亮星─敘娜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五章:意外發現

    年僅十八歲的我,跟她不過相差兩歲,然而對於她的心思與行為模式,我卻極難捉模的清,我真的不夠成熟嗎?與時代社會脫節了嗎?心理學上來說,七歲才有一個代溝,難道現在社會的快速變遷,也加速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了嗎?

    而那樣的距離,已經延伸至兩歲的範圍了?

    也許,是因為我們兩個所處的世界不同的關係,校園內與校園外,僅僅只隔著一道圍牆,變化卻恍如天崩地裂。

    這些問題在我腦中盤旋,然而她卻不容我去思考,以及尋找解答,便又開了口,繼續說了下去。

    「其實……我對你確實有份好感,但我知道你並不愛我,你愛的是她,所以我並不奢望你能夠愛我,我只有一個小小的要求,希望你能夠讓我住在這兒,不要趕我回家……」

    換了一口氣,她繼續說了下去。

    「如果,你有生理需的話,我也很樂意幫你解決,而且不收……」

    她說到一半,忽然止住,別過了頭,不肯望著我,讓我對她最後的那個「收」字起了莫大的疑問。

    「妳說收什麼?!」我的表情雖然平常,但語氣之中不免加強了語調。

    待我提出疑問後,她更是將身子整個轉了過去,背對著我,不發一語,態度表現的很堅強。

    幾天相處下來,我知道,她是哪種很倔強的人,一但決定好的事情,任憑他人說破了嘴,也不會改變。

    於是,我決定不再問她,或許有那麼一天,她會願意自己主動跟我提起。

    這樣就夠了,因為她實在是個很明白事理的女孩,知道我愛的是小婷,願意犧牲自己,為我退了那麼一步。

    走到她面前,我蹲了下來,緊握著她的雙手。

    「謝謝妳,如此體諒我,為我著想……」我的眼眶忽然有淚水在打轉,險些落下。

    吻上她的額頭,在吻上的那一瞬間,我忽然有種感動莫名的感覺,很深,很深……

    深夜,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輾轉難眠。

    明天的出遊,到底該怎麼辦呢?如今竟然變成雙雙也要去,我那麼輕易便答應她,對小婷來說,會不會太不公平了一些?

    小成、阿浩、雞排、我、小婷,如今在加上雙雙,一共六個人,要怎麼去呢?我是否該選擇跟小成他們一樣坐車下去呢?

    可是如今我帶著兩個女孩,坐車難免人多擁擠,而且要坐到墾丁去,實在路途遙遠,怕是到了那邊,也沒有興致玩了。

    好吧,就這麼辦吧……雖然這對年僅十八歲的我來說,是個很大的挑戰。

    點了一支菸,我忽然感到肚子有些餓,想出去吃宵夜,但基於禮貌,我還是去看看雙雙睡了沒,問問看她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吃吧。

    扣!扣!輕輕敲了敲雙雙的房門,見無人回應,我便小聲地喚了她一聲。

    「雙雙,妳睡了嗎?」

    站在門外的我仍然得不到回應,也許是她已經睡了吧,還是身體不舒服?

    基於好奇心作祟,我悄悄轉動了房間的門把,門沒有鎖,然後躡手躡腳走了進去。

    雙雙果然睡了,而且睡的極熟,那酣睡的模樣真是可愛極了。

    我就這麼坐在書桌前,默默注視著她可愛的睡相,卻不禁意撇見她放在書桌上的皮包,露出了許多淡藍色的紙張,而且為數不少。

    我揉了揉眼皮,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拿起來一數,竟然有十二張那麼多……

    一萬二?!天啊‥…她身上怎麼會有那麼多錢?我記得早上只給了她兩千塊啊,出去了一整天,而且還喝酒,但身上的錢不減反而增多,而且還一次增加那麼多?!

    我對雙雙這個不過只有十六歲的女孩,真的是越來越感到無法了解了……

    就在我感到迷惑之際,她放在桌上的GD88忽然震動了起來,外螢幕上顯示著簡訊的標誌。

    雖然偷看別人簡訊是件很不禮貌的事情,但很多事她都不肯說,我實在很想多了解她一點,畢竟,她是個不知道會在我家住多久的「客人」……

    翻開手機蓋,按下點取,當看到傳件人的名字時,我蹬大了眼睛,張大了嘴巴,幾乎就要發出驚呼聲來,但隨即用另一支手將口捂住。

    作夢也想不到,傳簡訊給她的人,竟然會是上次被我打的落荒而逃的‥小黑!

來自小黑哥的訊息︰

    「今天的客戶都對妳的表現很滿意,但明天的客戶,妳真的不接嗎?對了!順便跟妳說,那個男的啊,我讓小弟去查過了,他是某大幫派的軍師,也叫少年諸葛,在那一帶很大尾,妳要當心嘿!別讓他發現我跟妳還有聯絡。』」

    那個男的,不是就是在說我嗎?X的!(消音中),竟然還說不要讓我發現他們有聯絡,上次放小黑走的時候我不是才警告過他,以後不要再騷擾雙雙嗎?真是好大膽子!

    頓時之間,我的無名火瞬間升起,蔓延了全身。

    正當我氣沖沖的衝上前,準備一把揪起雙雙來問個明白時,腳步卻在最後一步忽然止住。

    因為,一向以冷靜著稱的我,在這麼一刻,冷靜又回到了我身上。

    (等等‥…如果我把她叫起來逼問的話,她會肯說嗎?)這是腦袋裡,冷靜細胞所告知給我的訊息。

    可是,一萬二的現金,以及小黑口中的「客戶」,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無力地搖搖頭,我的視線變得落寞,得到一個猜測

    不會是援交妹吧?

    然後是結論。

    算了吧‥畢竟自己對於雙雙來說,什麼也不是,說難聽一點,我只是她的‥…「宿主」,又能夠說什麼呢?

    就算她身上的現金忽然多出了好幾百萬,或者是她要再繼續跟小黑那種人聯絡,我又能夠有權力去干涉嗎?

    是的,我不能說什麼,也不能干涉些什麼,什麼也不能。

    畢竟,我跟她的關係什麼也不是,甚至不是朋友。

    或許,能夠算是‥發生過關係的熟識陌生人?

    真是可笑,對嗎?

    帶著苦澀的笑容,我默默退了出去,輕輕關上了房門。

    點燃一根菸,我坐在庭院裡那種類似盪秋千的搖椅上,隨風搖曳著心情,深深吸吐著惆悵。

    不知不覺間,浩瀚的天空漸漸散去黑暗,透露出了一絲光亮。

    熄滅手上的煙蒂,我明白,該是準備出發的時候了。

    換洗完畢,我進了雙雙的房間,輕輕將她喚醒。

    「雙雙,該起床了,我在樓下等妳,快去準備準備吧!」

    看著天空由陰暗漸漸轉換成晴朗,終於,我看見精心打扮過後的雙雙,踏出了大門,來到我身旁。

    她穿著白色小可愛,以及粉紅色的蘇格蘭短裙,腳上是一雙可愛到不行的帆布鞋,略施薄妝的她雙頰上泛著紅潤,那模樣就像是一個惹人憐愛的娃娃,令人不禁想在她臉上親上一口。

    不過,我只是想想而已,並沒有真的這麼做。

    然而,眼下可愛到不行的她,臉上卻顯示著不屬於可愛範圍內的表情,那種表情,是突如其來的驚訝…

    「諺明……你……」雙雙張大了嘴巴,動了好幾下,卻只發出這麼三個字。

    我想,我應該能狗明白她驚訝的原因,因為此時的我,正坐在一輛從內部到大包都大改過的車子內,一輛粉紅色的-EVO4代。

    朋友將車替我開來,笑笑地要我別忘了替他帶紀念品回來,便招了計程車離開。

    至於年紀輕輕,只有十八歲的我,為什麼能夠擁有如此讚的一台車呢?那是另外一個很長的故事,不屬於本故事之內,所以,就容我表過不提吧。

    將車內的頭文字D七十二分鐘連續舞曲調至小聲,我望著她,想說些什麼,卻遲遲沒有開口。

    因為這輛車子不是只有我和雙雙兩個人會乘坐,最後的一個主角,是小婷。

    駕駛座的位置毫無疑問,當然是我,而駕駛座旁的位置,往往代表著女主人的位置。

    所以,望著這個女主人的位置,我苦惱著不知該如何安排、選擇,才算妥當,不至於讓兩個女孩都傷到心。

    正當我苦惱著不知該如何是好之際,雙雙就像看透了我的心思一樣,二話不說便逕自打開了後座的門,鑽了進去。

    我被她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楞在駕駛座上,沒想到她看到此景,竟然將身子伸到前座,看著我嘻笑。

    「嘻!你在發什麼呆啊‥…趕快開車呀!」

    「哦哦……」一時之間,我無法做出反應,只得照著她的話乖乖踩下油門。

    反正,也是該出門的時候了。

    星期二的車潮流量並不大,儘管現在是暑假。

    很快地,我們便來到小婷位於公館的家樓下。

    等待著小婷的出現,我的忐忑不安的心,反覆跳動著,像是一顆不安分的炸彈。

    雖然邀約小婷一同出遊,然而,我卻沒有跟她說明雙雙也會一起去,想必,她一定也是這麼認為的吧?

    其實,一開始我的確沒有預料到會有如今這樣的發展。

    正好點燃一根菸,小婷便出現了,穿著簡便的水藍色T恤以及鬼洗牛仔褲,手上拎著一個包包。

    走到車門旁的她,正準備一把坐上副駕駛座,卻意外地撇見雙雙的存在。

    她先是愣了一愣,但隨即,便直接了當地坐了下來,不發一語。

    「嗨!小婷,早呀!」

    雙雙熱情地跟她打招呼,不過她卻像是沒有聽見,只是以一種帶著哀怨的眼神,偷偷看了我一眼。

    「小婷,早……」低著頭,我心虛地對小婷打招呼。

    小婷淡淡地點點頭,依然不肯開口。

    唉……

    台北火車站,小成、阿浩與雞排三人,正對著一台停在路旁,打著雙閃燈的粉紅色跑車發出驚嘆,阿浩甚至忍不住用了髒話來當形容詞,表達他心中的驚訝。

    「靠~你什麼時候有這台車,我怎麼不知道?」

    我只是笑笑,沒有任何表示,阿浩繼續發著牢騷。

    「不會吧,你們三個開車去,就這樣拋下我們三個去坐車哦!」

    我苦笑著,對著阿浩他們三個揮揮手,約定在墾丁相見。

    車子開上高速公路,小婷與雙雙兩個人之間,始終沒有交集,雖然我拚命製造話題,想讓她們兩個有說說話的機會,不過始終都只有雙雙一個人給我回應。

    再向小婷看去,只見不知道什麼時候,她已經將薄外套蓋在身上,悄悄地睡著了。

    我將車上的冷氣與音量漸漸關小,但廣播內卻忽然傳來周董的新歌-亂七八糟。

    「生活為什麼亂七八糟,我有我的調調,就算這首歌我們都聽不懂,必須觀看歌詞……」

    聽著他嘮嘮叨叨迅速唸了一大推,有聽沒有懂,我在心裡暗想(還真的是亂七八糟的歌,無法聽得懂啊……)

    既然聽不懂,那為什麼我還能夠知道歌詞?那是因為,後來我真的跑去觀看了歌詞……

    卻說在小婷睡著之後,雙雙也接著不說話,我只好將放點搖滾樂,來紓解一個人開車的悶。

    收費站一個接著一個經過,每個收費站裡的小姐,看到我車內載著兩個年輕的女孩,總不免會多望上幾眼,神情之中閃過一絲曖昧。

    幸好小婷已經睡著了,而雙雙像是絲毫未曾察覺這樣的狀況,渾然不知地一個人望著窗外。

    至於我呢?當然只能夠苦笑。

    七、八個小時過去,抵達墾丁預先訂好的小木屋前,已經天黑了,而阿浩他們三人仍未到達,提著隨身攜帶的物品,我喚醒小婷,領著她們二人走到房門前,才猛然地驚覺…

    (慘了!之前不知道雙雙也會來,所以房間只訂了兩間,一間他們三個,另一間當然就是我跟小婷的甜蜜小木屋,如今怎麼辦呢…)

    請她們兩個先進去休息,我走到櫃檯去詢問是否還有房間,但櫃檯人員卻對我搖搖頭,露出一個抱歉似的笑容。

    拖著沉重的腳步,疲憊的身心,朝著房間走回去,我不知道接下來該如何是好……

    回到房間內,我望著她們兩個,三人面面相覷,小婷沉默著,不發一語,雙雙則是抸著她的大眼睛,頑皮似地看著我。

    正當空氣之中瀰漫著一股死寂的氣氛之際,國際牌的招牌鈴聲在此時忽然響起。

    我下意識摸摸口袋內的手機,感到震動,掏出。

    沒想到小婷和雙雙也將她們的手機各自摸出,檢視著是否有來電。

    當三支一模一樣的GD88都呈現在三人面前時,我隱隱約約感到不太妙。

    果然,當小婷看到雙雙手上也拿著跟她一模一樣的手機時,眼神閃過一絲不悅。

    我不知該如何去面對小婷的不高興,畢竟,那是自己當初未曾考量到的,真是該死!

    「小婷,你聽我解釋……」將手機擱置在一旁,我焦急地走到小婷身邊,至於這通電話是誰打來的,對於目前的我來說,已經不重要了。

    「有什麼好解釋的?不過是支手機罷了。」雖然小婷嘴上這麼說,不過我還是從她眼睛看得出來,她很不開心,而且非常。

    想當然爾,我想天底下沒有人會喜歡自己的男朋友,除了買同款手機送自己之外,又送了另外一個女孩,一模一樣的手機的。

    「對不起嘛,那時候我真的沒想到這麼多,如果妳不喜歡的話,我們可以改用別款手機,不要生氣了好不好?」我哄著小婷。

    「知道了啦,你趕快接電話吧!」小婷嘟著嘴,看來是消氣了。

    鈴聲已響了許久,而且已經不知道是第幾通。

    於是我趕緊接起電話,電話另一頭傳來阿浩鬼哭神號的聲音。

    「Hey   man!我們已經到飯店門口了,你們呢?」

    「我們也到了,你們先去放行李,十五分鐘後,大門口集合吧。」

    蓋上手機,我望著她們兩個,接著道。

    「妳們要先休息一下,還是等等就出去瘋?」

    「隨便。」小婷的聲音冷冷地。

    相形之下,雙雙的回答就顯得熱情多了。

    「當然要出去好好玩一下嘍!而且人家肚子餓了,我們去吃大餐咩!」雙雙拉著我的手,又叫又跳,好不開心。

    我進了浴室洗了把臉,走出浴室後,拉起了小婷的手。

    「走吧。」

    小婷雖然讓我牽著她的手,但我卻可以確切地感受到,來自小婷手心上的溫度,是那麼樣的冰冷,彷彿正代表著她的心情……

    趁雙雙也去上廁所時,我湊到小婷耳邊,悄悄地對她說。

    「不要生氣嘛……回去的時候我會順路送她回家,這樣可以了吧?」

    「你確定?」小婷的聲音聽起來像是不太相信。

    不過就在我猛點頭用力保證後,小婷總算默許似地點了點頭。

    墾丁的沙灘上,入夜之後的海浪似乎更冰冷了,打在我們三個人赤裸的腳上,在炎炎夏日中,那是種透徹到底的暢快。

    小婷坐在我的右方,陣陣由海上吹來的風,吹動了小婷的長髮,彿過我的臉,散發著一絲香氣。

    儘管小婷看起來鬱鬱寡歡,不過身上所散發的氣息,依然是那麼地迷人。

    雙雙坐在我的左方,靜靜地捏了一把沙,看著細沙慢慢從手心之中流逝,直至一顆不剩,便又捉起了一把。

    阿浩像個童心未泯的大孩子,正拖著小成玩「踩腳遊戲」,小成心不甘情不願地附和著,偶爾也會被掃進戰局的雞排則是露出憨厚的笑容,四處躲藏。

    面對雞排的閃躲,阿浩忽然一個踩空,大剌剌地撲了個空,慘絕地直直跌落在沙灘上,弄的自己灰頭土臉。

    雙雙和我看到他們三個爆笑的畫面,紛紛笑了出來,唯獨只有小婷,依然手腳冰冷,悶悶不樂,像是仍然對我帶雙雙前來一事感到極度的不諒解。

    為了緩和小婷的心情,我趕忙裝出興高采烈的表情,對著她道。

    「趕了一整天的路,餓了吧?我們等等去吃大餐好不好?」

    但小婷的回應依然是那麼地冷淡,只是簡單回了一句「哦。」

    雖然小婷的冷淡令我有些對她心灰意冷,但雙雙的回應卻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熱情。

    「耶!要吃大餐嘍~~」

    說著,便拉起我的手在沙灘上跑了起來,完全沒顧到小婷的感受,就這麼將她一個人丟在那坐著。

    說實在的,懇丁的這頓「大餐」價格實在有些貴,不愧是旅遊景點。

    但儘管我點了滿桌子的菜,小婷卻只吃了一點點,便將筷子放下,一動也不動地坐在那兒。

    我很想找些話題來炒熱氣氛,畢竟是出來玩的,不過看所有人都不講話,我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以及說些什麼。

    於是,在瀰漫著相當尷尬的氣氛之中,我靜靜地將食物送入口中。

    忽然,像尊神像的小婷開口了。

    「各位,不好意思,我有點累了,先回房間裡休息,大家慢用。」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小婷察覺到了這樣的氣氛,還是因為她真的累了。

    話一說完,小婷立刻拉開椅子要走,我趕緊將碗筷放下,也站了起來。

    「小婷……要那麼早飯店嘛,難得出來玩,而且等下還有營火大會,少了妳我們會很無聊的。」吞了一口口水,我小心翼翼地說著,深怕一說錯話,又會害她更不開心。

    小婷佇立著不動,彷彿正在沉思。

    見到此情景的雞排,就像是察覺出了我想挽留小婷的心意,難得開口的他,幫著我說話。

    「對啊……小婷,留下來一起玩嘛,人多才有意思。」也許是因為平常很少開口的關係,雞排的這些話,說的有些吞吞吐吐。

    不過,我還是很感謝他。

    「不用了,你們去玩就好,我真的累了。」只可惜我的挽留以及機排的幫忙無效。

    最後小婷還是亦然決然地走出了餐廳。

    我隨即便想追出去,卻被雙雙一把拉住。

    「不用追了啦,搞不好她真的累了,我們還是可以繼續進行營火大會呀!」邊說,雙雙一邊搖著我手,最後甚至將我的手臂放到了她的胸部前。

    「可是……小婷她不高興。」想使力掙脫,沒想到雙雙反而抱得更緊。

    不斷來回拉扯,嘆了口氣後,我放棄了,頹然地坐下。

    「對嘛,出來玩就是要盡情的玩呀,更何況你有我這麼可愛的美女陪著,幹麻要不開心呢!」雙雙笑的很燦爛,一把黏到了我身上。

    苦笑了一下,但我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離開餐廳時,我提說自己也想回飯店了,因為我實在很牽掛小婷,但不論我怎麼堅持,雙雙就是不肯放我走,不論他們三個怎麼勸阻都無效。

    雖然最後我還是參加了營火晚會,但我的一顆心,就像是老早就飛回了飯店似的。

    這場營火晚會,很悶,真的很悶。

    我想最開心的,應該就是雙雙了吧?

    一直到入睡前,小婷也沒跟我說過半句話,雙雙則是一直說個不停,像是很興奮,而阿浩他們三個見氣氛詭異,也沒多說什麼,只是嘆口氣,逕自走回了房間。  

    這是我在墾丁的第一個夜晚,不只小婷對我很冷淡,接下來所發生的意外秘密,更是讓當時發現的我,氣的幾乎險些萌生了殺人的念頭……

    由於房間只有一間,所以我讓小婷跟雙雙一起睡那張大雙人床,雖然我明白這樣會讓小婷心裡很不是滋味,但總比我跟小婷睡、我跟雙雙睡、或是三個仁一起睡,而讓三個人心裡都不好受,來的好多了。

    儘管我並不清楚她們心裡面的想法,但我想,對於某些只有兩個人位置的場場景而言,是容納不下三個人的……

    這實在是沒有辦法之中的辦法。令人感到無可奈何。

    而我呢?當然只能打地鋪嘍。

    睡到深夜,我忽然感到一陣尿急,趕忙掀開被子,起了身。

    不知她們是否有將被子蓋好呢?正當我準備上前察看時,赫然發現──

    偌大的的雙人床上,原本該是躺著兩個人的,但如今卻只剩下小婷安詳的身軀。

    雙雙呢?是上廁所嗎?可是室內廁所的門是開的啊!還是她一個人跑出去走走了?不會吧…這麼晚一個女孩子跑出去,希望不會遇到什麼危險才好……

    一股擔心油然而生,我也忘記了想送廁所的感覺,快步走出房間。

    來到走廊上,我撥了雙雙的手機號碼,得到的回應是「您的電話將轉入語音信箱……」

    慘了,現在這種情形下,我該怎麼找得著雙雙呢?是該外出找尋嗎?還是去問問看阿浩他們?

    不管了,總之,先去櫃檯問問看有沒有看見她外出的消息吧。

    替小婷蓋好被子,我躡手躡腳地離開了房間。

    如果這時候小婷是醒著的,她會讓我去找雙雙嗎?

    我想她會,因為是她是個善良的女孩,也因為這邊對於雙雙來說又是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只是我想,小婷的心裡,一定會更不開心。

    那麼我呢?是因為單純地擔心雙雙的安危?還是……

    我想,也許都有吧。

    來到櫃檯前,正在打瞌睡的櫃檯小姐面對我的詢問,仍然對著我搖搖頭,報以一個抱歉似的笑容。

    頹然地走回房間,我的心中又起了那個複雜的念頭,我不是她的誰,我何必這樣關心她?就算基於關心去找尋她,說不定還會被她嫌我管東管西管太多,何必呢?

    儘管只差兩歲,但社會變遷的太快,很多限制年齡的黑暗層面,正不斷往下沉輪著,對於現在的青少年,我真的猜不透他們在想什麼,越來越覺得自己像個過時老人……

    踩著頹然的腳步,一步一步緩慢朝著房門前進,在經過一個轉角時,我忽然聽到了奇怪的聲音…

    豎起耳朵仔細一聽,離轉角最近的房間內,傳來的聲音似乎是女人的呻吟聲……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