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23/1/1起調整作家收入現金稿費匯款日與手續費
HOT 閃亮星─敘娜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三章:情不自禁

    雖然心裡猛然地一驚,但我仍然不動聲色的騎著車,不過速度卻刻意放慢了一點。

    腦袋不斷在轉動,我該怎麼辦、怎麼做呢?

    該假裝若無其事的打電話回去,通知雙雙先避開一會兒嗎?

    還是該跟小婷商量,說家裡臨時有事,不方便回去呢?

    不對,小婷應該會記得,我一直是一個人住的。

    正當我苦苦思索之際,忽然迎面而來的一陣冷風,直直地打在我的臉上,使我的思緒,彷彿忽然轉了個彎,想通些了什麼。

    其實自己大可以不必這樣煩惱的,畢竟雙雙對我來說,只不過是個暫時待在我家的「客人」,而小婷也已經跟我分手這麼久了,現在我們的關係甚至連「朋友」這個稱呼,都不太能算個數。

    我,何必擔心,顧慮小婷看到雙雙會不高興呢?

    我不是想跟她再度燃燒情愫,我只是想索取那麼一個答案而已……

    我不是想跟她再度燃燒情愫,我只是想索取那麼一個答案而已……

    我不是想跟她再度燃燒情愫,我只是想索取那麼一個答案而已……

    逆著風不斷向前進,我在心中催眠著自己。

    帶著這樣複雜的心情,我忽然覺得回家的這條路不再那麼猶豫不決與艱辛。  

    是的,我並不想避諱,現在的我還愛著她,但也許是我愛到怕了,怕有那麼一天,小婷會再度不告而別的離開我,所以早已在她心上距離之外的我,寧願選擇默默愛著她,只是想單純地和她說說話。

    從忠孝復興到政大之間的紅綠燈與斑馬線,全是種詮釋,默默在一路上,將我和她之間的沉默不語添加了一道深層。

    終於,我們再一次一起出現在我早已空出女主人位置的屋子大門前,只是這一次,卻因以往不同,因為我們沒有牽手,彼此的心上,也不再佔據一份完整的愛戀。

    雖然腦袋轉了一個彎,彷彿一切都已經想通,但真正打開大門的那一刻,我的心情,還是帶著些微地緊張的。

    屏住呼息,終於,我推開了大門,領著她走了進去。

    沒有巡視一樓,直接了當地,我帶著她進了我的房間。

    為什麼會沒有看見雙雙的人影呢?是在一樓嗎?還是跑出去了?可是,她並沒有這兒的鑰匙,照理說他應該不可能會跑出去才對,除非她不想等我了。

    也許是在客房睡覺吧,畢竟看她昨天一整晚好像都沒什麼睡的樣子。

    正當我還在猜測雙雙的去向時,小婷忽然開了口,將我一條條的思緒拉回到了現實,拉到她身上。

    「你真的想‥‥知道那個答案?」雖然小婷音量放的很輕、很小,但因為她是突然開口,著實嚇了我一跳,然後這一聲驚嚇,卻也說到了我的心坎裡,掀起了我的心中的痛。

    「我想知道,妳說吧。」拆開一包新的紅DUNHILL,我將一支菸拿出來,又放了回去,默默許下-我的許願菸。

    我的確曾經很想知道那個答案,以為知道了那個答案就能夠改變些什麼,不過現在,卻只是想知道而已。

    點了一支菸,我,靜靜吸著,等著她說出。

    然而她卻沒有立刻說出,反而轉移了話題。

    「你許了什麼願?」她眨著大眼睛,好奇地靠了過來。

    起身離開座位,我始終想跟她保持著距離,跟她說話,也聽她宣佈答案,即使那會是個令我再次心碎的答案。

    「先回答我。」默默地,冷冷地,我吐出煙霧。

    「雖然很對不起你,但我希望你聽了不要生氣。」她的聲音越轉越小,越減越低。

    「其實‥‥那時候,你的小孩,我並沒有找替代品來負責,而是自己去拿的,對不起。」她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低下了頭。

    我沒有答話,依然靜靜吸著菸,等著她繼續說下去。

    因為,她沒有說到我想聽的答案,心中的那股疑問,仍然濃濃地存在,無法退散。

    「而且我沒有另結新歡,還是愛著你,關於你聖誕節的那天,所看到的那個男的,其實是‥‥我之前的男朋友……」

    頹然地,手上的菸被我無力地鬆開,時間彷彿在這一秒鐘被大石絆住,讓掉下的菸,慢慢、慢慢地落到地上……

    落在地面的藍色地毯上,尚未燃燒完的菸頭與毯子接觸,迸出燃燒的煙霧,發出滋滋的燃燒聲。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跌入了何方悲傷的空間之中,眼睜睜地看著地毯在燃燒,逐漸形成一個破洞,卻沒有力氣去熄滅。

    小婷見狀趕忙將之踩熄,憐惜般地用她的大眼睛望著我。

    「諺…不要這樣好嗎?」她勸阻的聲音傳來,我卻只想輕輕閉上眼。

    「住口!麻煩妳叫我冷先生,或是冷同學也可以。」我不知道自己的聲音為什麼這麼樣地冷。

    是啊,她那時候之所以與我分手,不是因為另結新歡,而是另結舊愛,回到了她前男友的身邊。

    閉著眼睛的我,看不見小婷臉上的表情,但小婷卻沒有再說話,時間就這麼沉澱著,然後才緩緩聽到了她的聲音。

    「當時,他回來找我,雖然我還愛著你,但我的心裡有個位置,一直在等待他回來的位置,所以兩個人之間,我必須選擇其中的一份愛,所以……」講到這裡,小婷忽然止住了口,不過即使她沒有說完,接下來的話,我也非常明瞭。

    「所以,妳選擇了他,離開了我,當初的一切,不過是個藉口。」我接下小婷的話,一口氣說完。

    「不過我跟他已經分手了。」聽見小婷這麼說,我睜開了眼,看見幽幽地她。

    雖然她分手了,但接踵而來的問題,侵襲著我。

    「既然已經分手了,那妳為什麼會寧願選擇跟小華那種爛人在一起?」想到剛剛在錢櫃的情景,對於小婷的生氣以及不捨,使得我的情緒在不知不覺間激動了起來。

    「如果你真那麼想要知道的話,那你可不可以答應我的一個要求?」我的確是想要知道答案,但沒想要小婷會提出條件。

    「好吧,妳說。」嘆了一口氣,我答應了。

    「吻我。就第一次你親我一樣。」小婷提出的要求著實使我嚇了一大跳,不禁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不等我回話,小婷已經將她的臉龐慢慢與我靠近,直到唇與唇就要接上,小婷閉上了雙眼。

    此時,門忽然被輕輕推了開來……

    忽然打開的門,走進來的是睡眼惺忪的雙雙,看起來像是剛睡醒的樣子。

    見到此番情境的雙雙唐突地不知所措,就這麼楞在原地,房門只打開了一半,便瞬間僵住。

    小婷停止了動作,睜開雙眼,像是在看著不知打從哪裡跑出來的怪物似的,眼睛蹬的老大,直盯著雙雙看。

    「呃……」瞬間啞口無言的我,不知該如何應付眼前的情境。

    「……」雙雙沒有說話,望著我。

    「……」小婷沒有說話,望著我。

    (該死!)我在心底暗自罵了聲髒話,萬萬也沒想到,一向專情的我也會遇見讓兩個女孩互相碰見,而且是極容易造成誤會的,如果兩個女孩都真的跟我有關係的話也就算了,或許那樣我的罪惡感會深一點,然而如今這樣,到底該算什麼呢?

    一邊是我所遇到的「麻煩客人」,另一邊則是我已經分手的舊情人,兩邊都跟我沒有關係,但如今這樣,到底算什麼呢?我該解釋嗎?該證明清白嗎?她們會信嗎?

    算了,還是試試看吧,反正事實本來就是這樣。

    「呃……那個……妳們兩個別誤會,她(她)是我朋友,讓我解釋一下先。」

    雙雙沒有說話,小婷卻哽咽了起來,幾乎就要落下淚來。

    「原來你已……經有女朋友了,那麼那個吻就不必了,我直接告訴你原因吧,我之所以會跟小華在一起,是因為我跟他分手之後,我發現自己還深深愛著你,因為許多個睡不著的夜晚我都會想起你抱著我唱歌的樣子,然而……」

    小婷原先說的很快,但像是忽然被口水嗆到,停頓了一下。

    「然而,我沒有勇氣再回去找你,所以我接受了小華的追求,只因為他有著你的影子,跟你一樣會打鼓,寫歌給我聽,即使他寫的歌沒有你寫的來的好聽,但他依然是你的影子,一個很爛很爛的影子,我想藉著這個影子,好讓自己消除對你的思念……」

    「本來之所以決定回來這裡跟你說這些,是打算回來看看,這裡熟悉的一切,是不是還有屬於我的位置,不過,既然你已經有女朋友了,那麼,我明白了……」

    終於,小婷落下了淚,一邊用手擦拭著,一邊快步跑了出去……

    面對小婷突如其來的舉動,我像個傻子楞在原地,不知該如何反應,只是眼睜睜地看著小婷奪門而出。

    我杵在帶有她飄散淚水的房間內,唐突地不知所措,卻被雙雙大力地拍了一下背。

    「你在發什麼呆,快去追啊!難道你不愛她了?」

    「我‥‥不知道自己還愛不愛她……」聽到雙雙這麼說,我似乎更不知所措了。

    我承認,我的確一直一直很想她,不過思念歸思念,我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夠愛她,很怕到時候她又忽然不告而別。

    「只要你追出去,你就會發現自己還不愛愛她,不管追不追的上。」年紀輕輕的雙雙,忽然宛如化身為智者般,說著我聽不太懂的話。

    我還在乎她嗎?如果不是,為什麼當我看到她落淚的那一刻,心裡會有一股很重很重的難過,這代表著我還愛著她嗎?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否還對她留戀,那一份早已逝去的愛。

    但,我還是邁開步伐,三步併兩步快速追了出去,畢竟,讓女孩流淚,不是男生該有的行為。

    「小婷~~~」從二樓到一樓,再從一樓到庭院,直至推開大門,我對她的呼喊,都不曾停過。

    不知道已經過了多久,我不曾再這麼渴望能夠搜尋到她,看見她的身影出現。

    但,小婷妳究竟在哪兒?會不會我們就此一別,我便再也看不見妳了呢?

    這是我要的結果嗎?不!我知道自己不是所要的,同時也在這一瞬間,我發現,自己還是愛著她的,很愛很愛。

    追到巷子口,我看到不遠處有個纖細的身影,正茫茫然一步步向前走著,雖然我看到的只是背影,但我知道那個身影,是小婷,同時我也知道,現在的她,臉上一定盡是為我而流的淚

    真的是為我而流的嗎?還是,只是我自作多情?

    總之,現在的我知道要趕快將她找回來,因為讓情緒不穩的她一個人走在大街上,實在太危險了!

    就在我正準備開口喚住小婷時,我才發現,小婷已經置身在馬路的中央,雖然那只是一個小巷連街另一個小巷之間的道路標誌,但我卻看到了一個不願意看見的景象。

    一台白色轎車正從馬路的另一旁急駛而出,距離小婷的所在位置不過數公尺。

    「不!」     猛然之間醒神的我,發出無與倫比的尖銳吶喊。

    隨著我的一聲驚呼,兩旁路人的目光瞬間吸引在我身上,然後順著我的注視,也紛紛向小婷看去,甚至有幾個人也發出了「小心」及「危險」之類的警告。

    幾個驚呼聲在我之後發出,可小婷卻像是不曾聽見,仍然一個人獨自向前茫茫走著。

    車子距離小婷只有幾公尺,而我距離小婷的位置,也僅只有數公尺,但就算我奔的再怎麼快,速度也不及車子的馬力。

    我知道自己無論如何是趕不上的,但,難道就這要眼睜睜看著眼前的慘劇發生了嗎?

    不,要我這樣眼睜睜看著小婷受傷,甚至是喪命,這樣的舉動我絕對做不出來,即使我救不了小婷,我仍然願意,去盡我每一分的力量,來保護她,即使我無能為力,依然。

    事情就在這麼一瞬間緩緩變化著,如同電影鏡頭。

    車子離小婷的所在位置越來越近,我也開始奮力地邁開我的步伐,努力向前狂奔而去。

    「小婷~~~危險啊!」我發誓,這是我一輩子吶喊的最大聲,同時也是最激動的一次。

    我的身子仍然繼續向前狂奔著,但我卻不自主地閉上了眼睛,因為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我真的真的,不願意看見……

    閉上眼的我,能夠感到兩旁的風在流動,隱約透漏著一股哀傷預言,但卻又似乎不是,是我的感覺錯誤嗎?因為,我並沒有聽見預期中的一聲「碰」!雖然,那是我極不願意聽見的。

    如果命運真的要誕生那麼一聲「碰」的聲響的話,我衷心希望,被撞到的那個不會是小婷,我寧願那個人是自己。

    命運之神,算我求你了!讓我代替小婷承受一切,好嗎?

    但「別傻了」這個念頭又瞬間出現在我的腦海,像是命運之神默默給我的回答,我閉著的眼,似乎更緊了,不過忍不住落下的淚,卻像是代替我看看這個悲痛世界,送小婷一程……

    時間感覺上已經過了很久,雖然我知道那有可能只是那麼短短的幾秒鐘,但我為什麼沒有聽見預料中的撞擊聲呢?

    就在我準備睜開眼一探究竟時,忽然,一陣急促的輪胎摩擦聲響起了,我看見的是那台白色轎車,在距離小婷非常非常近的地方開始打滑,激烈的扭轉著身軀,像是條正在掙扎中的白龍。

    車子就是車子,為什麼我會說是白龍呢?因為,它並沒有撞上小婷,只是在激烈的閃避之中,有那麼些微地碰觸到小婷的腳踝。

    車子在不遠處停下,駕駛下了車,朝著小婷這兒走了過來,嘴巴張的開開的,欲言又止,彷彿正要罵人,但氣喘呼呼的駕駛先生,卻似乎無法說出話來,一邊用手抹去臉上的汗,一邊用銅鈴般的大眼直直地蹬著小婷。

    而我呢?睜開眼之後趕忙奔到小婷身旁的我,抱著臉色蒼白,不發一語的小婷,哭了……

  命運之神,謝謝你聽到我的祈求,但這樣的玩笑,能不能請你以後別再讓它發生?

    面無人色的小婷像是靈魂暫時被這場意外衝擊驅離了身體似的,默默地讓我扶著她站起來,卻在右腳緊接著左腳就要同時站起的那一刻,發出了一聲低鳴的表達。

    「啊!好痛……」小婷的手伴隨著表達,明確地按在右腳的腳踝上。

    喘完氣的駕駛先生此時開始咆哮,面對著接連二連三而來的辱罵,我聽了生氣,因為就算是小婷不對,但將車子開的那麼快也是不對之一,而且竟然還得理不饒人?!

    雖然生氣,但我卻默默不吭一語,因為眼下最重要的,還是小婷腳上的傷,以及心靈上的驚嚇,需要人安撫。

    將兩千塊送出去,我沒有再理會駕駛先生的撈叨(雖然好像從未曾理會過),只是黯然地蹲了下來,蹲在小婷面前。

    「來,我背妳。」簡單地三個字,我的要求,同時也是我的憐惜。

    此時的我,心裡總充滿一股對小婷的愧疚,雖然小婷會這樣一個人失神地走在大街上,導致差點出車禍,是因為小婷對我的誤會,誤會我已經不愛她了,而且還有了新的女朋友,然而,那誤會總是我造成的,一個無法彌補的過錯。

    所以,我想彌補這股過錯,用我一切可能的方法,同時也盡自己最大的力量,去對她好,畢竟,是自己沒能夠讓小婷聽清楚我的答案。

    背起小婷,雖然我已經將答案在心中默默重複了千萬次,但每踏出踏實的一步,我沉重的心上,便會不自覺地在重新附誦一次。

    終於進了家門,穿過庭院,踏上一樓通往二樓的階梯,每一階,我依然念著這麼一個屬於她的答案。

    因為,我明白自己需要練習,練習對她親口說出這半年來我曾經迷惘過,但在剛剛危及那一刻終於確定,一直想對她說的話,同時她要的答案。

    背對著,讓小婷輕輕落下,坐在床鋪上,等到小婷身上的重心完全從我身上抽離後,我知道,這一刻,終於來臨了,不是演習,而是公開演出,正式登台。

    半跪在地面的藍色地毯上,我渥起小婷冰冷的雙手,一字一句,緩緩說出-

    「小婷,雖然這個念頭半年來一直在我心中迷惑,但直到剛剛我察覺到自己可能從此就會失去妳的那一刻,我才猛然發現,我,很愛妳,真的很愛很愛妳……」

    「諺,你終於回到我身邊了……」輕聲細語地,小婷展開了雙臂,將半跪在地上的我一把拉近、抱住,緊緊地。

    「小婷,這些日子以來,我真的好想好想妳。」聞著小婷髮絲上的香,感受她身上近距離傳來的溫度,彷彿透徹了我的體內,漸漸融化了我半年多以來對她的思念。

    「諺,我想……」

    「什麼都別說,我先去買些吃的回來,明天是星期天,我帶妳去看醫生。」

    將小婷安置在我房間,關上房門之前,我在她額頭上留下輕輕地一吻。

    走到一樓時發現雙雙正怡然自得地一個人坐在飯廳看著電視,像是完全不知道小婷已被我追回到家裡來的事。

    張羅好三份晚餐,我火速地趕回家,我在著急什麼?我知道自己在擔心的是什麼,那是無庸置疑的,當然是因為雙雙也在家裡,倘若小婷今天就跟以前留在這裡一樣也不回家,要睡在這兒的話,總不能也讓雙雙像昨天一樣留在家裡,不然一切尷尬不就都顯現了嗎?

    雙雙的話,倒還沒什麼關係,畢竟怎麼說這也是我家,而她只是一位客人,那麼小婷呢?對我來說,她是我的愛人,如果讓她看見自己的愛人竟然將一位女孩留在家裡過夜,而且那麼不是自己,那麼她會怎麼想呢?

    自然,我是希望小婷留下來的,不只是因為她腳受傷,更因為的因為,是因為我想獲得更多能跟小婷相處的時間。

    但那種後果,我實在不敢想像,還是趕緊回到家,將小婷解釋一切吧,免得她一直誤會雙雙是我女友。

    不過雙雙到底該怎麼辦呢?我記得出們前她好像有說過有些話想對我說,說完後她就會乖乖回家了嗎?還是跟小婷討論看看,也許她會更好的方法也說不一定。

    回到家,雙雙靠在沙發上睡著了,見她睡的很沉,我躡手躡腳慢慢靠近,為的是不讓自己吵醒她,輕輕將晚餐放在他面前後,我趕緊將三步併作兩步,來到自己位於二樓的房間。

    推開房門,將晚餐放在小婷面前,我深深吸了一口氣。

    「小婷,你慢慢吃,一邊聽我說件事……」然後,我開始滔滔不絕說了起來,向小婷解釋我是怎麼在電梯看見雙雙邂逅,直到她跟我借打火機,然後說想看我賽車,一路跟著我回到家的事全都一五一十說了出來。

    晚餐小婷只吃了一口,就不曾再動過,從我開始說起經過的那一刻起,一直靜靜聽著。

    直到我全部說完,呼了一口氣,小婷才緩緩開了口。

    「那你打算怎麼辦……?」

    「其實,目前的我也沒有想到任何好的法子,所以才想詢問看看妳的意見。」嘆了一口氣,我點了一支菸。

    「嗯……其實我也不知道,你要不要先去聽聽看她想跟你些什麼,搞不好說完就會真的乖乖回家也說不一定。」小婷側著頭想了想。

    的確,看來也只能這樣了。

    「今天妳要留在這兒嗎?」小婷害羞地點點,我笑笑,要她如果累的話就先睡。

    下樓前,我不忘對著小婷囑咐,如果有什麼事的話,就打手機給我。

    打手機?兩個人都在家裡還要隨身帶著手機?是的,這是必須的,因為小婷的腳踝受了傷,我不希望她多走路。

    來到一樓,雙雙還在睡,也不好意思直接叫她起來,只好讓她繼續睡,我獨自一人走到酒櫃前,取出我最愛的VSOP,帶著鬱悶的心情,一杯接著一杯。

    為什麼我會這麼鬱悶呢?雖然我嘴上說的輕鬆,但老實說,對於雙雙的事我實在一點辦法也想不出來,我的腦中思緒一片混亂,烈酒也一杯接著一杯,直到最後我失去了意識……

    等到我醒來的時候,窗外的陽光已經曬上了我的屁股,撐著頭爬了起來,我只覺得腦中蔓延著一片頭疼,像是撕裂般的,佔據著我整個腦袋。

    揉揉眼睛,看見蘭姨正在房門邊進行一個禮拜一次的打掃。

    看見我醒來,退出房門前的蘭姨,對我說了一句讓人聽不懂的話,而且臉上笑的曖昧。

    「小諺啊~你的女朋友怎麼跟上次我看到的不太一樣?是阿姨記錯了嗎?也許是我老糊塗了,不過啊~下次做的時候記得要戴套子哦!」

    女朋友不太一樣?要記得戴套子?什麼跟什摩啊???

    正當我納悶的時候,才猛然發現自己身子一片赤裸,而且置身在客房裡。

    咦──奇怪,我記得自己昨天是在大廳喝酒的啊,可是對於後來的事,卻完全沒有印象,一片模糊與空白。

    難不成……不會吧……

    難不成……不會吧?一股恐懼感頓時油然而生,塞滿了我的心頭,幾乎沒有任何縫細,能夠讓我喘息。

    說真的,如果可以選擇恐懼的話,我寧願比克大魔王立刻降臨在我家,將我捉去改造成超級賽亞人,也不願去面對那個很不願意承認的錯誤事實。

    我的表情像是慢動作撥放般的,一格一格地慢慢轉向旁邊的枕邊人,臉上的五官全都擠在一起,扭曲著,因為那是害怕的極端。

    我一直閉著眼睛,直到轉動九十角度的方位確定好了,才緩緩睜開。

    (拜託……千萬別是她……一切全是我的幻覺。)顧不得我的無宗教信仰論,此刻的我只能祈求滿天神彿了,我想我一定是慌張過度了,才會祈求一切都是幻覺這個願望。

    不管了,該面對的還是得面對,還是睜開眼吧。

    疑?

    疑??

    疑???

    是我的祈求成功了嗎?還是一切真的全是幻覺?

        睜開眼之後,我看到的竟然是身旁的那個位置-空無一人!

    「呼……」拍著自己的胸口,我深深呼了一口氣、原來沒事,一切只不過是自己想太多了,不過既然沒事,蘭姨怎麼會對我說那些奇怪的話呢?而且,我怎麼會睡在這兒?

    早上的風應該是很舒服的,但此時我卻一點兒也不覺得窗口吹進來的風是會讓人感到神清氣爽的,因為恐慌過度的我,身上的內衣早已全被汗水浸濕了。

    洗個澡吧!然後在來一根紅色DUNHILL,好壓壓驚。

    (如果效果不大的話,也許我還得考慮去一趟行天宮。)我在心裡暗自打算著。

    拿了些簡單的換洗衣物,我走出了房門,來到位於二樓走廊轉角的浴室。

    碰!冷不勝防地,一聲骨頭與骨頭撞擊過後的聲響,在我的腳步切入轉角時響起。

    「好痛……」一把跌在地上的我,努力撐著頭張開眼站了起來。

    但隨即,瞬間溶化成軟腳的我,又攤坐在地上了,雙眼蹬的老大。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然後,是我響徹雲霄的慘叫聲,我想,不只能傳遍整個一二層樓,搞不好還能傳到政大校園去。

    因為,眼前被我撞到的,是披著浴巾的雙雙,而浴巾在撞擊過後,掉了下來……

    然而雙雙並不急於遮蔽,而是慢慢地撿起地上的浴巾,蓋在自己身上,雙頰泛著紅潤,以一種極柔的眼神看著我。

    「你好討厭喔……」她的聲音很小聲,也很輕。

    「我……妳先把衣服穿起來,我有話想問妳。」面對事實的我,顯得有些膽怯,但,我仍然得開這個口。

    「我到一樓去,在大廳等妳。」

    穿過她身旁,我的聲音以背對著她的姿態傳出。

    一樓,陳設的古色古香的大廳內,我點了一根菸。

    這兒雖然古色古香,佈滿了濃厚了書香氣息,然而此刻的我,卻沒有那份閒情,我的心情是黯然的,是後悔莫及的,也許,能夠跟古道些微沾上邊。

    關於昨天喝酒之後的記憶,是一片空白,一片無邊無際的空白,任憑我怎麼敲自己的腦袋,卻總是無法想得起來。

    手上大口吸著的菸忠實地反映了我繁亂的心情,隨著我心情的浮沉,也加快了燃燒。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我點燃了第二根。

    雙雙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進來的,在她突然出現在我身後的時候,我已經點上了第三根。

    「諺,唉唷,別抽那麼兇,好嗎?」雙雙穿著不知從哪變出來的粉紅的連身裙,跟我說話的模樣像極了沉溺在新婚之中的幸福小女人,而且還親密地直呼我的名字。

    「來,雙雙,妳坐下,我有話想問妳。」我拍拍身旁的沙發。

    雙雙聽話地坐了下來,輕輕地勾住我的手指。

    「諺,你想問什麼就問吧,不論是什麼,人家都會告訴你。」

    「昨天……我……是不是對妳做了些什麼不該做的事…?」我的聲音有些顫抖,連帶的是我被她輕輕扣住的手指,也微微抖動了起來。

    她嘴上雖然沒有回答,但眼睛裡卻射出了異樣的光彩,紅潤的雙頰也更紅了,給了我另外一種回答。

    確定事實的發生之後,一時之間,我,顯得徬徨與不知所措…

    我沒有再開口說話,而她也沒有出聲,一切像是沉寂了下來,整個大廳內,唯一存活著的印證,彷彿只剩下我們輕輕扣著的溫度,陣陣聯繫著。

    為了打破這局面,我再度點燃了菸,第四支菸。

    雖然印象中我一點兒記憶也沒有,不過對於事實的發生,卻又存在著太多發生過的跡象,尤其是雙雙對我的轉變態度,這下子我更難開口請她離開了,而且這件事萬一給小婷知道,我想她一定會氣到發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