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節儲值注意事項
HOT 閃亮星─敘娜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

十點不到徐又滿就到花店了,她大老遠便看到花店的玻璃大門已開著,她加快步伐,因為她知道這表示唐玫瑰已到店裡了。

「嗨,玫瑰姐早!」原本想喊出口的「老闆娘」一詞,被她吞了回去。

玻璃大門後面有一大捆花,徐又滿把腳抬高跨越了過去,她抬頭看到牆上多掛了一個頗大的白板,唐玫瑰要她合力把白板抬到長桌那兒的牆上掛好。

「把地上的花全歸類放在桶子裡,玫瑰花全放在一個區域,一種顏色放一個桶!」唐玫瑰沒多的時間給她解釋。

徐又滿動作也快,她暗自慶幸這輩子活到目前為止,也只認得玫瑰花,她彎身把玫瑰全往桶裡放,這些桶子裡都裝了水,水位不高,頂多一個食指的高度,看樣子,只要花莖吃到水便是。

就當她把玫瑰全放在桶裡時,地上的花已減少了一大半,整個地板面顯得清爽多了,這使得工作起來輕鬆不少。

「不錯嘛!」唐玫瑰對徐又滿笑了笑,微笑裡有著讚許,想必她覺得這大學生是她的好幫手。接著她遞了把剪刀給徐又滿:「把繩子都剪開。」

徐又滿把所有花莖上綁的繩子全剪開,並約略的把一束束的花全抖開,她也把這些桶子一一排好,她記得昨兒個這些桶子擺放的位置。

就當這些花桶排整齊之後,這間花店便像一座小花園似的繽紛耀眼。

唐玫瑰雖忙,卻仍留意著這工讀生的手腳,當她看到徐又滿把這些事做好時,唐玫瑰又笑了:「妳這孩子,手腳挺俐落,我就說嘛,我可從來沒有懷疑過我的眼光,除了──」她沒說完,卻把兩臂膀一伸並道:「來,來個擁抱!」

徐又滿一愕,她沒被人這般主動要求擁抱過,她連和吳士達之間都沒擁抱過。她被動又尷尬的讓唐玫瑰這麼一抱。

唐玫瑰笑道:「以後妳要習慣玫瑰姐的熱情,我這人最愛給人擁抱了,每次我女兒回來,都快被我煩死了。」

徐又滿僵硬的笑了笑,算是回應了唐玫瑰,此時她才知道她的老闆娘結過婚。

「又滿,我們速度要快了,待會插花班的就來上課了。」

說完,唐玫瑰走去把後面的長型大桌給騰了出來並說:

「去把大門後邊兒的花材拿過來,一份份的擺在桌上,每張椅子前放一份,每個人面前都要有花材。」

話沒說完,只見兩名婦女走進店裡,其中一人道:

「唐玫瑰,妳一年才開一次班,我怕去年學的全忘光了。」說話的女人,操著一口標準的國語,口音像是京片子。

「那正好,再來學一次!」唐玫瑰滿臉是笑。

門外又陸續進來了兩、三位婦女,徐又滿立刻便認出了鍾欣晨,她對鍾欣晨笑了笑。鍾欣晨上前問她:「小姐,我的學費夠不夠?」

「鍾小姐,這是老闆娘。」徐又滿把這種責任推給唐玫瑰,只見唐玫瑰忙著鍾欣晨的事,又忙著應付這些學員。

徐又滿看著辦公桌前的鍾欣晨,她長得很標緻,膚色略為白晳,五官精緻,算是古典美女。她的短髮燙個大花波浪捲,服飾也考究,緹花緞子的中式上衣,配上泛藍色牛仔褲,她的牛仔褲一看便知道是名牌貨。

唐玫瑰把鍾欣晨學費的事處理好之後,走去往長型大桌前一站,抬高音量:「大家都坐這,每人找一張椅子坐下來,面前都有一份材料。」

鍾欣晨,那位古典女子挑了個位子自行坐下,她是頭一回來插花班。

唐玫瑰看眾人坐定,她道:「放輕鬆,來我這學插花不是考試。這兒有花器,每人先挑一個。」說畢,她彎身從長桌底下拿出七、八個花器往桌上一擺,幾個女人蜂湧的挑選自己中意的花器。

趁這混亂期間,唐玫瑰小聲對徐又滿說:「妳先顧著店,耳朵尖一點,能聽我講課,就多少聽一點,這對妳的工作會有幫助。」

接著她轉向這些學員道:「各位,這是我店裡新來的工讀生,若是妳們材料有不夠的,可找她要。」

其實徐又滿壓根不知道要做什麼才好,她索性豎起耳朵聽唐玫瑰講課,兩手則有一搭沒一搭的整理著花枝。

唐玫瑰是個善於人際的人,她能一邊教學員認識花的名稱和花的類型,她也能一邊閒話家常,她道:「第一堂課,我先自我介紹,待會輪到妳們。我叫唐玫瑰,有些人已經認識我了,像是阿鳯。雖然有人比我年長,但我是妳們老師,妳們就吃點虧叫我玫瑰姐吧。」

鍾欣晨坐在下面,她考慮待會要介紹自己時,她該如何啟口。唐玫瑰坐在椅子上,一邊糾正學員的插花,一邊又說:「所有植物裡,我最喜歡玫瑰。我知道香港人有句話叫…各花看各眼…,就是每個人喜歡的口味不一樣,總之,我最喜歡玫瑰花。我是單親媽,有個女兒在美國唸書…」

她停頓片刻,接著說:「雖然再美麗的花都會凋謝,但是我最討厭別人說『殘花敗柳』這個字眼,我覺得這是世界上最惡毒的話。」

空氣中瀰漫著些許的肅殺,唐玫瑰猛然覺察,隨即擠出笑意的問:「下面輪到誰?」

鍾欣晨舉手道:「我叫鍾欣晨,婚姻還算美滿,一個兒子在國外,我以前很開朗,這一年…。」她的語調變得柔弱:「這一年我變成少奶奶了。大家知道少奶奶吧?」

唐玫瑰不加思索:「少奶奶?哈,我還是貴夫人呢!」

沒等唐玫瑰說完,鍾欣晨繼續道:「我是乳癌患者,拿掉了一邊的乳房,通常這種人就叫少奶奶。」

唐玫瑰一驚,面色尷尬至極:「對不起,對不起,我不知道,妳一定要原諒我。妳看看我這張嘴巴!」

「沒關係。人生的這一段路,我走過來了,很辛苦,化療非常非常的辛苦,我很佩服我自己,我希望能儘快恢復到以前的開朗和自信,所以我來學插花。」

整間花店裡變得鴉雀無聲,就連坐在不遠處的徐又滿都停下手邊的工作,呆呆的望著鍾欣晨。

學員們各自介紹完,有人聊著天,有人專心的插著花,唐玫瑰搬了張椅子坐到鍾欣晨旁邊,悄悄的問:「是左邊還是右邊?」

不遠處的又滿豎起耳朵並盯著鍾欣晨。只見鍾欣晨平靜的說:「左邊。」

「整個都切除?」「差不多!」唐玫瑰一臉好奇又追問:「可不可以摸一下?對不起,我真的很好奇。」

「這個唐玫瑰,妳到底想怎樣?」一旁的阿鳯提高音量阻止唐玫瑰,她的標準國語令徐又滿印象深刻。

唐玫瑰查覺自己失態,馬上糾正:「對不起,算我沒問。」

蹲在地上收拾地板的又滿,瞥了一眼牆上的掛鐘十二點了,這些插花班的學員該下課了,又滿的心情也跟著輕鬆起來。這時她看到一位男士走進店裡,男士穿著優雅,那套西裝穿在他身上顯得挺拔,他,溫文儒雅。

又滿本想問他要買什麼,男士先開口:「我來接我太太。」

唐玫瑰也看到這男人了,她道:「今天上課上到這裡,白板上的筆記最好抄下來,回家還可以練習。誰要買材料,我這打八折。」

學員們陸續的下課,每人手上都拿著自己插花的作品。

鍾欣晨拿起自己的花器,花器裡插著今天老師教的水平花型,她覺得像有小小的收獲。

「小晨!」男人主動叫了鍾欣晨。

鍾欣晨微微一笑,這笑不大自然,唐玫瑰走了過來對欣晨說:「記得下回還要來上課喲,沒幾次包妳出師!」

「玫瑰姐,這是我先生。」鍾欣晨為劉培軍介紹著。

「妳好,我是劉培軍。」男人很禮貌。

唐玫瑰看著眼前的男人,他眉宇間的柔和,和他的嘴型很對稱,他的眉毛不頂黑,這使他看起來親切而沒有距離感。

「你老婆不錯喲,有慧根,你看,這是她的作品!」唐玫瑰指了指鍾欣晨端著的花器,花器裡插滿了玫瑰…頗為美麗。

「真是妳插的?」劉培軍有些訝異,接下鍾欣晨手上的花器。

「這還騙得了人?」唐玫瑰為鍾欣晨接腔。

「回家吧!」鍾欣晨淡淡的說,說完便走出花店,劉培軍原想和唐玫瑰多聊幾句,又覺不妥,隨口道了再見便轉身快步跟上鍾欣晨走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