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2022POPO年度作家/年度新人
HOT 閃亮星─色之羊予沁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十點不到,唐玫瑰就開店門,她經營的這家花店,在大安路附近,花店的名字就叫「玫瑰的店」!

這天上午,她要面試兩個打工的大學女生,所以比平日早開店門。

唐玫瑰把每天固定要做的事約略弄了一下,聽到旁邊巷子裡傳來一陣停煞機車的聲音,接著沒多久便看到一位皮膚佼好的女孩進店裡,不用說,準是來應徵的。

「我來應徵打工,我打過電話來,請問要找哪位面試?」

「找我!」唐玫瑰指了指自己道:「這間店是我的,來,坐這。」她把女孩引到辦公桌前。

女孩從背包裡找出履歷表遞給她,坐了下來。

唐玫瑰看著履歷表:「要升大四?唸教育系?」心底一陣放心,她抬頭時,正好看到女孩打量她的眼神。

唐玫瑰也打量她,正如對方打量唐玫瑰一樣。

……這女孩挺結實的,瞧她兩隻臂膀,嗯,她該有力氣推得動店裡頭的那兩盆發財樹吧…,唐玫瑰心裡暗自盤算著。

看那女孩兩片面頰紅潤紅潤的,想必是為了趕來花店…脖子上還淌著汗水呢!

唐玫瑰不動聲色的盯著女孩,並示意在等女孩的回應。

女孩答:「嗯,我媽是小學校長,我唸教育系,有點像是為她唸的。」女孩很坦白,她的笑裡帶了些些的腼腆,試圖搓揉掉方才她打量唐玫瑰的那份莽撞。

「以後會當老師?」唐玫瑰旁敲側擊想知道更多。

「我還是會聽聽我媽媽的意見,看看畢業後是要留在台北,還是回澎湖老家,應該…是當小學老師吧。」

「妳住澎湖?」

「嗯,每次暑假我都不想回澎湖,所以我一定要找到打工,喔對了,老闆娘,若我…我應徵上了…可不可以只做這個暑假,因為我九月底就開學了。」

「無所謂,我也只有暑假忙,我這裡有開插花班。妳就幫忙準備材料,送送貨之類的,喔,妳會不會騎機車?」唐玫瑰覺得自己多此一問。

「會,台北街道我還蠻熟的。」

「那好!有沒有這方面的經驗?」唐玫瑰快速的瞄了一眼自己的店。

「嗯,沒有,但我能吃苦,我學習力不錯!」

「喔?徐又滿?」唐玫瑰低頭看了看女孩履歷表上的名字。

這女孩應對能力頗好,唐玫瑰對她早有好感,心想反正橫豎都要找個工讀生,眼前正是不錯的人選。她爽快的說:「就是妳了!幾時可以上班?」

「都可以!」女大學生愉悅的神情全寫在臉上。

「我這很單純,整天和不會動的植物在一起,要複雜都不行。每天早上十點鐘開店門,妳來開門,我明天給妳一把鑰匙。晚上九點一定打烊,星期天休息。工作時間蠻長得喲,這點我可要說清楚。」

唐玫瑰一連串的把該要做的工作交待完,看到徐又滿還來不及消化的模樣,她嘆道:

「我先把醜話說在前頭,因為上回我請了一個工讀生,結果沒做幾天就說不做,臨時我到哪去找人?呵,那個暑假搞得我半死。我怕到了!」

說完,她低頭看看徐又滿的履歷表,表情怪異的道:「她也是你們學校的!」她還想講些什麼,此刻──嗶──,唐玫瑰的手機響了。

她走到牆邊接聽手機,徐又滿這才有機會裡裡外外的仔細瞧著這間花店:

整個店面規模倒是不小,進門不遠處的右邊牆壁靠著一個好大的冷藏櫃,應該是稱冷藏櫃的吧,它幾乎佔了半面牆的面積,冷藏櫃的門是透明玻璃的,這可清楚的看到櫃裡擺放的花,上面兩層的花一束束的放著,下面的空間較大,放了幾桶的花。

徐又滿的目光又往左邊探索著,左邊靠牆的地上,整齊的放著好幾排鐵桶,桶子裡擺著各種類的花,這些花,徐又滿全叫不出名字來,她只認得玫瑰,紅色的、黃色的、粉色的…,不知這老闆娘把店取名叫「玫瑰的店」還是怎麼著,這間店裡的玫瑰花比其他種類的花所佔的比率都多!

徐又滿深深地吸了口氣,真香,花店裡就是花香,那香味兒,聞起來令人感覺輕鬆,把她剛才進門時所有的緊繃全掃個精光。但是當她一想到自己要在這兒聞上兩個月的花香味兒,還真擔心到時嗅覺會變什麼樣呢。

她的視線再度開始遊走…店的後半部,算較隱密的地方,有一條長型大桌,那可能就是老闆娘所謂要教插花班學員用的場所吧。

接著她把視線停在講手機的唐玫瑰身上:

這老闆娘體態可稱豐穎,側面倒也漂亮,五官小巧卻稱分明;不頂大的雙眼皮可很有精神呢,鼻子小小巧巧的,嘴巴也是小小巧巧的,她把嘴巴塗得深紅色的唇膏,這讓她看上去──很有精神、很有…能力的樣子!

…這老闆娘…大概卅來歲吧,比起澎湖的老媽是年輕了許多…徐又滿暗想著,並趁機聽著唐玫瑰講著手機:

「你怎麼可以這樣,你說好了就要送來,最遲明天晚上一定要送到,我為你把時間延後了還會送不過來?拜託拜託,我後天早上就有人來上課了,好啦!多送兩打來,我等到你來才打烊。謝了!」

徐又滿直覺告訴自己,這老闆娘是個果斷幹練的女人!

唐玫瑰收好手機走向徐又滿:「要我處理花草,我都沒問題。呵,處理人的問題就把我整死!好了,同學,明天早上可以來吧?」她笑了笑,像是有些央求徐又滿。

「可以。謝謝老闆娘!」徐又滿正要轉身離去,唐玫瑰道:「還有,別叫我老闆娘,叫我玫瑰姐,我會比較高興!」唐玫瑰的語氣裡帶著幾分權威與糾正。

離去前,唐玫瑰給了徐又滿一張店裡的名片,並為找到工讀生鬆了一口氣;至於徐又滿,當然是帶著一臉的愉快走出花店,當她走出大門時,這才看到花店的玻璃大門上貼著「七月十日插花班開課」,那不就是後天嗎?

            ◎       ◎       ◎

徐又滿轉進巷子口時,一眼便看到吳士達坐在她的機車上,他沒發現她,正低頭看書。徐又滿一陣厭煩,她道:「你在搞跟蹤喔?」

他抬起頭:「誰跟蹤妳!妳說今天要應徵,我順便過來關心一下。我看到妳車停這。」他把書閤起來。

「你不上班?」「待會去。面試結果怎樣?」「明天開始上班。」「走,去慶祝慶祝。」「我跟你很熟嗎?」徐又滿道。

她的這一句話把吳士達的嘴堵得死死的。他明知道徐又滿不想和他走得太近,可是這兩個人在學校參加同一個社團,又都是外地來台北唸書,他住宜蘭,她住澎湖,怎麼說都有一份同為異鄉客的親密感。

「好啦,我欠妳一次!」他常不動聲色卻又技巧的把下次約會的藉口先套好。

「妳那花店『長』個什麼樣?」「不就是花店!」「我們過對街去瞧瞧,讓我偷偷見識一下。」「你很煩,你要幫我打工?」「走啦走啦!」

經不住吳士達的要求,徐又滿只得跟著吳士達過街到對面的巷子口。

吳士達哪是要偷窺花店,他不過是盡其能事的拖拉時間和徐又滿在一起罷了。

「欸,徐又滿我看到妳老闆娘了,那個女的是不是妳老闆娘?」「嗯。我可告訴你,吳士達,你不可以跑到我店裡喔,你別害我丟工作!」

吳士達用一貫的方式雖口裡說好,卻暗自竊笑。

兩人往花店瞧了個夠之後,又跑回對街的巷子裡。

「我不要載你喔!」「那我怎麼到公司?」「奇怪哩,吳士達,你覺得你坐在我機車後面會很稱頭嗎?」

吳士達想笑又不敢笑:「好啦好啦,我們各走各的。」

徐又滿硬是要看到吳士達先離去,這才準備離去。她先把車子推到巷子口時,這才發現唐玫瑰的這家花店,隔著馬路的正對面是一家麵包店,那麵包店的玻璃大門,若是透過某種角度,竟然可以看到花店裡的動靜,雖不甚清晰,此刻她卻能看到在花店裡走動的唐玫瑰。

她竊喜起來,這下可好,若是以後她遲到或是有個什麼風吹草動的…嘿,她可先在這巷子口透過對街麵包店玻璃門的反射,觀望到花店裡的情形。這巷子口成了她的最佳掩飾和窥視地點!

            ◎       ◎       ◎

次日,徐又滿到花店時,正巧看到唐玫瑰也來了,她輕喚一聲「老闆娘」,表示自己沒遲到。唐玫瑰先交給徐又滿一串鑰匙,接著便按下電動開關,鐵門哐啷哐啷的往上升了上去。唐玫瑰把玻璃大門打開,一股暖暖的氣流夾雜著淡淡的花味兒從裡頭迎面撲來,那味兒…徐又滿不敢說是花香。

唐玫瑰進店的第一件事便是打開冷氣空調,她的動作俐落快速,邊教著徐又滿,自己邊做著。

「辦公桌上,瞧,這些名片是最常往來的,大概要記一下。」她指著桌面上壓在玻璃板下的一張張名片。

工作告一段落,唐玫瑰突然道:「妳先顧著店,反正上午客人少,我去買個麵包就來!」轉身前她加重語氣道:「又滿,再提醒妳別老叫我老闆娘,給妳叫老了,我怎麼再談情說愛?」說完她便到對街的麵包店去了。

留在店裡的徐又滿能看到對街麵包店裡的唐玫瑰正和裡頭的員工哈啦的聊著天。徐又滿暗想…「哇,我能看到她,那她不也能看到我嚒?」…

此時一女子推門進來,女子問:「我現在報名插花班來得及嗎?」

「這…」徐又滿遠遠地望著對街麵包店裡的唐玫瑰,唐玫瑰正比手畫腳的聊上了癮,徐又滿既使焦急,卻無補於事,吞吐道:「老…闆娘…不在,我…」

「沒關係,我先繳錢,應該可以吧?」「我不曉得學費多少。」「我先繳三仟,若不夠,明天我一定補繳,我就住附近。」

「那…我登記一下,您大名是…?」徐又滿還算機靈,一眼便看到辦公桌上的紙和筆。女子寫下了姓名、住址和手機號碼,並留下三仟塊錢便走了。

徐又滿看著手上的白紙「鍾欣晨」,抬頭時她看到唐玫瑰從對街快步走來,手裡拎著袋子。

「又滿,先吃!」「老闆娘,剛才有個女的繳了三仟,說要報名插花班。」「開收據沒有?」「沒-,我…,她說明天會來,錢若不夠,會再繳。」

唐玫瑰沒再多問,把袋子交到徐又滿手上:「麵包到後面去吃,別把我店裡弄得盡是麵包味。」

徐又滿接下袋子,到後頭長桌那兒吃了起來,看看錶,已是十一點半,她不知這袋麵包到底算是她的早餐還是午餐。

這天過得也快,徐又滿要學得事情不少,她的晚餐是唐玫瑰買回來的便當,仍舊和中午一樣,唐玫瑰要她到後面長桌吃,吃的時候,唐玫瑰還要她把上頭的氣窗打開,吃完便當再關上氣窗。

徐又滿吃完便當已近九點。唐玫瑰道:「妳先下班吧,我再弄弄。明天誰先來誰就開店門。」

徐又滿離開花店時,唐玫瑰還在花堆裡打轉兒呢!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