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粉色系契約【第二章】

齊洛恩還是愣在那裡,眼睛睜得不能再大。怎麼會?這傢伙怎麼會來?

他的腦筋快速運作著,他想起以前還沒和何胤雪簽約的時候,偶爾能夠看到她和所有人口中的歆姊走在一起,這麼說來……她們兩個是朋友囉?或許比一般的朋友還更要好?

自從何胤雪和他在一起之後,就很少看見她和邵莞歆兩個人處在一塊,他以為她們兩個並沒有那麼親密,所以也不以為意。但就現在看來,他的判斷錯了。

他又打量著站在邵莞歆後方的一大群人。

他們全都是校園裡的熟悉面孔,那些人三不五時就會在學校裡面當作自己家廚房般地巡視,有的甚至連教官都不敢招惹。

齊洛恩移開自己的目光,看向何胤雪。因為他感覺到何胤雪僵硬的身子開始移動了。

「莞歆……」何胤雪轉頭望向邵莞歆,放開雙手,跪下的雙腿像是隨時都會斷掉似地,脆弱地支撐起她無力的身軀。

「妳怎麼來了?」她眨了眨血紅的雙眼,因為大哭之後變得異常地紅。她的聲音有點嘶啞,有氣無力,音調裡面充滿著無力感和委屈。

邵莞歆看了直是心疼,馬上衝過去扶住她,讓何胤雪靠在她窄小的右邊肩膀上,接著她安慰地輕輕拍著何胤雪的背,眼神裡充滿著不捨與不滿。

不捨是因為何胤雪,不滿則是因為齊洛恩。

「白鯊?」邵莞歆喊了聲,接著白鯊便從人群中快速地衝到她們兩個身邊,從邵莞歆手中接過何胤雪,將她慢慢扶到旁邊的沙發上。

何胤雪的長髮披散在臉和肩膀上,蒼白的小臉上還有著淚痕,當她將眼睛閉上時,眼裡僅剩的一點眼淚緩緩滑落臉頰。

白鯊伸手抹掉她臉上的淚水,為她感到心疼與憤怒。憑什麼齊洛恩可以這樣欺負她?事實上,如果不是邵莞歆在那裡,他早就衝上前去踹倒齊洛恩了。

這種傢伙根本就是畜生,他不配當人!白鯊在心中大喊著,但他同時也相信邵莞歆心中的想法和他一樣,她一定會代替何胤雪好好修理這個人渣。

邵莞歆稍微低著頭看著沙發上的何胤雪,不捨漸漸被惱怒給取代,她抬起頭,一股帶著殺氣的眼神直接迎上齊洛恩。

齊洛恩勾起嘴角不怕死地笑了笑,邵莞歆的怒火因為他這個微笑而瞬間爆發。

她三步併作兩步地走上前,伸起右手甩了九十度之後用力地打上齊洛恩的臉頰,眼看齊洛恩的臉因為這股力道往左偏,她的手又往回九十度從他的另外一邊臉頰甩過去。

「啊--」尖叫聲從包廂一旁的女人們傳出來,她們眼睜睜地看著齊洛恩被一個女的狂甩巴掌,卻只能坐視不管,忍不住以尖叫表達她們難以撫平的情緒。

「不想死的話就給我停止你們愚蠢的尖叫聲!」邵莞歆在呼了齊洛恩第四個巴掌之後停下手,別過頭去對那些女人大吼。

女人們有些已經開始害怕地啜泣,有些則恐懼地顫抖著,深怕自己也遭到池魚之殃。

但是依照邵莞歆的原則,她不會刻意傷害沒有冒犯到她的人。她這次來只是針對齊洛恩這個該死的畜生。

她把頭別回去,看見齊洛恩伸出手抹掉自己嘴角的血。

「混帳東西,愛情是可以被你拿來玩什麼狗屁契約的嗎!?」邵莞歆朝他大吼,眼睛裡布滿憤怒的血絲。

「呵,」齊洛恩又抹掉一次嘴角的血,看向邵莞歆,「難道不是嗎?」

邵莞歆被他這種嘻皮笑臉的態度給惹惱,怒火已經到了臨界點,乾脆掄起拳頭用力一揮,當場把齊洛恩擊倒到地上。

「碰!」齊洛恩因為衝擊力道太大往後跌,頭直接撞上地板,但因為鋪著毯子的關係,並沒有流血受傷。

他的嘴角不斷流血,連口腔裡的牙齦也都開始冒出滾滾鮮血,解釋了剛剛那憤怒的一拳帶給他多大的疼痛。

他從地板上坐起,朝一旁啐了一口殘留在口腔裡的鮮血,抬起頭,沒有笑容地望著邵莞歆。

「愛情不是遊戲更不是一場契約,你憑什麼這樣傷害別人?」邵莞歆的口氣很冰冷,眼神像是可以把齊洛恩刺穿似地。

「哼,」齊洛恩冷笑一聲,將頭別到何胤雪的方向。「明知是契約還陷入,能怪誰?是我蓄意傷害還是她們自願?這只不過是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罷了。」

邵莞歆因為他的話往後退一步,難過地看向何胤雪。

這就是何胤雪不讓邵莞歆知道她和齊洛恩交往的原因,是嗎?邵莞歆無助地看著何胤雪,但她只是抱歉地垂首。

「對不起。」她說,語氣裡有些膽怯,還有一點慚愧。

邵莞歆閉起眼睛,低下頭,沒多久後又睜開眼睛,看著齊洛恩。

「為了讓女人們為你著迷,你的技巧和功夫想必比全世界的細菌還要多。」邵莞歆眼神移到齊洛恩身上,他挑起一邊眉毛,笑了一下。

「所以妳現在是為了我所有的契約女方們出氣?」齊洛恩抬起頭看著邵莞歆。

「我只是要打醒你,讓你知道自己有多可悲!」邵莞歆大吼,接著又馬上補踹齊洛恩一腳,讓他好不容易坐直的身子又倒了下去。

他緊緊咬著自己的下唇,痛楚令他難以忍受,但他不會那麼輕易認輸。

「妳知道為什麼妳可以當上老大嗎?」齊洛恩依舊躺著,但是笑得更開心了。看在邵莞歆眼裡,簡直是病態。

「帶頭的老大通常都該是男生,但是我們帶種的男人有一個原則,就是不打女人。」他接著說。

邵莞歆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因為輕蔑。

「你的廢話還真多。如果你因為我是女生而不還手,那就是你們男生可悲的自尊在作祟,什麼帶種什麼原則通通都是狗屁。真的夠帶種現在就爬起來揍我啊!」邵莞歆冷冰冰地說著,一動也不動地站在那裡,等齊洛恩爬起來。

「對嘛!我們歆姐能當老大是有實力,不是別人讓她的,你的智商可以再低一點!」後面的人開始附和著邵莞歆,贊同的聲浪迎上齊洛恩,他皺起眉頭,掙扎著爬了起來。

「聽見了沒有?」邵莞歆冷冷地反詰。

「聽見了。」齊洛恩笑著,拍拍自己身上的襯衫和牛仔褲。

如果眼前這女人這麼難搞定,也許可以用一些手法軟化她才對。

齊洛恩仔細打量邵莞歆,卻意外地發現,只要定睛好好欣賞,她其實長得挺像某一個人的。

記憶浮現,他的胸口像是多了某個重物一樣壓得他難以呼吸。

但同一刻,他想到了一個絕佳的辦法。

他要讓邵莞歆成為最完美的替代品,成為另外一個女孩的影子。

他露出笑容。

邵莞歆雙手交叉放在胸前,瞪著他。

他現在還笑得出來,是嗎?

看來他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那就來試試看是他的骨頭硬,還是她的拳頭比較硬。

邵莞歆往前一步,正準備要給他一拳,但他卻突然開口了:

「喂,妳叫邵莞歆是吧?」齊洛恩沒半點害怕地正視著她。

「是又怎樣,不是又怎樣?」邵莞歆不以為然。「我可以給你時間叫人來,反正我會全數獨自解決。」

齊洛恩笑著搖搖頭,接著從口袋內拿出一張折得方方正正的紙,將它拆開,拿起筆簽上自己的名字。

「我不是那個意思,」他的笑意突然又更深了一點。

「妳口口聲聲說愛情不是一場契約,那麼妳敢不敢跟我賭一次?」齊洛恩唇線勾起,拿著他已經簽好名字的紙在邵莞歆眼前晃來晃去。

他突如其來的舉動使何胤雪感到萬分驚訝,即使虛弱,也死命地從沙發上站起,往邵莞歆的方向大喊著:「莞歆,不要簽!」

她當然是希望邵莞歆不要簽,誰會希望朋友和自己有著同樣難堪的下場?

但怒火中燒的邵莞歆聽得進去才有鬼。她若有所思地點了一下頭,又抬起頭看著齊洛恩。

「怎麼賭?」邵莞歆直盯著他。

齊洛恩微笑,「一個月。只要一個月內沒辦法讓妳喜歡上我,那麼我就算輸。」

原來這就是契約的鬼內容。邵莞歆點點頭,何胤雪無力地跌坐在沙發上。來不及了。

邵莞歆思考了一下,之後又接話,「如果我贏了,」她往何胤雪那兒看去,「你就得拿出真心和小雪交往;如果我輸了……」她把視線移回齊洛恩身上,眼神認真地像能夠看透他。「我,邵莞歆就任你處置!」

「沒問題。」齊洛恩得意地笑了,將筆、紙遞給邵莞歆,修長的食指指了一個空白處。「簽這兒就行了,簽完的一個小時以後開始生效。」他宣布著,因為計謀得逞而開心地別過頭去看向何胤雪。

果然,女人都是這麼笨的動物。他想著,只要有了契約,玩上這種愛情遊戲還有誰能比他更拿手?他要好好地整整邵莞歆,讓她在一個月之後像何胤雪一樣狼狽地跪下求他別走。

邵莞歆毫不猶豫地簽下,隨即放下筆,轉過身道:「好了,我們走。」

她走到沙發旁牽起何胤雪,接著帶著一票人離開包廂。

等到他們離開之後,齊洛恩開心地躺到沙發上,勾起一弧詭媚的笑。女人們緩緩走向他,臉上還帶著錯愕和不知所以。

「別害怕了寶貝們,」齊洛恩大笑,接著又說,「好玩的遊戲要開始了。」

他們一大群人走在街上,雖說氣勢仍令人害怕,但不知怎麼搞的就是一股沉悶,甚至可以說是死寂。

何胤雪自離開九龍子之後就面無表情,連句話都沒說。

這件事情使她受到很大的打擊,自尊心嚴重受創。不僅愛情失去了,還把自己搞得如此狼狽成為大家的笑柄。

她愛他,這無庸置疑;但為什麼他可以把過去他們之間所有的一切都丟掉,連一點痕跡也沒留下?為什麼他可以讓她深深覺得他們之間再也不是契約之間建立的單純關係了?她以為他們可以拋下那束縛真正在一起的,可是為什麼……

何胤雪痛苦地想著,假裝愛一個人,對齊洛恩而言真的是那麼容易的嗎?

她的眼淚不知不覺又滿溢了眼眶,紅腫的雙眼再度泛起淚水。邵莞歆別過頭看她,心裡頭像是有把刀在割她的肉。

何胤雪是陪著邵莞歆走過四年歲月的好姊妹,她們之間一路走來都沒有秘密,總是彼此互相依靠,但這次何胤雪卻因為齊洛恩的關係,而沒有告訴邵莞歆她和齊洛恩交往的事情。邵莞歆知道她之所以不願意吐露,是因為她早已愛上齊洛恩,她不願意讓邵莞歆阻止這段沒有結果的愛情。但是她這樣一味的付出,最後得到的卻是這些……

邵莞歆深深吸了一口氣,她的胸口現在也很鬱滯,尤其是又看見何胤雪的眼淚,她更不捨了。

她停下腳步,所有人也跟著她停下,除了何胤雪依舊無神地繼續往前走,完全沒注意到邵莞歆已經不再往前行。

「雪,夠了!」邵莞歆走向前攔住何胤雪,抓住她的肩,「妳何苦把自己弄成這樣?既然我出面了事情就一定會解決,妳放心,好嗎?」

何胤雪空洞的眼神看著邵莞歆痛苦的臉龐,平淡地開口:「妳才是呢,何苦呢……為什麼要賭氣簽約呢……妳明知這不好玩的……」

邵莞歆因為她的話而震懾了一下,緊抓著她雙肩的手突然顫抖。

「雪……我不會像妳這樣的,這契約痛苦的會是他不是我--」她說著,試圖控制自己的顫抖,卻被何胤雪打斷。

「每個簽契約的女人們都這樣說,她們都說自己絕對有把握不會陷入,最後卻都像我現在一樣……」何胤雪邊說邊垂下頭,眼淚終於無聲地逃離她的眼眶,自雙頰淌下。

「雪!請妳相信我!」邵莞歆劇烈地搖頭,「我不會的。」她伸手抹掉何胤雪臉上的淚痕,認真地看著她,誠懇地向她承諾。

她不希望看見何胤雪的眼淚,她會心疼她,會替她難過。

此時,她腦海中閃過齊洛恩的臉孔。

現在的何胤雪哭得多傷心,她就想讓齊洛恩死得多悽涼!

這種畜生,她怎麼可能愛上他?何胤雪肯定的語氣讓她氣餒了,難道她就這麼難以信任嗎?

何胤雪始終沒有反應,邵莞歆平靜地將視線移到身旁的一大群人。

她輕輕喚道,「你們先回去吧,今天辛苦了。」

其他人都點點頭,有的走到附近的店家裡頭閒晃,有的到附近牽自己的摩托車準備回家了。

等人群都散了之後,只剩下邵莞歆、何胤雪,還有因為擔心而留下的小紫以及白鯊。

「小雪姐……」白鯊低聲呼喚著,何胤雪依舊維持這樣動也不動的姿勢,即使聽到了白鯊的聲音也不願意抬起頭來看他一眼。

邵莞歆嘆了一口氣,接著鬆開自己抓住她肩膀的手,張開雙臂將她擁入懷中。

「雪,我相信妳一定可以走過來的,妳擁有完美的條件,妳身邊永遠有那麼多人陪著妳。所有人都相信妳做得到的,妳也要學著放過自己這一次。」邵莞歆平靜地說著,就在她話說完的下一秒,何胤雪的眼淚像潰堤似地氾濫,小巧的雙肩上下抖動著,抽抽噎噎的呼吸因為哭泣而不穩。

白鯊伸手想拍拍何胤雪的後背,但又不確定地看著邵莞歆,直到邵莞歆微笑點頭,他才將手輕輕地放在何胤雪的背上,像哄著孩子一樣地拍打著。

小紫一面看著他們一面拿起手機,接著飛快地低語,不久後便看見一輛銀色轎車從前面十字路口的紅綠燈轉彎,朝他們駛來,接著停在路邊。

何胤雪的呼吸漸漸平穩,不再哭泣,慢慢掙脫邵莞歆的懷抱,紅腫的雙眼認真地看著邵莞歆。

她的聲音平穩卻哽咽,她深深吸了一口氣之後才開口:「莞歆,請妳千萬要小心,我不是不願意相信妳,只是,他,他永遠不可預測。」

邵莞歆因為她的話倒抽一口氣,但馬上又給她一個安心的笑容。「妳放心吧,不是只有他是不可預測的。他又沒有讀心術,所以對他而言,我也不可預測。」

何胤雪點點頭,接著綻放了今天的第一個微笑,雖然看起來勉強,但也算是一種進步了。

「我想我該回家了,對吧?」何胤雪語氣平淡地說著,轉過頭看著那輛銀色轎車。

邵莞歆點點頭,看向小紫和白鯊,給了他們一個率性的笑容。

「小紫,謝了。」邵莞歆走過去拍拍小紫的肩膀,看來她剛剛注意到了小紫打電話的動作。

「沒什麼。」小紫點頭微笑,「讓我陪小雪姐回去吧。」

邵莞歆點點頭表示同意,接著認真地看著白鯊。白鯊的表情完全不容他人懷疑地,表露出對何胤雪強烈的保護欲。雖然有小紫在,何胤雪已經相當安全了,但他還是希望能夠親自陪她到家。

邵莞歆認真地打量著白鯊,接著做下決定,「你也陪她們回去吧,有個男生在總是比較好的。」

白鯊狂喜地不斷點頭,小紫見了他的反應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他到底是崇拜歆姐,還是仰慕小雪姐?

小紫別過頭,點了根菸叼到嘴上。她倒是覺得白鯊加入他們只不過是為了小雪姐罷了。

「有我在小雪姐很安全了。不管是對付誰都綽綽有餘。」小紫說著,語氣很冷酷。

「多一個人手比較好。不過今晚應該不會有幫派找雪的麻煩,因為齊洛恩的對象換人了。」邵莞歆說著,想起那些瘋狂的齊洛恩粉絲,忍不住搖頭。

那些女的靠著幫派勢力欺負齊洛恩每一次的契約女方,想起這點就讓她有夠不爽。

但是邵莞歆不知道何胤雪有沒有遭受這樣的挑釁過。她懷疑,既然大家都知道小雪是她最要好的朋友,還會有誰敢動小雪。更何況她總是讓她手下的幾個小夥子陪著何胤雪上下學,她不認為那些愚蠢的傢伙會有機會碰小雪一根汗毛。

小紫無奈地點點頭,接著走到那輛銀色轎車旁,替他們打開後座的車門。

「快走吧。」邵莞歆笑著對何胤雪說。何胤雪對她點了點頭,接著白鯊牽起她的手,往轎車的方向走去。

看著何胤雪他們一行人坐的銀色轎車開走之後,邵莞歆獨自走入一條小巷,卸下妝,放下頭髮。

還不忘把過大的黑色粗框眼鏡再戴上。

之後,她一個人緩緩走回家。在熙熙攘攘的街上,她更顯得嬌小。

「我回來了。」邵莞歆朝屋內喊道,老練地脫下鞋,接著在彎下腰的剎那看見一雙陌生的鞋子。

「媽,今天有客人哦?」她一面走進屋內,一面問道。

她媽媽今天可是很難得待在家裡,平常她總是得跟著爸爸到別的地方出差,待在家裡的機率比台灣下冰雹的機率還低。

裡面一個有力又充滿磁性的女聲傳了出來:「對啊,是妳同學要拿作業給妳。」

同學?邵莞歆站在玄關愣了一下,在腦海中將班上所有同學的面孔一一掃過。

唯一有可能的人是何胤雪,但是她現在正在回家的路上,更何況她家玄關只是多了一雙鞋,而非三雙。再者,那雙鞋很明顯是男鞋,所以所有的可能性都一一排除了。

到底會是誰?她再度思考了一次,想著社團裡認識的,但又一一排除那些人的可能性;最後把自己幫派裡面和她比較熟的再一一翻出來思考,卻也想不出任何一個可能會在這個時候拜訪她的人。

她索性停止思考,直接穿上室內拖鞋步上褐色木板的走道,慢慢走進客廳。

但當她終於踏入客廳時,映入眼簾的景象使她愣了好幾秒。

她冷冷地看著眼前坐在她家沙發上對她微笑的男孩,對於母親的存在完全忽略。

「謝謝。」充滿磁性的男聲說著,雖然是對邵母說話,但視線仍然停留在邵莞歆身上。

「啊,真是個有禮貌的孩子。」邵母開心地說著,她今天的心情異常地好。她轉過身子看著站在客廳門口的女兒,笑容滿面地繼續說話,「小歆啊,妳可要好好謝謝人家--」

「齊洛恩,你到底想做什麼?」邵莞歆的語氣如同眼神一樣冷如冰,狠狠地打斷邵母的話。

她繼續說著,眼神殘酷得像可以殺死人一般。「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