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粉色系契約【第一章】

下課鐘聲分秒不差地響起,講台上的老師仍孜孜不倦地抄寫著黑板,而台下已經有三分之二的學生早就陷入了昏睡狀態。

整個教室靜得只剩下粉筆劃上黑板的聲音,還有,打呼聲。

劃下了最後一筆,老師將粉筆輕輕放下,轉身望向台下的同學們,接著輕嘆了口長長的氣,無奈地搖頭。

頭上的光禿表面因為他的重重晃動而更加閃耀,燈打上去十分明顯,露出完全沒有假髮掩飾的標準地中海。似乎這就是中年男子的特徵之一。

「今天就上到這裡吧。」低沉的嗓音無奈地道出這句話,但這一句簡短的話竟有如解開魔法的咒語般,使台下原本昏昏沉沉的同學們立刻清醒,胡亂地將桌上的東西一把塞進書包,以迅雷不急掩耳的速度衝向社團教室。

唯獨一個坐在角落的女孩,黑亮而秀麗的長髮披肩,過大的粗框眼鏡遮住了半邊臉,仍無動於衷地將黑板上的重點一一抄下。但她的動作輕得像是沒有聲音,完全沒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即使她這樣的舉動使她成為這個團體裡最突兀的一個。

爾後她闔上課本,慢條斯理地將東西都收拾好,拎起書包走出教室。她全身的著裝彷彿告知人們,她就是一個標準的乖乖牌,所有該按照校規的服儀她通通照規矩來,身上看不出一點叛逆因子。

但她現在顯得跟其他同學不搭,叛逆地逆向而走,和所有人背道而馳,往人煙極少的方向走去。

下一節是社團時間,所以大家都往社團中心前進:熱音社、熱舞社、國樂社、籃球社……幾乎所有的社團都將活動地點安排在社團中心。那棟大樓大概有四層樓,每一層樓的空間也都很足夠,所以人潮多往那邊去,也是很正常的。但唯一不正常的就是她--她絲毫沒有前往社團教室的意思。

她的目的地是一間毫無人煙的女廁。現在是下午四點,這間廁所理所當然地沒有人--因為自從這所學校的女老大下過禁令之後,再也沒有人敢超過四點還到這裡來。除非那個人想挑戰自己心臟的極限,或者,想死。

女孩緩緩地走入廁所,大約五分鐘後便再度出來。

她慢條斯理地走向梳妝台,現在鏡中的她跟剛才在教室內的她完全判若兩人。

原本披散在肩上的直順長髮綁起了馬尾,幾綹紫色和粉紅摻雜其中顯得突兀;清秀的臉龐上了層清透粉底;拿下粗框眼鏡後大而有神的雙眸上有著長又翹的睫毛,眼皮上淡紫色眼影讓她更添了幾分姿色。

而她身上的制服也已經換下,現在身著的便服略顯潑辣。

此刻打扮狂野的她正是可文中學的女老大--邵莞歆,人稱歆姊。

邵莞歆慢慢走向廁所右側斑駁的圍牆,右手使力一擲,縱身一跳即翻牆而過。

她可是有著過人的身手,曾經一個人徒手把將近二十幾個堵她的混混全數解決,而身上卻只有一點些微的小傷。這是她打架這麼久以來最引以為傲的紀錄,她那一點小傷,也只不過是嘴角流了一點血罷了。那些沒種的混混圍堵一個落單的人還帶傢伙,她現在想起來還是替他們覺得很可悲。

邵莞歆越過牆後,她的眼前已經有一大票人,顯然已在此佇候多時。這些人大多奇裝異服,和他們的打扮比起來,邵莞歆的裝扮反倒顯得比較保守。邵莞歆拍拍身上的衣服,對於那牆壁上脫落的油漆表面顯得很不滿意。

真是該死的,弄髒了。她心想,皺起眉頭。

「歆姊,可以去『喬』了。」一個頭染金色的短髮女孩從人群中走出來,對著邵莞歆說道。她的褲子短得幾乎和沒穿沒兩樣。

「嗯,那個混帳現在在哪?」邵莞歆挑眉。她最喜歡的白色上衣被毀了,雖然痕跡只有一點點,但她還是有點小不爽。早知道就不穿白色的了。

女孩立即答道:「在九龍子。」風吹起她的短髮,讓人輕易就能看見,她的右耳戴了五個耳環,左邊則用銀色長鍊子勾著。

邵莞歆點點頭。看著他們,她思忖了一下,想著等等應該怎麼處理比較漂亮。

一個有著一頭棕色中長髮的男孩開口道:「歆姊,真的不用先告知小雪姊嗎?我們自作主張去幫她『喬』,不好吧?」

邵莞歆抓抓額前的瀏海,又點點頭。白鯊的顧慮是對的,但是小雪沒有那麼難搞定。難搞定的是那個紅毛的臭小子。

「白鯊,這點你不用擔心,雪那邊我會處理,」她將視線移回剛才的金髮女孩,又道,「小紫,妳帶阿杰他們去抄傢伙,等等到九龍子會合。」

女孩點點頭,隨即帶著一夥人往另一個方向走去。但是白鯊的神情依舊不安,他很擔心小雪,這種事情真的很難插手,就算是歆姊出面,也還是……

「白鯊。」邵莞歆喚了聲,白鯊的目光迎向她自信的臉龐。

「是,歆姐?」他點點頭。

「不用擔心。雖然你才剛加入我們這幫,對我的處理方式還不了解,但我希望你能相信我一次。」邵莞歆笑了,那是白鯊記憶裡所沒有的。在他加入這一幫之前的印象裡,他沒見過邵莞歆的笑容,卻看過她幹架時的那種氣魄,還有凶神惡煞的臉。

這也正是他加入他們的原因。他太崇拜她了。

「我很崇拜歆姐,我也沒有理由不相信歆姐。歆姐一定行的,白鯊我一定會盡我的全力為歆姐效勞!」白鯊笑了,心裡的不安頓時煙消雲散。他現在只想跟隨邵莞歆到每一個角落,能捨身為歆姐做事,就是要他死也甘願。

邵莞歆笑了笑,拍了他的頭一下。

「好了,我們也該走了!」邵莞歆轉過身,帶著剩下的夥伴們,往九龍子的方向前進。白鯊跟在邵莞歆的身旁,滿足地笑了。

下午五點的下班時間,街道上車水馬龍擠得水泄不通,忙碌、煩躁,和九龍子內的氣氛恰成對比。

九龍子內每個包廂的燈光都十分昏暗,七彩霓虹燈雖然炫麗卻照不亮整個房間。這樣的空間也許可以給人全然放鬆的感覺,卻也讓人沉溺,還有墮落。

在九龍子內的第八號包廂,正播著蔡依林的最新舞曲,幾個年輕女孩們又唱又跳,穿得火辣辣的,每個都賣命演出,只為博得沙發上的男孩一笑。

原聲和回聲不斷回盪在整個包廂,再加上音樂環繞的效果,讓這裡變得更加吵雜。桌上的雞尾酒剩下不到半瓶,幾乎都是那些女孩們喝的。即使那麼多女孩圍繞在這男孩身邊,拼命為他灌酒,他還是嚥不下半口,他一點也不想碰那些雞尾酒。他今天沒心情喝,不想喝就是不想喝,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事,不在乎那些女孩們多麼沮喪。

這唱唱跳跳似乎就好多了。男孩的臉上漾起微笑,這笑是他從踏進這間包廂的三個小時以來的第一個微笑。那些女孩們為了討好他,費盡苦心,終於博得他一笑。好像只要他這麼一笑,她們所有的付出就值得了似的。

搖滾的音樂結束,其中一個留著長髮的俏麗女孩走到男孩身旁坐下。

男孩有著一頭紅色的中短髮、內雙的眼皮、過長的睫毛、濃濃的眉、不算塌但也非挺的鼻子,搭配180的完美身高、纖細的身形,以及一種王子般的高貴氣息。

這樣的長相和氣質,讓他在情場上很吃香,向來只有他甩掉別人的份,而不是別人甩了他。

女孩露出一抹嫣然的笑,絲毫不害臊地鑽進男孩的臂彎裡。「小恩,人家唱得好不好聽?」

男孩微笑,撫弄著女孩長長的捲髮,「好聽極了,真是天籟之音。」

女孩臉上流露出一抹淡淡的紅,「那……給我獎勵。」

男孩愣了一下,接著詭異地一笑,「那麼我親一個當作獎勵。」

女孩的臉上更添了幾分紅,往男孩的胸口輕捶一下,開口道:「吼,討厭!」話雖這麼說,女孩的臉上卻有掩不住的開心。

男孩的臉上依舊帶著笑容,一種足以迷倒現場所有女人的笑容。抿著嘴唇,嘴角隱約地上揚十五度的神秘微笑,讓所有女孩為他瘋狂。

突然,門「卡咿」一聲地被緩緩打開,一顆頭小心翼翼地從門縫探出來。

接著,那個人慢慢走進包廂,卻膽怯得連呼吸都不敢太大聲。

這一位突然造訪的不速之客出落得十分完美,一頭秀麗的黑色捲髮幾乎及腰,在這燈光昏暗的地方也能看見她美麗的臉龐,灰色的雙眸非常有神,大大的眼睛小心翼翼地掃視四周,貼身的洋裝剛好表現出她削肩細腰的完美比例。

這位羞怯的美人正是邵莞歆一夥人口中所稱的小雪。

但當她眼神望向紅髮男孩時,她愣住了。他的身旁圍著四、五個美艷的女子,他的懷裡甚至還擁著另外一位。男孩和他懷中的可人兒正開心地嬉鬧著,男孩作勢要俯下頭親吻她,但女孩也故意退縮不讓他如願。

真是完美的諷刺。小雪的左邊胸口像是突然被掏空了一樣地空洞、難以忍受,雙眼彷彿被扎了一下地疼痛,自然地充滿了眼淚。此刻的酸楚已經讓人無法承受。

但是男孩似乎沒有停手的意思。他明白她會來,但他根本無所謂--事實上,這幕景象被她看見了才是最好不過的事。這才是真正的他,這才是他平常真正在過的生活,所有她以前看見的他,全都只是假裝出來的。

為了什麼呢?為了契約。為了贏。

小雪掙扎地緊握著雙手,輕輕喚道:「洛恩。」

她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她這次來到這裡只有唯一一個目的。儘管那可能會讓她受傷,她也無所謂。她要放手一搏,因為她清楚地知道,這一次,她是真的愛上一個人了,而那個人就是現在在她眼前左擁右抱,不在乎別人眼光的他。

她要賭一次,賭上她的自尊,只為了這一份早已得不到的愛情。

「嗯?」男孩聽見聲音後偏過頭去,看見了站在門口楚楚可憐的小雪。

他本來不打算理會她的,但他很好奇她會是怎麼樣的一個表情--但這讓他失望了,她就跟一般的女孩沒兩樣。一臉的委屈,一臉的無辜,一臉的軟弱。

什麼嘛,他還以為校花的結束方式會不一樣呢。原來還是同樣打算苦苦哀求他留下啊。

他看穿了小雪的心思,不耐地皺起眉頭。

「喔,是妳啊,何胤雪。」他接著輕蔑地笑了一下,很諷刺。

何胤雪顫抖著握緊雙拳,對於他改口叫她全名,而不是親暱的小名這一點,並不感到驚訝。她早就料到了,他們之間的關係是仰賴契約約束的,契約失去效力之後,他根本沒有理由繼續偽裝。

所以,他們之間只有她當成寶的那些美好記憶,也都只是不堪一擊的假象,那些承諾通通都是謊言。

通通都是狗屁。對男孩而言,就都只是狗屁。

「齊洛恩,我有話要跟你說。」何胤雪的聲音也在顫抖,因為她害怕。她這次真的要掏出自己的真心獻給齊洛恩了,只怕被拒絕。

她更怕那顆真心被他殘忍地撕扯。

「有什麼事直接說就好了。她們不會說出去的。」齊洛恩諷刺地冷笑,他早已料到何胤雪會說些什麼。那些挽留他的台詞在每個女孩身上全都一樣,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何胤雪畏縮了一下,對於多了好幾個旁觀者感到相當不自在。她同時也害怕,這些女孩們會用力地嘲笑她,責備她,挖苦她,讓她難堪甚至生不如死……

想到這裡就讓她恐懼。她真的要親手把自己的自尊心毀了,只為了眼前這個男人……

她真的真的不管了。這是最後一次。

「齊洛恩!你聽好,我想要正式和你在一起!」她用力地大聲喊著,聲音反覆回盪在整個包廂,重複強調著她聲音中的嘶啞、她的決心、她的顫抖。

隨後是所有人放肆的笑聲,既刺耳又淒厲,不斷踐踏著她的自尊心,撕扯她早已傷痕累累的心。女孩們高亢的音調和齊洛恩低沉的嗓音,無情地穿插成一首諷刺的樂曲。

一陣無力感湧上何胤雪心頭。她感到羞辱,想轉身逃離這個傷害她的地方,但她卻沒有力氣逃開了。她什麼都捨棄了,為了他,任何東西她都可以不要,她甚至把自己的心捧在手中要交給他--但他卻把它看得一文不值,毫不考慮地直接把它捏碎成粉末。

很明顯地,除了何胤雪以外,其他人都享受於這場對話之中,尤其是齊洛恩笑得最狂妄。這種話他已經聽過不下上百次,但從校花口中說出來又更是令他痛快,他無法克制自己的笑聲。他太得意了,這種反應簡直到了病態的程度。

「妳可輸得真徹底,何胤雪。簽字吧,契約結束。」他語帶笑意地說著,從沙發上站起,將一張紙和一支藍筆從NIKE包中拿起,緩緩走向何胤雪。

「我不要!」何胤雪吼道,眼眶泛著淚水,在齊洛恩停在她眼前之後,她伸出手用力扯著他的衣角。「你是愛我的,你是真心的。你說啊!洛恩,說你是愛我的……」

「堂堂一個可文中學的校花,何必要把自己弄得這麼難堪?乾脆一點簽字就算了,幹麻還要死纏爛打?」方才被齊洛恩擁在懷中的女孩突然插嘴,音調非常高亢,看著何胤雪的表情就像是在看一隻討人厭的蒼蠅一樣。

何胤雪的手仍然顫抖著,卻不願意鬆開扯住齊洛恩衣角的雙手。眼看她的淚水即將潰堤,齊洛恩又勾起一弧輕蔑又諷刺的微笑。

這就是校花?原來也不過如此。齊洛恩已經完全失去對她的興趣了,現在他只想快點甩掉這個煩人的女人。美貌是全校第一又怎麼樣?想要美女隨便找都有,他可是齊洛恩,他才不缺女人--事實上,他根本連找都不用找。一卡車的女人隨時等著機會倒貼他,他只需要坐著等就好了,那些女人們都會自動找上門來,甚至就像眼前這些女人,賣命演出只為博得他一笑。

齊洛恩無奈地嘆了口氣,這女人終究讓他失望了。「聽見了沒有?校、花,妳可以簽字離開了。」

何胤雪的淚水終於忍不住,猶如被剪斷的珍珠項鍊般直墜落。所有的言語都太傷了,齊洛恩的表情更是令她心碎,一切都完了、都沒了,沒有愛情了,沒有自尊了,齊洛恩把她的一切都毀了……

何胤雪雙腿一軟跪了下去,低垂著頭大哭,雙手往下扯著齊洛恩的襯衫底部,因為哭泣而顫抖。

齊洛恩仍舊帶著笑容看她,即使已經看不見她哭泣的臉。女人最不迷人的地方就是哭得死去活來死纏爛打,說什麼也不肯放棄,只要能挽留住她們心中的男人,連自我都不在乎了。真是可笑,齊洛恩撇撇嘴,覺得可悲。

但在齊洛恩這麼想的下一秒鐘,包廂的門毫無預警地被一腳用力踹開,敞開九十度直接撞上牆壁,包廂內除了何胤雪以外,所有人的目光都驚訝地投向門口。

映入他們眼簾的是一個嬌小、綁著馬尾,穿著潑辣的女子,以及她身後的一大群人。   當她抬起她冰冷的臉龐時,剛才和齊洛恩一起嘲笑何胤雪的女人們全都害怕得臉色發白,顫抖著跌坐到地板上。

齊洛恩瞪大了雙眼,包廂內突然安靜得只剩何胤雪的啜泣聲,邵莞歆站在門口心疼地看了一眼何胤雪,又把眼神移到齊洛恩身上,心疼的眼神馬上就被憤怒給取代。

她將手邊的球棒用力地砸向女人們所在的沙發,她們尖叫著逃開,隨之邵莞歆憤怒地朝齊洛恩大吼:

「去你的,混帳東西你算老幾!」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