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稿倒數衝刺。30萬首獎與出版機會只差一哩路。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刀劍亂舞/慈傳衍伸短篇]橡果

*無cp,日常向

*舞台劇慈傳衍伸同人短篇,時間點設定在國廣出發去修行後的那年冬天

*有部分自主設定

*本來是想以情人節為主題,雖然情人節已經過了但還是想寫一些和「情」有關的題材

*有些回想裡的舞台劇台詞是靠著記憶寫的,如果有錯請見諒qq

*可以接受的↓

-------

又下雪了。

山姥切長義打開障子,不禁打了個哆嗦。春天的臉色很多變,明明前幾天才剛剛回暖而已。

人類還真是辛苦啊,每到冬天就冷的這麼不舒服。一邊搓揉著自己冰冷的雙手,他吐出一口氣。

溫暖的氣息滲透在空氣中,形成了一縷白霧,緩慢往上漂升。

在這個本丸顯現之後才待了不到幾個月,山姥切長義還未說的上是習慣這裡的生活。雖然南泉一文字幾乎像某個兒童向動畫裡的藍色機器貓,每當他遇到困難就會極力為他解決,說是自己終於有後輩了。

「啊,長義君,早上好啊,這麼早起啊?」

走廊傳來腳步聲,燭台切光忠端著盥洗用品,看起來剛從澡堂回來。

這個房間裡最早起的刀,除了燭台切光忠和大般若長光這兩振之外,就是新來的他了。

「嗯,習慣了。」他回覆道。

聽到他這麼說,燭台切的眼神裡流露出了一絲關懷。「既然來到了這個本丸,那你可以放鬆一點過沒關係的。」

話是這麼說,但對於一早起床不是處理公文、也不是去和時之政府高官開會的生活,對他來說還是有些放鬆的過頭了。

所以他總會比其他的刀劍男士早起幾個小時,剛開始是自行探索本丸,久了之後,一些早起工作的刀看到他總會親切的打招呼,他也偶爾會去幫忙一些他做的來的工作。

回過神來,自己離初來乍到時惹出的那場風波,已經愈來愈遠。

『曾幾何時今日發生的事,也能成為茶餘飯後閒聊的話題吧。』

他想起鶯丸當時的話語,嘴角不禁勾起微笑。

這裡已經慢慢的接納了他。不管是當時對他沒有好感的、或是袒護著他的刀,今日在他身邊都同樣是一起戰鬥的好夥伴。

山姥切國廣出門之後,近侍一直是由壓切長谷部和陸奧守吉行輪著做。主人給了他一段適應的時間,一直沒有派給他太困難的任務。

那傢伙回來之後,會用什麼眼神看待我呢。

很奇異的,此時此刻的長義心中居然會湧現這種想法。

他作為本作山姥切,原本根本就不需要在乎區區一把仿刀是怎麼看自己的。他的仿作全天下連名都沒留下的多得是,但是偏偏就有一把散發出了幾乎要蓋過自己的光芒。

……國廣。

長義伸出手,輕輕放在自己的左胸口上。

很奇怪,有東西在鼓動。一種感覺炙熱又澎湃的,名為情緒的東西。自己居然是期待著那把仿刀的歸來。

鶯丸曾經問過他。

『你知道山姥切國廣為什麼那麼強大嗎?』

『……因為三日月宗近。』

『是的。他已經不想再失去身邊的任何人,所以他變強,強大到足以保護一切。』

真傻。

或許有一瞬間,當時的山姥切長義是這麼想的。

做為一把刀,我們只有為主人戰鬥的份。「不想失去」?哪來的奢侈想法?

但是在這裡生活了一段日子之後,他逐漸明白了。

因為每天早上起床,能聽見燭台切、大般若以及其他刀劍對自己道早,是多麼溫暖的一件事。

起床梳洗完畢後,看到剛睡醒的殺貓君跌跌撞撞的跑到浴室說今天也要來當自己的前輩,是多麼有趣的一件事。

走在本丸廊下的時候,能聞到空氣中飄來歌仙兼定洗好的衣服傳來陣陣淡香,是多麼舒服的一件事。

下午和其他刀一起坐在走廊上,一邊吃著燭台切做的點心、一邊看著短刀彼此玩耍嬉戲,還能聽見樹梢間綠繡眼在唱歌,是多麼悠閒的一件事。

忙完一天的工作,所有刀聚集在飯廳裡,享受著當番的刀劍男士煮出來的料理,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

吃完晚飯、盥洗完畢之後,躺在被窩裡想著今天的事和明天的事、聽著庭院的蟲鳴逐漸進入夢鄉,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

還有……

有把和自己有關係的刀,在未來的某一天即將修行歸來,是多麼讓人期待的一件事。

期待著對方到底會有怎麼樣的成長,也期待著對方會怎麼看待成長後的他。

『我們是刀,持刀相談吧。』

那一天、那場根本沒什麼意義的比試中,國廣是對他這麼說的。

在對方說出那句話的時候,長義與他湖水綠的眼睛對上了。

那雙眼睛,並不是在看著面前的自己。

而是越過了層層悲傷、越過了好多好多回憶……在看著一個縹緲的背影。

三日月宗近。

勝負早在那時候就分出來了。

再怎麼懊悔、再怎麼不甘心,他還是徹徹底底的輸給了自己的仿品。

國廣很強大。之所以強大,是因為他在揮刀時展現的不僅僅是單純的劍術,而是包含了想要保護心愛之物的決心。

那本是不屬於他們的東西。是他們做為附喪神顯現之後、才硬是被加諸在身上的感情。

我又怎麼會比得上呢。

嘲弄的嘆了口氣,長義看著一隻喜鵲跳到他面前的梅花樹枝幹上,歪歪頭看著他。

在跟我要食物嗎。他不禁輕笑出聲。野生動物在這本丸待久了不僅被養的肥滋滋,連野性都要沒了。

我看我也去拿點吐司麵包出來吧。

就在這時,他左邊的走廊轉角突然傳來了撞擊聲。驚訝的回頭後,他看見藤四郎家那個白髮的孩子跌在地上,手上的東西散落一地。

「你還好吧,五虎退?」連忙上前把人扶起來,長義有點著急的問道。「走路要小心啊,東西都掉了……」

他看到了掉在地上的東西,準備伸出去撿取的手因此頓了一下。

那是一個小小的束口袋。

長義在幾個月前也看過這個束口袋。白與深藍的配色,上面有著一期一振的刀紋。

這是藤四郎家長兄給自家弟弟的東西。而在這個袋子裡,裝了……

「謝謝您,長義先生。」此時五虎退已經站了起來。由於束口袋綁得好好的,裡頭的東西也沒有掉出來撒的到處都是。

「來,這個是要給您的。」只見五虎退打開了袋子,從裡面取出一顆橡果。

「……給我?」長義愣了愣。短刀用力的點頭。

摸了摸手上的橡果,他有些困惑。

他並沒有和三日月宗近有過任何接觸,或者是共同的回憶。以他看來,這種東西還是給和那把刀有關係的刀劍男士……

「這是山姥切國廣先生寄回來的第一封信裡面放的,好像是在修行路上撿的,說要給您。」

五虎退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

……那傢伙,已經寄信回來了啊。

修行的話,會去哪些地方?雖然是仿品,但是說到底還是獨立的個體,應該有不少回憶可以去追溯吧……

由物品娓娓道來,謂之物語。

風起,吹過樹間、花草與地面。長義捏了捏手裡的橡果。

「我知道了。謝謝你,五虎退。」他露出一個很淺、卻是打從心底的微笑。

短刀看著他,也綻開了笑容。

END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