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特別收錄:《Senses》(文/六月)

——I   ran   away   for   some   time,   to   the   universe   of   senses.

——有時候我會逃跑,逃離到那名為「感官」的世界。

《203   side》

對於李恩澈——我更願意稱呼她為親愛的——總懷著一種難以描述的情感。

當然,這種情感不如那些無聊俗套的愛情小說一樣,我本人對於她並無抱有這種如此孤高純粹的愛情,且日後也大概不會產生。

這個女孩,該怎樣說呢,活潑、可愛、天真、大膽、單純……一切與普通青春少女扯得上關係的形容詞都能和親愛的畫上等號,她就是如此的純潔,像白紙一樣。於他來說,若要敘述他們二人的相遇的話,就好比如天使下凡人間,那乾淨的笑靨與後背無形的白色翅膀陪著暖陽的光芒温柔地灑在他(也包含著考試院)身上。

只是純白也終究敵不過如泥濘般的黑暗,考試院是不需要救贖的,殺人犯也如是。這小小的光束不但成不了他們心底裏那片天空的太陽,還要被黑夜染黑,逐點逐點的,逐寸逐寸的,緩緩陷於漆黑的沼澤,而他——則是成為了那個將她那雙美麗的羽翼親手撕下來的惡魔,讓她墮落為無翼的墮天使。

每次親愛的看著我的時候,雖然臉上總是笑著,但我知道,我那雙黑得猶如深淵般的大眼睛也知道,和我一樣的澄澈黑瞳裏是深深隱藏著對我(確切地說,是毫不打算悔改的殺人犯)的恐懼,她親近我的同時也總是帶著微不可察的顫抖。

你問我會否失望嗎?不不不,當然不會,我甚至是抱著好感的——沒錯,如同孩童遇上了新玩具的感覺那樣,驚喜又小心翼翼的放在掌心上,期待它(她)給予自己的趣味性,亦生怕自己丁點過份的舉動都會弄壞它(她)。

無法抗拒本能的恐懼,卻又努力地一點一點接近著我,顫巍巍地伸出小小的手攀抓住我的前臂,仰起泛著淚水的臉直視著我那嵌在眼窩裏的深淵、以及臉上掛著詭異而驚悚的弧度的笑容,壓抑著溢到唇邊的啜泣,帶著哭腔地喚出一聲——

「大叔……」

她的矛盾與掙扎的美姿,總是深深地吸引著我,讓我的內心總是不自覺地欣賞讚揚起來。陷深點吧,陷深點吧,但也不能陷得太深,這樣就失去趣味性了,你必須掙扎,如蝴蝶破繭般拼命地掙脫我的枷鎖,掙脫考試院的黑暗。

「親愛的,呼喚我的名字吧。」

指節稍稍收緊,看著身下人窒息感而猛然睜大眼睛,發出一聲像小動物瀕死時的悲鳴,我驟然鬆開雙手的所有力度,伏下身在她耳旁吐出這句輕柔纏綿的話。

「……徐……」

她在喘息著,而我在耐心地等待著。

「徐、徐文祖……」

——當她用著她那軟軟脆弱的嗓音說出我的全名時,心底裏的慾望驀然竄升得像岩漿噴發一樣,激得我渾身顫慄,身心都被難以言狀的愉悅感所支配。我低聲地笑了出來,如同憐憫一般用拇指腹輕輕地拭走了身下人臉上那些掛在泛紅眼框上的眼淚。

「親愛的,我在。」

我用著前所未有的溫柔跟她耳語,片刻開始虔誠地在她身體上落下一個又一個痕跡。仔細的,不近不慢的,猶如品嚐著一道最符合自己口味的佳餚。

——那麼,回到最初的問題上,這種情感到底是甚麼呢?

……很抱歉,這一刻的我還是了解得不夠透切。不過若要用一句話來形容此時此刻的話,那大概是——能勾起他蟄伏在內心最深處慾望的「可玩性食物」吧。

-

《李恩澈   side》

在床笫之間,大叔會脫下在外面時臉上掛著的所有面具。

他將不再優雅、淡然、和嘴角噙著那道完美又詭異的微笑。他會露出殺人犯的執念、露出殺人犯的陰翳溫柔以及殺人犯的美感。

他總是喜歡將手指放在我的脖上,並以逐漸勒緊的速度欣賞著我臉上的痛苦與掙扎,上揚的眉宣洩著他的愉快——那是他的美感。

親愛的,呼喚我的名字吧。在我快承受不了的時候,他便會施捨般鬆開我的喉嚨,湊到我耳邊用低沉的聲音下達命令——那是他的執念。

重獲新鮮空氣的我不停地喘息著,指尖撫上了脖子上的勒痕,熱源沿著紅痕開始擴散至全身。垂下的眼睫掛著透明的水珠柔柔地往上揚,將還有點眩暈的目光對上了他的臉頰。他雖笑著,但那雙深淵的黑目在冰冷地看著我,在等待我服從他的命令,在審判我此刻的價值。

……徐……徐文祖……我近乎用盡畢生的力氣般叫出他的名字。

然後,他笑了,笑起來的時候連無神的黑瞳也亮了起來,他用指腹抹去了我臉上的淚水,獎賞般吻了一下我的眼簾,無聲地說——乖孩子。

接著他開始在我身下留下一處又一處曖昧的痕跡:紅點的,咬痕的,勒痕的;吸吮的,舔舐的,咬噬的;粗暴的,溫柔的,惡趣味的——那是他的溫柔。畸形又陰鬱的溫柔,只有我才能感受到的溫柔。

深淵有溫度嗎?——有的,但僅在床上的歡愉之間。它將會變得熾熱,熾熱得嚇人,旋渦裏蘊含著的情慾躁熱與潮紅會把人吸引牽扯進去。

我在呻吟著,失聲叫著,嗚咽著,無能地接受他的「拆食落腹」,彷如一道佳餚一樣。

——食欲與色欲的距離是多少?是正數嗎?是零嗎?還是說,是負數呢?

很抱歉,我回答不上了你……因為我已經被「深淵」扯進去名為「感官」的世界了——它將支配著我,強制我忘記一切的恐懼,直至到這場性事的完結。

End.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