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荒原外傳。明月篇(七、李清清)

荒原外傳。明月篇(七、李清清)

每到逢年過節時,李清清都會趁機梳理一遍手機裡的LINE好友。

尤其是這兩年出社會工作之後,過節時分,就用貼圖來祝賀大家,順便試探一下,哪個朋友已讀不回、哪個朋友已經悄悄將她抹去___完全不讀了。

這次的中秋節,她又把手機裡的「朋友」問候了一遍,有些人早已經印象模糊,但是為了不得罪人,她還是發了問候貼圖過去。不主動刪掉好友,是她的處世原則,一個名字而已,存在手機裡礙不到什麼;但是,萬一哪天真的用得上呢?

就像現在,一個貼圖而已,動動手指多發一下,也費不了多少精神力氣;但是,維持這這份若有似無的聯繫,感覺上自己多了個或許在必要時可以求幫助的靠山。

是的,靠山。

說到「靠山」,她聯想到那個可愛的塑膠模型小猴子,白頭紅爪子、自稱「朱厭象」的神獸。雖然後來看到化身為高大帥氣龐克青年的朱厭象,但是在她的心目中,「朱厭象」還是那個十公分高、愛吃翡翠、會飛天遁地有法力的小傢伙。

如果不是朱厭象幫忙,她可能現在還得到處找工作,當個流浪的打工人呢!

跟朱厭象認識,實在是拜蝦皮的直播之賜,可惜過不到兩年時間,那個「玉件鳳姐」直播間也消失無蹤了。此後李清清養成了逛翡翠直播的習慣,雖然偶爾也會看到讓她心動、價格在她能負擔範圍內的物件,但是總沒有下手去買。她在等,等某一天,又能看見那顆青青白白、打燈不透、像大理石似的玉蛋。

一切都好像夢一場。

但是,還留在抽屜裡的一小包翡翠花片,在在提醒她,曾經跟著朱厭象經歷的幾樁神奇事件,那不是夢,而且是一般人會大呼神奇的經歷。

李清清曾經陪著張董和王經理到上海出差,見識到「荒原神獸」的神奇法力。那次出差,最後遇到的難題,還是靠子元在一支錄音筆上面動了手腳,那支錄音筆竟然能夠錄下說話人的心聲,也由此而打破僵局,順利完成任務。

在此之前,朱厭象他們好像還幫她解決過一個麻煩,只是當時受醉酒之苦的李清清並不清醒,也說不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或是有什麼事來不及發生?只在心裡有個聲音跟她反覆說:「若不是朱厭象,這次出差就會出事了。」

發完問候訊息,收起聯翩浮想的思緒,李清清整好衣裝、拿著大包小包的禮盒,準備「回家」。

李清清的「老家」在板橋一處舊社區的五樓公寓,那是她爸媽辛苦一輩子的積蓄。

李家兩老,身為早期的「北漂族」,四十年前落腳台北板橋。老倆口勤奮工作一輩子,最值得驕傲的成就,便是這戶四十六坪的兩戶打通五樓公寓房子,以及養大李清清兄弟姊妹七人。

早年的工地勞動,嚴重折損兩老的健康,以至於年剛過六十五,便顯得老態龍鍾而且全身是病,再也無法從事體力勞動的活兒。

從小,排行第五的李清清,就知道自己往後是沒有依靠的。眼看著家裡食指浩繁、一直到上了國中還在跟兄弟姊妹們擠大通鋪的居所,每每為了開學註冊費而吵架的父母親;李清清從小就知道,長大了必須靠自己。

所以,從十八歲以後,她便沒有跟家裡拿過錢,大學學歷也是靠自己半工半讀、申請學貸完成的。等到成年以後,她迫不急待地搬出去,情願租住在頂樓鐵皮搭建的簡陋「雅房」裡,也不願意再回家跟兄弟姊妹們擠大通鋪。

現在,七個兄弟姊妹已經離巢了六個,剩下大哥,結了婚在家裡照顧兩老,平日裡顯得空曠的四十六坪老公寓,只在逢年過節才會迎回一屋子的擁擠與喧鬧。

今天是中秋節,李清清該回家了。

老四和老六從台東趕回來,遙遠的路程讓他們提前一天回台北,卻很有默契的選擇住在商務旅店裡,中秋節當天才出現;李清清算是近的,尤其現在多了捷運,她當然是掐準了時間回去。

如今的「回家」,只是作客,算好了時間進門、算準了時機撤。

今年,又是一個團圓給爸媽點名的中秋,滿手禮物的李清清受到大嫂熱情接待;回雲林「老」老家務農的老三,送上一袋自種蔬果時,大嫂的熱情瞬間降下來,氣氛一度尷尬。

好不容易拗到吃過了、在月亮出現前、便結束的晚餐,老爸爸已經開始對電視打盹,李清清慌忙告辭。她看的出,這開了第一槍的告辭聲,讓大嫂鬆了一口氣。

裝作公司事忙、還有額外任務要加班的模樣,她快步走出舊公寓的勢力範圍,轉過小巷,眼前大街豁然開朗,一幢幢高大貴氣的大樓赫然出現在眼前。每次從老家出來,她都有一瞬間走過四十年的錯覺;雖然,她還不到三十歲。

不愧是中秋,今天的月色太美,大樓底端閃爍的霓虹招牌與雅緻路燈都相形失色。天地間蒙上一層光暈的紗,月亮像是主導天地運轉到神秘世界的樞紐,而那些路燈成了廉價的水晶裝飾。

看著這景象,李清清不由得放緩腳步,在大樓底下的小花圃中坐著。

「那個……李小姐是吧?」一個溫和的聲音響起,站在眼前的,是一個長相溫和、舉止溫和、聲音溫和,感覺自帶悠然的青年:「好久不見,妳是朱厭象的朋友,曾經在象山捷運站裡跟我買彩券的那一位。」

霎那間,李清清從記憶的角落翻出一幕來:那是個頭戴棒球帽、衣著休閒隨意的一個年輕人,她從他手上買過三張彩券,神奇的都中了三獎或四獎。

她的思緒呈現了這一幕、眼中從狐疑到清明,防備心整個放下,李清清熱誠地站起來問候道:「您好您好,您是……盛先生?」

「嗯。謝謝妳,還記得跟我說中秋節快樂。」說著,旋龜盛亮出手機螢幕,一個可愛的貼圖在李清清名字下閃耀。

「好久不見,您還沒刪掉我的LINE帳號,真感動。」李清清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她想到白天裡發訊息的時候,對著這個「盛」有過三秒遲疑,不知道要不要發問候,想不到晚間就巧遇了。

「妳也沒刪掉我的帳號啊,可見我們還是有緣的。」旋龜盛這話說的,沒毛病,但是太像把妹老梗啦!

「那個……妳應該沒有被朱厭象那傢伙抹去記憶,妳還記得荒原神獸,對不對?」旋龜盛開口說道。

「你怎麼知……你也是荒原神獸,對吧?」李清清突然省悟過來,興致提高了,她充滿希望的問:「我可以知道,你是哪種神獸嗎?」

「旋龜盛。」伸出右手,鄭重的握了握手,重新自我介紹道:「妳好,我是旋龜,單名『盛』,在人間別名『盛算』。」

「你好,我是人類,名叫李清清……我可以跟你請教荒原神獸的事嗎?」

大概是月色太美。原本情緒低落的小女生,現在眼神又太過晶亮;旋龜盛莫名其妙的答應了:「好啊,妳想知道什麼?」

於是,人們看見在中秋月色下,又一對「情侶」在街上漫步,低低私語的「情話」一直沒停。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