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不受控女王又來了!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改變

我常常在自己行動的軌跡裡去尋找自己,做過的每個選擇、愛過的每個人跟我工作的態度。我曾深深相信自己明白自己要的是甚麼,但日子一長,什麼事情都變了,有時我們把變看成是一種認識自己的過程。

第一次發現自己變了,在我高中三年級,即將畢業的那時候。

那時有個愛我的男友,他家富裕,父母幸福。他送過我名牌衣服、鞋子,帶我去我沒去過的地方,幫我做便當,我永遠記得那鹹甜鹹甜、帶有高湯滋味的玉子燒。他愛我的心軟,愛我不經世事與單純,他渴望自己完全擁有我。

他是我的初戀,在我不懂愛時,我認為我愛他。在他的疼愛下,我們過了半年多的幸福時光,而改變我的,是那一次與他校聯校一起前去北京攝影訓練的旅遊。

我認識了一群人,聽了他們的故事,想著世界還有許多我尚未了解的事情。於是,我們到了當地的酒吧,我看見了除當時男友以外的其他成年男性,那費洛蒙散發在場所各個角落,我的心悸動之遲遲無法自己,終於,在我第一次見識到這世界的其中一個樣貌時,我內心的慾望被挖掘。

回台灣後,我看著他的眼神始終是變了。他一樣愛我、關心我,而我開始覺得厭煩,這一段感情,我擁有的太多,多到自覺無以回報,我看見他時常感覺罪惡,感覺內心的自己是醜陋的。

在那之後,因緣際會下我認識了一個大學生。在此簡稱Y。

Y先生集渣男特質於一生,只可惜當時的我並不了解,他浪漫,總讓我感覺憂鬱,我們吃過幾次宵夜,吸收的不是豆漿油條,而是從他嘴裡說出的悲愴故事,我心疼他,想擁抱他。與此同時,跟男友的狀況愈發差勁,在我終於發現自己或許愛上了Y後,我便決定要與男友分手。

男友不是傻子,當然知道我心中在想什麼,愛情中的第六感無論男女都是準的,他感覺自己被我背叛,卻仍想將我挽回,清冷的夜晚,他從信義區搭車來到了陽明山,走進我的房裡,抓緊我的手,求我給他一次機會。

當時的我,一心只想著探索世界其他面貌,對於他的求,始終沒有答應。現在看來,自己真是殘忍至極。

在那之後,初戀男友經歷了很長一段療傷的過程,因為曾是班對,所以我盡量對他不聞不問,我知道出問題的人是自己,但其實不願面對。至於Y先生,在我與男友結束後,我也親手斷了與他的聯繫,從此沒見過他。

自跟他分手至高中畢業前,我一直都處於精神緊張的狀態,旁人看我的眼光令我感覺痛苦,看著初戀男友已經離開那段痛苦日子、交下一任女友時,我更加痛苦,好像明明想探索,止步不前的卻是我自己。

於是我有些墮落的談了幾段感情,試圖麻痺那孤獨的心情。

我在交友軟體上認識了一個真摯的男孩,我們順理成章在一起,儘管嘴說愛,但我們心裡明白對方只是彼此用來止寂寞的工具罷了,因此,這段感情三個月便結束。

升上大學後,時間開始漸漸變多,不再被綁在學校一整天,我有了更多探索的時間,我去夜店、去酒吧,用盡一切方式認識不同的男生,享受那僅一宿的歡愉,在那之中,我曾被騙過,甚至將自己的初夜交了出去,不過如今我仍認為那值得。

我過了半個學期的糜爛生活,然後,我認識了他,他是我第二個改變的契機。

第一次見他時,是在開學那日。當時的他邋遢的令人作嘔。長髮及間,鬍子看起來已經好幾個月沒有刮過了,墨色格紋襯衫以及長褲,配上那俗的不行的跑步鞋。

當時我放蕩,寧願處處留情,也不願無人愛我,因此我製造了許多他與我的肢體接觸,期間,當然同時過著夜生活,我一開始對他不以為意,可漸漸,我發現他的目光常常停留在我身上,看著他的眼睛,突然讓我覺得安心。

那陣子,我被朋友以及曖昧對象傷得體無完膚,許是迫切想讓自己安定下來,我跟他在不知不覺間靠近了。

他喜歡著我,這一點我是看得出來的。

某一天,他坐在我身邊,詢問我願不願意跟他一起參加戲劇比賽,我接過他手中自己創作的劇本,讀了一會兒,當時的我不這麼熱愛文學,但我仍感覺得出來他劇本裡描述對我的那滿滿愛意,對他有好感的我,理所當然地接下了。

我們日夜相處,彼此心靈互相靠近,我發現了藏在他表面裡的某些脆弱與執著,慢慢著迷於他。

於是比賽結束後,我們在一起了。

我是他的初戀,一開始的他是呆的無話可說,我又是個強勢的人,因此常常耍公主脾氣,要他無條件包容接受我,在剛交往的三個月來發生許多事情,漸漸地把熱戀的我們消磨殆盡。

熱戀期一結束,能夠明顯的感覺爭執與磨合到來,我們日吵架、夜吵架,吵架時常常摔東西,破口大罵,字眼極其難聽,可在爭吵過程中,我發覺自己好像愈來愈愛他,所以我為他做了許多改變,不再公主病,不再是強勢的一方,漸漸地服服貼貼,活得不像自己。

交往的第一年,充滿了困難,我的眼裡只有他,卻越來越累。我第一次感受到愛一個人是多麼幸福,以及,多麼痛苦的事,我們將對方弄得傷痕累累的,卻總是幫對方療著傷。

在那之後,平靜地過了一年半,我們彼此深深相信對方是一輩子的心靈伴侶,我們旅遊、創作,一起哭著睡著,一起分享對音樂、電影以及書籍的感受。他跟我心靈契合的程度讓我不敢相信還有人能跟他一樣。

在我以為一切都圓滿時,我發現他與其他女生的對話紀錄。

儘管我認為我們的關係超越一切,將是彼此永遠的羈絆,但自己的道德底線始終無法接受。

直到我們分手的兩個月以來,他反反覆覆的劈腿,我時常在夜裏哭著醒來,崩潰的靠在牆上無法正常呼吸,開始變得神經質,想將他的心挖出來占為己有。

前幾天,他直截了當的向我坦承自己劈腿的事情。他一邊崩潰一邊說著,我的心撕裂般疼痛,但臉上的表情始終冷靜,我向他提分手了。

生活中失去了他,彷彿重心得被重新尋找,這幾天我坐在窗邊盡情地哭,不斷找人訴苦,為了盡早放下他,我將牆上貼滿便利貼,寫滿他的壞話,強迫自己每一天都要去回想他的不好。

當我們失去一個人時,我們總會想到「因為失去他,失去了我三年的光陰;因為失去他,失去了一個陪伴的人;因為失去他⋯⋯」因而感到痛苦。所以,放下一個人最快的就是學會騙自己。

療傷的過程中,我終於體悟到初戀男友的痛了。那種被背叛的撕心裂肺,原來是這種感覺啊。

『我們好像都要傷害人一次,才懂得如何去愛人。』

我的感情歷程,像輪迴般,最終還是轉到了自己的身上,剛失戀時,我覺得自己不願承受這痛苦、不願相信這事實,但是唯有學會放下,才能再提起勇氣去愛下一個人。

我並不怪他,我明白他跟我當初想的一樣,終於在某些時刻體會到自己這世界的其他面貌如此好奇,如若一直綁著他,也只能讓他愈來愈痛苦吧。

第三次改變的契機,就在此時此刻,我為自己創造的。

在撰寫這些字時,我幾度停下來哭了好久。的確,時間過得不算久,硬是要自己回想就足夠痛苦的了,只不過,有些事我怕現在不寫,未來也不會記得了。

所以,若有些片段打得模糊,請原諒我,等到下次再鼓起勇氣去將那些過去述說時,我會盡量將它完整。

寫這篇文章時,讓我感謝自己,讓我明白,過去的我渴望用愛來證明自己存在,這是無法達成真正心靈滿足的,我會更努力活著,傾聽自己的需求。

我愛世界,愛擁有的一切。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