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耽美】雙胞胎的告白

      「齊仲軒,請跟我交往。」外表極為亮眼的雙胞胎,一齊向我九十度彎腰,異口同聲的說著。

      左邊拿著一杯珍珠奶茶冷飲,右邊舉高的是珍奶雪糕,頓時我陷入兩難的局面。

      我猶豫半晌後,最終還是狠心拒絕眼前的雙胞胎。

      「你們不知道我最討厭的就是珍奶嗎?!」

      「咦、欸!怎麼會……?」被譽為校內白馬王子的雙胞胎齊聲吶喊。

      「就這樣,沒事少煩我。」自從收到老媽的訊息,我擔心著家裡的狀況,不再跟雙胞胎糾纏,騎著腳踏車踏上歸途。

      ♥♥♥

      「結果呢?哥你沒答應他們啊?」老妹躺在病床上,撐著一股氣追問下文。

      「怎麼可能!那兩隻根本就是頭餓狼,看上誰誰倒楣。」由於我陪病經驗豐富,現在已經能夠用小刀一口氣削去一整條蘋果皮而不會中途斷裂。

      「真可惜,兩樣食物我都想吃。」老妹悠悠然的抱怨著,馬上被我吐槽。

      「妳根本不能吃冰冷的食物,所以妳想都別想!」蘋果熟練的去籽切片,塞入老妹的小嘴,一舉堵住她的妄想。

      「唉,什麼東西都不能吃,人生無味啊。」戲精老妹西施捧心的哀痛著,看慣這齣戲的我,絲毫不受影響。

      「安安,妳乖乖聽話,我下回帶珍奶披薩給你吃。」我一邊許諾,一邊注意病房門口的動向。

      由於老媽對老妹的飲食控制很嚴,要是被老媽知道我偷渡垃圾食物給她,非扣我的零用錢不可。

      「哥,真的嗎?我好久沒吃珍奶披薩了,可以明天就吃嗎?」老妹齊安安聞言立刻撫掌微笑,那個小心機我一看就懂。

      「噓,小聲點,被老媽知道的話,我就慘了。」我偷偷打量隔壁床的動靜,幸好病患與陪病家屬都在休息,沒有注意到我們的閒談,讓我鬆了口氣。

      「如果妳可以儘快出院的話,我一定買給妳。」

      「好。」正當老妹喜不自勝的當下,老媽拎著飯盒走進來。

      「安安,妳餓了吧,快來吃飯。」

      「媽,我不餓……」

      老妹看著老媽親手做的飯菜,她垮著一張臉,興致缺缺。

      「不可以不吃,安安聽話,你早上發病一整天都沒吃,怎麼可能不餓!」

      「可是飯菜都沒味道,我真的吃不下……」老妹溫情喊話,卻打動不了老媽的意志。

      「安安乖,如果妳把飯菜吃完,我帶一杯無糖珍奶給妳,好不好?」老媽整天為老妹的鳥食飯量發愁,只好從她的喜好下手。果然打動病懨懨的她,勉強點頭應是。

      老妹艱辛的用完晚餐,興致一起發問。

      「哥,你幫我帶了筆電嗎?」

      「女王陛下的指令,我怎能不照辦。」我從背包掏出一部小筆電,雙手奉上。

      現年十五歲的老妹患有先天性心臟病,常年在醫院度過她的青春年華,上網已成為她的日常。另外,她還培養出寫同人文的興趣,積累不少粉絲。讓她很是開心。

      「老媽,晚上妳要陪房嗎?」我清潔完小刀與果核垃圾,關心問道。

      「嗯,晚餐放在桌上,你自己微波來吃。」

      「媽,我的珍奶呢?」只不過老妹不依不撓的追問。

      「好啦,叫你哥去買給妳,真是饞鬼。」

      「哥,麻煩你了。」

      「知道了,真是上輩子欠了妳。」我輕撫老妹的髮旋,心疼她三天兩頭就跑醫院就診,真是辛苦她了,不能像其他同學一樣健康的生活著,要是換成我鐵定會苦悶的抓狂。

      所以只要能滿足老妹的願望,我都願意去嘗試、去做。

      此刻,我的腦海裡只有我疼愛的老妹,至於那對奇怪的雙胞胎心血來潮的告白?早就被我拋到腦後去了。

      ♥♥♥

      時間倒回到一個月前──

       

      崇聖高中,全校最出名的白馬王子,是李氏兄弟。

      他們不僅是全年級第一的優等生,還是雙胞胎身份,受人景仰。

      為了方便同學與老師分辨誰是兄誰是弟,他們決定用髮際線來區分,向左分的是哥哥李左營,向右分的是弟弟李右翼。

      這日,雙胞胎來到學校,沒有人察覺有何異樣,照樣跟雙胞胎打招呼。

      「右翼,早。」

      「左營,今天是你們倆個值日生,別忘了。」

      「怎麼可能是我?你搞錯時間了吧。」李左營大力將書包拋擲到周同學上半身,導致他後退好幾步。

      「呿,不要因為今天是愚人節就想整我們,今天的值日生根本是你。」李右翼雙手各比了個中指,表示他們倆個沒那麼好騙。

      周同學反手拍開書包,跟李氏兄弟嘻鬧起來。

      「哈哈,沒想到周公的謊言被右翼你給識破了。你們倆個依舊是那麼機靈啊,想整你們可真不容易。」我站在李氏兄弟的身後,噗哧一笑,引來雙胞胎的側目。

      「等等,我是左營,齊仲軒你認錯人了。」

      「是呀,看看我的髮際線向右分,我是右翼,別弄錯了。」雙胞胎各自臉色凝重的解釋,這番發言讓我愣了半晌。

      「右翼,你們在玩角色扮演嗎?你明明就是右翼,為什麼說是左營──」瞬間,說了實話的我,被雙胞胎緊緊捂住嘴巴,然後一左一右拖走,來到廁所前才放人。

      「齊仲軒,你是怎麼看出來的?」髮際線右分的人影持續逼問中。對此,我愕然不已。

      「你怎麼知道我們交換身份!難道我學左營學的不像嗎?」髮際線左分的傢伙頂著下巴,一雙銳眼陷入沉思狀態。

      「哪有為什麼,我就是知道你們的髮際線是騙人的假相。你們今天裝扮不同,是為了愚人節娛樂吧。」我今天早上才被老妹耍了一遍,沒想到到校也不得安寧。我輕輕的嘆息,愚人節真是害人不淺。

      聞言,雙胞胎互望一眼,分開左右搭著我的肩,不懷好意的說。

      「齊仲軒,既然你知道這一切,就別揭穿我們。我們只不過想看看,到底有多少人瞭解我們兄弟倆,不會被髮際線這種明顯的暗示欺騙,沒問題吧?」

      「……行。」只不過是保守秘密這種小事,我辦得到。

      但是我遠遠沒想到,這一天沒有一個同學識破李氏兄弟的伎倆,因此讓他們倆兄弟把我這個異類放在心上。

      這是我沒料到的意外,就這麼發生了。

      ♥♥♥

      距離李氏兄弟告白的三天後──

      在放學途中,我再次被李氏兄弟給堵個正著。

      「兩位有何貴幹?」我看著手錶時間心底著急,距離我訂的披薩出爐時間已經所剩無幾。這時語氣難免不耐煩,但是李氏兄弟不以為意,只是前後包圍我的去路,讓我有點不爽!

      「齊仲軒,你之前都會向女同學探聽哪裡有販賣用珍奶製作的食品。由此可見,你並不是討厭珍奶才會詢問這項資料。所以說,你之前說討厭珍奶,是在敷衍我們嗎?」

      「是啊,這個問題如果回答不能讓我們滿意,你別想走!」

      「哼,你們真是吃飽太閒。我討厭珍奶是事實,不過這關你們什麼事。讓開!我快遲到了。」

      「遲到……你是想去領珍奶披薩吧,嘴邊說著討厭珍奶,居然還主動訂作珍奶披薩,這根本不是正常人會做的事。你要是不解釋清楚,我們是不會放你離開的。」

      「右翼,你怎麼知道這件事?」

      「你打電話的時候我聽見了,如何?事到如今你還想編什麼藉口?」

      眼看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我深怕被披薩店棄單,最後決定帶著李氏兄弟一齊上路。

      「你們想知道詳情的話,就跟我來吧。」我踩著腳踏車火速朝披薩店前進,至於李氏兄弟有沒有跟上,我就不管了。

      在十分鐘後,我順利的提領訂購的珍奶披薩,往家裡走。

      「記住,這披薩是你們買的,別算到我頭上。我妹喜歡吃珍奶產品,可是這類垃圾食物被老媽嚴格禁止,所以需要偷天換日的進行,待會兒別說漏嘴。」

      「原來是你妹喜歡,你幹嘛不早說,這麼遮遮掩掩的好像在搞特務行動。」李左營親熱的自來熟搭上我的肩膀,我頓時渾身起了雞皮疙瘩。

      「既然是孝敬你妹的貢品,齊仲軒你儘管放心,我們一定準時送達。」這時,李右翼也貼了上來,溫熱的氣息在我耳邊吹吐搔癢,讓我全身戰慄不已。

      「你們說話就說話,不要靠我這麼近。」我一舉推開兩人的包圍,長腿橫跨腳踏車奮力一踩,轉眼衝出好遠。

      「欸,齊仲軒你給我等等!我不知道你家地址啊?」

      「靠杯!齊仲軒你不要以為這樣就可以甩開我們。」

      於是,我鼓著一口氣拚命往前衝,彷彿身後有惡鬼在追。不過不論我怎麼加速,都甩不開後頭兩隻醒目的跟屁蟲。

      終於在半小時後,順利抵達家中。我打開鐵門,客廳果然坐著我家的母親大人,她眼光一掃就直盯著我手上的披薩盒不放,隨即嘴角一抿,連連抱怨。

      「仲軒你又買這種垃圾食品,跟你說過多少次,安安只能吃少油少鹽少糖的食物,給她吃這種垃圾食品,反倒是害了她啊。」老媽不停的碎碎念,眼看就要沒收我特地買給老妹的慰勞品,我連忙拉著李氏兄弟頂缸。

      「這不是我買的!是我同學硬要帶來的,老媽你誤會我了。」我眼也不眨的撒謊。為了履行對老妹的諾言,把李氏兄弟推下海,是應當的自我保護措施。

      「你同學?人在哪?」老媽狐疑的盯著我看,我心底暗地裡喊糟,他們倆個會不會跟丟了啊?

      「他們倆個應該就在我身後啊……」我回過頭一望,果然看到李氏兄弟正在大門外脫鞋,一臉笑意盎然的對著老媽散發獨特的魅力。

      「伯母您好,我是仲軒的同學,我叫李左營。」

      「伯母您好,我是李右翼。」

      「啊,你們是雙胞胎啊。果然長得一模一樣,你們快進來坐,我倒飲料給你們喝。」老媽看到客人上門,忙不迭的放下手機站起身招呼。

      「伯母不用麻煩了,我們是來探視仲軒的妹妹,聽說她剛出院不久,所以買了披薩來恭賀她。」李右翼一臉笑意盈盈,讓老媽說不出推脫的話,我儘快帶著李氏兄弟進入老妹的房間。

      「安安,這是答應妳的披薩。」

      「哥,你最好了!」老妹一看到我手裡的披薩盒,她的眼睛就像夜明珠一樣發亮。她掙扎的想下床,被我一聲喝止。

      「安安妳別下床,妳才剛出院,還是注重保暖比較重要。」我推來活動餐桌,打開披薩盒蓋,老妹立即做了個深呼吸,滿臉的幸福感。讓我覺得頂著被老媽責怪的風險值得了。

      老妹的營養餐我吃過千百次,因為老媽為了一視同仁,所以家裡的三餐都是依照老妹的需求特製調理。連我都不能忍受的味道,偏偏老妹沒有抱怨的本錢。一切都是為了她的身體健康著想,她想反駁都找不到理由。

      所以我在外頭吃著美食的同時,總是對老妹有數不盡的愧疚感。

      味道寡淡,且那麼難吃的食物,虧得老妹一吃就是十幾年。所以我三不五時會偷渡一些違禁品給老妹,希望讓她解解饞,讓她的生活不那麼單調枯燥。

      「唔唔唔……披薩好好吃,謝謝哥。老媽如果罵你的話,不要怕!有我保護你。」老妹顧不得少女形象,在我們三人的面前大方開吃。

      「安安,妳也未免吃太多了,留點給我同學啊。」十二吋的大披薩實在太大了,要是全部都被老妹一個人獨吞,我不被老媽給宰了才怪!

      「好啊,你們也吃吧。」老妹遲疑一會兒,終於忍痛將披薩推向我們,抽取衛生紙將沾染油漬的手指擦乾淨。

      「那我就不客氣囉。」在我點頭示意下,李氏兄弟一前一後的取用披薩,只是偏甜的珍奶口味似乎不合他們的胃口,因此吃的速度慢上加慢。

      「齊仲軒,你不吃嗎?」

      聽到這句問話,老妹立即笑了起來。

      「怎麼可能,老哥最討厭的就是珍奶了,他以前帶回來的珍奶製品,都是我一人獨吞,不然就是偷偷丟掉,他一口都沒碰過。」

      「是這樣啊……」李氏兄弟瞬間交換視線,我不明所以他們交流了什麼訊息,只希望他們能把剩下的披薩給消滅掉!不然我還要苦惱怎麼處理善後。每次偷偷丟廚餘也不是辦法。

      「雙胞胎算我拜託你們,把披薩吃完吧,不然我鐵定會被老媽責怪的。」我雙手合十,表情凝重的向李氏兄弟請托,終於感動他們大發善心。

      「僅此一次,代價是你要正面回應上回的問話。」

      「上回的問話……」我忽然想起上次李氏兄弟的告白,臉色瞬時忽青忽白,原來他們的話是認真的。不然也不會追問我後續的回應。

      可是這是我第一次被人告白,特別還是同性別的喜愛,沒有戀愛經驗的我,要如何回應才不會失禮?這個問題讓我好困擾……

      就在這時,原本一直安靜的老妹,臉上的表情別有意味的看著我。

      「哥,從小到大你一直都在陪伴我,你也該考慮一下自己的終身大事。如果你不討厭他們的話,要不要考慮一下跟他們交往?畢竟沒有實際交往相處過,誰也不知道對方是不是你的真愛?」

      「是,仲軒的妹妹說的不錯,你就嘗試一下吧,說不定我們其中一人就是你未來的伴侶。」獲得老妹的支持,李左營打鐵趁熱的說服著我,我居然找不到理由拒絕。

      「仲軒,你就答應和我們交往吧,讓我有個表現的機會。你一定不會後悔!」李右翼不甘示弱的說,我默默的不表示意見。

      「仲軒,我一定會讓你選擇我的!」雙胞胎異口同聲的立誓,我淡淡的笑著,不置可否。

      反正目前就是試試,未來發展會如何誰知道?

        ♥♥♥

      幕後——

      他們是對令人欣羨的雙胞胎。不僅顏質一流,在校成績更是無人能比,因此獲得一般人的信賴與崇拜。

      只不過讓他們困擾的是,一旦髮際線中分,沒有人能夠分辨出他們的身份。包括他們的父母亦然。

      所以在愚人節前夕,他們決定來場測試,將髮際線顛倒過來,迷惑眾人的認知。看看是否有伯樂能夠辨清他們的真實身份。

      果不其然,所有同學都被外表給迷惑,沒有人發現他們交換身份,除了那個存在感薄弱的人——齊仲軒。

      他第一時間就道出兩人的名字,沒有任何遲疑。讓兩兄弟非常開心。

      他們不再是雙胞胎的其中之一,而是兩個完完全全不同的兩個人。這個發現讓兩兄弟喜不自勝。

      誰都希望自己在別人心上是獨一無二的存在。

      因此,兩兄弟同時對齊仲軒感到興趣。偷偷觀察一個月後,並決定拿下他成為自己的所有物。

      經過喜好研究,商討拿出齊仲軒的最愛:「珍奶製品」來搏取好感。不料卻意外失敗!這個結果讓生平老是佔據第一的雙胞胎非常挫折。

      直到兩兄弟第二天去圍堵齊仲軒,這才明白他喜愛珍奶製品這件事,純屬誤會。

      不過在齊安安的助攻下,齊仲軒終於答應和他們同時交往看看,至於以後是否能夠發展成情侶,就各憑本事。

      ──他最後選擇的對象,必定是我!

      雙胞胎在心底如此立誓。

      三個人的愛戀戰爭,正式開打。結局自由心證。未到勝負定讞,誰也不知道結果。

                                    《完》

            ◕‿◕          ◕‿◕          ◕‿◕

      焚焰OS:

      這是他站的比賽文~搬來短文留作紀念。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