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只是個看海的人

有人躺在那裡,在海的上面,我看到了,但我不想說,也不想救他,有個人陪著很好,只不過他沒辦法跟我聊天就是了,我也不會跟他聊天,內心絕對是排斥的。原本坐在角落的我心想著。

 

怎麼會這樣想呢?他生活應該苦楚不已如我一般、他身高應該跟我那般不高(目測應該是),那時的我不敢走過去,對於一個正處於青春叛逆期的青少年來說,總有股神秘的力量驅使我走了過去,但排斥的想法一直在腦中迂迴著,而在這麼應該拉拉回回扯扯的過程中,救護車來了。

 

海邊的氣溫乍暖,閉上眼睛那風吹呀吹呀吹的,真舒服。但配上跟前面的景色再搭上清澈的碧藍之海,十分地違和不搭。

 

明明剛剛沙灘上只有我的(海上的人除外),救護車怎麼會過來呢?有個佝摟的老人站在消波塊上,看起來老人是挺有精神的,似乎是出來做太極操的,但現在才早上五點鐘而已欸,要也是去公園跟著其他的老人們一起運動。他轉頭過來,那眼神耐人尋味,似乎是對我的出現感到有些驚奇,但這眼神很快就被他收回去眼底了,我們倆剛剛眼神對視了很久,接著他用著和善的語氣詢問著:「年輕人,你是誰?」我愣了,正常來說怎麼會有人一開始問這個問題,更何況,那消波塊離我有好幾塊遠,老人的聲音會如此宏亮嗎?救護人員竟沒聽到,是忙著救人嗎?自己想要回話但卡在喉間的文字卻突然上不來,是緊張嗎?不等我想到說什麼話老人接著又問:「小伙子,坐在這裡坐了多久了?」這個問題又值得我省思了,一天?兩天?我好像都沒吃飯吧,正當想到這裡的同時,肚子很識時務地叫了三聲,提醒我時間到了,該找些營養彌補我的空虛了。我默默地起了身尋找這裡有什麼餐廳或者便利商店,卻發現這裡空無一物,也對,都已經待在這裡多久了,自己才發現這裡只有一望無際的海洋,喔差點忘了,還有那輛新來卻等等就要走的救護車。

 

那輛救護車終於走了,取而代之的是警車,不知道幾天沒飯吃的我還是坐在那個小角落,警察似乎沒有看到我坐在這,倒是繁忙的派人去調閱附近的監視器,派人去架起警戒線。似乎調查著四周有沒有可循之處、蛛絲馬跡,過沒幾分鐘甚至連鑑識單位都來了,雖然知道這只是例行公事,但為了他如此勞師動眾,他就這麼影響他人的人生,在燃燒生命盡頭的時候,至少撼動,嗯……不算撼動,無謂的影響這個小小的世界吧,但或許根本也沒有?他突然開口說話:「唉!世界變化如斯。」他突然其來的說話聲,害我嚇了一大跳,而他瞬間在我旁邊,更是讓我覺得毛骨悚然,我遲遲不回話,有的是恐懼、但更多的是不知道該回些什麼,他見我還是不說話,卻對此不以為意,又說了句匪夷所思的話:「你,多久沒回去了。」

 

我多久沒回去了,我記得好像一個禮拜了吧,那個家,避風港好似地獄,整個家似乎孤獨至毫無生機,可能我是家中長子吧,需要獨立,也必須獨立,我需要扛起家中的希望,我就是家中的榜樣,家中的頂梁柱,手上的筆就是我唯一的道路,前進不可拒絕的道路,而我那三妹說什麼的,過得跟我以前小時生活一樣吧我覺得,只是時代在進步,科技在進步,相對物質上也會進步,她是家中么子,也是家中唯二的女孩子,當然也會備受呵護,這是一定的,我都懂,我一直都懂的。

 

海風徐徐地吹來,撩動了老人靄靄如雪的長髮,老人牽著我,雖然有點害臊,但自己還是緩緩跟他並步向前進,我終於開口說話了,內心的彆屈終於忍不住了,我開始說起歲月十數年的種種事情,彷彿勘比歷史洪流那不公、不義、不仁、不忠、不孝之事,老人此時卻不說話了,靜靜聽我說完,過了數十分鐘好不容易宣洩完了,老人此時停住腳步,看著我,那個眼神和藹慈愛,他說:「你應該說完了吧。」老人話剛畢,我抬起頭來,映入眼簾的是一間醫院,或許是我說了太久了,或許老人身體有毛病,是個將死之人,才會帶我到這,醫院門口開始有媒體了,我不喜歡媒體,舌粲蓮花的話語令人刺骨,也令我心寒,就猶如他們一般,幸虧的是那群媒體還是沒有看見我們,不然可能就把我們當作目擊者盤問,然後再用文字遊戲加以揣測我們兩個的心理,最後定稿,正解天花亂墜。

 

老人不理會蜂擁而至的媒體,徑直地走進醫院裏頭的那正在急救的手術室裡,接著語重心長地跟我說:「孩子,你該回去了。」

 

我,可以回去嗎?父母會不會罵我?罵我不懂事,罵我自怨自艾,罵我為什麼不成為他們想要的樣子,然後繼續重回無限的深淵。

 

「可以的。不管怎樣,歷史洪流使你成長,不是使你悔恨。」

 

「往前邁進亦喜亦憂,有捨便有得,那便是樂天知命,這四字,送給你。」

 

「那個,我可以問您,你是誰嗎?」

 

「我啊,我只是個看海的人而已。」

 

樂天知命啊,或許那老人已經明白,也或許,他知道我在往後的日子一定會明白。

 

這次看海,絕不會有下次了,但有個人陪,真好。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