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大約在冬季-財神渡劫(練

01

「金橘,金橘祢在──哇塞,還能吃啊?心真大呢,上頭把祢列進瀕危名單了祢知道不?」

 

本還悠閒舀著芝麻湯圓的手猛一抖,Q彈雪白的圓滾逕直滑進老早大張等著食物的嘴裡。

咕溜咕溜,半點阻礙都沒有,精準無誤堵在硬幣大的食道口──

堵得呼吸靜止,堵得面紅耳赤,堵得好好一尊小神驚天動地倒抽咳嗽──

咳咳咳、咳咳咳──!

金橘猛力敲著胸口,好半晌才嚥下致命湯圓。

眼眶泛著淚,可憐兮兮抬頭看著老友,「祢、祢說啥?」

老友一臉冷漠,「我說,上頭把祢列入瀕危名單了。」

「為、為啥啊?」

「還有為啥,自然是大年初五,祢那個豪氣萬千地狂撒發財金啊,我說祢失心瘋?真當雲上薪水很高是不是?現在好啦,發到自己沒錢,祢的香客點的香許的願,全都落空,怨聲載道,還當什麼小神啊?」

金橘委屈地抗議,「不能怪我啊,芝麻湯圓多好啊,過年香客多,帶來的湯圓也多,我一個高興就……」

「吃吃吃,就只知道吃!湯圓和當小神哪個重要?嗄?祢想捨棄雲上的悠閒,重新下凡修行是不是?」

「不不不、不要啊!」

「算祢還有點長進。」

「下面的芝麻湯圓得從粉開始做,吃別人供的多省事啊!」

「……我言盡於此,自己看著辦。」

老友揮揮衣袖,絕塵而去,留下不知所措拿著一碗芝麻湯圓的小財神一枚。

金橘看看碗裡圓滾滾的供品,握拳,激勵自己,為了美好的明天!

他撩衣而坐,撥開濃厚雲層,直搗郊區一座小廟。

那是供奉祂的廟,只有在地人會來上香,香火本就不比中央大廟鼎盛。

而今,恰好有個年輕男孩點燃線香,閉眼許願。

──財神祢好,我的名字是許望,住在xx巷xx號,對,就是隔壁一條街,我從小拜祢到大。

──今天我跟我女朋友分手了,心情很不好,理由是她覺得我沒錢,很壞很現實對不對!

──我不甘心啊,我要發財給她看,讓那臭女人後悔離開我!祢能不能看在我從小拜祢到大的份上幫我一下?

──對了,隔壁旺福伯說,自從年初五後,祢有點不靈驗,叫我別白費功夫,可我相信祢,一點小錢小運也好,能不能給我一些未來可以發大財的信心?

──如果真的有點小運,我明天就帶芝麻湯圓來見祢,感謝祢的聆聽。

金橘彈了個響指,這簡單!

小錢小運是吧,刮刮樂中一百元也算吧?

祂就不信祂的雲上薪水付不起區區人間一百元,待祂完美解決,這個叫許望的傢伙來還願,看上頭還敢不敢把祂掛在瀕危名單!

金橘興高采烈地撬開錢包,伸手往裡頭豪爽一撈──空的。

心頭一緊,再摳了摳,還是空的。

金橘汗顏,看來芝麻湯圓的魅力,遠遠超出祂的預期。

這可怎麼辦呢……等著雲上發俸祿?到那個時候,祂可能先被踢下雲壇了。

……既然如此,就只剩一招。

不就只是個一百元嗎?去下面待一個晚上找個大夜班,就成了啊!

 

02

據說人間大夜班薪水很高。

只要他好好工作一個晚上,就有一千五百元。

足夠那小鬼刮刮樂連中十五次,靈到親朋好友作伙來信教。

金橘收起所有神氣,乖乖穿上工作制服,幻化成一個普通人類。

五光十色的霓虹燈打在地面上,震耳欲聾的金屬音樂撞著心臟,自助吧的食物飄著香氣,一批批客人湧入。

服務鈴響,金橘勤快地移動,250包廂,五個壯漢一個女子,推門就是煙霧繚繞,魔音傳腦唱著我無醉我無醉……

若不是氣味聲音太惱人,金橘差點以為自己回到雲上的家。

「請問有什麼需要服務的?」

回答他的,是更加悽苦一句歌詞,只有燒酒瞭解我。

金橘加大音量,「有需要服務嗎?」

刺龍刺鳳的壯漢在煙霧中舉起一根中指,一嘴鮮紅,「操,你媽的,點歌了還聽不懂?!小菜拼盤啦!」

果然只有燒酒了解你。

金橘匆匆告退,七情六慾,入不了他這個小神的眼,他現在眼裡只有錢。

誰知道跑去廚房,前面卻還積著大量的單,他愛莫能助,只能退到走道等。

不過間隔幾秒,一名熟女恰巧從自助吧取完餐,經過他時,忽然停住腳步,扭頭看他。

金橘不明所以,「有什麼事嗎?」

怎料熟女忽然將餐盤往他身旁一擺,哇的一聲,濃濃酒味逸出,掐住他的肩膀爆哭。

「服務生,你說我是不是很糟糕啊,一把年紀,一事無成,結婚辭掉工作,在家懷孕帶孩子,才沒幾年而已,老公對我冷淡,孩子出門在外,我要是能回到你這樣年輕的時候……」

金橘用力撥開她的手,男女授受不親。

再說了,什麼一把年紀啊?以他還是凡人的年代開始算,讓她喊他一聲曾祖爺爺都不吃虧。

殊不知才撥開,熟女執念頗深地再抓住他,他一個掙扎,框啷一聲,手肘撞到一邊的餐盤,餐盤直接碎成五半。

目睹全程的廚房阿姨拿了一盤炸物出來,瞧了瞧碎玻璃,再冷眼看向金橘。

「兩百五,記得去前檯登記。」

金橘:「……」

熟女熱淚盈眶:「先生啊!你知道我的苦嘛!」

看、在、妳、是、凡、人、的、份、上!

金橘面不改色地躲開熟女攻擊,「三毒者:貪嗔癡也。勤修戒定慧。我送妳回包廂吧。」

也不知是不是佛經發揮洗滌人心的效用,熟女不再發酒瘋,倒是一路上乾嘔,嘔得金橘整棟建築物狂跑,一下找拖把一下擰抹布的,還從吧檯拿了一杯醒酒茶,這才把這尊人間大佛送回包廂裡。

過後,再度衝回廚房,拿走大哥們點的一大盤小菜,直奔250。

他跑得急,廂門虛掩,一不留神,動作比聲音還要迅速鑽進包廂裡。

250包廂的音樂依舊很大,這回唱的是,小姐,你請你給我愛,更應景的,是即時在眼前放映的活春宮。

金橘一瞬間覺得眼睛很痛。

裡面的人竟還不覺怎麼樣,兩個男的在那對唱情歌,一個點歌,另外兩個……各種唉唉叫。

就算金橘在雲上待久了,凡間什麼屁事都略知一二,可這麼近距離這麼面不改色這麼恍若無人的,他還真沒見過。

點歌的大漢還有閒情逸致招呼他,「安怎啊?」

金橘直接當自己瞎了一隻眼,「送小菜呢!」

「現在才送來?我們早就拿外面的吃飽了,不用了。」

「嗄?!」金橘瞪著盤上漂亮的豆乾,「那這個呢?」

「自己吃啊!送得這麼慢,東西都冷了還想我們結帳?坑錢呢!」

金橘灰溜溜地走出250。

到前台登記完畢後,還有些雲裡霧裡。

盤子兩百五,小菜拼盤五百,共七百五,他今天晚上的薪水,只剩一半??

……人間的薪水到底發生什麼事啊?

金橘冷汗涔涔。

不過說到底,他是一尊小神,小神不會拘泥這種人間小事,無法連中十五次又怎麼啦?只要中一次,留個一百就行了嘛。

距離夜班結束,還有一半的路。

忍耐,工作去!

 

03

離開時,前台同事忽然一句,「請你去看看313包廂,他們剩十分鐘,請問他們要不要延長時間。」

金橘點頭,「沒問題。」

路過178包廂時,服務鈴剛好響起,是他負責的區域,金橘順勢推開門。

便見一群少女坐在一起,笑顏如花,齊聲問好,「哈囉,小哥哥。」

金橘道,「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她們依舊笑著,整齊劃一回答,「沒有啊,我們就想看看哪個服務生服務我們。」

有事。

就算聲音再怎麼甜美可愛,也超有事。

金橘露出職業笑容,俐落關上門,在門後抽抽嘴角。

來到313包廂,音樂放得跟250包廂有得一拚,唱得是傷心的人別聽慢歌。

有了前車之鑑,金橘小心翼翼敲門,等了五秒再推開,就怕又看到什麼讓小神天眼都能直接瞎掉的畫面。

幸好這一回,不用再承受雙眼業障。

不僅免掉一次劫難,還讓他眼前一亮。

唷,那個在角落哭得要死不活的,不就是他的冤親債主嗎?

叫什麼來著?許願?……喔不,是許望。

他的朋友正圍著他肆意嘲笑。

「笑死我啦,望,你還真的跑去跟神明許願啊?現在還有人信這一套?」

「怎麼樣,神明幫你帶了一個新女友嗎?」

「唉,倒不如跟我們一起,反正錯了,反正輸了,反正自己,陪自己快樂!」

「咳咳咳!」

金橘毫不客氣地出聲打斷。

這在古老時代,就是褻瀆神明,要遭天譴的,是他大人不記小人過。

他嚴肅詢問,「距離您預定的時間還有十分鐘,請問要延長嗎?」

包廂裡的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後,一個小子擺手,「大哥,能不能十分鐘後再來問我們,這傢伙說不定到時就滿血復活了。」

「沒問題。」

金橘退出包廂。

離開前,還聽到裡面的人取笑,「求什麼神呢,願望要是這麼容易實現,我天天燒香拜拜!」

呿,無知的凡人。

願望得看大看小,看心態看狀況,神明給的只是契機,自個兒都不努力的人,憑什麼祈求天上掉餡餅。

金橘忽而覺得煩躁,178包廂的服務鈴卻在此刻不識時務地響起,他本想直接忽略,卻捱不過良心煎熬,認命地二度開門。

「有什麼事嗎?」

女孩們依舊銀鈴笑聲,「唷,小哥哥生氣了,生氣也好帥啊!」

有病。

金橘砰的一聲關上門。

去了一趟盥洗室,確定環境整潔,再回到313包廂。

這次的音樂柔和多了,唱的是我對你付出的青春這麼多年。

裡頭的年輕人見著他,也很乾脆,「大哥,我們再加三十分鐘,等等出去結帳啊。」

金橘點頭退出,來到走廊時,撞見那群天真無邪的女孩。

她們動作劃一,給了他一個飛吻,「小哥哥我們走啦,麻煩你幫我們結算一下桌面。」

金橘煩著她們,三兩下結清餐點,恭送她們離開。

神算不如天算。

當他捲起袖子清掃包廂時,猛然發現沙發縫裡,一隻光潔閃亮、壓根兒不是店裡的酒瓶……

拿到前台,前台不知情。

金橘倒吸一口氣,這個開瓶費……

前台同事挑眉,沒多說什麼,直接比了個五。

薪水再度下降,來到兩百五,諒是真佛系金橘,也無法再保持平靜了。

整個晚上,跑上跑下,全是些莫名的事,沒人給一句感謝就算了,還要替找他麻煩的人付錢?

是,是他清點結算的,但這麼暗的包廂,這麼隱密的地方,不就是預謀犯案嗎?

有沒有點良心啊?

金橘忿忿不平,可局勢容不得他犯怒,兩名員警走了進來,例行性臨檢。

前台同事很熟練,打了幾個電話找人接替櫃台工作,再領著警察往包廂走。

臨檢沒服務生什麼事,金橘看了兩下,認命地收拾心情,鑽回178包廂打掃。

清出一堆嘔吐物,一包鼻涕垃圾,一層不知到是奶油還是啥鬼的狂歡道具,踏出廂門的同時,警察正好從不遠處的313包廂走出來。

伴在警察旁的前台同事扭頭朝向金橘,扯著嗓子,疑惑道,「313客人有延長時間嗎?」

金橘猛地升起不祥預感,「有的,三十分鐘。」

而後,便聞一句,「怎麼走了,結帳了嗎?」

尾音還沒落地,金橘飛也似的衝向前台,衝著另一個前台同事,劈頭就問,「剛剛有沒有一群學生走掉?」

「有啊。」

「付錢沒有?」

同事皺眉,「什麼錢?」

金橘腦袋一瞬間空白。

荒謬至此,還能說什麼。

意識回籠時,他聽見自己在大笑,摀著肚子,不管疼不管苦的,大笑。

太行了,他這是為了誰,來到這兒,又是誰讓他,前功盡棄。

凡間走一遭,本想渡凡人,終被凡人渡。

04

天終於亮了。

金橘脫下服務生的制服,算了算口袋裡的小費,結清所有賠款,離開狂歡後、凋零殘敗的KTV。

春節過後,天氣並沒有急速轉暖,風還是冷,樹依舊枯,他拉緊大衣,將鼻息掩入領口,帶著滿身負重,來到喧鬧吵嚷的市集裡。

繞過九彎十八拐,略過熱情叫賣的攤販,抵達位於正中央,香火鼎盛,方方正正的大財神廟。

金橘熟練點香,就像好久好久以前,他孑然一身,拽著包袱,越過千山萬水,風塵僕僕,點燃直達天廳的香火。

點燃最後一點盼頭。

順著煙霧裊裊,跪地,閉眼。

他在心裡說道:

──趙公明在上,小神金橘,七七五路小財神,掌管xx巷到oo巷一區。

──今日在人間,本意助香客一把,圓滿其夙願,卻不料香客懵懂無知,將此機緣消耗殆盡。

──相隔數百年,小神再覺人事無常,盼能砥礪自身,繼續於雲上服務,以解凡夫俗子憂心。

──趙公明乃財神之首,帶領爾等於雲上取得一席之地,與土地公、地基主、灶神日夜比拚神力強弱和信眾多寡,想必不願見小神淪落至此,在統領一職上,矮其他神仙一截。

──祈求趙公明協助,若有所成,小神日後將效犬馬之勞,兢兢業業,夙夜匪懈。

 

許望縮著肩膀走在寒冷的道路上。

路邊新生的小芽,就像昨晚陪他徹夜狂歡的朋友,鼓勵著他,支持著他,度過宣洩枯竭的停滯期,總會有好兆頭,好轉機。

一位老先生坐著輪椅停在角落,販售好運刮刮樂。

許望想,他的轉機,也差不多該來了。

他還希望能買芝麻湯圓還願呢。

他走到老先生面前,選了一張特別順眼的卡片。

拿起硬幣,扣準斜角,刮掉上頭的銀漆。

一下,一下。

一點,一點。

陽光在平滑的卡面上,炫出一層光輝。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