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大約在冬季—相信我,我真的是魔法師啊!

    「歡迎光臨心花朵朵開花店,請問要找什麼樣的花呢?」

    自動門的叮鈴聲響起,走進一位大嬸,負責櫃台的阿明趕緊招呼之。

    大嬸盯著已經快要走出櫃檯的阿明,用那對豺狼般的雙眼快速的上下掃視了他一身後,口氣冷冷地道:「我自己逛就好。」

    「啊,是嗎……那您慢慢看,有問題可以來問我。」

    大嬸並沒理會阿明的話語,早早甩頭開始逛自己的了,有問題時也跑去詢問正在一旁包花束的小薰。這讓阿明又尷尬地回到原本的崗位。

    看著熱情接待大嬸的小薰,阿明審視了一下自身:他身著白T恤,同樣款式的衣服他的衣櫃裡有好幾件,和已經刷白的牛仔褲,衣服外頭還罩著印有「心花朵朵開花店」字樣的黑色工作圍裙,腳上是想不起來在哪一年購入的舊布鞋,頭髮嘛……

    櫃台旁的冰櫃映照出他的身影,玻璃反射出的男人有一張慘白的臉,臉上戴著一副老派的黑框眼鏡、瀏海的長度快要淹過眼睛。

    (是有一陣子沒上理髮店了,但有到讓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程度嗎?)

    『笑容、笑容啊!不管是哪種店的店員最需要的都是充滿親和力的營業笑容啊!』

    腦中閃過頭上常常掛著髮捲的店長奶奶的話語。

    阿明對著冰櫃掀起瀏海,露出同樣慘白的額頭,試著揚起嘴角—

    (……看起來還行。)

    「阿明!幫這位阿姨結帳一下。」

    小薰的叫喚將阿明的思緒拉回櫃台,大嬸手裡拿著花店最近才上架的榭寄生花圈,可能是接近聖誕節的原因,這款花圈最近賣的非常好。

    是時候扳回一城了。

    「這樣總共是五百五十元。」阿明接過大嬸遞來的錢。

    (好,接下來才是我的主要工作內容……一定要好好表現才行。)

    阿明牽動面部肌肉、勾起僵硬的嘴角,努力擠出了個店長奶奶所謂的「營業笑容」:

    「阿姨,我們花店對購買榭寄生的顧客有額外的售後服務,不知您有沒有聽過有關榭寄生的傳說?」

    「蛤?」怎麼感覺大嬸的口氣好像變的更不耐煩了。

    阿明不想費心思去想箇中原因,趕緊道:「榭寄生有個浪漫的傳說,傳聞在榭寄生下接吻的男女,將會長相思守一輩子。而配合這個傳說,我們有個『為您施展愛的魔法!』的服務,這個服務是不用收費的,但事前必須先徵求您的同意。」

    「順帶一提,負責這項業務的魔法師是我本人。」說著,阿明更加深了笑容,酒窩的深度大概比海溝還深。

    大嬸不發一語,小薰趕緊幫腔道:「阿明的祝福魔法是真的很靈驗哦!保證可以讓妳和老公白頭偕老一輩子!」

    「我才剛離婚。」「……」小薰陷入沉默。

    阿明趕緊挽救降到冰點的場面,「那剛好是開始一段新戀情的好時機!」

    「你,」手指向阿明的鼻尖,「幾歲了?」

    「…今年三十歲,我不適合的,對您來說太年輕了!」

    「所以才自稱是魔法師嗎,現在的花店還真會做生意,連這種噱頭都能拿來利用。少年仔沒談過戀愛就少裝作一副談感情很簡單的樣子,阿姨我還沒悲慘到需要讓一個小毛頭來為我擔心!」

    然後『哼!』的一聲,大嬸掉頭就走了,留下小薰和阿明在原地。

    小薰率先打破沉默:「別在意,我覺得阿明並沒有說錯什麼!」

    「被年紀比我小的妳安慰有點不好意思…但是謝謝。」

    「來,」小薰從圍裙的大口袋裡掏出粉色的髮箍,替阿明箍上,慘白的額頭再次重見天日,並摘下他的黑框眼鏡。當小薰靠近時,薰衣草的香味隨風飄來,讓阿明不禁心跳加速。

    「好了,下次就用這樣的臉接客吧!一定會成功的!」

    小薰漾出甜美的笑容,讓阿明再次心跳加速。

    (想什麼,人家只是對同事比較熱心而已,別多想了。)

    不過,緊接著小薰不知為何的扭捏了起來:

    「話說……阿明,剛剛那個大嬸說的是真的嗎?」

    「什麼真的?」扭捏的樣子也很可愛。

    「就是……沒談過戀愛這事……」

    (竟然是問這個!?果然到三十歲還是母胎單身很丟臉嗎…男人還是有點經驗比較帥氣吧。)這可是阿明三十年人生的痛處。  

    「呃…假、假的啦,是有談過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

    糟了!不小心為了自尊而說謊了!小薰應該不會介意這個答案吧……?

    阿明偷偷觀察著她的反應。

    她低著頭像在思考著什麼,而後又抬起頭、臉上綻開笑顏道:「果然是這樣呢!」說完就跑回去繼續包花束了。

    看來她很開心呢,果然這樣回答是正確的選擇,但感覺樣子有點奇怪……

    (算了,我想什麼呢!)阿明馬上拋開想法。

    小薰長得漂亮又有氣質,身上還總是有一股好聞的味道,是快畢業的研究生,來花店打工只是為了賺零用錢。不管對待客人還是阿明總是笑臉迎人,對阿明來說,她就像是春風一樣的和煦怡人。和三十年來沒交過女朋友、沒什麼魅力可言的阿明簡直是兩個世界的人。

    (反正,我和她,本來就不可能。)

   

***

    很快的,到了聖誕節當天。

    這天,是阿明一決勝負的日子,這個聖誕節的業績直接決定了他過年能包多少紅包給母親。說到過年,每年都有討厭的親戚喜歡打探阿明的工作狀況,前幾年,阿明還會老實的說自己在做魔法師的工作,而之後都會引來長輩的一陣尷尬和表兄弟姐妹們的嘲笑:

    『哈哈哈阿明表哥,魔法師難道是會手裡搓出火球的那種!?』

    『別這樣笑妳表哥!阿明,舅媽認識一個不錯的好女孩,改天可以介紹給你們認識認識!』

    『所以說了,不是單身的意思,我真的是魔法師啊!』

    『…不好意思嫂子,我們家阿明可能動畫看太多,有點分不清現實的差別……』

    『媽,不是的,我真的是在做魔法師的工作!替每個節日買花的人—』

    『哈哈表哥都一把年紀了還有中二病!』

    連一向站在他這邊的母親都跑來打圓場,讓他非常受傷。自此之後,每當有人問起工作時,他都一律回答:『花店店員。』

    說起來,小薰倒是沒懷疑過他的本職,是因為同在同一間花店工作的關係嗎?

    這幾天也多虧了她的建議,為阿明的推銷成功率提高了不少,雖然顧客們都對他投以憐憫的目光,但也習慣了。

    請吃飯……不,之後還是送個小禮物給她好了,要跟小薰單獨兩人吃飯,難度也太高了。

    阿明看著窗外慶祝佳節的人群,和一對對相依偎的情侶,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幸福。想必小薰在聖誕節一定也有約會吧,搞不好現在就在誰的懷裡開心的笑著……

    阿明甩甩頭,開始了今晚的工作。

***

    阿明是專職的榭寄生魔法師,魔法師裡還分作:情人節的玫瑰魔法師、父親節的黃百合魔法師……最近阿明在考慮要不要也接下康乃馨魔法師的工作。

    榭寄生魔法師工作時需要用到的魔法道具是:榭寄生定位器,用以找到目標後開啟萬花筒通道,萬花筒通道會帶領阿明到榭寄生所在的位置,但能通過通道的只有精神靈體,所以一般人是看不見他的,當然連聲音也聽不見,到達目的地後對著榭寄生的主人禱念祝福的魔咒,再從通道回來就完成了!

    這個夜晚才剛過一半,阿明就熟練地完成了好幾人份的祝福,畢竟也是做了好幾年的老手了。

    「好了,接下來就是最後一個人了,做完就能回家睡覺了。」按下榭寄生定位器,萬花筒通道隨即出現在面前。

    這次的傳送異常顛頗,通道周圍五顏六色不斷的扭曲變形,而且平常三、五秒就能到達目的地,這次通道卻延伸了一分鐘之久。

    「終於到了……」在晃下去就要吐了。

    阿明被傳送到一個充滿霧氣的明亮房間,房裡飄散著某種熟悉的氣味,眼前是個裝滿霧氣的大盒子,從盒子的表面看過去,重重霧氣裡,隱隱約約能看見膚色的人影–

    「什、什麼?竟然是浴室嗎?」阿明不禁叫出聲。

    「誰!?是誰在那裡?」淋浴間裡的女孩也驚聲尖叫。

    「妳聽的到我的聲音?」照理來說是聽不到的啊!不管了,先解釋清楚比較重要:「我是榭寄生魔法師,妳有在心花朵朵開花店訂購『為您施展愛的魔法!』的服務吧?我就是來施展祝福魔法的。」

    「但我的魔法道具好像出了點問題…」

    而且怎麼會被傳送到浴室?阿明向後退一步背頂上牆,牆上就掛著榭寄生花圈。啊,原來如此,從沒遇過有人會把榭寄生掛在浴室裡的。

    「我才不管你是什麼鬼!快給我出去!」

    「啊,是!」阿明按下定位器,想再開啟萬花筒通道回去,結果,「怎麼會沒反應……」

    「你怎麼還沒離開!?」

    「抱歉,」阿明尷尬的說:「我好像被困在這裡了……」

***

    不知道女孩對阿明的解釋相信了幾分,但她暫時不再叫嚷了。阿明也席地而坐,反正一時半會兒他是走不了的了。坐下時,阿明發現散落在一旁已經濕透的高中制服,他慌張地把目光瞥向別的地方,但視野所及,隨著玻璃門上的霧氣越稀薄,女孩的身體輪廓也越來越明顯……

    女孩也發現了同一件事,趕忙又打開蓮蓬頭讓霧氣再度鋪滿淋浴間,「你給我面向牆壁。」她命令道。

    「是。」畢竟闖入者是自己,阿明順從的轉向牆壁。

    「所以……你說你是榭寄生魔法師?還是是個闖進女生浴室的變態?」

    「相信我,我真的是為工作而來,要不然除了用魔法,還有誰有辦法憑空出現在這?」

    「變態殺人魔啊,電影都是這樣演的。」

    「我如果是殺人魔,電影大概已經演到排水孔都沾滿妳的血了。」

    「什麼!?變態還敢如此大言不慚的!」

    「對不起……」

    浴室頓時只剩下水流的聲音,一會兒後女孩開口:

    「算了,你說的也沒錯,如果是不孝之人的話,想必早就動手了吧。況且,我的確是有訂購『為您施展愛的魔法!』。只是,我以為施法的會是個和藹的老奶奶。」是在說店長奶奶嗎……的確,聽說在阿明之前,上一代的榭寄生魔法師就是店長奶奶本人,但她在交棒給阿明之後就退休不做了。

    「妳、妳相信我是魔法師了嗎!」阿明不敢置信的回過頭。

    「把頭轉回去!」她叫道,「不然也沒法解釋現在的窘境吧。」

    連一起生活三十年的母親都不信了,沒想到這個剛和他認識不到一小時的女孩卻相信了他,況且初見面還是在如此糟的情況下。浴室的霧氣搞的他的眼眶也模糊了起來。

    「你是在哭嗎?」

    「少囉嗦,我才沒有被感動咧…嗚嗚……」

    「呵呵,變態叔叔你還蠻可愛的嘛。」

    「別笑了,」用手背抹掉淚水後,阿明怪不好意思的說:「我還是趕緊幫妳施展祝福魔法好了,搞不好施完咒語我就能回去了。」

    一反方才,她的語氣卻突然消沉了下來:

    「要是你再早個幾小時來的話或許還來得及。」

    「什麼意思?」

    「我和男友分手了,因為發現他在今天也約了別的女孩。」

    聖誕節還和別的女孩約會?這不是劈腿嗎!

    濕透的制服……所以她才淋著雨回家的嗎?

    「抱歉。」

    「哈哈叔叔你到底道了幾次歉。」苦澀的口氣,「不是你的錯,是我不夠好才沒辦法挽留他…」接著娓娓道出:

    「他帥氣又溫柔,永遠都是班上的中心,而我只是個不起眼的女孩,當初他接受我的告白時,讓我又驚又喜,『班上的王子竟然選中了我!』一切都像灰姑娘的故事般美好,只是沒想到他的身邊還有其他公主的存在。」說到這裡,她的聲音開始顫抖了起來,「那個女孩走在他身邊時美的就像一幅畫似的,說到底,是我根本就配不上他……」

    悲傷的嗚咽伴隨水流聲依稀傳來。

    就像是他也受傷了般,阿明的心痛了起來,這份自卑感,他也感同身受。

    小薰的背影浮現在腦海中,阿明總是會夢見她越走越遠,拼命伸出的手連髮絲都搆不著……

    「那個…」嘴被堵住,說不出安慰的話。

    不!其實並不是搆不著,他自己也明瞭,   真正妨礙他的是總在快碰觸到時縮手的自己。

    「…哈…你也不用安慰我…嗚……」

    回想起來,記憶中的小薰總是溫和的對著他微笑,從沒露出厭惡或是嫌棄的表情……所以,

    「怎麼可能!!」阿明大聲喊了出來,聲音在浴室裡迴盪著。

    相信他的荒謬職業的女孩怎麼可能不夠好!

    「是那男孩沒福氣!」

    『少年仔沒談過戀愛就少裝作一副談感情很簡單的樣子。』

    三十年來沒談過戀愛又如何,他現在不就在戀愛中嗎?

    「妳之後一定會再遇上一個更好的男人!是個不只優點、甚至連妳的缺點都會一起疼惜的人。」

    「你怎麼能那麼肯定……嗚…」女孩這時終於不掩飾哽咽,泣不成聲哭了起來。

    「就憑我是魔法師!」

    「你不是只會祝福情侶長長久久的魔法嗎…」

    阿明從沒施過榭寄生魔法以外的魔法,但為了她,他得嘗試。

    「…相信我,我一定會替妳做到!」

    以前他都只是唸完咒語就完事了,但這次,他在掌心畫了魔法陣,將所有的意念裝進手心裡握緊,並輕吻攢進手裡的心意,他的手開始發光:

    『願妳能在未來收穫幸福光輝。』

    這拚盡全力的魔法讓阿明失去了意識,在眼前逐漸變黑之前,他終於想起了從一進浴室就聞到的熟悉味道是什麼了……

    是那觸動心靈的薰衣草芬芳。

***

    「小薰,妳晚上有空嗎?」

    「有啊,怎麼了?」

    「能和我一起吃晚餐嗎,我請妳。」阿明惴惴不安的問。

    「好啊!」她的眼中亮起驚喜的光,「不過我可以自己出錢的。」

    「沒關係,是我想要感謝妳這一年來的照顧,像是大嬸那次,不也是妳幫了我嗎。」

    「既然你這麼堅持…那就讓你破費了嘿嘿。」

    「沒問題。但還有個問題…」

    「嗯?」

    「妳為什麼從沒懷疑過我魔法師的身分啊?照理說…這很難讓人相信吧?」

    「呵呵,我說過的。」

    「什麼?」

    小薰笑著向前走了幾步,在阿明跟上之前,用只有她自己才聽的見的音量悄聲道:

    「『阿明的祝福魔法是真的很靈驗的。』」

    六年前的聖誕節,那個闖入浴室的男人,突破自身能力的為她施下了祝福的咒語。

    而現在,她已經站在幸福的門口了。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