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大約在冬季-魔法師。坦斯

#30歲的魔法師

#還沒有建設完成的奇幻大陸

#榭寄生

--------

     

似乎聽見有人在獨自祈禱,一個黑暗且寂靜無聲的秘境,嵐月當空,紫光漫漫的世界裡,飄蕩在耳邊的祝禱詞,帶著一絲深沉的渴望,悄若無息地純化在我耳裡。

我是一名魔法聖士,一個遊蕩人間、四海為家的魔法師。

剛踏上這片土地,就聽見了這名聲音帶著酸楚的少女,一字一句地念著她心裡的祈禱,她躊躇、她游移,從那懦怯的口吻裡,我得到了訊息。

這片土地有些荒瘠,遠方城鎮裡的中央矗立著皇宮與神廟,除此之外,一片荒涼。

神廟立於皇宮之上,這裡的領導者看起來對神的崇拜甚深,情願跪拜神祇,而不相信自己,愚蠢至極。

翻上馬背,這匹陪我走遍天涯的聖馬,帶著神聖的獨角與清靈的聖光,我們一同往城鎮的方向前去。

越是靠近,祈禱聲越是清晰……

這名少女純潔、無瑕,聲音怯懦卻飽含對生命的渴望,她的故事讓我感到好奇,那探索的心,隨著聲音的發源地,挖掘我探究的慾望。

城鎮裡的災民群聚著,圍著一張告示七嘴八舌地高談闊論,我拉起披風上的圍帽,閃過馬腳下的人群,來到戒備森嚴的皇城下。

祝禱詞,更清晰了……

取出了懷裡黑紫色的水晶,水晶閃耀著淡淡微光,我緩緩發問:

『妳是誰?身處何處?』   

過了許久,少女才有了回應:

『您是……聽見祈禱的天神?』

我的嘴角,不知為何揚起了一抹諷刺的微笑,然後回應:

『不是,我是瑪雅的魔法聖士。』

『瑪雅?那可是魔族領域,你為何能夠使用心靈感應?』

『呵,看來妳是一名女祭司啊!除了修道中人,不會有人知曉這是心靈感應。』

『這祝詞是我獻予天神的祈求,為何能夠被你接收?你究竟是何人?』

『小祭司,妳道行不夠深哪!我是魔法聖士,我的領域可比祭司來得更深更廣,甚至,能夠代理神職。』

『瑪雅是擅自使用能力的種族,因為貪婪,由人化為魔物,是天神不允許的存在。』

『是誰告訴妳,瑪雅人因為貪婪而化為魔物?我們本就是神族的子民,所以才能聽見妳的祝禱詞。』

『廟裡的長老祭司總是這樣教導我們的,他說,瑪雅人是魔族,他們善於欺騙和謊言。』

我聽完後,心裡還真是大笑三聲,這名少女,單純地可憐。

『所以,妳相信長老祭司的教導?』

『本來是相信的,可是……現在因為你而有些懷疑了,你本不該聽見我的祈禱,但是你卻聽見了,還與我心靈感應了那麼久。』

『我不只聽見妳的祈禱,還知道妳有困難。』我開始進入主題。

『你……聽出來了?』她的聲音很訝異、很震驚。

『妳此刻身在何處?』

『我?我在神廟……』

一得知她的位置,我立刻跳下聖馬,右手虛空裡召喚,空氣裡出現了瑪雅的獨特聖符,我閉上雙眼冥想,下一刻,我已來到少女身旁。

一座巨大樑柱頂立而起的神廟,廟裡極為莊嚴肅穆,一個身裹半透明薄紗的少女,女體纖瘦,金色波浪長髮垂至腰際,面容如同她的祝禱詞一樣清純姣好,她不像女祭司,反倒像個墜入凡塵的女神。

「你……就是瑪雅的魔法聖士?」

「是,妳呢?」我淡然地輕問。

「我?我是……貝羅城的女祭司。」少女的眼神如同她的聲音一般,躊躇、游移。

「容在下自我介紹,我是瑪雅的克洛夫之子,坦斯,現年三十歲。妳呢?」魔法聖士,引誘她。

少女的神色,瞬間慌亂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恢復正常,她緩緩開口,只是,這一開口,語氣裡帶著咒的魔力:

「坦斯……」柔柔的聲音入耳……

一陣幻象在我眼前閃過,一名紅髮少女在我身前開懷地笑著,她沈醉地在我懷裡,與我擁抱,與我親吻。

那是……芙妮……

我緩緩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後,睜眼,眼前的金髮少女已經幻化為芙妮的模樣,紅髮成辮,全身赤裸。

芙妮的渾圓胸乳挺立,蠻腰纖細,翹臀如蜜桃,她正笑著,如同她生前的模樣。

「坦斯,要我……」她眼露媚態,口吐淫語,這是浪蕩又邪惡的勾引。

而我,露出了微笑。

魔法聖士,更深入地引誘她。

紅髮少女慢慢靠近,渾圓的胸乳緊貼我壯碩的胸膛,發硬的頂點貼著我的肉身,少女純潔的臉龐,行為上的放浪,讓我的笑越來越深,也越來越清晰明瞭。

垂放在側的右手裡突現一支榭寄生金枝,左手緩緩抬起撫上她的柔滑凝乳,她以為她就要得逞,她的笑越來越開懷,越來越淫蕩,然後,我便用力將榭寄生金枝刺入她的身體,一瞬間,整個神廟風雲變色。

紅髮少女被濃濃的黑色氣體環繞,沒多久後幻化了她的真實樣貌,一名黑色長髮的瑪雅女巫出現在我眼前。

而原本壯麗肅穆的神廟瞬間也變得殘破不堪,斷垣殘壁的景象,荒涼又蕭條,金碧輝煌的皇宮消失不見,整個世界似乎只剩下了我和她。

被我揭穿的女巫開始瘋狂的大笑起來,她兇狠的眼神凝視著我,誑語道:

「都說浪跡天涯的坦斯是最高級的魔法師,在我眼裡,你只是一名流浪者,被瑪雅人放逐的神之棄子!」

「隨便妳怎麼說,我無所謂。可是妳在此迷惑世人,擾亂世道,構築幻象迷惑人心,我就不允許。」我仍舊笑,然後繼續說著,「榭寄生,妳應該不陌生,這是送妳前往陰間的禮物,妳就收下。」將金枝放入她的手中,我便立即起身要走。

「芙妮,她還在等你呢!榭寄生,可能你比我需要。」女巫吐出一口黑血,已經快要死亡,卻仍舊不服我,還在嘴硬,最重要的,她不斷地在挖掘我內心深處最不想提及的傷痛。

「榭寄生是通往陰間的信物,可是,芙妮是在神的身旁。」

話一說完,我便立刻離去,毫不猶豫。

走出了廢墟,城鎮裡的災民圍繞著感謝我的恩德、我的幫助,城裡的女巫奴隸他們許久,生活苦不堪言,我一一將他們扶起,便騎著聖馬離去。

這片大陸充滿了靈力,我還有許多的未解之謎尚未領略,我的旅程終將繼續下去,孑然一身是我的命運,降妖除魔是我使命。

我是遊蕩人間的魔法聖士,坦斯。

     

---------

《作者的喃喃自語》

感覺自己寫了一篇《老江湖遇上詐騙集團》的故事……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