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大約在冬季-溫柔的惡魔

#想要羽絨服的灰姑娘

#躺著校草的保健室

#冷冷的冰雨

     

---------

     

李恩熙急促地跑向學校的保健室,黑色的長髮飄逸在她那清秀娟麗的頰畔,她臉上帶著一抹緊張的神色,緊皺的眉頭表現了她不安的情緒。

推開保健室的門,一個俊美的男生正躺在床上等待她的到來。

他是學校裡的主宰,也是學校裡的風雲人物,一個擁有權傾天下的家世,也擁有一張絕世俊美容顏的校草,白曄容。

白家的家世背景驚人,整個學校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白曄容原本就讀的是私人的貴族學校,後來因為在學校涉嫌非法交易,而被踢出學校,轉而來到他們這所默默無名的小學校避風頭。

李恩熙家境清寒,父親很早就已經過世,母親跟別的男人跑了,不知去向,而她是靠著奶奶的老本拉拔長大的,但是命運多揣的她,在十六歲時送走了年邁的奶奶,如今,她只能獨自一人孤獨地生活著。

如此不幸的她並沒有遭受旁人的同情與關愛,反而時常被霸凌欺負,而她會遇上這個天之驕子,就源自一場暗黑穢亂的霸凌。

那一天,她被幾個學長架著來到保健室,一陣凌亂的拉扯後,她差一點就被強暴,但是在最後一刻,因為一道陰冷的聲音突如其來的竄入,才讓所有人都停了下來。

白曄容冷冷地盯著那幾個男生,二話不說地,一個人便解決了那幾個學長,他將他們揍得半死,然後撂下了警告,若是膽敢再侵犯她,下場就是讓他們全下地獄。

幾個學長嚇得屁滾尿流地跑了,李恩熙那個時候還不明白,為什麼他們聽見下地獄會如此驚恐,後來她才聽說,白曄容嘴裡的下地獄,就代表他們即將被消失。

當那些男生鳥獸散後,李恩熙哭著將校服穿好,她低著頭,無法面對那個解救了她的男生,那個氣息雖然陰冷,但是舉手投足間顯示著隱約的貴氣,而且還是一個長相十分俊美的男生。

白曄容聽著她的啜泣聲,半句話都沒說,逕自燃起一根菸,吞雲吐霧起來,而她,已經顫抖地無法走路,全身虛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抽完,他來到她身前,拉起她的手,走出了保健室,然後昭告天下,李恩熙是他白曄容的女朋友。

這個消息一出,所有霸凌過她的人全來向她下跪磕頭,搞得她不勝其擾,原本在學校裡默默無名的她,也瞬間成了大家茶餘飯後的話題。

白曄容還三不五時地就來找她,她曾經要求他,別時常出現在她眼前,他太招搖,讓她自覺壓力很大。

白曄容卻告訴她,不做做樣子,他們很快就會被拆穿,而她,就會再次墜入之前那個黑暗的境地。

李恩熙就此才明白,如此離經叛道的他,其實是個好人。

他大概是這個世界上,除卻奶奶之外,唯一會對她好的人了。

但是,人不能不守分際。

早熟的李恩熙知道,現實世界裡沒有王子與灰姑娘的童話,王子有王子的世界,灰姑娘有灰姑娘的地域,他們最好別有過多交集,免得有所誤會,再說,這一切都只是做戲,偶爾為之便可,不必常常在眾人面前表演。

無奈,這個白曄容並不這麼想,知道她在躲他後,他反骨地更加頻繁地來糾纏她。

就如同剛才,她回教室後發現自己的羽絨服不見了,一問之下才知道,是白曄容取走的,並且留下了話給她,說讓她到保健室找他取回。

門一打開,他白大少爺正躺在沒有人的保健室裡,翹著二郎腿在等她。

「就這麼急著來找我?」白曄容半躺著,語氣慵懶,還有些魅惑。

李恩熙走向他,語氣無法控制地有些不耐:

「把我的羽絨服還我。」

白曄容抬眸,眼裡藏著的是一抹桀驁不馴,他緩緩說道:

「為什麼?」

李恩熙傻了,什麼為什麼?他這是裝傻嗎?

「你別再裝蒜,把衣服還我。」李恩熙有些情緒地往前再進一步,激動地向他索要自己的衣服。

眼見李恩熙越靠越近,白曄容的唇角微微翹起,這個始終與他保持距離的女孩,終於自己走向了他。

白曄容突然起身,兩人的距離極為貼近,這樣沒有防備的距離嚇了李恩熙一跳,她踉蹌地退了一步,但白曄容卻也因為如此更往前一步,他們的距離,被得寸進尺吞噬。

李恩熙不斷後退,而白曄容步步進逼,終於李恩熙撞上了窗口,再無路可退,她緊張地轉過身背對著白曄容,慌張地抗拒:

「別過來,別再靠近!」李恩熙的聲音微微顫抖,面對眼前高大俊美的男孩,她不知所措。

白曄容無視李恩熙的拒絕,他貼近她纖細的後背,一股好聞的氣味混著淡淡菸味,立刻竄入李恩熙的鼻內,這是男孩獨有的氣息,一股剛硬又隨心所欲的味道。

白曄容的雙手撐在窗上,將嬌小的女孩禁錮在自己懷中,他緩緩說道:

「李恩熙,我們假戲真做吧!」

李恩熙呆了……她呆愣地眨著眼,心裡無限慌亂了起來,這個白大少爺今天怎麼了?為什麼連他也要這樣調戲她?

於是,她惱怒地轉身,直接無視他的話語:

「羽絨服不還我是嗎?那我不要了。」說完,她推開白曄容就想離開。

白曄容可不是軟柿子,事實上來說,他個性剛硬得不行,思想上超齡的成熟,他明白李恩熙在逃避,可是,自從第一次見到她那被脫得幾乎快要精光的白嫩身子後,他竟然難得的勃起了!

他從不動情,除了晨醒時的生理反應外,他從未看著什麼而勃起過,甚至有一度他還懷疑自己是性無能,連對女孩子都沒什麼興趣。

這個嬌嫩又清麗的女孩淚眼汪汪的模樣,一瞬間激起了他從未有過的不捨之意,再加上她略微冷淡的氣質,文靜又柔順的形象,不知不覺就讓他將她放入了心裡。

白曄容一把擒住李恩熙纖細的手臂,稍一用力便將她扯入懷中,他摟抱著她,在她耳畔輕語:

「李恩熙,我想,我喜歡上妳了。」

李恩熙掙扎無果,只能抬眸拒絕:

「那是你的錯覺。」

白曄容嗤笑道:

「只能對妳勃起,妳還說是錯覺!」

李恩熙愕然地看著白曄容,沒想到他竟然如此粗俗,她舉起小手用力捶著他硬實的胸口,氣道:

「你齷齪!」

白曄容聽著李恩熙的謾罵才真的傻眼,都什麼年代了,勃起一詞叫齷齪?他還真不覺得是齷齪。

「勃起是生理上的學名,一個男孩因為一個女孩而勃起,那是正常反應,我又沒侵犯妳,但我自己因為生理反應而勃起,這樣叫我齷齪?如果這個世界的男性都不勃起,這樣那些大人怎麼生小孩?政府現在還鼓勵生育呢!不勃起、不做愛,能生得出小孩?」白曄容忍不住教訓了一番。

李恩熙沒想到,平時這麼沉默寡言的白曄容竟然如此能言善道,她實在說不過他,便不想再回嘴,她推著白曄容,只想離開。

「走開!我不想聽你狡辯!」

白曄容怎麼也不肯放手,他緊擁著她,在她耳畔勾引:

「恩熙……」一陣嘆息似的呼喚,在李恩熙耳畔響起,引起李恩熙一陣戰慄。

「我想和妳在一起。」

李恩熙瞬間軟了身子,這樣性感的呼喚,讓人簡直無法抗拒。

這個男生是魔鬼,這一聲,如同惡魔的召喚一般。

「我們……家世差距太大,你父母不會同意的。」李恩熙鬆口解釋,她知道以自己的處境,她連和他做朋友的資格都沒有。

「會同意的,只要給他們想要的,我的私事他們基本不會過問。」白曄容冷然地說道。

「妳不了解我的身世,其實我和妳一樣,無父無母。我父母親在我六歲時過世,然後我被叔叔收養,成了他們的小孩。白家什麼生意都做,最賺錢的是軍火生意,許多槍枝改造設計都出自我手裡,前陣子,我因為不滿那些親戚剝削我的分紅,便不再提筆替他們畫設計圖,就這樣,我被趕出了學校,然後來到了這裡。」白曄容的嘴角噙著一抹諷刺的笑,他的人生雖然不悲慘,但是頗為可笑。

人情冷暖,在一個豪門世家裡,顯得更為清晰。

李恩熙抬眸望著這個高大俊美的男孩,原來他的光鮮亮麗只不過是一種假象,他們都同樣不幸,只不過他比她好一點,他是富裕的不幸,不像她是貧窮的不幸。

或許,這樣與她身世雷同的男孩,才是真正適合她的男孩。

「那你告訴我,為什麼是我?學校裡比我漂亮的女生多得是,為什麼偏偏就挑上我了?」李恩熙凝視著白曄容,那想透視他想法的慾望,鮮明得不得了。

「我對漂亮的沒興趣,只對有感覺的有興趣。恩熙,那一天救下妳的時候,我就覺得像是看見我自己,但妳無法從黑暗裡自救,所以只能由我來保護,讓我保護妳,好嗎?」白曄容的眼神帶著深刻的執著與一絲不苟的嚴肅。

李恩熙不否認,白曄容這一席話真的讓她很心動,一個孤女獨活於世,內心不只孤單還很苦悶,好多事她沒有主張,常常過得焦慮和不知所措,即使她再怎麼獨立,也總有她一個女孩子無法處理的事情。

李恩熙抬頭,看著比她高一個頭的男孩,他救了她,保有她的清白,更在學校裡對她加以保護,此刻,他還想進一步呵護她,將她捧在手心裡疼愛,男孩已經步步逼近,她也無法再繼續逃避。

內心裡的渴望在喧囂,女孩若想要幸福,大概也必須勇敢對愛情坦然,這個男孩她不討厭,甚至在他坦白身世後,對他更有一種憐惜的情緒,於是,第一次李恩熙對自己下了一個重要的決定:

「那……我們……在一起吧!」

白曄容得到了允許後,一把擁緊女孩,將她深深揉入懷裡,吸汲她髮絲散發的淡雅香氣,這個讓他第一次擁有異樣情緒的女孩,完整的佔據了他的心。

最後白曄容拉著李恩熙的手回教室裡收拾東西,放學時間早過了許久,冬夜裡的學校陰冷、黑暗,更不宜久留。

白曄容穿上自己的羽絨外套,也幫李恩熙穿上她的,兩人手牽著手,走在寒流來襲,下著凍人的冷冷冰雨中,他手裡撐著傘,送著李恩熙回到了住處。

「進去吧!」白曄容開口,冷冷的模樣極有男子氣概。

「那個……我有句話想對你說。」李恩熙突然開口。

「妳說。」

「從認識你到現在,我還沒對你說聲謝謝,謝謝你那天救了我,還小心翼翼地保護著我,對你的感激我真的難以言喻,若是沒有你,我早就……一踏糊塗了……」李恩熙慢慢紅了眼眶,他外表如魔鬼,心裡卻暖得像太陽,溫暖了她寒冷苦澀許久的心扉。

白曄容走近李恩熙,淡然地說道:

「不要感謝我,我只要妳,好好愛我。」

說完,白曄容毫不猶豫地抬起李恩熙的下巴,絕美的薄唇精準強勢地吻上那勾他許久的紅唇之上,他霸佔她青澀的唇瓣,那無人侵略過的私密境地。

李恩熙被擁在男孩精壯的懷裡,乖順的獻上紅唇,流下了動情的淚水,在這樣下著凍人冰雨的冬夜裡,他們的心被彼此的情意漸漸溫暖包圍,而這樣年輕的故事,還會持續,也正在持續,他們正走向自己未知的人生,未知的境遇。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