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大約在冬季】賣火柴的千金

      "啪!"清脆的巴掌聲迴盪在一間灰暗的小房間裡,打人的是一名中年男子,叫做劉國南,男子滿臉鬍渣、混沌的眼眸與渾身的酒氣,男子現在的模樣讓人難以置信他在一個多月前還是個光鮮亮麗的上市公司的老闆,原本因為大魚大肉而凸出的啤酒肚和他那肥碩的身材,在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如消了氣的氣球瞬間消瘦了許多,寬大的白色吊嘎底下是他那因為暴瘦而來不及反應地鬆垮的皮膚,而被打的女孩是他的女兒--劉雪嬌。人如其名,她有著天生膚白若雪的肌膚,在這昏暗的房間內更是襯托出她膚色的雪白,也因如此她臉上的五指印顯得更加刺眼。

      在打下去的那一瞬間其實劉國南就後悔了,但是看到女兒仍舊是那副死不肯認錯的樣子他心中的火氣又被燃起。"妳!妳到底知不知道因為妳一時貪玩導致的後果有多嚴重!"

      "我...那又怎麼樣!我們家又不是付不起!不然只要取消訂單就好啦!"劉雪嬌摀著被打的左臉,一想到剛剛爸爸打她的那一巴掌臉頰又傳來陣陣刺痛,原本想要道歉的話語被吞下肚,她倔強地不肯先低頭認錯,從小到大嬌生慣養的她是第一次被爸爸打,一直以來都仔細呵護著她深怕她受傷的爸爸居然會為了這件是打她?!一想到這裡不禁眼眶泛淚,淚水逐漸遮蔽了她的視線,本想崩潰大哭之際,看到眼前模糊的身影,她微微抬起頭阻止淚水的滑落,她不願被爸爸認為這是她在示弱,不過在劉國南看來這比示弱來的令人心疼。

      "唉....."劉國南嘆了一口氣,當他想放棄的時候坐在角落默不作聲的女子終於開口了。

      "劉雪嬌,妳別天真的以為妳做錯的事都有我們在妳後面幫妳處理妳造成的爛攤子,如果妳不賣掉這些貨的話公司就會因為周轉不靈導致破產,妳以後就不會有漂亮的洋裝和玩具,也不能住大房子裡,家事也不會有打掃阿姨幫我們,煮飯也不會有煮飯阿姨幫我們,之後妳就要開始學會打掃家裡洗衣服和煮菜。啊...可能也要轉學了,畢竟沒錢繼續供妳讀私立學校了嘛,所以要轉到公立小學。妳也別想要我們幫妳處理,我們是不會幫妳的。"女子就是劉雪嬌的媽媽--嚴藝雯。

      "為...為什麼是我要賣掉!你們呢?我自己怎麼可能賣得掉這些火柴!"劉雪嬌一聽到後果頓時急了,她完全想像不到媽媽說的那種生活,但如果沒有洋裝和娃娃那要怎麼和同學炫耀呢?!而且媽媽居然說那些火柴全都要她自己賣掉!!

      "反正我和妳爸那些苦日子都熬過來了,我們只不過是回去那種生活而已,也沒什麼不好的,如果妳捨不得現在的生活那就把這些貨賣了,盡量補齊妳所造成的漏洞。"

      說完,嚴藝雯頭也不回的走了,在離開房間前又撇一眼望著女兒滿臉寫著憂慮的劉國南的背影,劉國南背後像是長了眼睛似的,感覺到了她的視線趕緊追上她的腳步,獨留劉雪嬌一人在房間內。

      房門被關上後黑暗再度降臨,僅剩微弱的月光照進房內的一角,劉雪嬌跪坐在冰冷的地板上神色茫然,她抬頭望向窗戶外那皎潔的月亮,腦中對於未來一片空白也不知該如何解決這件事。

      而走廊另一端的房間內,劉國南在房內不斷踱步腦中思索著該如何幫女兒求情,'趴搭!趴搭!'拖鞋打在木質地板上發出的聲響環繞在整個房間,嚴藝雯則坐臥在柔軟的床上悠閒地翻閱著最新的時尚雜誌。'趴搭!趴搭!.....趴搭!趴搭!'她終於忍無可忍大力的闔上雜誌'啪!'闔上雜誌發出的巨響驚醒了陷入沉思的劉國南,此時他才驚覺他似乎吵到老婆了。

      "那個...老婆,可不可以這樣就好,妳看,我也照妳說的減肥了,也打了她一巴掌,而且公司也沒有任何損失,是不是.....?"對於教育孩子這點在老婆面前劉國南總是特別氣短,就像現在他看到老婆嚴厲的神情後越講越心虛,也越小聲...

      "這件事我們不是討論過了嗎?一切聽我的,而且你到底要縱容她到什麼時候?也別說什麼她還小這種話,這次她因為一時貪玩,在訂單上多加了三個零,如果沒有發現的話你看你要怎麼幫她擦屁股,而且她還一昧地認為這件事沒什麼大不了,那下次她是不是又不知悔改闖下大禍後要我們幫她收拾,你要記住她可是將來公司的繼承人,所以才要趁這個機會好好扭正她的想法,不然退休以後你就等著把公司轉手吧。"其實她說這話對於一個十歲孩子來說有點過頭了,但是對於一個需要精心培養的公司繼承人來說是剛好而已。

      "那貨要怎麼辦?難道要和小陳串通好嗎?"劉國南口中的'小陳'就是火柴工廠的老闆,和他們夫妻倆也是高中同學。

      "沒錯,我已經和他說好了,他也答應要幫我們。而且我又不是要她全部賣掉,如果她能想到應對方案加上賣出千分之一的貨量我就原諒她。"

      隔天清晨,劉雪嬌醒來想要下樓吃早餐,但是到了樓下卻發現家中空無一人,桌上只有一張紙條和一個便利商店的麵包,她拿起紙條一看明顯是媽媽的筆跡:'家裡的煮飯阿姨和打掃阿姨只做到昨天,所以從明天開始妳就要自己弄早餐,今天先讓妳適應一下所以我幫妳買好早餐了。以後上學要妳自己走路去學校,因為司機也是做到昨天。零錢在門口的鞋櫃上自己拿。'劉雪嬌看到這想說:'哼!那我就直接請假不要去學校就好啦!'當她正想把紙條撕掉的時候突然發現紙條的後頭也寫了一排字:'如果妳敢不去學校那我就直接幫妳辦好轉學手續。'

      "啊~~煩死了!"劉雪嬌撕掉紙條洩憤,只不過心中還有滿腔的怒火無處發洩,可憐的家具就成了她的洩怒對象,她一邊收拾上學用品一邊用腳踹了一下又一下在各個家具上,餐桌、椅子、書櫃和鞋櫃無處沒有不被她摧殘過。等她平靜下來已經是十五分鐘後準備要出門的事了。

      而出門上學對劉雪嬌來說又是一大難題,先不說她有沒有體力走去學校,單就她能不能認得上學的路就是一個問題。平常有司機在她上下課,所以完全不用認路,導致了她現在連出家裡大門後要往左還是往右都不清楚。

      最終在強大的google地圖的幫助下,還是到達學校了,只不過原本只要十分鐘的路程硬是花了三倍的時間她才走到校門口。此刻她的鼻子通紅,手指末端也有些許凍僵,一般人在寒冬中待了三十分鐘即使有做好保暖的準備也會有些吃不消,更何況是一個沒什麼生活常識的千金大小姐,她又怎麼可能準備齊全保暖衣物呢。

      '噹~噹~噹~噹~'這個鐘聲不是早自習開始的鐘聲,而是早自習結束的聲音,畢竟她光走來學校就花了三十分鐘的時間嘛。當她走進教室的時候已經是第一節上課鐘響的前一分鐘了。

      劉雪嬌一進教室就迎來了許多人的注目禮,不過最令人訝異的是教室後方的班導師居然不問她遲到的原因,只讓她趕緊就座,要知道他們導師可是出了名的嚴厲,對於遲到的學生從來都沒有好臉色過,雖然她對劉雪嬌說不上好臉色,但也只是淡淡地點個頭說句話就放行了。

      '難道是因為快要上課了?'班上有些人看到時鐘上顯示的時間也就自行腦補了一下自認合理的理由。

      "雪嬌,妳今天怎麼遲到了?啊!妳的手怎麼那麼冰!"坐在她斜前方的女孩輕輕握住劉雪嬌的手,她是劉雪嬌的朋友(跟班)之一,叫做李筱媛,女孩有著大大的杏眼,臉頰還有些嬰兒肥,剪了一個小丸子頭,和劉雪嬌最不同的是她有著健康的小麥色肌膚,明顯外貌風格都差異極大的兩人又怎麼會湊在一起?用劉雪嬌的話來說就是'她的膚色可以襯托出我的白,大喇喇地性格能對比出我的優雅。'簡單來說,她就是需要一個可以襯托她的優秀的人,而對她來說李筱媛正好是那個人。

      劉雪嬌淡定的抽回那隻被李筱媛握住的手用她略為僵硬的嘴角微微一笑說:"沒事,只是有點不舒服而已。"

      "喂!不要隨便摸別人的手好不好。真是噁心。"後方傳來一道尖銳的女聲。出聲的是她的跟班二號--林芝橙,綽號橙子,標準的空有美貌沒有腦袋的那種,其實劉雪嬌的朋友(跟班)們對她來說都是拿來陪襯她的綠葉。

      "好了好了,筱媛只是擔心我而已啊,橙子。"劉雪嬌回頭安撫了一下炸毛的林芝橙,妥妥的在兩人心中刷了一波好感度。

      "切!白蓮花。"坐在她旁邊的青梅竹馬--程宇叡小聲的嘟囊了一下,作為班上最了解她的人他精闢的說出了他對於劉雪嬌的看法。如果眼神可以殺死一個人,那程宇叡可能已經被劉雪嬌千刀萬剮了。

      第一節下課,一群女生圍繞在劉雪嬌的座位四周嘰嘰喳喳,國小女生會談論的就只有那幾種,玩具、衣服、髮型、零食、爸媽、文具。

      不過最近因為聖誕節將近,所以大家聊的都是:

      "聖誕節要去哪裡玩啊?"

      "交換禮物要準備什麼?"

      "不知道明天會收到什麼禮物?"

      在一片節慶的氛圍中突然有句話殺出重圍"欸欸你們知道學校舊校舍有一個傳說嗎?"

      同學甲:"我知道!是那個舊校舍六樓廁所裡...有鬼!"她雙手舉在胸前手指向下,頭髮故意往前撥蓋住面容。

      同學乙:"啊!別說了!"

      雖然有些人不願聽,但有興趣的還是佔多數,所以在一群人的慫恿之下同學甲清了清嗓子享受了一下大家期盼的目光說:"你們知道廁所裡的花子這個鬼故事嗎?聽學長姐說我們學校也有喔!前陣子還有六年級的學姊遇到她。那個學姊還說花子可以幫妳實現任何一個心願。"

      "哇!真的嗎?!那有什麼條件?"

      "只要在晚上九點整的時候帶著一塊生肉到六樓女廁的第三間廁所,敲兩聲門說'花子花子,妳在嗎?我是某某某。'然後她就會說'我在呦~'她會打開門問妳的心願。那個學姊當時就許說希望可以和她喜歡的那個男生交往,結果不到一個禮拜兩個人就交往了。"

      到了放學,劉雪嬌腦海中那個念頭仍然揮之不去,'如果我和花子許願說希望把火柴賣掉呢?唉~怎麼可能嘛~'走到校門口,她並沒有看到爸媽來接她,平常就算司機請假爸爸也會來接她呀?!今天怎麼沒有人來接她下課呢?就在她拿出手機要打給爸爸的時候,一通電話來了,是一個陌生來電。

      “喂?請問你是?啊!陳老闆您好,是、是,啊?可是我…嗯……好、好吧,我待會就到。”掛完電話後劉雪嬌才發現五分鐘前媽媽傳了一則簡訊給她:'我和陳老闆說好了,你下課就直接去他那裡取貨拿去賣,如果沒賣到一定的量就別想回家。'

      晚上八點鐘,因為今天是平安夜,街上的人潮是平時的兩倍,但她從傍晚五點取貨到現在三個小時,只賣出了五十盒火柴,身後還有兩大箱滿滿的火柴尚未賣出,一個十歲小女孩在寒冬中賣火柴,一般人會先覺得她很可憐,再覺得不太對勁,有些人想打電話報警,但全都被劉雪嬌阻止了,如果事情鬧大到班上同學知道的話,那她還真的會想轉學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又過了二十分鐘,就在劉雪嬌昏昏欲睡的時候突然有一個雌雄莫辨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只要向花子許願就好了,一切都會結束。"

      聲音從原本的呢喃細語到後來像是在耳旁的低語,劉雪嬌也像是被蠱惑一般慢慢起身,走到附近的超市買了一塊生雞肉,她非常果斷地往學校的方向走去不見絲毫猶豫。

      夜裡的學校就像一個大型鬼屋裡裡外外透漏著詭譎的氛圍,明明緊閉起的校門莫名敞開,昏暗的走廊不知何時會突然跳出什麼東西,空無一人的舊教室裡只剩一些殘破不堪的桌椅,無法緊閉的玻璃窗隨著冷風的吹拂微微顫抖,寒風不斷從隙縫中鑽進教室,發出了像是哀鳴般的聲音。劉雪嬌對於這個詭異陰森的場景懵然未覺,現在她腦中只剩一個想法,就是向花子許願。

      來到六樓的女廁,此時劉雪嬌才清醒過來觀察這間傳說中的廁所,不同於剛才的詭異陰森,這裡可以說是溫馨也不為過,暖橘色的光線驅散了她身上的寒氣,裡頭還傳來陣陣花香,這溫馨的氣氛使得劉雪嬌放鬆下來,她慢慢走向第三間廁所等到九點整的時候敲了敲門:

      "花子花子,你在嗎?我是劉雪嬌。"

      "我在呦~"裡頭傳來的是剛才那個雌雄莫辨的聲音,不過劉雪嬌並沒有察覺。

      九點的時候嚴藝雯突然感覺到一股莫名的不安感襲來,她看了一眼時間打電話給暗中保護劉雪嬌的保鑣。

      "喂?雪嬌呢?她還好嗎?"

      "小姐她沒事,正準備回家。"保鑣僵硬的語氣讓嚴藝雯感到有些狐疑,不過聽聞她沒事正準備回家也就壓下心中的疑慮。

      "那就好。"

      過了約莫三十分鐘,劉雪嬌回來了,那兩大箱火柴真的全數賣完,嚴藝雯問了幾個問題就讓她先回房間休息,待她上樓後才叫來保鑣問話,兩人的回答沒什麼出入,她也漸漸放下心中的異樣感。只不過她沒有發現那個保鑣剛才回答問題的時候眼底的神色和剛剛劉雪嬌的神情如出一轍.....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