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心有懸念之〈星辰所向,心之所念〉

●TAG:#江湖大夢手遊   #一夢江湖   #少林滄海

───

深愛〈星辰所向,心之所念〉

16

離開武當後,眼看就要入夜,我和墨琁在半路一間客棧落了腳歇息。

不巧這間客棧就只剩一間房,我便只好與墨琁兩人一間房,我睡地上,他睡床上。

本來墨琁是要我睡床上,他睡地上的。可是我覺得他經此一番必然心力憔悴。

於是乎,我一進房就抱了一個枕頭往地板上一躺:「我睡地板,地板涼,好睡覺!你頭髮都沒有,還是躺床上,免得頭要著涼。」

他只淡淡地睨了我一眼,而我轉頭就閉上眼,還故意發出鼾聲。

可隔日一早醒來,我卻在床上。

而墨琁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怕頭著涼,並沒有去地板睡,而是安穩地睡在我旁邊。

我暗自悔恨自己怎能如此大意,和一個男人同處一室還如此沒有防備,什麼時候被抱上床的都不記得,就算對方是個和尚,也不能這麼沒有防備心啊!

我小心翼翼地挪動身子,翻身下床。

「早。」

儘管我小心翼翼,然而腳方一落地,墨琁還是醒了。

「早啊。」我回過身,搔著腦袋憨笑著回道。

墨琁面朝我,坐起身,胸前衣裳敞開著,露出一片精實胸膛,而胸膛上有一道清晰的傷痕,像是被劍所刺。

我一瞧見那傷口,眉頭不禁微微皺起:「你胸膛上的傷痕......」那位置再偏些,就是心口了。

墨琁垂眸,勾起一抹淺淺的笑,似自嘲:「那年,她執意去尋顧梣,我將她攔下,她一劍刺人我胸口,讓我看清了她對我的無情。」

「可縱使她無情,你如今仍是為了她離開少林。」我搖頭嘆道。

「她對我無情,卻不代表我也無情。」墨琁理了理衣裳,掩去那傷痕,他語氣淡然:「她那一劍早已了卻過往,我如今不過用我的方式結束我對她的情意。」

墨琁一雙漆黑的眸,越過我,望向窗外景色,「我告訴顧梣她至死所深愛都是他,也是告訴自己死了這條心。」

17

「那你今後如何打算?」吃早膳時,我問墨琁。

墨琁將一塊去好魚刺的魚肉放入我碗裡,漫不經心道:「妳不是還沒找到丹毒和心魔嗎?說好幫妳找,只是禪醫療中找尋數日一無所獲,如今我離了少林,中土我必然比妳熟悉,便繼續幫妳找吧。」

墨琁確實比我熟悉中土,若無墨琁,我只怕是要漫無目的去找,如大海撈針。如此想著,我便很快答應道:「好,那就請繼續多多指教啦,墨琁。」

我朝墨琁伸手,一如初次向彼此介紹自己那般。

「嗯。」墨琁回握我的手,輕輕應聲。

用完早膳後,我與墨琁搭上了輛馬車,一路往江南。

馬車上,我將裝盤纏的袋子倒了過來,晃了晃。

嗯,很好,空空如也,半點油水也榨不出來。

我抬眼望向墨琁,一臉尷尬的笑著,吶吶道:「那個......墨琁你身上可還有......盤纏?」

墨琁瞥了我一眼,自懷裡掏出幾個錢袋,看著十分飽滿。

「畢生積蓄。」墨琁如是道。

我又晃了晃自己的錢袋子,確定半毛沒有,復朝墨琁道:「那個......能不能跟你借點錢?」

「你放心,等我和師姐妹會合,一定還給你!」我舉著手,一臉信誓旦旦,作發誓狀。

說是畢生積蓄,但墨琁倒也沒猶豫就答應了我,「好。」

18

盤纏有了著落,我也就能別無煩惱的專心尋找丹毒和心魔線索。

還好機智如我答應了墨琁的提議,繼續和墨琁同行。否則到了江南,怕是要餓著肚子,四處流浪,更別提去找線索了。

眼下墨琁去買些隨行的糧食,我就坐在茶館外頭等著。

正看著幾個孩子在放風箏,忽而一道紅色的身影閃入我的視線。

一把細長的太刀從天而落,殺意襲來,我面前的木桌登時被劈成了兩半──

太刀很快被隨後落下的身影撿起,再次擺起攻勢,迎面向我砍來。

我飛身而起,身子向後翻了個圈,險險閃過那凌厲的攻勢。

站穩身子後,我終於看清來人,眉間頓時緊緊皺起,握起大刀指向來人,喝道:「孟紅雨!」

「呦,原來是妳,望兮的得意弟子之一,滄海的老么──慕瑀梨。」孟紅雨看著我,將長太刀擺至眼前,刀刃上透著森冷的寒光,倒映著我的身影。

「我遠遠看著茶館裡坐了個滄海ㄚ頭,想著來打個招呼罷了,沒想到是妳這個麻煩又多事的ㄚ頭。」

「妳殺了顏長老的帳,我們還沒算呢!」我瞪著孟紅雨,身周紅煙漸深,心魔儼然呼之欲出。

孟紅雨冷嗤了一聲,鄙夷道:「算帳?就憑妳?」

「就憑我,也定要將妳千刀萬剮!」我猛地暴衝上前,大刀狠狠劈向孟紅雨所在。

「心魔都控制不住,還敢在這說大話,我倒要看看妳有多少能耐!」孟紅雨輕巧地閃過我的攻擊,躍上半空,運起輕功就往山的方向飛去。

我亦離了茶館,追了上去。

19

我追著孟紅雨,到了一座山的山頂。

可方一落地,我卻眼前一片模糊,只能靠著大刀勉強撐起發軟無力的身子,「妳......」

「心魔入骨,隨妳的情緒而起,我只需激起妳的情緒,再拖延一點時間,妳必然不戰自敗。」孟紅雨說著,用太刀挑起一個香囊。

「落雲香......妳還給我!」我一瞧見那香囊,用盡最後一絲力氣伸手就想去搶。

孟紅雨揮刀,將裝著落雲香的香囊拋下了山崖。

我撲了個空,趴倒在地。

再次感受到雪嶺上那時候的無助,可這次卻沒有誰來......「墨琁......」意識模糊間,我氣息微弱地喚了他的名字。

可回應我的,只是山上的冷風呼嘯而過。

我感覺到孟紅雨走近,在離我一步之遙處停下。

我聽見她冷笑道:「心魔既已爆發,到底是要死的,我便提早送妳上路吧。」

執念成痴,便生心魔。

今日一時執念,怕也是我命裡的一劫數。

悲莫悲兮生别離,樂莫樂兮新相知。

從前在島上,總是聽師姐說起此一句,如今中土一趟,倒是都體會到了。

可我還沒來得及和墨琁告別,還有茶錢沒有還呢。

闔上眼前,我似乎又看見那日雪嶺上生死一線間落下的一根禪杖,和聽見那此時此刻令我心魔忽而安定的嗓音。

「眼前因果業障,當下喝破執迷。」

執念破,心魔滅。

20

本以為墨琁不會找到我的。

可卻不想墨琁回到茶館看見一片凌亂,又不見我人影,隨手揪了茶館小二一問。

匆匆尋至山下時,正巧被孟紅雨拋下的香囊砸中。

「那香囊落下的正好,我便也就知道妳興許在山上。」

我眨著眼,歪頭問墨琁:「我還未曾在你面前拿出香囊,你怎麼就知道是我的香囊?」

墨琁伸手輕輕捏了捏我的臉頰,「因為妳身上總有落雲香的香味,和妳相處日子也不短了,我自然記得這香味。」說著,溫熱的指尖向下滑落,抬起了我的下巴。

我與墨琁四目相對,他接著緩緩道:「妳不見的時候,我突然發現自己竟比起知道她跳下藏經閣時還要焦急。」

我愣然道:「啊......我不是故意跑掉害你擔心的,只是孟紅雨殺了顏長老,是我滄海的仇人,我一見到她就顧不上別的了,何況心魔爆發,我就更控制不住自己。」

墨琁抿了抿唇,似乎是在尋思著該如何開口。

「......妳告訴過我,要以毒攻毒,當我再遇到一個讓我刻骨銘心的人,就不會再為她痛苦。」

我還沒明白墨琁到底想說些什麼,只是點點頭回道:「嗯,對啊。」

「似乎,妳便是那毒。」

繁星如海,窮我一生精力,只怕也難推演天象之萬一。

如我從未想過,也未料到,星辰所向,心之所念,竟是他。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