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心有懸念之〈不辭遠道重重,為你擋下凜冽急風〉(二)

●TAG:#江湖大夢手遊   #一夢江湖   #少林滄海

───

心動〈不辭遠道重重,為你擋下凜冽急風〉(二)

12

在我再三保證不拖後腿後,我與墨琁便來到了武當。

門口的武當弟子雖然面色冰冷,卻待客有禮。

墨琁遞出一張方正的紙,紙上只落筆一字,梣。

那武當弟子見了,面上冰冷稍有退去,「既是梣師兄的客人,隨我來便是。」

武當一片仙氣凜然繚繞,樹木挺拔,花草翠綠,池水清澈。我見池水清澈,忍不住停下腳步,蹲下身子,伸手去觸碰池水,冰冰涼涼的,池裡的魚兒倒是不怕人,靠近我的指尖,好奇輕吻。

「梨,走了。」正逗弄著魚兒,墨琁的叫喚聲便傳來。

「好咧!」我拍拍裙襬站起身,才恍然意識到適才墨琁對我的稱呼,神色一瞬怔愣。

他喚我,梨。

一陣清風拂過我的面龐,悄然覆上一抹淡淡的紅暈。

13

一路來到一間淡雅清致的庭院,在前頭帶路的武當弟子輕敲拉門。

「梣師兄,有你的客人。」

門被緩緩拉開,來人卻顯然並非梣師兄。

除非他們武當的這位梣師兄有扮女裝的癖好,再者,看女子腰間上掛著的一盞燈,亦是雲夢的慣用武器,並非武當。

「湮湮姑娘。」武當弟子眉宇輕蹙,卻仍是微微頷首作招呼。

「他們是誰?找顧梣做什麼?」湮湮姑娘打量著我和墨琁,娥眉輕挑,道出如此評價:「一個光頭和一個矮子。」

我眉角一抽,理智線有些脆弱,正要發作,便被墨琁察覺,伸手按在了我的腦袋上,阻止我跳起來跟湮湮姑娘理論。

墨琁淡然回道:「有要事必須一問,顧梣可在?」

「他剛剛出去了,要等會兒才回來,你們在外面等著吧。」湮湮姑娘說罷,轉身就關上了門。

通常不是要讓人進屋子等的嗎?

我憋屈著一張小臉抬頭看墨琁,墨琁也正好低頭看向我。

「乖。」他哄孩子似地只說了一個字,摸了摸我的腦袋,又揉了揉我的頭髮。

14

就這樣徒留我和墨琁兩人坐在緣廊邊上等了許久,終於看見一白衣少年走入庭院,朝我們迎面走來。

「客人?」白衣少年面無表情地問。

「顧梣?」墨琁站起身,神色如常地反問。

縱然墨琁神色冷靜,可我卻看見他握著禪杖的手微微一緊。

白衣少年答曰:「我是。」

「你可認識一位華山女弟子?」

顧梣眉宇一蹙,「......不認識。」

顧梣話音才落,墨琁的禪杖便凌厲地朝他揮去。

墨琁冷著臉,看著已然退開幾步遠的顧梣,「好一個不認識。」

「如果你是說前幾日來過的那位,她早已經不是華山弟子。」顧梣依舊面無表情,如覆上一層千年冰霜。

墨琁道:「她做的一切選擇皆是為了你。」

顧梣道:「我並沒有要求她,既是她自己的選擇,與我何干。」

「你既心裡無她,為何要告訴她,希望她在你身邊。」墨琁執起禪杖,飛身而起。

顧梣亦撫琴擺陣,面色不改地回應道:「我不過想看她所謂喜歡我,是如何喜歡。」

隨著錚錚琴聲,一把把短劍懸在空中,彷彿無形間有細絲牽引般,整齊劃一地圍繞成圈。

其中一把落在了墨琁身後。

我二話不說,抽起背後大刀,運起內功,深紅的流息頓時自體內四散而出。我踢出一顆流珠,將墨琁身後的短劍擊落。

琴聲一瞬停頓,琴音驟變,劍陣再次擺出,卻不再圍繞成圈,而是方向一致地朝我而來。

我見狀,一個閃身躲開。

劍陣很快歸位,又再次轉向我所在的地方。

這回我還沒來得及反應,短劍已然落在了我腳前,刺入泥地,周圍空氣震盪,我腳下踉蹌,向後跌退,身後卻偏巧是一隅水池。

「嘩啦──!」

15

我嘩啦落水不過一瞬,墨琁便將我撈出,打橫抱在了懷裡。

「咳、咳!」我嗆了水,免不了一陣咳。

沒等我咳完,顧梣撫琴又令劍陣重新歸位,「來者本是客,既先動了手,那我便只能送客。」

墨琁抱著我,看向顧梣道:「都說武當弟子持重端莊,風骨飄逸,自詡為仙者,如今看來竟是這般拙劣不堪。」

顧梣聽著,面色仍舊冰冷地回道:「我也聽聞少林弟子戒律森嚴,自詡佛法超然庇佑世上人,如今看來亦不過爾爾,戒律、佛法和蒼生你又可曾在意過。」

「墨琁敢做敢當,從未掩飾私情,而你將人心玩弄,卻道是她的選擇,與你無干,你如何對得起自己的良心!」我終於緩過氣來,開口就反駁顧梣。

「我不過心中疑慮,試了試她那世人所謂的情意。」顧梣卻仍不覺自己有錯,細長的指尖撫著琴弦,漫不經心地輕輕彈出一個單音。

「你這般辜負人心,她如今已傷心離世,你還不覺得自己有錯,簡直無藥可救!」我鄙夷道。

顧梣撥弦的手一頓,神色也終於有了一絲情緒起伏,「......她死了?」

墨琁壓抑著內心翻騰的憤恨,沒有回答顧梣,只是問道:「她最後來找你,你到底和她說了什麼?」

顧梣斂眸道:「我沒必要告訴你,只是我也沒想過她會死了。」

「她心思單純,你從一開始就不該給她希望。」

「那麼,你來究竟是希望我認錯,還是要替她殺了我?」顧梣的雙手自琴弦上收回,抬眸直直地看著墨琁。

「我不會殺你,因為她至死都深愛著你。」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