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心有懸念之〈千山暮雪的悲涼,你一身袈裟入我眉眼〉

●TAG:#江湖大夢手遊   #一夢江湖   #少林滄海

───

緣起〈千山暮雪的悲涼,你一身袈裟入我眉眼〉

01

滄海弟子世代煉丹,丹毒深入血脈,遂成心魔入骨,故而且滄海弟子時而嫻靜,時而暴躁,心魔爆發時,唯有落雲香可壓制。

礙於祖訓,滄海弟子居於浮洲島上,從不踏足海外中土。

然而,幾年前,掌門意識到滄海弟子心魔越來越重,落雲香勢必終有一日會失去壓制作用。而海外中土上,或許會有能夠徹底除去心魔的辦法。

有一日,掌門將我喚去,對我說道:「明日演海堂胡長老會帶領一部份滄海弟子去往中土,妳隨船隊一起去吧。」

我應諾,「是。」

故而這年,我來到人人嚮往的中土,中土上,有高聳入雲的雪山,有十里飄香的桃花林,有最香醇的美酒,還有……

還有他。

02

到了中土後,我與師姐們四散江湖,各自去尋和丹毒及心魔有關的消息。

那日,我聽信江湖謠言,雪嶺山上似有丹毒的線索,衣裳單薄就上了雪嶺,偏生碰上了暴風雪。

風雪疏狂,我步履蹣跚地走著,可大雪瀰天,寒氣模糊了眼前山路。

腳下踩著積雪一滑,我愣是踉蹌地摔了一跤,「哇啊……!」

趴倒在地,沉重的眼皮,和冰冷的身子,我已然無力起身。

此時若睡去,怕也就不會再醒來了。

縱然知道,我卻忍不住疲憊,半瞇著雙眸,意識逐漸飄忽。

依稀間,一聲沉重的腳步聲傳來。

一步步正向我靠近。

我勉強抬頭看往聲音來向,才抬起頭,便看見落在自己身前雪地上的一道巨大影子。

視線緩緩往上看去,看到雪白毛絨的手臂……那影子,正是一隻巨大的雪猿。

我心裡暗自不妙,強撐起精神將手往身後探去,握住了刀柄。

可雪猿一見我動作,忽而昂首一聲狂吼,再接著抬手就朝我迎面而來,愣是將趴在雪地上的我,連人帶刀拍飛幾里遠去。

雪猿直起身子,雙手高舉起,狂吼著往胸脯一陣猛搥。接著,便拔山倒樹地朝著我狂奔而來。

忽而一根禪杖落下,直插入雪地,引開了雪猿了注意。

向前暴衝的雪猿停了下來。

一道嗓音如自天上傳來,迴盪在雪嶺間,「參悟不破,地獄難空,願庇世上人。」

失去意識前,我只聽見他淡淡飄至耳旁的一句:「阿彌陀佛,哪來的傻ㄚ頭。」

03

他將我救下,帶回了少林。

少林弟子不近女色、不食葷腥、不殺生,遁入空門,無情無欲。

我被他打橫抱懷裡,迷迷糊糊間依稀聽見他那些師兄弟的議論紛紛。

「阿彌陀佛,師兄你何時破的戒,娃竟這樣大了?」

「師弟,我少林向來只有男人!你帶個娃娃回來養,師父瞧見必有嚴懲……一個不好,怕還會被逐出師門!」

「師弟,若你真要留她,依我看啊……在師父發現前,你趕緊把她頭髮給剃光了,穿上老么的袈裟,扮成個小和尚為好。」

我的頭髮!我不做小和尚!

我聽見他那師兄說要剃掉我的頭髮,差點就要心魔爆發……只是身子虛弱,連著我的心魔也跟著虛弱,便沒有發作。

他似乎察覺到懷中微弱的一瞬動靜,雙手稍稍施了力道,將我抱得更穩些。

他淡然自若道:「我佛慈悲,既救了她,留她養傷幾日也當屬合情合理。想必師父也不會見怪。」說罷,他便將我抱回了房中。

經他一番悉心照料,我恢復得很快。

待我醒來時,只見他靜靜地盤腿坐在床舖邊,正閉著雙目冥想。

我張了張嘴,道:「謝謝你救了我。」

他緩緩睜開一雙漆黑的眼眸,視線凝向我,語氣平平:「醒了。」

「嗯。」我縮了縮脖子,把棉被拉高了些許,只露出一雙琥珀色的大眼,一眨一眨地觀察著他。

面如冠玉,氣質出塵。

他並未被我觀察打探的目光看得不自在,只是見我好半晌未移開眼,他不禁瞇了瞇眼,唇瓣輕輕勾起:「我好看麼?」

我愣了愣,復擰眉,搖搖頭。

「是嗎。」他不以為意。

我忽而想起他師兄說要剃掉我頭髮的事,將手從被子裏伸出就往頭上摸去。

嗯,還好,一點也不光。

他見我一臉憂心忡忡地往頭上摸,摸完又一副鬆了好大一口氣的模樣,輕輕勾起嘴角:「放心,不會叫妳成了小和尚的。」

「啊……不是,我沒擔心這個,我是……是……」我一張小臉乍然攀上一抹清晰可見的紅暈,我慌忙地想辯解,卻也說不出個別的緣由來解釋自己方才那失禮的舉動。只得暗罵自己,怎的竟在自己的救命恩人這般表露心思。

他倒是不甚介意,自顧地起身,理了理一身禪服,問我:「妳既醒了,可想吃些什麼?」

「啊……我什麼都吃,不挑食。」我一副乖寶寶模樣地眨眨眼。

「嗯,知道了。」他輕輕應聲,邁開步伐便走了出去。

04  

半晌後,他端著餐盤回來。

餐盤上簡單地佈置了幾樣小菜和一碗熱粥。少林清修,不殺生、不食葷腥,餐盤上的幾樣小菜也自然都是素菜。

雖然因著滄海四周環海,平日的飯菜裡幾乎都有魚肉,忽而見到碗盤裡清一色的素菜還真有些不習慣,但也不至於沒魚肉就不能吃飯。

幾道小菜看著簡單,但模樣看著還是精緻可口的。

他放下餐盤,我拾起筷子就夾起一塊醃蘿蔔送入口。

醃蘿蔔吃著清涼爽口,酸酸甜甜,很是開胃,我又多吃了幾塊,吃到覺著有些鹹酸了,才扒了幾口熱粥緩緩味覺。

他盤腿坐下,問道:「妳打算如何回滄海?」

「我現在還沒要回去呀,我是來中土尋有關丹毒和心魔消息,等會兒我吃飽就走罷,你們少林也不好一直收留著我,你不用擔心,我自己有謀生能力的。」我拍拍胸脯,作胸有成竹狀。

「嗯,那便好。」他頷首。

「真的謝謝你救了我。我叫慕瑀梨,日後江湖有緣再見,你若需要,我必會幫你。」我放下碗筷,朝他伸手。

他莞爾,輕握住我的手。

我感覺到手心傳來他的溫度,有些涼。

「墨琁。」

收回了手,墨琁垂眸思索著道:「妳剛剛說的丹毒和心魔,我記得少林的禪醫療中,似有醫書記載,或許妳可以多留幾日,我幫妳找找。」

「真的嗎?」聽到有關於丹毒和心魔的線索,我雙眸頓時一亮。

這回的線索,必然要比上回路上聽來的江湖謠言更有可信度。墨琁身為少林弟子,既然說有印象,想必能獲得線索的可能性極大。

思來想去,怎麼都比我自己漫無目的去找來得好許多,於是我便欣然接受了墨琁的提議。

說是思來想去後欣然接受,可其實我並沒有想得太多。

那時候我認為,我和墨琁,終究會在這茫茫江湖中告別。

05

那之後,墨琁帶著我在禪醫療中翻找著醫書,日復一日,歲月靜好,時光匆匆。

只依稀記得那日,正近黃昏。

幾隻昏鴉落在窗邊,撲朔著翅膀,伴隨著一聲啁啾。

我坐在地上瞇眼欲睡,墨琁也席地而坐,背倚靠著書架,任我軟綿綿地歪倒在他身上。

迷迷糊糊間,我似乎聽見有人靠近的腳步聲和他的嘆息聲。

墨琁道:「妳還來找我做什麼?」

「他身邊有了別人。」

「……」

我窩在墨琁懷裡,感覺到他一瞬輕顫。

我微微蹙起眉頭復又舒展,動了動身子,我坐起身,一手揉著眼睛,迷濛地抬起頭,恰巧與那位來尋墨琁的人四目相對。

是一位華山女弟子。

她和我對上視線後,微微愣了一瞬,沒有和我搭話,便又看向墨琁。

她張了張嘴,有些遲疑地問墨琁:「你……可還喜歡我?」

空氣在須臾間凝結。我不禁去看墨琁的臉色,他漠然地將頭撇開不去看那位華山女弟子。

她又道:「我沒有地方可以回去,我為了他已經離開華山師門了。」

墨琁蹙眉:「我早就告訴過妳。」

她低下頭緊抿著唇,淚水已然在眼眶裡打轉。

墨琁終究將還是讓她留在了少林。

墨琁並沒有因此就將幫我找醫書線索的事遺忘,他依舊每日和我待在禪醫療,努力將一本本醫書翻看過一遍,就怕漏了絲毫找到線索的可能。

可是她的出現,終究還是讓這平凡的日子起了變化。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