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1960歲月台灣
HOT 閃亮星─落桑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燕返監獄

      燕返島。

      是一座扶桑國外海的一座小島。相傳當年「武神」麻柞清,就是在這座島上練就他的傳奇劍法。

      不過那都是過去的奇聞軼事而已。

      在現代,燕返島就僅僅是作為關押特殊罪犯的小島監獄而已。

      什麼樣的特殊犯罪?就是那種一但出了事情,扶桑國政府也希望他們不要回到扶桑國本土的罪犯,所以才刻意在距離東大陸最近的燕返島上建設了這座燕返監獄。

*       *       *

      百代智夫穿過了小型的傳送門,走進了戒備森嚴的鐵籠之中。

      嚴格來說,這並不是鐵籠,而是以秘銀為主要材料製成的特製牢籠,全世界使用這種高規格合金來製造的監獄不會超過五個。特意使用高強度的堅硬牢籠,自然是為了進一步確保進出這個傳送門的人,都是身分可以被嚴加確認的對象。

      而牢籠之外還有牢籠,在兩層牢籠之中,則是四位執勤的警衛。其中一位看到智夫出現,便開始進行例行的審查工作:包含檢測魔力、生物特徵辨識、以及全身掃描。

      趁著四位執勤的人忙著手邊的工作,智夫調整了一下他的領帶。

      智夫這次來燕返島,是因為燕返監獄出了點狀況,所以他需要來確認一下事情的嚴重度。但是這個牢籠所在的地點,其實還不算是燕返監獄。

      當例行的維安措施結束後,智夫這才被允許離開牢籠。

      離開牢籠之外的高強度防爆牆後,便是一個空曠的廣場。廣場的外圍較為熱鬧一些,可以多少看出這個設施的一些基本單位,例如:廚房或是運動場,同時抬頭也可以看到中空的巨大天井,以及圍繞著整個廣場外圍的房間。

      這裡很明顯不是監獄,但卻是一個高度類比監獄的封閉環境。

      駐紮在這邊的人,都是軍人。而廣場的中央,就是以防爆牆建設起來的傳送裝置,也是唯一一個從扶桑國正規進入此島的方法。

      這裡是距離燕返島大約十五公里外的另一個小島,並沒有正式的名稱,島上之所以有著高強度的軍事單位保護,主要的原因就是為了確保燕返島上的罪犯不要入侵扶桑國。對於東大陸的幾個國家進行防禦,不過只是這個軍事單位的其中一個用途而已。

      既然燕返島上的罪犯如此的令扶桑國政府頭疼,甚至不惜動用大筆金費建設了專門的監獄、甚至還有專門的防護措施,為何不直接將那些罪犯處死呢?真的說是廢死的輿論導致,完全說不過去。真正的原因只是,這些令人頭疼的罪犯對於扶桑國而言都還有利用的價值。

*       *       *

      燕返監獄是百代家的私營監獄,因此主要的管理者都是百代家的人。而三位主要的管理者輪流在島上執勤,負責統管整座島上的大小事情;除非有事情發生,否則百代智夫通常不需要到島上來。

      但這次的事情有點古怪。

      當前輪值的管理者是百代鄉悟。他遠遠的就看到載著智夫的直升機,便主動來到停機場等待。

      智夫下機後,一句寒暄也沒有,開口就直接對著鄉悟說:「帶我去看監獄。」

      鄉悟察覺智夫謹慎的語氣,便趕緊點頭稱是,並帶著智夫前往出事的地點。

      鄉悟領著智夫,後頭又跟著幾個隨從,碰上了正巧在外放風的犯人:蟻田大汕。他留著一頭散亂的黑髮,臉色有些憔悴,但神色依然從容。他一看到智夫,便露出一個禮貌的微笑,舉起手對智夫說:「有的人沒走。」

      智夫並沒有刻意去思考蟻田的話,因為身為燕返監獄中唯一一個不具備戰鬥能力的罪犯,蟻田能夠被關在這裡的原因,就是因為他獨特的能力不在戰鬥,而在於足以令扶桑國經濟體系崩盤的詐騙手腕。所以智夫一貫不與他做過多的交流。

      蟻田看到智夫冷淡的回應,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笑了笑,說:「祝你調查順利。」

      智夫瞥了蟻田一眼,便不再理會他。雖然蟻田到底知道多少事情智夫也沒有把握,蟻田也確實沒有欺騙自己的理由,但是智夫完全不想跟蟻田扯上關係。

      路過了蟻田之後,便來到了室內。由於燕返監獄的犯人數量不過六人,因此每個人都有著專屬的特製監獄,所以除了像蟻田這種恰好在放風的囚犯之外,並不會在途中遇到其他人。

      可是當鄉悟帶著智夫來到室內後,智夫馬上理解了事情的嚴重性超出了他的理解。

      「你怎麼沒有通報有人死掉?」智夫回頭看了鄉悟一眼,語氣嚴厲的說:「你不會想要在外島吃案吧?」

      鄉悟趕緊搖頭,並說:「沒有人死掉。至少我們沒有找到任何的屍體。」

      沒有人死掉?智夫又一次看向監獄。原本潔白的監獄此時像是被染過色一樣,不論床上、牆上、馬桶上,全都沾上了激進黑色的暗紅色。明明是獨立的隔間,鐵味卻好像凝固在了空氣中,從不該存在的門縫中鑽了出來。

      「這味道是從抽風孔傳來的。裡面……,更慘。」鄉悟說。

      智夫沒有確認鄉悟的意思,而是繼續了剛才的話題。智夫開口:「你說沒有屍體,那這些是誰的血?難道都是虎岡的?」

      鄉悟點頭,說:「我們有採取一些樣本,確實都是虎岡的血。」

      「但是你們沒有找到虎岡。」智夫馬上就理解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虎岡已經不在燕返監獄中了,至於他是如何離開的,卻不得而知。可是可以讓「國家級災害」流出這麼多血,動手的人肯定也不是一般人。智夫緩緩地下令:「你們可以把這間房間清理乾淨了。」

      說完話,智夫便打算要離開,鄉悟忍不住問:「那麼我們該怎麼辦?」

      「靜觀其變。只要虎岡沒有回到扶桑國,其實沒有人在乎他去了哪裡。」智夫點出了政府不敢明言的態度,並說:「反正我會調查,你們只管過平常的生活。」

      就在鄉悟以為事情暫且告一段落的時候,突然他的手機響了。

      智夫停下腳步,似乎早已預料到這通電話的來到。他看著鄉悟,就等鄉悟把電話掛上後,智夫才打算繼續說他原先要講的話。

      鄉悟將手機從耳朵旁拿下來,卻沒有掛斷的動作。智夫便伸出手,說:「給我吧!」

      「是總理大臣。」鄉悟用唇語告誡了智夫。智夫卻依然臉色平靜的把手機接過去。

      幾句寒暄之後,智夫才將手機還給鄉悟,並對他說:「把這裡清乾淨吧!等一下會有訪客。」

      「訪……訪客?」鄉悟說。

*       *       *

      智夫站在玻璃外,看著正獨自坐在監獄離面讀書的座間告栽。座間的頭髮與鬍鬚的長度都像是流浪漢一樣,但隱約可以看見梳理過的痕跡;而他神色凝重地看著書本,即使不再鬥爭之中,眼神中依然充滿著銳利的氣息。

      「座間。」智夫按下麥克風的啟用鍵,對著座間說話。

      「喔?智夫嗎?」座間把手中的書本放下,依然保持著盤腿打坐,不過把雙眼閉了起來。反正看不到智夫,不如閉上眼睛休息。

      「你下午就可以走了。」智夫說。

      「下午?我不懂,我的刑期還沒有滿。」座間說。

      「你只是過失殺人罪,會被關到這裡本身就夠奇怪了。」智夫搔了搔頭,繼續說:「重點是有人要保你出去,不管你樂意與否,他都有權力這麼做。如果你不滿,你就自己跟那個人說吧!」

      「那個人,是誰?」座間又問了一個問題。

      「你等等自己問吧!反正他知道你妻子的事情。」智夫說完這句話,座間已經張開了眼睛,並站了起來。

      站在智夫身旁的兩個隨扈突然緊張了起來,他們可以感覺到某種危險的氣息正在向他們逼近,儘管他們試圖靠著理性說服自己,座間此時被關在監獄中,但他們的身體就是不自覺地顫抖。

      一聲巨響在他們的眼前炸開,兩個隨扈隨著暴風被震退出去,直撞上了牆壁。煙霧迷漫、警報聲響起,同時儀器也因為嚴重的損毀而發出陣陣燒焦味。

      座間告栽就站在水泥牆壁的碎塊上,惡狠狠地瞪著智夫。他開口說:「保護我妻子可是你給的承諾。」

      「這些損壞都算在那個人的身上。」智夫無動於衷的說完,才回應了座間:「還有,你妻子沒事,他知道了這件事情,所以我才允許他來保你。」

      「哼!我不信。」座間直言:「這個人不管是誰,他肯定對你們家族施壓過。他大概認識結城十三家的哪一家,或是總理大臣之類的人物吧?」

      「呵呵。」智夫笑了出來,打從心底滿意的笑了。他說:「我就知道這座島上的一切事情你比誰都清楚。座間,我們做個交易吧!」

      「什麼交易?」座間說。

      「反正你也知道,等一下來保你的人,肯定不是背後那個真正保你出去的人。我不確定他想要做什麼,但是會想要利用一個服刑中的犯人去做的事情,大概也不會想讓人知道他是誰吧?」智夫說的話繞了一圈,但是什麼承諾都沒有說。

      「行。你給我一個名字,我就給你一個名字。」座間說。

      「成交。」智夫點頭答應。

      「昨天晚上帶走誠一郎的人,是東方龍的呂莠。」座間說。

      「呂莠?親力親為?」智夫有些訝異。這個答案他不是沒有想過,但確實知道是如此,還是有點驚訝。

      「是,親自大駕光臨,我都嚇到了。」座間難得戲謔的笑了笑。他說:「他本來是想找我的。」

      「呵呵。」智夫笑了一聲,說:「我有預感,你肯定會再遇到虎岡的。」

      「所以找我的人是誰?」座間問。

      智夫看著座間,考慮了幾秒鐘,最後還是決定誠實以告:「瓦德利。瓦德利˙裘˙阿卜杜拉。我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這個名字?他是巴薩里王國的第三王子。」

      這時燕返監獄已經進入最高警戒狀態,陸續有警備隊的人前往此處,百代家的其他管理者恐怕不久後也會到。兩個人僅有的對話時間,不會超過三十秒。

      「他找我做什麼?」座間問。

      「參加一場比賽。殺手之間的比賽。」智夫說。

      「我可不是殺手。」座間說。

      「反正你會殺人。」智夫回答。

      座間本有疑問,但已經沒有給座間問問題的時間了。隨著警備隊的闖入,智夫只是留下了最後一句話:「要是你真的碰到了虎岡,就叫他不要回來了。去哪都好,就是別回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