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當末日來臨,我想要喝一杯

末日是什麼?是一切消失的日子。

由於影視和文學的發展,它被賦予各式各樣的樣貌,例如:殭屍末日、病毒末日、核戰末日、分手末日等等。

嘛!總之末日不是什麼好日子,也不是什麼壞日子,因為一切結束後,也沒有好壞之分了。

你問這樣的開場是不是太隨便?

也許吧,若是以前的我也會這麼想吧,但我已經忍受太多了。

在這個世上,每分每秒都充斥著悲劇,印證著那句話。

”一千個人裡,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

我會這麼想並不是因為我的生活有多悲慘,其實生活什麼的,就算什麼都不做也可以繼續下去,但是若有一個明確的終點,在彼方悄悄逼近時,人們往往就會做出行動,無論好的壞的,似乎就是只要找點事做,時間就會繼續,就有往前的感覺。

別會錯意,我愛我的家人,也為他們所愛,老實說若不是他們,恐怕我的末日早已降臨。

我之所以會覺得悲傷,是出自於恐懼,對他人的不信任,對人心的多變,對情感的不理解。

我恐懼這些東西,拿日本殉情美學大師太宰治的話來說,就是總覺得自己似乎與他人不同,身上欠缺著生而為人必要的某種事物。

扯遠了,回到末日的話題。

以恐怖大師洛夫克拉夫特的說法來說,末日是沒有景色的,有的僅是對於未知的恐懼。

未來是未知,宇宙是未知,深海是未知,被這些未知嚇得不敢行動的人們,以及對其無所畏懼的開拓者,其實就只有這兩種人不是嗎?補充一點,我比被嚇得不敢行動還要不堪,會扭頭就跑。是的,我是個膽小鬼。

對於這樣的我,在末日來臨時會表現出崩潰或貪生怕死的態度嗎?其實不會,因為末日之後一切歸於無,思考及未來甚麼的也都不存在了。

所以當真正末日到來的現在,我跑到了我經常去的酒吧,想在一切消逝之前,再次品味一番。

「老闆,麻煩再來一杯~」

我坐在吧檯邊,手裡握著空蕩蕩的玻璃杯,懷著些微的苦悶向老闆再次點了一杯酒。

這裡是一間小酒館,雖然小了點,但是在燈光和爵士樂的襯托下,顯得還是有點風味,唯一的缺點是喜歡強灌他人精神雞湯的老闆,讓我這個悲劇主義者有些難以招架,除此之外,這裡的一切都很好。

「好的咧!」

老闆爽快地接過我手邊的杯子,在丟入幾塊冰塊後,往裡頭倒入閃爍金黃色光芒的氣泡,直到有些滿溢出來,才將杯子透過滑動遞還於我。

我擋下滑動的酒杯,拎起來仰頭一飲,直接就是半杯下肚。

「哈!」我故作瀟灑地呼出一口氣,然而似乎是喝得太快了,

或是不習慣牛飲的緣故,一種反胃感讓我反射性的摀住嘴巴。

「喂喂!小子,沒事喝那麼快做啥?」

看到我的樣子,老闆訝然問道。

「蛤?我才不是沒有事哩!難道我看起來像沒事嗎?」

我大聲的說道,在外人眼裡,恐怕像是胡鬧的醉漢吧,不過這正是我想要的效果,想要在場的人都感受到我的不幸,自以為是的演出。

「你是白癡啊!我怎麼知道你有沒有事。」

「少囉嗦!你只要看著我表演就行了。」

「不不不,這樣不成。」

老闆說著,同時收走了我手邊的啤酒。

「喂喂,你這是對待客人的態度嗎?把酒還給我。」

我不滿的抱怨,同時對於酒被收走這回事,表達強烈的抗議。

「好了,稍停會,作為賠償,說給我聽吧!」

他直視我的眼睛,認真的說道。

「說什麼...啊...」

我眼神游移,假裝不懂他的意思。

「發生過甚麼吧?想抱怨的話,儘管說吧!我會聽著。」

"蛤?所以我才說這間酒館真是...."

與我的思考相左,嘴巴擅自滔滔不絕的說了起來。

「就一般人來說,在世界末日的時候告白不是應該更羅曼蒂克嗎?」

以這句話作結,我把我告白被拒的事情從頭到尾,說了個不漏。

老闆靜靜的聽完我的話,視線轉為冰冷,開口第一句便是「你蠢嗎?」

「蛤?你說甚麼!!」我一臉找人幹架模樣的站起來,卻被一把推著坐下,平常來說這樣的力道是不可能推得動我,但可能是肚子裡的黃湯在作用,以致於腳步有點發顫,絕不是因為老闆的臉色很可怕喔。

「坐著吧!喝多了你。」

「什麼啊!你說清楚啊!」

見老闆臉色放緩,我又得寸進尺的要他解釋清楚,所以老闆熬不過我,只好無奈的開口「所以說啊!像你這副落魄又以自以為悲情的樣子,怎麼可能有女孩肯花費陪伴親人時間來陪你呢?」

「什…」我下意識想反駁他,然而舌根處卻因為酒精而麻痺了,絕不是因為被老闆說中的關係。

老闆也不拖拉,直接抓來一面鏡子「你先別急著反駁我,先看看你自己吧!」

「這…」畫面中的自己,頭髮雜亂無章,眼下的黑眼圈和垂下的眉目,像是考喪般的表情,下巴和唇上的鬍鬚長的歪歪扭扭,活脫脫的一副邋遢又憔悴面容。

「你知道為甚麼自己被拒絕了吧!」

「但是都已經世界末日,還精心打扮甚麼的…」

「不不不,問題不在這裡。」老闆用否定打斷了我話,並且說道「重點是熱情啊!對於生活的熱情,感受不到啊!在你的身上。」

「但是已經末日了啊!認真過日子什麼的怎麼可能啊!」

「你真的是這麼想嗎?」

「當…當然啊!應該說大部分的人都是這麼想的吧!」

「你錯了啊。」老闆嘆了口氣,同時遞來他的手機,上頭顯示的是新聞平台。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新聞網站的一頁,清楚寫到,在世界末日的今天,今日的犯罪事件是零,而且自殺事件也是零,另外,人們還是照常上班上課,甚至比以往還要自律。

「怎…怎麼可能。」

嘴裡吐出微弱的否定,與其說是想否定眼前消息的真實性,不如說是想否定眼前的人性。

因為自己眼裡的世界是脆弱的,生存在世界狹縫的人類更顯脆弱。

在被世界宣布死刑之後,應該反抗才對吧!畢竟一切來的如此的不合理,正常來說,人性的醜惡面應該會驅使人類傾向在毀滅之前滿足自身之慾望才對。

「你無法接受對吧?」

當然不可能接受啊!身而為人的我很清楚,人就是會為了慾望而不擇手段的生物,而慾望無法被滿足時,便會脆弱的自暴自棄,因為….我也是如此。

「那只有你是這樣吧?」

「不…不..不是的。」

語氣在顫抖,發自心中深處的否定,以這種方式試圖掩蓋醜惡的自我。

「人啊!是會記取教訓的生物。」老闆拉來一張椅子坐到我面前,自顧自說道「可能以前的人,就像你說的一樣吧,脆弱又醜惡,但是只要有個契機,人就能成長。」

「這是不可能的,難道你要說全人類的末日,竟然是人類改變的契機嗎?」

「結果不是很明顯了嗎?」

老闆輕輕地朝我晃了晃手上的螢幕。我無言以對,就結果論來說事實就是如此,無論我個人再怎麼否定,也無法改變。

我再怎麼樣也猜不到結局竟是如此出乎意料,又如此諷刺,在滅亡的前夕想通,哈,簡直是世界上最糟糕的笑話。

我自嘲般地苦笑道「結果到頭來,我就算死到臨頭了,還是沒有改變啊!」

「你還是沒有理解啊,改變什麼的,從現在開始不就好了。」

「改變…又有甚麼意義,反正明天一早,一切都會結束。」

「那不是正好嗎?能在最後的最後改變,總比懷著無聊的絕望死去,要好吧?」

「……」

面對老闆的話,我選擇沉默。

這時,老闆拿過一個杯子,自己給自己到了一杯酒,擅自碰了碰我手上的杯子,兩個玻璃杯發出清脆響亮的碰撞聲。

「所以啊,乾杯吧!」他說著同時將杯中的酒水一飲而盡。

我看著手中的杯子良久,終於拿起它一口氣乾掉。

我拿起紙巾擦去嘴角殘留的酒精氣味,深吸一口氣。

「老闆。」我從口袋掏出酒錢放在老闆面前的桌上,接著說「謝謝你,我突然想起我還有必須要去做的事。」

老闆站起身,看著我的臉,同時拍拍我的肩膀道「這不是很像一回事嗎?快去吧!」

我點點頭,走出酒吧,然後在大街上飛奔。

奔跑途中,我抬頭看向巨大且火紅的太陽,聽說明日之後,它的光芒將會熄滅,然而現在還是如此耀眼。

「啊!好美的景象,真不想就這麼結束啊!」

最後,我坐在屋頂上,望著越來越近的太陽,滿足的笑了。

回作家的PO

回應(1)


特別的是,這裡的末日人們,並沒有驚慌,反而是更加規律地度過自己的生活,這或許又是一種可能
正是因為時日無多,也沒有人能得救,所以反而更珍惜所擁有的一切吧
2020-04-21 14:3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恩恩,不過被朋友說了"中間轉折"的地方不太夠力,覺得自己在控制字數方面還有很多進步空間。
p.s.謝謝你的回應(鞠躬)
2020-04-22 23:1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