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當末日來臨,選擇的開始

超越所有頂尖科學家的理解,無法用常理判斷的喪屍病毒,在出現後的三個月內,席捲了全世界。

這個病毒的來歷眾說紛紜,據說來自實驗室的一場失控意外,又不小心流出後,便迅速擴散開來。具備只要咬人就能夠感染的特性,傳染性極強,渴食人肉,不分晝夜都能行動,也因此,很快地,一個又一個龐大的喪屍軍團成型了,他們擁有鮮紅的眼睛,只盯著活著的人類,而漠視其他生靈。

人們說,這是上天針對人類給予的懲罰。

不過,人類也不會輸!在最初的慌亂過後,人類很快地重新振作起來,眾人研究後,察覺喪屍的弱點在於脖頸,只要攻擊脖子,就能徹底殺死喪屍,於是人們圍起了城池,清空裡頭的喪屍,讓自己的生命得以保障,軍隊紛紛出動,在強大的武器面前,只有血肉之軀的喪屍根本不是對手,世界又漸漸恢復原有的寧靜。

以上,都是在喪屍再次進化之前的事了,逐漸突變出異能與智慧的喪屍,又再次成為人們的夢魘,現在,他們依舊在城外遊蕩,日夜都能聽到喪屍群喉間發出的嘶吼,就像野獸在宣示自己的地盤,聽來令人毛骨悚然,那些,已經不再是人類,而是另一個披著殘破人皮的物種。

人們開始尋求更安穩的樂園。

市內,一個少年正在爬樹,他的身手相當俐落,手腳並用,很快地便爬到最接近樹頂的一根粗大樹枝上,簡直像只靈活的猴子,他伸出手壓在額上,降低陽光的干擾,似乎在望著什麼。

「衛靳宇,你爬這麼高做什麼?」另一個少年經過,眼尖的發現衛靳宇的身影,困惑的站在樹下問道。

衛靳宇聽著,扭過頭來,對著樹下的少年扯出一抹笑:「也沒什麼,就是好奇外面現在的模樣。游文廷,你已經收拾好了?」

衛靳宇與游文廷是同班同學,又恰好住在附近,雖然只有普通交情,但因為災難後有了更多的聯繫,如今他們也算是熟稔。而衛靳宇所說的是昨天市內貼出的公告以及廣播,大意是說,此地安全性已然不足,為了轉移到更安全的地點,請城內的眾人以最快的速度整理行李,明天,就是遷徙的日子。

「外面有什麼好看的?不都是一群怪物嘛。」

游文廷撇撇嘴,認為衛靳宇純屬吃飽太閒,他又順著衛靳宇方才的問題回答下去:「也沒什麼好收拾的,反正只能帶必要的物品,也不能多帶我喜歡的東西,食糧與緊急品我爸媽都已經打包的差不多了,現在完全沒事幹。」

在城內,游文廷無疑是幸運的人,事發時他家人剛好都在附近,迅速趕回家後將家門封死,就這樣一日日苦撐到了救援,思及此處,衛靳宇垂下了眼。

「雖然他們現在的模樣可怕,但在病毒爆發以前,他們也都是跟我們一樣的人。」衛靳宇輕聲說,他的聲音散逸在風中,樹下的游文廷沒聽清楚,又問了遍:「你說什麼?」

衛靳宇笑著搖搖頭,「沒事,我就只是好奇而已,果然,牆外的畫面很可怕阿。」

語畢,他一溜煙的滑下了樹,靈巧的動作讓游文廷露出羨慕的表情:「靳宇,你的運動細胞真好。」

「再好也打不過那些怪物。」想起方才極目遠眺時所見到的畫面,衛靳宇眼神多了幾許憂傷。

這麼一說,游文廷才後知後覺的想起,衛靳宇全家,也就是父母還有小妹都葬身在喪屍的嘴裡,或許他們此刻也在城外,成為那些人形怪物,無知無覺,只知道啃食昔日同類的身軀。據說他們一家感情很好,尤其是衛靳宇的妹妹,因為差了很多歲,所以他格外疼愛年幼的小妹。

撓了撓頭,游文廷說:「不然你跟我們一起走吧,聽說為了避免驚動喪屍群,要分批離開,我們一起走,也有個照應。」

正說著,游文廷突然驚呼一聲:「靳宇,你的手怎麼了?」

他的目光落著的正是衛靳宇捲起的衣袖,病毒爆發在入秋後,如今時節已進入春天,天氣開始炎熱,也因此,衛靳宇在爬樹時便將長袖T恤的袖管捲起,方便活動。

在那條手臂上,正橫亙著大片大片的擦傷,當中有些痕跡就像抓痕般,上頭還殘留著藥膏,但顯然衛靳宇並沒有仔細處理,所以塗的不甚均勻,乍看之下觸目驚心。

衛靳宇順著游文廷的目光往下望,看了眼自己的手,他並沒有很在意,神情淡淡的,說:「沒事,昨天我也爬樹,不小心跌下去了。」

這樣一說也有道理,游文廷看了看高大的樹木,這高度,若是掉下來,掙扎間又劃到樹枝,確實會造成這種傷口,衛靳宇一直往外看,是想要找尋家人的蹤跡嗎?想到這,游文廷嘆了口氣,拍了拍衛靳宇的肩膀:「你要多小心些,凌晨時就要出發,別忘了阿。」

「嗯。」

望著游文廷的背影,衛靳宇的眼裡飄過一抹陰霾,他佇立原地良久,才慢吞吞地走回家裡。

如今通往外面的路都被封鎖,但或許是要守的點太多,所以才需要換到更好的地方吧,將他們這些存活者集中在一起,也好處理。

那一晚,衛靳宇的家中傳來一些響動,像是大聲嚎叫哭喊般的聲音,然而並無人理會。這陣子因為壓力過大,時不時便有人在自家家裡大吼大叫,更何況即將離開自己居住的家園,或者是緬懷失去的親友、或者是消除驚惶不安,這並非什麼值得驚動眾人的事情。

凌晨,月色稀薄,厚重的雲層掩蓋了這個夜晚,衛靳宇揹著一個大大的背包,與游文廷一同踏上新的旅程。

「我說靳宇,你不用行李箱拖著,這樣很重吧。」游文廷瞧著衛靳宇的背包,那裡頭想必裝滿保命物資,看上去沉甸甸的,衛靳宇頰邊冒出一滴滴的汗水,似乎很不輕鬆。

衛靳宇搖搖頭:「東西要隨身帶著,才安心。」

末日的時刻,確實不少人都隱隱有這種強迫徵兆,所有重要物品絕對不能離身,游文廷又看了看周邊,不少人臉色麻木疲倦,都像衛靳宇一樣,大包小包都掛在身上。

「大家還真是緊張,據說我們即將要去的可是國內最大的堡壘,裡頭已經安頓不少人了,到了那裡,一切都會很安全。」

游文廷就像個天生的樂天派,他對於未來總是充滿了美好的想像,至於那些遊蕩的怪物,他更是相信很快就能徹底解決,到那時候,所有的人類都會重新開始建立家園,回歸原本的生活。

衛靳宇看著游文廷,以及他面上閃閃發光的眼睛,忍不住也跟著笑了,自變故發生,他幾乎不曾再笑過,也就這種時候,才能看出他其實也只是個半大不小的孩子。

「是阿,不過不安全也沒關係,只要最重要的東西還在,一切都有希望。」

最重要的東西......是食物與水吧,喔當然還有武器,游文廷贊同的點頭:「沒錯,打起精神,很快就到目的地了。」

「嗯。」

就如游文廷所言,他們來到新的據點,開始要在分配的居住點上展開新的生活。

與游文廷一家人道別後,衛靳宇走進屬於自己的房間,那是極為簡陋狹小的居所,扣除一張床,一個小桌子後,剩下的位置僅容一人了,好處是一人居住,也不會被他人干擾,衛靳宇將包包放在地上,自己也跟著在床邊坐了下來。

這兒的隔音不是很好,還能聽到屋外群眾的歡呼。

那些聲音在說:「這兒真好、真安全,總算能放心了。」又說:「這是我們最後的樂園!」

衛靳宇側耳傾聽,一會兒後,他的面上浮現古怪的笑容。

他彎下腰,將自個兒的背包拉開。

裡頭是一個被綁的結實、正不斷掙扎的小女孩,她雙眼赤紅,目露凶光,奈何嘴唇與鼻孔皆被牢牢堵住,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瞧見她的頭髮亂七八糟,衛靳宇便用手指慢慢地替她梳理。

衛沁真,他唯一的親妹妹。

在病毒爆發的初始,一部分人直接轉化,也有一部分人會先陷入恍若死亡般的沉睡,清醒後才會變成喪屍,當然,睡醒後的人們並不全部都會狂化,幸運的會出現異能,成為如今對抗新種喪屍的關鍵。

衛沁真就是這樣,可惜她不是站在幸運的那邊。

他就只裝了這麼一個東西,其它他都不在乎。

餵食自己的鮮血也無所謂,因為與狂化的小妹抗衡而受傷更沒關係,喪屍病毒濃度集中在嘴部,只要不被咬到就沒事。

這是他僅有的親人了,在所有人的安全與他的妹妹之間,他選擇了妹妹。

衛靳宇將妹妹抱住,低聲輕語:「阿真,妳不要擔心,哥哥會一直保護妳。」

下一秒,他聽見繩索斷裂的聲響。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2)

月大的短篇寫得好棒啊~
看著自己深愛的家人變成了喪屍,要如何做抉擇真的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但以旁人的角度來看,阿衛的行為無疑是害到其餘的人類,原本以為終於抵達了樂園,之後就安全了,誰知道竟然會有人往包包裡塞殭屍QQ,雖然沒有續寫下去,但看到繩索斷裂,最後造成的結果完全是不言而喻啊!
忽然想到了動畫《鬼滅之刃》,主角的妹妹也是變成了鬼,照理來說吃人的鬼應該被斬殺,但因為主角相信自己的妹妹還保持著一絲的理智,而盡力保住自己的妹妹,找尋能讓妹妹變回人類的方法,雖然同樣是為了保護妹妹,但王道漫畫的走向會是HE,可在短篇小說裡只會是BE,好殘酷啊QQ
2020-04-11 13:1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李子>///<也不一定會BE啦,搞不好來得及再綁一次(?)
對耶,鬼滅也有點兒這種感覺,哥哥相信妹妹,可是其他的人就不會輕易相信了,看作品時總是會站在主角這邊思考,可是若今天是鬼滅世界裡的其他人,可能也會覺得妹妹很危險吧
我當時想到的是李屍朝鮮(屍戰朝鮮),第一季時,有段很諷刺的劇情是這樣的,喪屍白日與死人無異,入夜後才活躍(後來證實與白天晚上沒關係),總之不知情的人們自然不相信死人會變怪物,結果就傳染開來了,還咬到了貴族家的兒子,後來貴族們集體搭船逃跑,把無助的平民都留在岸邊,就在貴族們額手稱慶時,貴族兒子的媽媽對著船艙裡的一個木箱說,我重要的兒子怎麼可以隨便丟著不管呢......所以後來發生的事情也可想而知了。
所以我總覺得,要真的有這種殭屍末世,最大的考驗必然是是否能捨棄看起來還能動,可是其實再也回不來的至親至愛之人吧。
2020-04-13 21:34回覆

題目很有意思,是選擇的開始,選擇卻是在最後面~
前面講述喪屍的起源,人類打倒喪屍接著喪屍又再次進化,人類必須做出選擇,打不過就只好逃,主角一行的目的是逃最安全的堡壘
最前面阿衛手上的傷口就開始埋伏筆,阿衛和阿游兩個人的幸運度不同,阿游全家生還,阿衛全家掰掰,欸,既然全家掰掰,阿衛為什麼在家裡大吼大叫?後面看阿衛拖了超大行李箱,覺得超可疑的,裡面該不會是妹妹吧www
後面到安全的堡壘,阿衛打開行李箱,果真是妹妹阿阿阿!!!還是變成喪屍的妹妹,看到這裡終於知道主角做的是什麼樣的選擇,比起全人類的利益,阿衛選擇了自己的家人,但最後一句話無疑是打臉了主角,他做的抉擇真的是正確的嗎?或可會因為一個不起眼的小小選擇而害到剩餘倖存的人類,卻無法放下唯一的家人,而這也是人性最矛盾的地方啊
2020-04-11 12:4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羽羽真敏銳,帶著妹妹才是最重要的啊!!乾糧跟水跟刀子那些,哪裡比的上帶一個妹妹,以及把妹妹背在背上的快樂>///<
對呀,羽羽說的沒錯,選擇是從後面開始,哥哥選擇了一次妹妹,而現在又面臨即將掙脫的妹妹,是否能再選擇一次妹妹呢,還是為了其他的人而狠心解決妹妹,畢竟他知道弱點在哪兒,不過也可以趕快掏出更粗的繩子,再加一層!!
我覺得對人來說,這永遠都很難選擇,感情與理智,永遠很難都站在同一邊呢

 
2020-04-13 21:29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