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歡慶POPO十周年]和東方穆謹一起度過美好的一天

一連串無止境的墜落感,惹得我不得不扯開喉嚨,嘶啞著卻不見自己發出任何聲音。

頭昏腦脹的我不斷地思索著........我在哪裡?

*

記得我剛下班坐進副駕駛座,準備和大木頭老公去接孩子  

被叫大木頭,是因為我們交往時,他無法理解女生釋放出的暗示,甚至會破壞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浪漫氣氛。

我一邊嘴裡嘟囔著今天的會議因為狗屁倒灶的事情延遲,待會又要被托嬰中心罰錢,一邊聽著車上的廣播,討論著女性有了小孩後是否該上班工作的議題:

『每個家庭都不一樣,但夫妻雙方得共同尋找最適合彼此的平衡點...』

*

忽然間,我重新感受到身體的重量,以及全身的地獄疼痛,令人無法張開眼睛;我只好用每一個細胞感受四周。我呈現盤腿的坐姿,上身像是被晾在衣架上的一件衣服,讓人從後面支撐著;體內有一陣暖流,從指尖流動到手臂,向上延伸擴散,穿過後頸,衝向後腦勺,逼得我抬起頭,再度疼地椎心刺骨。

「她醒了?」我聽著這個陌生的語言,意外自己理解其中的含意。細琢麼著,愈發覺這聲音貌似我家那位大木頭先生?  

「相爺,姑娘雖然是回來了,但全身筋絡幾乎全毀,脈象氣息極虛,即使能撐過今夜,也難保撐過這寒冬...」一位老者地聲音,緩緩地說著

『甚麼過不了寒冬,我小孩才三個月耶。你這老頭懂甚麼?   甚麼經絡脈象?到底是誰把我送到這噗隆共的醫院?』我內心吶喊著諸多疑問與抱怨。

「徐太醫,一定得救回來,相爺幾乎賠上了自己,才把丹姑娘從南赤土國帶回來,哪裡有說走就讓她走的道理」這第三個聲音,讓我越發糊塗。

『相爺?』『丹姑娘?』『南赤土國?』這不是最近看的小說,拾三果茶的【三夫侍】嗎?   兩天前還幫媽媽在POPO原創市集購買了最新章回。

「沐醒,去書房把神仙谷送來的續命丸拿過來給徐太醫瞧瞧」

『甚麼續命丸,別鬧了喔!   這是小說體驗樂園?』全身上下就只剩下腦子能夠快速運轉的我,不斷的尋找可能的解釋。

「相爺,這續命丸定是有修復經絡,舒活血脈的功用。但其中仍有老臣無法參透的配方。」

「徐老,您一句話,該用?不該用?」好阿,這個沒主見的大木頭!   不要每次都聽信醫生的片面之詞阿!  

「老臣認為試一試無訪」挖咧?!   試一試?   你們當我的身體是白老鼠嗎?

「沐醒,把丹藥拿過來!   」我感受到一顆藥丸被放入嘴,伴隨著暖暖的清水沖入,嘴被合上的那一刻,後方肩頭上的被人輕輕一拍,這藥丸就被強迫推下。而我又失去了意識。

*

不知過了多久,我緩緩地張開眼睛,看到的是古色古香的中國式床簾。『還在小說體驗?』

不過這次清醒舒服許多,我試著動一動手腳,除了帶點劇烈運動後的酸楚外,沒有任何疼痛。嘗試坐起身來,發現自己一身古裝打扮,翠綠色的素裝,搭配著簡單卻又不失格調的綢緞鑲邊,雖不如皇室後宮的金貴華麗,但也不亞於名門出身。緩慢地起身離開床,從一旁原木梳妝鏡中看著自己,這面孔既陌生又熟悉,陌生的是記憶中的自己並不是這個模樣,熟悉地卻是這模樣彷彿在哪看過,或應該說曾經想像過。

我心裡默默地想著『真的讓我變成杜丹?』

記得這是我在坐月子期間開始看的小說。懷孕的過程,總覺得自己體內住進了古代人的靈魂,將「男主外女主內」的保守派思維奉為圭臬,築巢意識讓自己一心只想照顧好這個得來不易的孩子。因為生產而暫離職場,也因為生產而多了一份工作,一份主管時常無理取鬧而你卻不會怨懟的工作,一份不是你想離職就可以隨便簽退的工作,但卻是一份非常有成就感而且每天都充滿孩童歡笑的工作。

相較於小說的主角,女強人杜丹,生在古代卻住著現在人的靈魂,充分了解自己的優缺點,遇到事情能迅速成熟地消化負面情緒,有效率地處理商場事務的同時又能夠圓滿地主持家務。我時常在想,我這個生在現在的古代人,如果變成杜丹,鐵定市儈的選擇,跟東方穆謹走。尤其生了孩子之後,越發的覺得,照顧好家裡的每個成員比甚麼都還重要。但又矛盾的害怕,離開了職場的女人,是不是就失去了像杜丹那獨立女強人的魅力?   是不是就失去了那份接受各種商場職場挑戰的特質?是不是就不那樣美麗了?

*

「丹兒,醒來啦?」熟悉的聲音又出現了。是東方穆謹開門進來。手裡端著一碗正在冒白煙的湯藥。「來!丹兒!先把這藥喝了!」

抱持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情,我接下了湯藥,一口一口地喝著的同時,思考著這時候的杜丹會怎麼做?我應該先了解一下時間背景!

在一連串跟東方穆謹的對話中得知,現在的我已替自己贖完身離開了蔣府,天不怕地不怕地去了南赤土國差點丟了小命,是相爺去南赤土國看到了人質名單幾乎賠上了社稷才將我救了回來。

「這事件不知道會不會讓相爺招惹上什麼麻煩?」在了解了事情原委之後,我擔心地問著。

「丹丫頭,你這不廢話嗎?   相爺為了你.........」不知道何時進房的沐醒插話。

「嘖!」東方穆謹輕聲地阻止了沐醒,轉頭對著我說道「沒事!」

這眼神好熟悉,彷彿我家那位大木頭,即使天塌下來了還是那張平靜的臉。但身為女人的細心,還是從他的眼神裡,讀到了一絲絲的不安。看不出這個不安的來源,但我明白,有事情。為了更了解這裡,我提議到外面走走,表面上是想出去透透氣,其實是想觀察一下。

「沐醒,備車。」

我們來到了京都最熱鬧的一條街,因為接近新年,街道布置成只能人行的年貨大街,充滿著各式各樣的年貨小販,以及趕著辦置年貨的人們,好不熱鬧。在我百般的要求下,終於擺脫宰相出巡的車馬大陣仗,只帶著沐醒隨行護衛逛街。

忽然間,我的目光移動到身旁的巷弄,一處雜物枯木堆疊的角落,蹲著三位全身黝黑、衣著怪異的孩童,他們的眼神同時望向巷口的包子攤販,黑溜溜的眼睛眨呀眨的,尤其當攤販掀開蒸籠的那一瞬間,三個孩童不約而同地站起身,貪婪地盯著蒸籠內那又白又胖的大包子,猛吞口水。其中一位最高的孩子,開始躡手躡腳的移動到攤販旁,正當他準備出手偷拿蒸籠裡的包子時,我忍不住扯開喉嚨,指著大喊:「大嬸,給那孩子拿三顆包子,我這就過來付錢!」

被我這麼一喊,那貪婪的小手迅速地縮了回去,眼神充滿懼怕,轉身就跑,卻被沐醒逮著正著。

我快步移動到攤販旁,接過那三個熱騰騰的包子,走向那雜物堆疊的角落。

「來!   孩子!   吃點東西吧!   」我開口說。但換來的是,一對對懼怕、狐疑的眼神。

『聽不懂?   可我確定東方穆謹他們聽得懂阿?』正當我狐疑著。

一旁剛付完錢的東方穆謹說道「   !@#$」一連串我不懂的語言。

接著我看到三個孩子衝向我手裡的包子,一人一個大嗑了起來!

「丹丫頭,你可好心!   為了你,滿京城多了一堆南國來的孩子..」沐醒說道。

「別多嘴!」東方穆謹阻止。

我大概猜到了,相爺為了將我換回,必定是開放南國孩童入境,語言不通的孩子,又如何能在異地生存,勢必造成社會的動亂。

一旁的戲檯,一支由孩童組成的國樂團,正熟練地吹奏著樂曲。戲台下坐著許多逛街逛累的群眾,有些人還隨著歌曲擺動著身體。我靈光一動,想到過去當義工的經驗:其實孩子的學習力跟可塑性很強,即使是語言不通也可以透過肢體語言教育,教會他們一些自給自足的方法。於是我將想法告訴了東方穆謹,並且告訴他我願意協助他教育這些孩子。

正當我滔滔不絕地發表著該如何幫助這些孩子時,我從東方穆謹的眼光裡看到了自己,一個有自信帶著母愛的自己。我忽然明白了,原來自己還是一樣,是個獨立有想法的女人。

就在這時候,舞台上突然出現一道光芒,伴隨著一條長布幕降下,背景樂換成了生日快樂歌

「POPO十歲生日快樂」我和東方穆謹不知道在何時牽起了手,同時念了布幕上的這句話。

我心滿意足的笑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