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Spring Day

      如果可以,我真希望睜開眼睛看見的不是清晨的陽光,而是你們。

      翻身起床,陽光透過窗簾縫隙鑽進房裡,輕巧地、溫柔地灑在我身上,我走到窗邊,一下子拉開窗簾,沐浴在這過於刺眼的罪惡之中。

      這是最後一次穿上制服了。

      對著鏡子拉直了襯衫、打好了領帶、穿上外套、別上胸花……想了想,我還是將胸花拿下收進口袋。

      今天是畢業典禮,校門口卻格外冷清,只有櫻花獨自熱鬧著。

      我停下腳步,就這麼望著它,深深吸口氣,嘆息化作白色的煙氣,散在冰冷刺骨的寒風之中。

      去年沒看到的花,今年仍然開得燦爛。

      我呢?我們呢?今後也可以這樣燦爛嗎?

      沒有答案。

      這是我最後一次站在教室窗外看著你們了,就像當時我轉過頭看著窗戶裡的你們一樣,一扇又一扇驚恐而不知所措的面容,逐漸地、慢慢地,在眼前模糊、淡去、遠去……站在這裡我,是不是能自私的呼吸呢?

      沒有答案。

      踏進教室,就像是再一次進入回憶一樣,我坐在我的座位上,閉上眼睛,嘗試著回想起上課的情景、前後左右你們的身影、老師毫無止盡的唸叨聲,嘗試融入你們的笑聲,卻在張開眼睛後拉回現實。

      回憶慢慢地遠去了,我來了,你們卻沒有跟著。

      「再見。」我在黑板上寫著。

      這一年來,黑板上只有我的字跡,換著不同顏色、不同語氣,假裝熱鬧過的痕跡,我心裡很清楚,那不過是一個人無能為力的自我安慰。

      從未想過時間竟能如此快速地流逝,曾度過最漫長的日夜,在大霧中望著搖擺不定的星光,從驚惶失措到放棄希望,從彼此激勵到銷聲匿跡,黑暗之中我載浮載沉地離你們而去,就像這一年心情起起伏伏,總在思念與自責之中沉溺,幾乎窒息。

      是不是只有這樣才能好過一點?

      沒有答案。

      別上胸花,我走入禮堂,在恍神之中結束了畢業典禮。

      沒有人開口說句「恭喜」,我轉頭和隔壁班的同學交換了眼神,然後撇開。我們有最相近的情緒,揣懷著相同的意念,承受著相同的冷清。

      我們都是一個人,只剩一個人。

      在跟他擦肩時他抓住我的手,我停了下來,他將一束花交在我手上。

      我扯開微笑,也將自己的花送給他。

      沒有人多說一句話,或許沉默就是最好的祝福。

      櫻花明年還會開的,歲月用反覆的方式證明這一點,然後在回憶中漸漸沉沒,而我依然會想念你們,用反覆的方式證明這一點。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