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POPO華文 ...
HOT 閃亮星─牧苗酒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只能拜託您別讓時間走太快

      我說,愛因斯坦阿,當我電話聽到你在加護病房時整個嚇傻了,還好後來知道你還意識清醒才鬆口氣。計畫趕不上變化,原本的假日行程全泡湯,這時才知道原來自己是冷血人,一度想繼續照原定計畫過兩天再回家看外婆的,最後還是經不起良心譴責驅車南下了。

      聽阿姨的口述似乎是遇到慣竊小偷,對方在心虛騎快逃走時被撞到的,慣竊肋骨斷了六根,我忍不住點點頭,恩,老天有眼。戰戰兢兢的跟著護士進加護病房,先看到前幾張病床上的病人模樣,心裡狠狠的揪了一下,拜託,別開玩笑了,最後視線落在熟悉的白髮,我愣著望著愛因斯坦,他倒是先喊出:益麟!,我馬上回以白眼:是麟麟。每次都會喊錯,永遠分不清楚表哥跟我的名字。右眼腫的跟發糕一樣只能睜開一條縫隙,太陽穴縫了好幾針,還有幾處擦傷,令人放心的是對話沒太大障礙,反而覺得阿嬤聽力變好了。

「阿嬤你是這樣被撞到,還是這樣被撞到」我比手畫腳的問。

「阿捏…」阿嬤沒有任何手式就只有用臉部肌肉跟脖子表示。

      狐疑的又問了一次,他還是一樣不動,我不耐煩的再問,到底是怎樣啦,他才一臉無奈的說:「阿我就被綁起來是要怎麼比」。

      我掀開棉被看到她手腳被綁在病床上傻了傻,轉頭看向旁邊的舅舅,舅舅突然拉我到一邊悄悄的說:「你就要告訴阿嬤要他好好配合醫生治療,打針吃藥」。

      盯著阿嬤皺巴巴的手被套在病床鐵桿上,突然有種想笑又不捨的感覺,這不服管教又固執的血統我們家一個個一模模一樣樣,突然覺得我真的是頂尖聽話好學生了。

「阿嬤,你就要聽醫生的吃藥阿!」加護病房探望時間沒有太長,我離開前又再次叮嚀,阿嬤沒回應,就姑且當作他聽進去了我轉身離去。

      小阿姨在外頭的休息區打了好幾次瞌睡,我知道昨天晚上一定經歷不少奮鬥,更何況是這位愛因斯坦,討論到接下來誰要留下來時,我若無其事的說:「我留下來也可以阿」,有感覺大小阿姨眼睛都亮了,突然有點擔心自己留下來也是幫倒忙而已,雖然不是第一次在醫院過夜了,但還是不喜歡這種生離死別的地方,即使知道人生總是會遇上幾次。

      最後目送走舅舅阿姨,剩下我一個,有點膽怯的按下加護病房門鈴「你好…我是2C8床家屬」,   護士連問都沒問就把門打開了,由於阿嬤已經成為惡名昭彰的奧客,病房允許家屬留在加護病房幫忙-良性勸導,殊不知我這做孫子的自頭到尾都是半唬半騙外加蠻力壓制。阿嬤時不時就問點滴可不可以拔掉?這個點滴是打什麼?我都一臉正經又篤定的說「就是普通的水而已,怕你口渴」。護士按時打針她也會一臉驚恐不斷大叫「我不要!」,身體一直閃躲,我也只好抓住阿嬤雙手跟他說這不會痛啦,眼神示意護士快動手,不過真的是不會痛的因為醫生已經在阿嬤胯下安裝一隻通往靜脈的大針頭,每次打針都只要從這輸入藥物即可,醫生千交代萬交代不要去動到它不然會噴血,但這頑劣份子無時無刻都在喊著叫護士拔掉,這時的阿嬤已經回復自由之身,我真的很害怕他衝動就拔掉那跟大針血濺天花板,幸好他在我站崗時沒有發生。

      「金嘛洗灰西ㄜ嗎(失火)?」我躺在一旁的椅子上迷糊中聽到阿嬤在喊,經過幾個小時的洗禮後她再大的動作我也不太訝異了,緩緩起身看看阿罵又想表演什麼,只見他面對護士的交班不斷喃喃自語著「啊是火燒嗎?」。我不禁覺得好笑,護士交接班太熱鬧了把阿嬤吵醒,終於有護士驚覺吵醒佛地魔趕緊來安撫兩聲。

      「啊我怎麼在這裡阿?」阿嬤恍惚的看著病床跟架上的點滴,一臉困惑掀開被子看自己身體狀況,我張開嘴想叫他但卻不知怎麼話卡在嘴邊…

      「阿嬤!我麟麟啦!」大概不敢讓畫面變成連孫子都認不出,我索性自我介紹,把臉湊到他面前讓他看個仔細。

      「齁…哩麟麟!」阿嬤眼神還在茫然中,喃喃自語著「阿我們兩個就這樣一直睡…」

      隨即又轉向我「賀啦!你繼續睏啦!」

      我正要躺下他又喊「阿罵這件棉被給你蓋…」拉了腳邊一條棉被給我。

      「免啦。」我抓住棉被蓋回他身上。

      「艾啦!」他再一次拿給我。

      「毋艾啦!」無視他,我躺回旁邊的椅子上。

      「欸小姐啊!拿條被子來給我孫子啊!」阿嬤大聲喊到整層樓都聽的到,我翻白眼跟護士揮手示意,不用了。

      「欸小姐啊!」阿嬤又大喊一聲。

      「阿嬤你很吵欸!」我受不了又爬起來瞪他,祖孫互瞪五秒後不說話,這時護士拿著注射筒靠近床邊。

      「蛤!又要打針哦!」以往說要打針她馬上轉變成三歲小朋友,一哭二鬧三大叫,但這次缺意外的冷靜,我驚訝但不作聲旁邊等著,意外發現這個護士是個美女不過言語凶悍,阿嬤前幾次吵鬧都被冰冷的處理,大概也知道吵鬧對這美女護士無效,居然開始好聲好氣的跟護士聊天,我瞠目結舌的呆看這一幕,真是天要下紅雨。

      打針抽血完阿罵突然賊賊的叫了護士,護士莫名其妙回頭望向他,只見阿嬤用手指指她又指指我。

      「阿嬤我結婚了啦!」護士一陣尷尬的回。

      我又是一次的白眼喊「阿嬤別亂啦!」

      阿嬤一臉失望的摸摸鼻子,過一會又自言自語看這遠處的護士群。「挖…麟麟你看那個也大肚子…」

      「你是來挑孫媳婦的嗎?」我真的第一次遇到有人住加護病房還能有閒情逸致的選妃,隨即湧上一股惆悵,面對家人的期待我好像一直再裝傻,內心像快被撕裂一般,想滿足家人期待卻又像化石般,對任何人都滴不出一點感情…對不起。

      天還沒亮我就被趕去買早餐,站在醫院門口突然有種百感交集又充實的感覺,自從離開學生時代踏入職場後就像是行屍走肉的活著,我都快忘記我原本個性應該是很活潑的才是,跟愛因斯坦練瘋話一整晚就像回到大學,在服務社團裡嘻嘻哈哈一整天一樣快樂,再也回不去了。

      所以,我只能拜託您,別讓時間走太快。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