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錫」慣一個人

      這是他們交往的第一個星期。這天男朋友和女朋友經過一家二手玩具店,女生說想要進去逛逛。進去後,女生拿起一個缺了一條腿的小錫兵。

      「你看這個士兵,缺了一隻腳耶!」

      「對耶!好特別唷。」

      「咦?寶貝你看,這個跳芭蕾的女生也缺了一隻手欸!」

      「正常的吧,畢竟是二手店,本來就會有一堆瑕疵品。」

      「不要說是瑕疵品嘛,你剛剛不是也說很特別嗎?」

      「是是是,很特別,就跟妳一樣。」

      「你是在嫌我哪裡不好嗎?」

      「沒有沒有,我怎麼敢?」

      「算了啦,我知道我有很多缺點,就像你也有很多我不喜歡的地方,」女生撒嬌地說:「但我們還是互相包容呀,對不對?」

      「對對對,親愛的說的都對。」

      「那我們買這兩隻娃娃好不好?我們一人一隻!當作我們的愛情信物!」女生認真地拿起小錫兵及芭蕾舞者,說:「這個士兵給我,芭蕾舞者給你!這樣我們只要看到,就會記得要包容彼此的缺點!」

      於是他們買下了小錫兵及芭蕾舞者,男生帶走芭蕾舞者,女生帶走小錫兵。兩人把小錫兵及芭蕾舞者刻上對方的名字,當作吊飾掛在背包上,每次他們出來約會時,放在一起的背包上,小錫兵也跟芭蕾舞者在約會呢!

      可惜好景不常,幾個月後,男女朋友還是因為常常吵架而漸行漸遠。這天在馬路上,男生開口提了分手,女生又氣又傷心地說:「說好要包容對方的缺點,都是騙人的!」她生氣地扯下背包上掛著的小錫兵,狠狠地摔在地上,說不要這個小錫兵了。

      「反正沒有你,我也可以過得很好!」

      女生氣呼呼地揚長而去,男生也無奈地離開現場,留下小錫兵無助地躺在地上,看著男生背包上的芭蕾舞者離自己而去,難過自己的主人和男朋友分開了,也難過自己再也見不到芭蕾舞者了。

      小錫兵想到女生說的那句話:「反正沒有你,我也可以過得很好!」他感到相當不解:女生明明很愛自己男朋友,就像他很愛芭蕾舞者一樣,為什麼沒有對方,還有辦法過得很好?

      他躺在地上想了又想,天就這樣黑了又亮,到了下午,他感覺自己被人踢了一下,驚醒後聽見那個人說話的聲音。

      「你每次都這樣啦!這幾年你跟我聯絡,哪次不是到了最後才拿出東西,說要推銷保險?你就是缺業績不缺朋友啦!不像我很邊緣啦!」

      原來是個年輕人在講電話,似乎正在跟對方吵架。

      「我跟你說啦,從小地方就看得出你是爛人啦!小學的時候同樂會齁,你都不帶餅乾,一直吃我的樂事!那是我買的樂事耶!從那時候我就該知道你是個自私自利的討厭鬼!」

      年輕人邊走邊講電話,每講一句,都生氣地踢一下小錫兵,將小錫兵愈踢愈遠:「不跟你講了啦!反正齁,我沒有你也可以過得很好啦!我最討厭你了!」

      年輕人說完便掛了手機,小錫兵看到他在哭,不明白地想:為什麼人類總愛說自己沒有對方也可以過得很好,卻看起來根本不是那回事?

      年輕人嘴裡仍念念有詞,似乎還在氣頭上,他又憤怒地對小錫兵一踢,小錫兵被踢到一段距離以外,飛出年輕人的視線範圍。小錫兵感覺到年輕人走遠,知道自己終於不會再被踢,才鬆了一口氣。

      小錫兵躺在那兒又過了好幾天,被風吹雨淋,不知到底過了多久,才有雙溫暖的手捧起虛弱的他,是一個年紀約莫幼稚園的小男孩。

      小男孩摸了摸他,想到前幾天經過一家設備很新的玩具店,那裡有很多跟小錫兵長得一樣的玩具士兵,小錫兵一定是不小心跑出來的!於是小男孩決定把小錫兵送回那家玩具店。

      「我送你回家囉,再等一下。」

      小男孩帶著小錫兵走進那家店,店裡滿滿都是完美無缺的娃娃,包括沒有斷腿的玩具士兵,以及沒有斷手的芭蕾舞者。小錫兵看著那些完美無缺,有雙手雙腳的芭蕾舞者,想起自己心愛的,斷手的芭蕾舞者,感到更加想念她,也發覺雖然眼前有更完美的對象,自己卻只鍾愛那樣的芭蕾舞者。

      他又想起那些說著「沒有你我也可以過得很好!」的人們,依然感到無法理解,他還是覺得自己需要芭蕾舞者才能過得很好,這樣每天思念真的好痛苦。

      他聽見小男孩對老闆說:「我在外面撿到這隻士兵,應該是你們家的,我就拿回來了!」

      老闆看著受過風吹雨淋,骯髒不堪的小錫兵,嫌惡地說:「我們賣出去的東西就不接受退回來了,你拿回去吧!這邊不收。」

      小男孩不理解為什麼,但還是默默走出店裡,把小錫兵帶回家了。從此小男孩走到哪裡,到幼稚園上課,或假日去公園玩,都一直帶著小錫兵,就這樣又過了一個月。

      這天小男孩又把小錫兵帶到公園,在玩沙堆的時候把小錫兵放在一邊,卻在離開時忘記帶走,小錫兵覺得自己再次孤零零地被遺忘了,相當失落。

      接下來好幾天,有許多人來公園玩,他們有時會拿起小錫兵看一下,或是玩把他埋起來的遊戲,但離開時都不會帶走他;小男孩似乎也一直沒再來找過他,小錫兵知道自己又被遺棄了。

      這天下午來了一對父女,也一樣玩把他埋起來、堆沙堡的遊戲,爸爸還教小女孩吹氣球,吹了一個漂亮的紅色氣球,用線綁起來,小女孩興奮地一直握在手裡;接近傍晚時爸爸站起來,對小女孩說該回家了。

      「咪咪,我們要回家囉,該吃晚餐了。」

      「我不要!媽媽這幾天都沒有回來,我不要回家,我要媽媽。」

      「妳乖,媽媽會希望妳聽話,好嗎?」

      「那媽媽在哪裡,我好想媽媽。」

      「媽媽啊?……」爸爸望了望天空,接著把小女孩手中的氣球拿過來,舉起手、放到空中。

      「我的氣球!」小女孩大叫。

      爸爸指著天空,對小女孩說:「媽媽在那邊喔,氣球要去的那裡,她在那邊看著咪咪喔。所以咪咪要乖,讓媽媽放心,知道嗎?」

      小女孩似懂非懂,但是笑了,然後抱住爸爸。

      小錫兵看到爸爸的眼眶濕濕的,小女孩則是笑著,覺得好神奇,這次沒有人再說:「沒有你我也可以過得很好!」

      小女孩從沙堆中拿起小錫兵,對爸爸說:「那我可以帶他回家嗎?我有媽媽,但他沒有,他好可憐,我要當他的媽媽!」

      爸爸摸了摸小女孩的頭,說可以,於是他們便把小錫兵帶回家。

      小錫兵在小女孩家裡待了幾個星期,這天小女孩家裡來了客人,是小女孩的堂姊。

      「咪咪,跟姊姊打招呼啊!」

      「姊姊好!」

      「咪咪乖,咪咪帶姊姊去妳房間玩吧。」

      咪咪帶著堂姊進了房間,堂姊看到小錫兵,小錫兵也看著堂姊──原來小女孩的堂姊就是女朋友!那個在玩具店買下他的女生!

      「他怎麼會在妳這裡?」女生激動地問。

      「那個娃娃喔?是我跟爸爸在公園玩的時候撿到的喔!他沒有媽媽好可憐,所以我要當他的媽媽。」

      女生拿著小錫兵,撫摸他身上刻著的前男友的名字,溫柔地對小錫兵說:「對不起那時候把你丟掉了,那時候說的都是氣話,沒有他我真的很難過,但現在我慢慢覺得,其實沒有了他,我真的還是能自己過好生活,很神奇對吧?」

      「你留在這邊吧,現在咪咪應該比我更需要你。」

      小錫兵聽著女生說的話,又想起了芭蕾舞者,發現自己其實也好一段時間沒有跟芭蕾舞者在一起了,好像也慢慢不像當初那麼痛苦了,慢慢能夠自己一個人,與不同的人相處,就像一個人去冒險那樣,其實自己比自己想像的還要堅強。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