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御喬兒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鹿之初

      有那麼一個地方,樹影敝日,安靜祥和,鳥聲啾啾,隱秘的深處有間木屋,是她曾經的留戀。

     

      晚暮時分,鹿白佇立於夕陽餘暉之下,屋簷的風鈴聲令她逐漸淡忘了時間留逝。

     

      推開門扇的嘎嘎聲,空氣中飛揚的塵埃令她嗆了嗆鼻,一抹煦光透過窗紙輕灑在回憶的木桌上,鹿白雙腳不受控的向前走去,眼神從未移開過。

     

       「薩狐……傲天。」眼底秋水盪起漣漪,探手拂過老舊桌面,上頭的刀痕勾起了昔日種種回憶。

     

      當年,是他們第一次遇見彼此,更是締造了一段難分難捨的緣。

     

     

      百靈鹿氏,只要國未亡家未破,才得不論,凡是男的代代皆為達官顯貴。在這裡,唯一不幸的事只有一個。

     

      身為庶出女子出生在這個家,其乃大不幸。

     

      鹿白的母親,曾經也是名門望族,只可惜時運不濟,家道逐漸中落,最後以妾的身份嫁入。

     

      起初,以為能求得溫飽就已十分感念,但在這個沒有絲毫冷暖的門閥裡,正室——楊意娥的欺壓從未停止,就連產下鹿白後也被她停了幾日的食膳,若不是幾位婢女實在不忍心告發管事嬤嬤,興許鹿白也將不復存在。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鹿白的母親終在病痛纏身下的冬夜裡離世,留下幼年的鹿白。

     

      成長路上唯一的信任,就只剩鹿白的二哥——鹿如澈。

     

      雖同樣是鹿家人,他的一舉一動卻沒有絲毫紈褲子弟的個性,溫柔體貼就好比污濁世間的一縷清泉。

     

      冰雪聰明的鹿白早已習慣一些冷言冷語,只要人不惹她,自然沒有什麼麻煩事,索性有一個二哥後靠護著她,也沒人有那膽子找上門來。

     

      多少人戀著佳人的美貌,楊意娥身為正宮也深知女兒比不上鹿白的姿色,便在秋水宴上向眾人引薦待字閨中的鹿白,看似為她著想,實為陰險至極。

     

      果然不出她所料,鹿府不久後收到了一封紅帖金邊,信中人打算迎娶鹿白為妻子,而那名男子正是臭名遠播的錢老爺子,權威在朝廷之下、萬人之下,卻是妻妾滿群又荒淫之人。

     

      眼前一條肥嫩大魚,鹿老爺自然是應了這則婚事,任鹿如澈如何勸說也無動於衷。

     

      婚期將至的前一天,鹿白每夜為此困擾而翻來覆去,但她不願遵媒妁之言,於是選擇在冬夜裡做個逃婚新娘。

     

       「二哥,小妹在此別過。」鹿白臨走前看了眼這座堪比牢獄的家,一股悲涼湧上心頭。

     

       「白兒,以後若有我能幫上的,儘管開口。」鹿如澈遞給了她一袋銀兩,她勾起凍僵的嘴角欣然接受。

     

       「那後會有期了……澈哥哥。」

     

      最後道別,鹿如初的眼底盡是不捨,望著大雪中顫顫巍巍的身影,心神早已化作三尺冰霜。

     

      興許是老天爺的憐憫,鹿白徒步翻山越嶺,隻身頂著疲憊不堪走到了鹿峰林,一路上風雪漸弱,放眼望去一片平靜與白雪皚皚,隨手摘下幾顆莓果便放入囊中,好不清閒。

     

       「她們怎說的,趕逃跑的話沒準半路上就會凍死啦?哈哈哈也不想本姑娘是誰,堂堂鹿白怎會……」鹿白在轉角處似乎瞧見什麼停下腳步。

     

      面容猙獰的大漢們圍在一塊,循著他們的目光所向,怵目驚心的畫面讓鹿白不敢相信,血泊中躺著一名衣衫不整的少婦,她年幼的孩兒就落在匪徒手上把玩著,臉上矇著條黑布。

     

       「誰給爺兒們站在那?」一名綁匪注意到不遠處的身影,鹿白驚恐的後退好幾步卻引來注意,他們毫不猶豫的攜上大刀追上前。

     

       「救、救命啊——」花容失色的她聲嘶力竭著,竄逃在林間的臉上被樹枝劃了好幾道傷痕。

     

      後方的人們似乎不打算放棄,她情急之下看到間屋子便藏了進去,氣喘不已的貼在門上。

     

      傾耳聆聽屋外的任何風吹草動,意外的安靜反而令她起疑。

     

      她決定探一探究竟。

     

      才剛要踏出門,卻被猛然緊鎖喉嚨推倒在木桌上。

      「啪!」一把銳利銀刀狠狠的落在腦袋瓜旁,冰冷的視線令鹿白不寒而慄。

     

      從未經歷過此番激烈之事的她臉頰簌簌的流下數行淚水,臉上寫滿了驚恐二字,卻依然緊咬牙關瞪視前方   。

     

      一時半刻,男子原以為鹿白是方才那群人的同黨,也生生愣住了,見她無威脅便鬆開她。

     

       「方才是我冒昧了,那些人已不再構成威脅,妳大可放心。」鹿白愣愣地點了頭,餘光撇現男子身後跟著一名孩童,臉上的黑布讓鹿白恍然大悟。

     

       「這孩子是?」她擁過那名男孩,驚魂未定的表情著實令她心疼,解開臉上布條後將他抱到房間裡唯一的木床上,男孩聽著鹿白唱著搖籃曲後才漸漸入睡,身軀不再繃緊。

     

       「小女子鹿白在此謝過公子救命之恩,請問公子如何稱呼。」鹿白向他微微欠身。

     

       「薩狐傲天。」簡短道完後摘下面罩,直愣愣地打量著眼前人,「哼……有趣。」

     

      鹿白不明白話中意思,但薩狐傲天丟下孩子和她逕自走出房間,或許是同意讓她們住下了。

     

     

      於是,生活在鹿峰林的日子,一天、一個月、幾年的就這麼過去了。

     

      春風徐徐、白雲悠悠。

     

      鹿白也發現看似冷漠的薩狐傲天也有流露溫柔一面的時候。

     

      當初為小男孩取名只說句隨便,而今,薩狐傲天對束髮之年的薩狐翎祤平時除了授與刀法、辨別草藥,總是帶上最好的野味給鹿白和薩狐翎祤。

     

      日久生情,鹿白都把彼此當作是老夫老妻了。

     

      但卻在某一天,直到月上枝頭鹿白和薩狐翎祤都等不到他的身影。

     

      兩人在屋裡如坐針氈,提著燭火毅然決然往深林行去,憑著一點光線最後卻也一籌莫展。

     

      鹿白回到木屋後在外吹著夜風,說不定他只是遇上些麻煩,也說不定他去城裡買些食材誤了點。

     

       「一定是這樣,他絕不會有事。」鹿白不停說服自己,薩狐翎祤卻倏地從屋內跑了出來,手中持有一張紙。

     

       「娘,這是爹留下的……」鹿白顫抖地接過,她知道裡頭有的只會是最不願聽到的那些話。

     

      是一封信箋。

     

      泛黃信紙有種熟悉的草藥香,不是令人厭惡的藥香,是承載一切回憶的香。

     

      鹿白攥緊紙緣,慢慢地讀著內容。

     

     

      我不在的日子切記照顧好身子,夜裡風寒,莫要貪玩出去吹風,再受風寒所苦。

     

      倘若決定離開,我定不攔,留妳一人終究是我的錯,只希望你們平安、快樂,便無他求。

     

      雖是如此,有些話還是想告訴妳。

     

      另一個心願,想和妳舉案齊眉,共賞每段春夏花開、秋冬花落,恰如青絲到白頭,做一對深情鴛鴦可好?

     

      讀到此,淚水早已浸濕鹿白的眼眶,接下來的內容她只是靜靜地默念著。

     

      薩狐傲天向她坦白自己的身份,原本身為一國宰相之子的他被人誣陷,如今那人已罪證確鑿卻是死心不改,擔心波及旁人的他便選擇隱瞞兩人。

     

      他的心願,只希望孩子和鹿白不受他牽連,遠離世俗紛擾,過上閒雲野鶴的日子僅此而已。

     

       「我怎麼會離開呢……」鹿白仰天長歎。

     

      那一夜,有人整宿捏緊手中信箋,眼底噙著淚水,輾轉難眠。

     

      那一夜,有人於月下縱飲,越是想忘、越是忘不了。

     

     

      而今,已過十年之久。

     

      鹿白紅顏未褪,仍過著他所希望的生活,一身樸素未掩她的清雅絕俗。而薩狐翎祤在一次下山時救了當時四面楚歌的國丞,受到重賞,進而勝任貼身侍衛一職。

     

      每逢回到鹿峰林的那間木屋,薩狐翎祤總是看見鹿白坐在長凳子上,望向無盡天邊似乎若有所思。

     

      有一次,他忍不住問:「爹拋下母親,走了那麼久,您還是……執意要等他嗎?」

     

      看鹿白只是淡然一笑,他明白後緊擁住眼前這荏弱的身軀,輕輕的拍了拍。

     

       「和我離開吧,娘。」

     

     

     

      回想起這一切,思緒轉回,鹿白重新檢視這間屋子,佈景依舊如往常一般,只是多了份寂寥與冷清。

  

       「事以至此,等待又有什麼用呢?」鹿白垂下眼眸,心裡想的卻不如口中所訴。

     

      是信任,所以她願意一等再等,就算還要等更久,她也甘願守護這個承諾,如同當年信箋上的字字真情切意。

     

       「我也願意,與你共賞春夏花開,秋冬花落,恰如青絲到白頭。」

     

       「那妳願意,賠上一生一世,與我結髮為夫妻嗎?鹿白。」

     

      這一聲鹿白,讓她頓了下,轉身立刻撲向來者,剎那間淚眼縱橫   ,至今所有的埋怨與不安皆化為虛有   。

     

      薩狐傲天面容多了幾分憔悴,此時臉上卻盈滿從未有過的幸福,一下又一下的安撫懷中人。

     

       「傻呀……妳真傻。」

     

      兩人額頭相抵,沐浴在夕陽彩霞之下,鹿白覺得,薩狐傲天的眼底似乎盪漾著世上最溫柔的存在。

     

       「因為,對你的初心不改。」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