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原創小說大賞|把握最靠近夢想的機會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耽美稿件大募集

〈治療性冷感〉

      「所以,妳說要幫我什麼?」

      「治療性冷感。」

      戴上耳機,手支著下頷,白昀的手指在桌上有一下沒一下地敲著,望著眼前螢幕上交疊的女體,索然無味地盯著瞧,耳機裡是甜膩的女嗓正呻吟著。

      白昀輕吁口氣,望著奮力交纏的陌生女人微皺眉,神情淺淡,眼裡看不出一絲情緒波動。

      過一會,放在桌上手機螢幕一亮,她瞥了一眼,拿起手機點開視窗,快速地掃了眼訊息,神情多了幾分無奈。

      「怎麼樣?我挑得還不錯吧?」黃茗得瑟的笑容在短短一句話表露無遺,白昀是不想潑冷水,簡單回句「還行吧。」便想敷衍了事。

      不意外友人直接打來,不敢置信地說:「幹,妳是真的看了一點感覺都沒有?妳這什麼?性冷感?」

      白昀翻個白眼,「沒有好嗎。就是,感覺不對。」但她也說不上來哪裡不對,就是隱隱地提不起勁。

      兩人交好的關係,讓羞於討論的性話題變得異常坦然。或許是白昀與黃茗一個彎得徹底,一個直到不行,所以才能這般相安無事。

      白昀想,如果她與藍姍也是如此就好了。

      黃茗大抵就是一個事不成不罷休的人,又扔了好幾個影片,白昀扯了下嘴角,一一點開。想想藍姍明早才回來,今晚只有自己一個,索性拿下耳機,呻吟迴盪在房間。

      說來到底為什麼黃茗會忽然傳情色片的連結給自己呢?這要回溯到半個月前,藍姍忽然來與自己同住。

      白昀一直都知道自己是挺欣賞藍姍的,磁場合、氣質佳,要不也不會一見如故,成了能聊上許多的朋友。聊天的頻率有對上,才能一直聊下去。

      白昀沒有隱瞞過自己的性向,雖然曾想過是不是自己也能接受男生,但在第一次觸碰女人柔軟的身體時,她便知道大抵一輩子都這樣了——被女人吸引,且無法自拔。憐惜與疼愛油然而生,這樣的情感,在後來的幾年喜歡過幾個人後,白昀便明白與男人無緣。

      思及此,白昀輕吁口氣,卻沒想過有一天會遇上這種情況——女人的肉體與呻吟,竟能讓自己無動於衷。

      揉揉眉心,說來,白昀對性也不陌生,雖然也不到非常熟悉,但到底是懂得高潮與想要的感覺,在那時仍身穿學校制服的自己做著不符年紀的事——不甚熟練地解開另一個女人的背扣時,心裡有什麼隨著胸罩一落。

      回不去了。

      不可能再接受男人了——軟唇相抵時,白昀如此想著。女人的唇柔軟綿密,誘人吻過一遍又一遍。

      春盡有時,拂散心上白霧。

      白昀怎麼也沒想到,後來一路風雨兼程,磕磕絆絆,兜轉過幾個人,傷痕累累,不變的是刻在骨子裡的,對女人的迷戀。

      可偏偏,不是女人都可以,喜歡的,才有感覺。

      「我真以為洪蕎喝得那麼醉,妳跟她肯定會幹嘛。」黃茗的笑容燦爛得讓人生厭,白昀翻她一個白眼,復嘆氣,「我不喜歡她,一點感覺都沒有。」白昀嘆道:「連想親近的慾望都沒有——到底是誰說同性戀對同性都可以的,幹,我真的不能誰都可以。」

      反之,藍姍一住下來的第一晚,白昀便隱隱地感覺到不妙,風雨欲來的那種。

      影片自動播放著,正發呆的白昀在聽見嗓音摻著幾分熟悉感時呼吸一凝,猛地抬頭,見螢幕上陌生的女優正在人身下輕喘,嗓音聽來竟有幾分似藍姍,微皺眉,又聽了下,她心虛地趕緊點下一個。

      「嘖……」白昀趴在桌上,意識到什麼時,心裡一個大寫不妙,這下真的不好了。

      下腹一緊的燥熱,令白昀有些無所適從。她站起身,走向浴室,想藉此冷靜一下心煩意亂的思緒,影片索性放著。

      在唏哩嘩啦的水聲下,她沒有聽見鑰匙轉開門的聲音。

      提早結束出差的藍姍正提著滷味與幾瓶酒走進客廳,聽見自半掩的門傳出的呻吟聲時,腳步一頓,望向白昀的房間眉梢一抬,饒富興味地走近一瞧,發現呻吟聲是從電腦傳出時,心裡一面鬆口氣,另一面疑惑。

      「唉……」白昀踏出浴室,只著一件寬鬆T恤,兩條白皙長腿在藍姍眼裡晃過。

      兩人同住的這一段時間,她倒沒有看過白昀這麼輕鬆過。髮梢滴落水珠順著側臉優美的線條滑下,順過白皙的脖頸,隱入衣領。

      白昀一點也沒察覺到藍姍正在門外,背對著門,雙手攀在電腦桌上看著螢幕,微微彎下的身露出了一截後腰,翹而挺的臀部線條優美,視線順著往下,藍姍微微瞇起眼。

      不知道是不是那陣陣入耳的呻吟令氣氛旖旎幾分,藍姍是很想問為什麼白昀忽然放起情色片,仔細一瞧還是女女片,連她都聽得有些燥熱羞赧,可偏偏白昀神情不但鎮定,還帶幾分困擾。

      髮梢上的幾滴水珠滴落,白色T恤貼著柔軟的身體,藍姍別開眼,出聲:「白昀,我回來了。」

      碰。

      白昀一震,不小心撞上電腦桌,藍姍長腿邁進,長手一伸,趕緊扶著她的腰道:「妳還好吧?」

      來不及關上的影片還在嚶嚶嚀嚀,四目相迎,白昀腦子一片空白,傻楞楞地看著眼前不該出現的藍姍,一時語塞。

      很燙。

      這是藍姍貼近白昀時的第一個想法。興許是剛沐浴完,身上還帶點水氣與熱氣糅合淡淡的馨香襲來,縈繞鼻尖。

      太近了。

      鼻尖幾乎貼著鼻尖,唇若有似無地相碰,近得彼此鼻息重疊。呼吸放輕,圓睜的眼放柔,白昀視線往下,停在藍昀的薄唇上,眼神描繪一遍。

      手隔著衣服貼在腰側上,藍昀隱隱地感覺到微熱的體溫,以及她喜歡的香氣正貼著自己,那一刻,她竟有了想緊擁這個人的衝動。

      然而這樣的曖昧靜謐的氛圍,卻被一聲高亢的女嗓劃破。彷彿融冰一般,兩人同時退開,眼神交錯。白昀立刻轉過身關掉電腦喇叭,穩住心神後問:「妳不是明天回來嗎?」

      「提早結束了。」

      真該死……白昀撓撓後腦,渾身不自在的,面上平靜,可心裡波濤洶湧。刺在背上的視線讓她有種被審視的感覺,有些難耐,卻逃不掉。

      「妳……」

      「沒什麼。」白昀搶在藍姍之前開口打斷,蓋上筆電,轉過身,平靜地看著藍姍,「就是黃茗無聊,傳有的沒的影片給我。」

      她是不會說,自己跟黃茗說了近來困擾自己的問題。作為一個偶畫肉圖為副業的繪手來說,這是挺不妙的事。

      「妳怎麼……那麼……冷靜?」看來白昀也是看了好半晌了,怎麼臉不紅氣不喘的?

      白昀潦草地笑了幾聲,一邊聳肩一邊找短褲說:「就,沒什麼感覺。」她是不會說,方才這人一貼近她時,下腹一緊,似乎有股微微的濕意。

      意識到這點,白昀輕嘆口氣,果然身體還是騙不了人的。

      「性冷感?」藍姍揶揄問。

      白昀若有似無地一笑。。

      藍姍看著有些恍然,瞅著白昀,一臉若有所思。白昀趕緊套上短褲,一回頭,便見到她來不及收起了的視線。

      那是很深、很深的眼神。

      白昀心頭一緊,故作鎮定地拿過桌上那袋食物走過藍姍,「謝謝帶消夜啊,我們去吃吧。」假裝什麼都沒發生。

      幸好只是看情色片被撞見,不是自己在做什麼事被看到……白昀心裡暗自鬆口氣。

      食物放到桌上,白昀才發現藍姍居然有買酒。她訝異說:「妳怎麼會買酒?」

      「這就是我提早回來的原因。」藍姍坐到了白昀旁邊,「我跟組長大吵一架,先回來了。」

      白昀皺眉,正想問發生什麼事時,一片陰影朝自己壓來。白昀一愣,略往後,瞅著湊近的藍姍胸口微熱。

      「陪我喝杯,可以吧?」

      吐息拂過唇瓣時,白昀只有一個想法。

      糟了。

      吹著熱風,白昀心裡忐忑,卻又感到一絲平靜。被趕來吹頭髮的她看著鏡中的自己,一時說不上是什麼感覺。

      要怪就要怪她自己太大意……沒想過藍姍會提早回來。這給藍姍撞見了,是不是她就會覺得自己是欲求不滿的女人?

      ……某種程度上來說,好像也是沒錯。

      要不,她也不會在藍姍住下的第一晚,見著她在廚房煮菜的模樣,忽然有想撲上去壓倒她的衝動。

      真的,太危險了。

      放下吹風機,白昀走出房間,視線不經意掃向客廳,呼吸一凝。迎上那雙帶幾分迷濛的眼神,白昀別開眼,胸口燥熱。

      就說了,跟自己喜歡的人同住,真的很危險。白昀輕嘆口氣,走向沙發,距藍姍一個空位的位子坐下。

      白昀拿起酒瓶,一股馨香伴著柔軟的嬌身忽地貼近,她的心咯噔了下,低下眼,趕緊打開酒瓶喝了口,才側過頭看向幾分醉態的藍姍,「怎麼了?」

      「妳幹嘛離我這麼遠?」藍姍問,語氣軟綿得令白昀渾身一酥。喜歡到底是什麼恐怖的東西,為什麼一旦喜歡一個人,一舉手一投足都能輕易撩撥?

      白昀淡淡道:「沒有,我們喝酒。」

      藍姍晃了晃手中的酒瓶,忽地一笑:「剩半瓶了。」

      白昀略皺眉,「會不會喝太快?妳不怕很快就醉嗎?」雖然藍姍一副「老娘不爽,今天就是要喝醉放鬆」的氣勢就是了。

      當藍姍靠在自己身上時,白昀有些失神,隱隱地感到不妙,但是又抽不了身——對於藍姍,她好像一直都是這樣的,明知不可為仍為之。

      尤其,是在脖子傳來一陣濕意時,一陣酥自尾椎蔓延至四肢百骸,她略皺眉,嚥了嚥。

      「藍姍。」白昀的聲音低了幾分,「好了,妳醉了。」這種放火的行為,要不是有顧慮,不撲倒壓上去簡直人神共憤。

      藍姍輕笑幾聲,聲音柔軟說:「妳不是性冷感嗎……」白昀眼神飄走,也不想想是誰讓自己連看情色片都無感了。

      「我幫妳。」藍姍說。

      白昀愣住。

      在藍姍的柔身貼上來時,白昀便知道,黃茗其實根本不需要擔心的……

      「所以,妳說要幫我什麼?」

      藍昀彎唇一笑,笑容嬌憨,眼裡卻彷若有星星。

      「治療性冷感。」

      她這麼說著,便拉過白昀的手,雙雙倒在沙發上。白昀呼吸一凝,凝視她的眉眼,忽然明白何謂怦然心動。

      緊擁一個人慾望,原來,能這麼強烈。

      探進衣襬,手順著腰側優美的線條推高衣服,低下眼,迎上一雙純然而清澈的眼睛,微微瞇起似新月,含著一絲若有似無的笑意,眉梢勾人,蕩漾一絲柔媚。

      垂下頭,吻落於眼角,順著臉頰往下,輕若薰風拂過,溜過耳廓引起陣陣顫慄,舌尖捲起柔軟的耳垂輕吮,輕吟柔軟得似是春雨綿密。

      另手微托高臉頰,手掌細細摩娑,輕柔著耳垂,有一下沒一下地捏柔,向根羽毛撓過,令人打個哆嗦。

      唇往下,細吻如雨落,流連於頸窩,鼻尖縈繞淡淡的馨香,顫顫地伸出舌尖描繪脖頸線條,微仰起,喉頭迸出急促的呼吸聲甜膩而誘人。

      手掌滑過肩膀,指尖順著鎖骨向下至胸口的起伏,手掌托住柔軟的雪乳,輕輕揉著。

      抬起頭,視線自上而下,沉靜的視線停在嘴唇上,正微微張著。白昀瞇了瞇眼,低頭吻住。

      薄唇柔軟,微張的唇彷若邀請。舌尖前探,在唇上滑過,探入之中,既是小心翼翼又是膽大妄為,纏上,與之歡舞。

      低低的呻吟來自體內蠢蠢欲動的饕餮,睜開眼,她見到一雙迷濛卻經亮的雙眼,眼裡倒映自己專注與癡迷。

      好迷人。這是白昀唯一的想法。

      鬆開手,順著腹部線條往下移,如順著一隻貓兒,動作輕緩,滑至臀部托起。單膝挺入兩腿之中,緊靠著腿間的幽處,呻吟急促幾分,夾緊磨蹭,低喘不止。

      這一刻,白昀徹底明白,自己不是性冷感而是……

      張開雙腿,親吻大腿內側,能感覺到身下的人身體細微變化,抬起頭,見著了微皺的眉,情慾攏在眉間,全世界的光彷若落在眼底,被這麼注視著,胸口微熱。

      手伸入兩腿之間,指尖探上薄料,指尖的濕意猶如電流一般竄過全身,是陣陣浪花湧上,若此刻溺在情慾的深海中,她也心甘情願。

      微微使力,指腹貼上濕濡的薄料,輕輕搓揉,便聽到失序而誘人的呻吟,低下身,抱緊了那徹底根治困擾白昀半個月煩惱的女人。

      柔身滾燙,是冬日裡的暖陽,是夏日刺眼的艷陽,也是令人迷戀的風景。

      喜歡這世上一切美好的事物,白昀輕啄了下柔軟的唇,呢喃:「……例如妳,非妳不可。」

      那是滿足的低嘆,也是慾望釋放的喘息。

      如陣風,拂進心底,落英繽紛。

      「嗯……喂?」黃茗睡眼惺忪地接起電話,要不是沒有起床氣,凌晨四點被人打擾清夢還不撒氣。

      「欸,我想我好了。」

      「……嗯?是白昀?好什麼?」她的聲音含糊,在聽到另外一個人的聲音時頓時清醒。

      「就是,性冷感?」

      「靠北。」黃茗睜大雙眼,「妳是藍姍啊?」

      什麼情況?

      想聽清楚另端發生什麼事,卻隱約聽到了笑鬧聲,最後變成喘息聲。黃茗翻個白眼,摁掉手機,扔到一旁,睡意全無。

      就說,解鈴人還需繫鈴人。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9)

1 2
看爆
真的百看不厭www
2020-03-14 02:5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呀!雖然現在才看到留言不好意思QQ
2020-08-12 23:04回覆

再一次的回味真好
2019-06-29 12:0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真的很精彩
2019-06-10 19:2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第一次搭上這台車就下不了車了!求解啊!
2019-06-02 12:3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澄寫的精彩小短文 就是非常的 甜炸
2019-05-26 13:2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被隔壁棚虐的不要不要的來看點精彩的 緩衝一下
2019-04-06 21:0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希望還會有精彩的小短文
2019-02-16 21:5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噢噢噢噢噢,我要補票上車
最近忙翻了現在才看到有好多短文!!((激動奔上車
2018-12-19 23:1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福利啊!

考試後的放鬆

就是要看這種文啊!

開車開車開車
2018-12-04 17:0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每天開身體會累壞
2018-12-03 20:2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