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原創百合-《說好的》(上)

      『妳什麼時候才可以不遷就別人?什麼時候……妳才能對自己好一點?』長髮女孩悲傷的對著另一人說,而那個人想伸出手的時候……

逼逼逼———

      鬧鐘的聲音響起,她伸出的手硬生生停住了,睜眼從夢裡離開,嘆了一口氣駱子雁按掉了鬧鐘,思緒也從混亂中慢慢回神。

      又是那個夢。

      起來整理了下,一頭俐落短髮,妝容精緻,換上套裝後她便出門了。

      一路上都有人對她投以目光,但她也早已習慣,從以前開始就是這個樣子,不認識的人總喜歡對她投以某些她不解的目光,既不是喜歡也不是厭惡,就是一種……好奇的目光。

      然而她慶幸,台北是個繁忙冷漠的城市,即便再好奇,誰與誰別過了身就不會再去思考。

      進了公司後,駱子雁正打算檢查今天的工作事項時,一袋早餐停留在她頭頂前方,餘光無法避免的發現了。

      「早安!」拿出一袋早餐到駱子雁面前,林恩瞇起眼那神情就像在說:別感謝我了,我就是知道妳不吃早餐的!

      「早。」沒有拒絕,駱子雁只是無奈地接過友人準備的早餐,一貫的吐司加蛋跟一杯拿鐵。

這是她們之間的習慣,雖然這習慣老讓林恩的男朋友吃醋,但是林恩總會說:世界上就這麼一個駱子雁啊,她餓死了你讓我去哪找第二個啊!

      但是他們都知道林恩的男朋友並沒有惡意,只是一種撒嬌,而有時候駱子雁也會羨慕著這樣的撒嬌,她很早以前就忘了這種事情該怎麼做。

      「喔……對了,今天老總說了有個企劃案要交給妳去談,他今天得去總公司開會,然後資料什麼的都在妳信箱裡了。」思考了一下剛剛總經理給她的訊息,而當林恩說完之後她吞了吞口水看臉已經有些黑的駱子雁,嗚嗚嗚……她就知道這種事情駱子雁會生氣,看啦!她臉都黑了!

一群不敢惹老虎的混蛋!

      「讓他一輩子都待在總公司的馬桶出不來算了。」聽到這消息,同時也在自己郵箱裡看到資料的駱子雁在得知消息後的一瞬間從黑臉變成燦笑,雖然整個背景也都變成黑的就是了……

      完全不在意自己說的話多麼恐怖,駱子雁只是揮了揮手讓林恩先回她的崗位,她得開始處理了。

      只有埋首在工作裡,她才能把所有事情都拋諸腦後,那些事情如果可以她寧願一輩子都想不起來。

      直到下午簽企畫書時看到熟悉到她不願意再回首的面容時,她真有甩企劃案到老總面前說不幹了的心情。

      那是她很熟悉的一個人,應該說曾經熟悉,那個男人讓她從無到有,又從有到無,本來以為就該這麼算了,兩人各走各的路連死都不要告訴對方。

      「好久不見了,雁。」依舊溫柔的眼,熟悉的稱呼,面前的男人與當時的差別似乎只有歲月在面容上的刻痕,其他什麼都沒有。

      「我想今天是來談企劃而不是話家常的,陳經理。」冷淡的將對方的友好拒絕在門外,駱子雁一點都不願意給眼前的男人一點溫柔,或許連看都不願意看,如果林恩在這裡肯定知道光是交談就快讓她受不了了。

      「也是,那就開始吧……」男人並沒有生氣,那神情就像在說:妳又來這種小性子了。

      一直到企劃談完,駱子雁花了很大的力氣拒絕男人的晚餐邀約,走在街頭上,她也知道今天不必再回公司了,這是她今天最後的工作,所以她不必再掩藏,滿滿的寂寞此刻只在眼裡流露。

      那個人從來就沒有喜歡過她,卻教會了她去愛一個人原來那麼痛苦,那人對自己的溫柔只是消遣,但是那些歡樂的時光卻不假,因為她也不知道如果那些都是虛假的話,那段時光的自己又算什麼?

      偶然地轉頭看到玻璃窗的自己,駱子雁突然停了下來,什麼時候自己把自己變成了這個樣子?

      十年了,從高中到現在難道還不該放過自己嗎?

      「小姐,要一杯咖啡嗎?」

      轉過身,駱子雁看到一個率性的女孩微笑的遞給自己一杯試喝的咖啡,再看一下對方的制服,看起來是打工的學生,應該是自己擋在這裡的關係。

      「不用了。」拒絕了對方的好意,駱子雁正想轉頭離開時卻被對方拉住了,她不解也有些微怒的轉頭過去,正想說什麼的時候。

      「但是妳需要一點休息的時間。」直直看進對方的眼裡,秦雪只是說出了她的感覺,然後塞給對方一杯熱咖啡後就回去店裡了。

      這個舉動很奇怪,也讓駱子雁覺得莫名其妙,但她並沒有來得及將咖啡還給對方,只能微妙的收下了這份好意,然而就在她離開後,她並沒有發現有雙目光正在玻璃櫥窗後看著她。

那眼神既溫柔又眷戀,讓周遭的夥計嘆了一口氣。

      「……老闆,妳再看下去,人也是會走遠的。」綁馬尾的女服務生無奈地對自家老闆說著,雖然她也知道自家老闆的壞習慣……

就愛盯著有故事的人看。

      「我都看了半年多,哪還怕再多看一下呢。」收斂起目光,秦雪說出來的話卻能讓人昏倒,轉過頭微笑看自家工讀生後她就揮了揮手走進後休息室去了。

      對,秦雪已經看了駱子雁半年多了,她一向受有故事的人吸引,但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一個……看似沒故事但每個神情都帶著寂寞的人。

      很有趣,這件事讓她很想知道駱子雁到底是怎樣的人,這樣的心情也讓她忍不住在今天遞出了咖啡,如果說平時的駱子雁是寂寞,那剛剛她看到的她就是脆弱,彷彿下一刻就要因為脆弱而消失了。

      所以忍不住的,身體比意識快了很多。

      「真是的……怎麼就這麼忍不住呢……」既懊惱,但秦雪又覺得這樣真剛好,在猶豫裡面情感勝利的時候,就表示再也不能忍耐了吧?

      另一邊的駱子雁只是把那溫熱的咖啡慢慢喝掉,的確,一杯咖啡的時間就夠了,她不會再為了那個男人傷神。

      那天過後,她又像以往那樣了,依舊公事公辦,依舊是一個不冷不熱的人,哪怕林恩在她耳後吱吱喳喳的她都能淡然,那一天的插曲彷彿從來不存在。

      直到那天跟林恩出門逛街,回來時兩人進了那間咖啡廳,駱子雁又看到了秦雪站在吧檯裡,還來不及反應,那人就已經對她揚了個微笑,來不及裝不認識,此時也就只能點個頭示意了。

      倒是一邊的林恩覺得有戲,瞇眼笑了起來,直到服務生帶他們入座、點完餐後林恩才開口了。

      「妳什麼時候認識櫃台那個很帥的姊姊啊!」完全不給駱子雁緩神的機會,林恩眼睛發亮的詢問,就連平時最愛的蛋糕都沒有吸引她萬分。

      「偶然收過一杯咖啡而已,而且人家哪裡看起來是姐姐了?」嘆了一口氣,想裝不認識就是因為駱子雁知道林恩絕對會巴著這消息不放的……

      「對妳有意思?」沒有反駁駱子雁,這時候林恩才稍稍的把注意力回到蛋糕上,但吃了一口後又馬上轉回去問。

      天哪!那個死不收人家餵食的駱子雁收了人家的咖啡耶!她總可以驚訝一把吧!天曉得她已經是特例,難不成吧檯那個人……

      「妳老送我早餐,難不成妳對我有意思?」白了個眼,駱子雁完全不知道怎麼吐槽自己友人的腦了,然而林恩只是沉默了一下。

      直到飲料被秦雪送上來的時候,林恩才又開口,但駱子雁一聽到林恩的問題後,她只想掐死這傢伙!

      「小姊姊啊,妳是不是對我們家子雁有興趣呢~」語調都忍不住上揚了,林恩可是冒著生命危險問的,畢竟她從一進來就森森的感受到秦雪對她家駱子雁的目光,大概只有那個呆頭完全感受不到吧……

      「喔?妳幾歲啊,叫我小姊姊。」沒有正面回應林恩的問題,但秦雪卻拐個彎問了更微妙的問題。

      「我們兩個都二十七歲唷!」知道對方在規避自己,林恩大致上了解了秦雪的意思,然後順便連隔壁的駱子雁一起賣了。

      「喂!妳賣自己就算了,幹嘛連我一起拖下水!」皺起眉,直到被賣了之後駱子雁才開口,但兩人似乎一點都沒想理會的意思。

      「那真的能喊我聲姊姊呢,我三十囉。」笑著回應林恩的問題,秦雪覺得真有趣,果然是她有興趣的人身邊都圍繞著有趣的人呢……

      這個下午,秦雪幾乎是把自己身家都跟林恩聊了,而林恩也是有一筆沒一筆的賣掉了駱子雁,然而駱子雁只有皺著眉頭,她並不討厭林恩認識人,只是這種陌生的感覺讓她本能性的想沉默。

      結束前,林恩跟秦雪要了賴,等回家後就立刻創了個群組,讓駱子雁簡直覺得這廝是對秦雪有意思吧!

      幾乎三人群組聊了許久,秦雪才加了她個人的賴,然後那一天她問她有沒有空陪她去個地方……

------TBC

後記:

         人生第一次寫這種題材,其實也不是為了什麼,單純是欠某個傢伙一年多的文章,覺得似乎該寫寫了,

         但我還沒決定好到底結局該寫什麼,好跟壞也還沒有,可能還會再多欠一會吧,反正對方也不趕時間(笑),

         總之新的口味新的微妙,希望大家還喜歡啦w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