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彩雲國物語 燕青靜蘭R18同人《比誰都還要……》

      不喜歡……在一杯又一杯的酒下肚前,茈靜蘭是這樣想的,雖然一旁的紅秀麗跟紫劉輝拚命地想勸酒,只是耐不住某人已經暗沉的眼神……

      至於為什麼茈靜蘭會如此,就必須回到兩天前他到浪燕青上班的地方等他下班時看見的情況。

      「我……我喜歡你!」被這大聲的告白吸引住目光,茈靜蘭轉頭一看看見了那個被告白正在搔頭的大個,非常眼熟,墨綠的頭髮,右眼下方因為過去職務留下的十字疤,那個理應是自己目前男友的傢伙……

      正在被另一個女人告白中,然後那傢伙還傻不溜丟的在傻笑!

      「抱歉,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搔了搔頭,浪燕青有些無奈地指了下在一邊坐著的茈靜蘭,他可是老早就看到某人坐在旁邊了,只是沒想到會遇到這一齣啊!

      「他?他可是男人!」被直接拒絕的女孩子冷霜著臉並且一臉不敢置信,她一直很喜歡眼前的男人,從第一次買飯之後她就喜歡上這個廚師的笑臉,只是……

      「小姐,不管我喜歡什麼性別都跟妳無關吧?」已經有些動怒的浪燕青忍不住板起臉,而一旁的茈靜蘭則是挑了挑眉,被板著臉面對的女孩子則是眼淚掉了下來讓浪燕青又手忙腳亂了。

那個場面既安靜的突兀這場狀況,又讓人難以忽略浪燕青的無奈。

      最後浪燕青跟茈靜蘭表示他先安撫這個女孩子讓他先回去,茈靜蘭沒說什麼,但點了點頭回去後就收拾了東西先去小弟家。

      『我現在不想看到你。』

      傳了這封簡訊給浪燕青之後,茈靜蘭就去紫劉輝家了。

      然後……這已經是第二天了,茈靜蘭什麼也沒說,早上去事務所處理事情,晚上回來跟紅秀麗還有紫劉輝喝酒,通常先倒的都是紫劉輝,今天也不例外,而紅秀麗在扛自己男朋友回房前轉頭跟茈靜蘭說了︰

      「如果有什麼想法還是直接談會比較好喔!我相信燕青是能夠好好溝通的傢伙。」

      說完之後紅秀麗才扶著那個已經醉得亂七八糟的傢伙回房間,留茈靜蘭在客房裡。

      直到門關起來之後,茈靜蘭才呼了一口氣鬆懈,其實浪燕青沒有錯,他只是不喜歡那個女孩子說的話所以遷怒,他是男人沒錯,浪燕青喜歡他沒錯,一切都沒錯,但是他就是不喜歡看著別人跟那傢伙告白,就算那傢伙拒絕了也一樣。

      「喂?」等到聽到對方的聲音茈靜蘭才發現自己已經打了電話過去,而電話那頭的浪燕青則是有些畏縮的,讓他忍不住窩火。

      「我說不想看到你你就不會找我了是不是!」這話說的任性,連茈靜蘭自己都知道,但是他還是忍不住窩火,整整兩天他都在等,等那個傻大個自己來找他,等那個笨蛋給自己一個台階下,結果呢?

      「我現在劉輝家樓下。」把玩著手上的車鑰匙,浪燕青有些無奈又有些寵溺的對著話筒說,他當然知道某人在鬧彆扭,他第一天就收到紅秀麗的簡訊了。

      只是他也是人,寵一個人對他來說不是問題,要給那個傢伙台階下也不是問題,但是不能只有他,也要對方釋出些什麼才可以。

      然後另一頭聽完他說話後就一陣聲響,最後是開門聲,他轉頭一看,然後掛掉了手機。

      「回家?」浪燕青輕聲地問著。

      「……」茈靜蘭什麼都沒說,只是點了點頭,然後走到副駕駛座旁開車門上車。

      車上兩人都沒有說話,倒是茈靜蘭因為喝酒的關係滿臉通紅,平常精明的樣子似乎也換了個樣子,變得意外的溫順,直到他們兩個到家。

      「先去洗個澡吧,不然隔天一早你又要不舒服了。」浪燕青鎖了門,然後體貼地跟那個癱在沙發上不想動的傢伙說。

      「……不要。」算是在任性那樣,不想動就是不想動,茈靜蘭覺得自己蠢死了,但是他知道他只是受不了。

      討厭所有對浪燕青有好感,甚至是喜歡他的人。

      對,他不可理喻,但是他沒辦法,大概是因為他真的很喜歡眼前那個笨蛋。

      「我拒絕那個女孩子了,她不會再來了。」嘆了一口氣,浪燕青走到沙發前摸了摸那個還在耍彆扭的傢伙的頭。

      「我討厭所有跟你告白的傢伙。」也許是酒精,又也許是憋了兩天的關係,茈靜蘭難得的坦承,他是真的很不喜歡很討厭那些人。

      但是他知道浪燕青沒錯,可是難道要他生氣是浪燕青太好了太多人喜歡了,所以他受不了嗎?

      這理由也太莫名其妙了。

      「可是我只喜歡夫人一個。」知道了某人是在生氣彆扭什麼之後浪燕青忍不住笑了,真是的,他家夫人怎麼能這麼可愛?

      然後忍不住的,低下頭親吻起對方額前的碎髮,一路細吻到唇邊。

      明明只有兩天沒有見面,但是浪燕青卻覺得這兩天比兩年還讓他煩躁,只能深深吻住對方,像是想把對方吞下肚一般。

      「油嘴滑舌。」等親吻一段時間後停下,茈靜蘭邊喘口氣邊說著對方,但動作裡卻沒有抗拒,只是任由對方再度親吻上來。

      酒精混搭著情慾,浪燕青的手開始解著對方的衣物,大手摩娑在茈靜蘭的腰間,長滿厚繭的手帶來讓人無法遏止的顫慄快感,也止不住悶哼聲。

      「先去洗澡?」等幾乎把茈靜蘭的衣服都脫了,只剩一件底褲後,浪燕青回過神了,想讓對方先去洗澡,茈靜蘭也只是點了點頭。

      但是沒想到……

      「你跟進來幹嘛!」發現某人跟著自己走進來之後,茈靜蘭臉又忍不住紅了,而浪燕青只是說著反正也要洗就死賴皮著臉不出去了。

      「幹嘛不脫?」浪燕青看著那個明明只剩一件衣物卻不脫的人笑了,正想伸手去脫下卻被人打了手,還一臉羞紅的看自己。

      「我自己來。」說完之後就打開蓮蓬頭的水,然後把最後一件衣物脫下,只是茈靜蘭完全不想轉過身看那個在自己身後的傢伙,只讓熱水淋在自己身上。

      霧氣很快就散在周圍,他也能感受到身後的某人靠上了自己,還有某個他不想言喻的東西也頂著自己,雖然很想轉過身罵人但是此刻並不是好時機,而那個厚顏無恥的傢伙只是在自己耳邊笑著,然後越過自己按了些沐浴乳。

      但浪燕青並不是抹在自己身上,是抹在茈靜蘭身上,從上身洗起,但卻有意無意的拂過他胸前,讓茈靜蘭只能悶哼,然後再探到下腹、背後,糟糕的是最後還貼上自己的身體,用他的身體去洗自己,這糟糕的行為讓茈靜蘭只能臉整個炸紅。

      「喜歡嗎?」低聲笑著,浪燕青再度把手繞回茈靜蘭胸前,看著那嫣紅的乳尖在自己的玩弄下變得更加艷麗,白色的泡沫更是增添些許的曖昧情色,讓他忍不住下手重了些,而另一隻手也沒有閒著,反倒是探下身去套弄著茈靜蘭已經有些反應的前端。

      濕漉的水聲還有套弄下帶來的聲音在滿室的迷霧下顯得更加情色,被酒精鬧到已經沒有思考能力的茈靜蘭只能順著浪燕青的動作,讓自己靠著對方呻吟。

      沒有任何回覆,因為茈靜蘭現在只覺得自己在某一片汪洋裡浮載浮沉,只能順著對方,只是當他看到旁邊鏡子裡的自己時還是忍不住撇過頭不看,簡直太糟糕了。

      自己倚靠在人身上,滿身白色的泡沫就算了,還一副任君採擷的模樣,臉上的緋紅已經不曉得是因為酒精還是因為動情,那人著迷的看著自己的目光也一樣讓人無法直視,幸好鏡子沒有映照到下身的狀況,但那要遮不遮的掩飾反而顯得情色。

      「你還沒回答我呢……喜歡嗎?」低喃在茈靜蘭耳邊,但浪燕青似乎是略玩上癮了,一點都沒有要放過茈靜蘭的意思,一邊忍耐著自己的慾望,一邊套弄著對方的下身,黏膩的泡沫還有水聲似乎對他一點都沒有影響。

      「你……嗯……很煩……唔!」已經讓對方看自己這樣的樣態了,再怎麼被快感捲入漩渦茈靜蘭也死守著答案,只是當他不願說的時候,浪燕青也沒有逼他說,只是用手扳過他下巴狠狠的吻了上去,然後像狂風肆虐那般,毫不留情地掠奪,讓茈靜蘭除了順應以外做不出其他反應。

      舌頭舔過上顎,彷彿是要讓人滅頂那般,連空氣都換成自己的氣息,強勢的讓茈靜蘭本來就沒多少力氣的身體又軟了點,只能勉強讓自己維持在不跌到的狀態,但隨著下身被套弄得越來越快,頂在自己後方的硬物越來越明顯,他忍不住悶哼了聲,射了出來。

      「真是不坦率,但是沒關係,我也喜歡這樣的夫人。」說完,浪燕青輕啄了下那個有些失神在自己懷中的傢伙,然後替自己跟對方沖乾淨了身體。

      下一輪嘛……還是在房間裡面比較恰當。

      雖然茈靜蘭並不算精瘦型的,但跟一個曾經在警隊的人比起來還是略有點差,所以浪燕青把對方一把抱了起來,走進了房間,而茈靜蘭也沒有說什麼,因為現在的他的確有點沒力了,大概是看了一天的案子又喝了酒的關係。

      「繼續了喔。」浪燕青並沒有給茈靜蘭拒絕的時間,因為這一次其實他也略有點動怒了,茈靜蘭完全不說的就離開,他甚至不清楚對方在生氣什麼,雖然理由很可愛,但他確實也擔心了好幾天。

      低下頭又吻上那個已經有點失神的傢伙,然後按倒對方,在茈靜蘭身上印上一個又一個的痕跡,平常茈靜蘭是不準的,但是此刻算是他理虧他沒辦法拒絕對方的動作,只能任由對方在自己身上留下一個又一個紅痕。

      直到胸前,浪燕青略停了一下,然後逗弄,先是舌尖掠過引得茈靜蘭忍不住拱起腰,將胸前更送往自己面前,再輕舔弄著、吻著,讓茈靜蘭忍不住呻吟。

      剛剛已經洩過一次的下身又站了起來,前端滲出一些液體,浪燕青發現了以後也是下探了手輕撫弄著,等撫弄一陣後他才停下動作,從旁邊的櫃子拿出潤滑液,翻過茈靜蘭的身體,讓他背對著自己低下身,然後將潤滑液打開倒些在自己手上。

      液體在手上動作時帶出了些聲音,在浪燕青試著將一指慢慢探入茈靜蘭體內後等對方適應了才開始抽送的動作,跪趴著的茈靜蘭因為看不到的緣故只能聽見手指在自己體內進出時帶出的聲響顯得格外羞澀,也格外有感。

      「唔……快、快一點嗯……」像是受不了這樣緩慢的速度,茈靜蘭忍不住催促著對方,而浪燕青則是低頭親吻了他的肩頭後探入了第二根手指,讓他忍不住下身又硬了些。

      又過了好一會,浪燕青才擴張完,但是手指從茈靜蘭體內撤出時卻帶出不少潤滑液,那水聲讓某人忍不住眼神一暗,他已經忍的太久,只能讓自己不要動作太急躁,浪燕青將自己的前端抵在穴口後,就緩慢進入了,茈靜蘭感受到也是悶哼了聲放鬆自己的身體去接納對方。

      直到整個進入之後,浪燕青親吻了好一會茈靜蘭的肩頭,似是安撫又似調情,直到對方放鬆下來後他才開始動作。

      先是緩慢的進出,這緩慢的動作反而讓茈靜蘭忍不住……

      「快一點……嗯啊……」就在抱怨完沒幾秒,茈靜蘭就能感覺到身後的人動作變的兇猛而侵略性,讓他只能斷線在慾海裡了。

      「這樣可以嗎?」本來還想顧及著對方身體,然而對方並不領情,既然如此浪燕青只能讓自己盡可能的掠奪起對方,感受對方絞緊自己的感受,而看不到對方的表情,只能看著茈靜蘭似乎因為動情而泛紅的肩頭讓他忍不住低頭咬下,然後聽到茈靜蘭呻吟。

      「你……嗯……等結束看我……嗯怎麼、麼跟你算帳……」雖然腦袋已經快要斷線,但茈靜蘭還是決定先記起一筆,那個在自己身上怎麼肆虐的傢伙,等這場情事結束過後他就會怎麼討回來的。

      只是此刻他仍然在慾海裡任對方在自己體內衝撞甚至獲取快感,因為他也被這樣的快感牽引的快不能思考,在碰撞下、呻吟還有某人的強勢攻勢下他順從了自己的本能。

      「這樣啊……」似乎是有些無奈但也理解這就是愛人的態度,浪燕青笑了下後也只是將對方翻過身來,看不到對方的做愛實在是太乏味了。

      然而這樣的牽動,讓茈靜蘭只有身軟,快感太過明顯,那人在自己體內輾壓帶來的感覺太過刺激,讓他只能呻吟,只是看著對方前額略濕,眼神專注的看著自己時,又忍不住心軟了一會。

算了,自己喝醉了,那就把所有脫序的行為都怪在酒上吧。

      他拉下浪燕青的頭將自己也湊了上去,深吻著對方,浪燕青雖有些震驚茈靜蘭的動作,但是送上來的夫人不吃是對不起自己啊!

      只能一邊吻著一邊動作著,直到兩人雙雙發洩了,他們才消停歇息,只是浪燕青仍未退出,只是擁著對方。

      「……」像是耗盡了力氣,茈靜蘭只是小小聲地說了句些什麼就睡了過去,然而聽到的浪燕青只是笑的像隻偷腥的貓似的。

      「我也是。」然後親吻著那個已經睡著的傢伙的額頭。

      ───比誰都還要喜歡……

      沒有主詞跟受詞,但再也沒有更清楚的答案了。

                                                   ───The    End

後記:

         我好累,好餓,眼睛好痛,覺得寫完什麼都喪失記憶了,我要吃飯去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