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文創作大賞,第一階段投票啟動
HOT 閃亮星─今天下小雨耽美稿件大募集

校刊文《念》

之前有丟圖在粉專,但好像很難看的樣子......

所以我改丟這裡,請各位好好欣賞欣賞>w<

(拿到短篇小說第三名,超開心的!!!

一、

        田裡的稻穗因為夏風的吹拂而晃動,因為陽光的洗禮而耀眼,如同我眼中天使一般的妳朝我回眸一笑。

        烏黑的秀髮被束成活潑的馬尾,一身簡樸的裙裝點綴出妳的氣質,輕柔卻宏亮的嗓音叫喚著我的小名,至始至終我都會回應並且毫不猶豫的走向妳,牽起那隻小手一起回家。

二、

        升上國中的我們,因個別的領域不同而分班,妳,是別人眼中的好女孩,我,是他人眼中的壞男孩,至於原因──

        「何以文,給我起來!」

          我不徐不疾的醒過來,睡意惺忪的看眼被氣得滿臉脹紅的導師後站起身,對於我的態度,她氣憤的叫我上臺解題,我解了,也對了,說實在,會的東西再上也沒意思,倒不如補眠的好,導師見到我輕鬆自如的模樣,愛面子的她想必是掛不住了,就這樣我被叫去走廊罰站。

        「唉~~果然上了年紀的女人最容易惱羞成怒。」

        「何以文!」

        「好~~。」

        我一臉麻煩的抓著頭走向門口,無視身後導師帶有殺氣的目光,以及同學們捧場的笑聲。

        「再笑就出去一起站!」

        一聲令下,立馬禁聲。

        哈哈,不意外。

        當我走出教室關上門的前一刻,原本垂下的嘴角露出了得逞的弧度。

        舒服的涼風帶著空氣中濃濃的潮濕氣味,不知道為什麼我很喜歡這種味道,打個少許睡意的哈欠,頂著迷糊昏沉的腦袋,等待總會在這節課出公差的青梅竹馬到來。

        「又被罰站。」

        一瞬間,我清醒了。

        轉過頭,因為髮禁所剪成的短髮首先印入眼簾,小巧可愛的鵝蛋臉不悅的皺起,明亮的眼眸帶著些許的怒意,不自覺的,我心虛的吞了口口水,又因為妳的來到而衝著一番燦笑。

        就這麼剛好,雨,下了。

        噠噠噠噠──。

        凌亂的步伐充斥在耳中,我們著急的在雨中奔馳著,隨著不停加大的雨勢和漸漸透支的體力,我們乾脆在附近的公車站牌躲雨。

        抬頭望著天空不斷降下的滂沱,我煩躁的抓了抓頭,想著身旁的妳,氣是否消退了,在內心糾結許久,我畏畏縮縮的搭話,然而,話都還沒說出口,我就先怔住了。

        潔白的制服因為雨水的浸透而若隱若現,白皙的雙手為了驅逐寒意而環抱著自己,咬著粉嫩的下唇只為了忍著顫抖不讓人發覺,獨自一人默默承受,楚楚可憐的模樣讓我感到一身燥熱,卻馬上被強烈的心疼給掩蓋掉。

        我從落難的書包中拿出有些濕,但還有保暖功能的外套出來,毫不猶豫的披在妳身上,那一刻,我看見妳眼中閃過詫異,卻很快的隱沒撇過頭不理會,我不禁苦笑一番,看來還在氣我呢。

        站在一旁,抬頭仰望著佈滿在空中的迷濛,盯著不斷增強的斗大雨滴,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耐不住沉默的妳總算是出了聲。

        「為什麼總是在罰站?」妳這樣問,同時攅了攅肩上的外套。

        我假裝思考了一下,露出傻笑,說:「為什麼呢?」

        這個答案帶來的結果就是妳憤慨的朝我肩背用力一拍。

        看著妳生氣的動作,就像一隻小貓在搔癢,我就不斷的笑著,妳就像罌粟花一般讓我深深著迷無法自拔,如同它的花語──初戀。

        看著妳因為我的笑而羞紅了臉,更是讓我想繼續逗弄妳,讓我會在下意識告訴妳我的心意。

        「何、以、文──嗯!」

        我一把捉住張揚的小爪直接擁入懷中,在妳敏感的耳朵輕聲說道。

        「因為想妳。」

三、

          天氣會隨著季節的轉化而多變,老師會隨著學生的大考而失控。

          每天的生活不是在讀書就是在考試,再加上學測將近的壓力,整個教室瀰漫著沉重的窒息感,而我因為受不了正準備逃離。

        「何、以、文!」

        雙肩一顫,坐在牆上正要跳向自由的我立刻尷尬的無所適從,沒多久便轉過頭,朝著眼前的妳俏皮一笑。

        「還笑!」

        妳一喊,我立刻像個小兵一樣不敢亂動開口,但內心倒是想著妳當上糾察隊後怎麼越來越兇了?

        可能是我把我的想法表現到臉上,還來不及反應,妳便隨著我坐上矮牆伸手揪住我的耳,疼得整個人差點摔下牆。

        「女俠饒命呀!」妳哪時手勁這樣大了!

        聽到我的求饒,沒多久耳上的疼痛逐漸減退,正當我還在慶幸耳朵還在時,妳卻說出了讓我難以相信的話語──「不是翹課,走啊。」

        盯著手中不斷冒煙的關東煮,腦中不斷迴繞著那句話,總覺得有些不真實,斜眼看去,妳十分平淡的吃著,彷彿翹課是件小事,然而,這樣的態度反而讓我起了疑心,因為這不像妳,不像我印象中那個乖巧守紀律的喬念淇。

        我想問卻不知改怎麼開口,因為這樣的妳肯定有心事,就還在我糾結的期間,妳開口了。

        「阿以,你......想讀哪?」

        「蛤?」

        對於我的慢半拍,妳不像平時罵我不專心,反而對我溫柔一笑什麼都不說,忽然間,身體莫名的發熱,一種難以形容的害怕瀰漫在心中,感覺妳離我好遠,遠到我會有失去妳的幻覺。

        正當我要問怎麼回事時,妳已經低下頭繼續吃著手中的竹輪,一陣不安和尷尬頓時散發在空氣中,好難受。

        「上個月,奶奶住院了。」

        那妙如笛聲,輕如羽毛的話語帶著淡淡的哀愁傳到我的耳瓣,猛然轉過頭望向妳,愣了。

        「我們全家都要搬去台北陪我奶奶治病。」

        妳轉過頭與我對視,原本快哭的面容搭上那笑容,讓我的心無比的痛。

        「時間就在學測之後。」

        「淇淇。」

        「欸,你會想我嗎?」

        一陣冷風在我們周遭吹過,就像我霎時無法回答你的問題一樣,噤聲不語。

        沉默在我們之間環繞,我也失了神魂好一會兒,直到妳對著我強露出歡笑,說:「回去吧。」

        一語落下,我趕緊伸手將妳入懷,緊緊的,牢牢的,妳沒有反抗,也沒有動作,我們彼此都在貪戀這份安全感。

        「我陪妳。」

        無論天涯海角我都會陪著妳,也永遠不會打破我應允妳的承諾。

四、

        外頭吹著刺骨寒風,室內瀰漫著沉重緊張的氣氛,耳邊傳來紙筆的摩擦聲,眼前是密密麻麻的題目,考場的每個人都在為著未來努力,除了我正為妳拚命著,學測結束後,同學們都在緊張自己能否考中學校,就我在害怕不能陪著妳。

        我出了考場,不斷的找尋著妳的身影,直到人都散去我才跑去妳家,然而,         燈已熄,訊不通,人不知,心正慌,彷彿人間蒸發般,沒有人知道你們一家的行蹤,這時我才知道,原來,妳只告訴我一人學測後離開,卻沒說是考完當天就走。

        妳,就這樣忽然消失在我的生活。

        在那之後,我每天都會去妳家待上一會兒再回家,即便知道是徒勞我仍不嫌煩的前往,朋友說我傻,我認了,父母說我癡,我也認,他們叫我放棄,我不肯,因為我在賭,賭有一天妳會出現,出現在我的眼前,而這天就是放榜當天,同時也是──妳最悲傷的時刻。

        那天在榜上見到我倆考上了同一間學校,我二話不說的朝妳家跑去,一種強烈又說不清的直覺告訴我今天能夠見到妳。

        當到妳家時,我愣了。

        不是見到妳歡喜的愣,而是詫異的難以回神。

        喬奶奶的靈堂十分的盛大,親戚朋友們都為了奔喪而聚集在這,然而人來人往中,唯獨就是沒見著妳。

        先是一陣惶恐過後,腦袋靈光一閃,我立即脫離人群朝過去我們常待的小池塘奔去,那座池十分隱密,非常靜謐,也因為這樣只要妳心情一不好就會到那兒去,果真,我找到了。

        「淇淇......」

        懸著的心總算放下,我邊調整呼吸邊氣虛的叫喚,妳卻沒有反應,我朝妳走去,一步步都讓我痛苦萬分,因為每次的接近讓我看得更清楚──妳瘦了,妳哭了,妳累了。

        當我搭上妳垂下的雙肩,妳則緩緩轉過頭看向我,小巧的手搭上我的,臉上露出的哀戚讓我心如刀割。

        「阿以......我的心好痛,痛到好累好累。」

        妳緊緊的抓牢我的手腕,眼淚順著痕跡流下,啞音正在傷心的喊著,其中帶著懇求的意味,「所以,拜託你比我晚一步好嗎?」

        「淇淇。」

        「阿以,拜託你!拜託你!」

        深怕我不答應,妳不斷的喊著,懇求著,那份嘶吼迴響在整個池邊,撞擊著我的心臟,刺痛著我對妳的愛戀。

        「我不想再承受一次這份痛,我求你了,阿以──唔!」

        我心一橫,低頭吻住妳的唇瓣,止住妳喋喋不休的言語,平復妳混亂的思緒,半响,我緩緩離開,伸手撫著妳的臉頰,拇指拭去妳的淚水,帶有水霧的眸中充滿著詫異,也映照出我無奈的柔笑。

        「我答應妳。」

        只要妳能停止哭泣,什麼我都答應。

五、

        在那之後,妳決定留在新竹,因為放不下葬在家鄉的奶奶;我決定前往台北,因為坳不過長輩們的勸言和妳的堅持。

        八月的蟬聲逐漸進入尾聲,來自秋季的涼意正緩緩道來,葉,黃了,天,冷了,我們相處的日子也不多了。

        身後是再不過五分就要出發的火車,腳邊是要攜帶的行李,眼前全是與我有著羈絆的親朋好友。

        父母正在叮嚀著以和為貴,別和人起衝突,好友們說台北物價貴不斷塞錢到我懷裡,少數幾位損友甚至還不斷調侃我,鬧得我既折騰又無奈,因為他們叫我別依依不捨落下男人淚,好極了,結果我沒哭,反倒換他們哭著要我好好照顧自己,這景象讓我們不禁傻了眼,可是內心也感到溫暖萬分。

        一番先後順序,妳成為他們之中的壓軸,無視他們的起鬨,緩緩的走到我面前並甜甜一笑伸手替我打理儀容。

        「我會寫信給妳。」我握住妳的手,親啄在手背上,此舉動不僅辣了友人們的眼,也遭了妳一記搥打。

        「你這人真是。」

        「抱歉,我忍不住。」我對著嬌羞的妳俏皮得吐了吐舌頭,曖昧的幸福瀰漫在我們之間。

        「你們真是夠了!」其中一位友人講出其他人的心聲。

        「羨慕忌妒?」我帶著惡趣味笑問。

        「恨啦!」

        一群人這樣埋怨的接話,整個車站充滿著我們的笑聲,其中包含著我們的年少輕狂,我們的血汗記憶,我們對彼此的不捨,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再一分鐘,火車就要開了。

        「這給妳。」

        「這什麼?」

          我看著妳接下盒子,歪著頭困惑的望著我,可愛的樣子讓我的微笑更加燦爛。

        「妳打開看看合不合適。」

        妳狐疑的笑了一下,接著打開盒子,我永遠不會忘記妳當時驚喜又感動的表情。

        我牽起妳的手,在眾目睽睽之下單膝下跪,含情脈脈的望著妳。

        「喬念淇小姐,妳願意等我回來嗎?」

        妳摀著嘴簡直不敢相信,身旁的親朋好友不斷的喊著答應他,就連素不相識的人都被感染甚至停下腳步一同助聲。

        「妳的回答?」

        「......好。」妳哽咽的說。

        我在鼓掌和歡呼聲中,替妳戴上戒指。

六、

        望著牆上布幕播放的影片,我帶著微笑插著口袋繼續往前走,雙眼依舊盯著牆上我,不對,是「我們」一生的寫照。

        因為一件小事我們大吵一架,因為吃上彼此的醋冷戰好幾個月,因為不安妳的人身安全完全不遲疑的翹考回新竹陪妳,因為各種節慶我們牽著手溫暖彼此的心,因為相愛決定攜手邁入婚姻的墳墓,因為幾場意外我們得知自己成為了父母,因為孩子和彼此就算辛苦也拚命為這個家做了許多努力,因為命運的捉弄我們失去了彼此,因為只想完成與妳的約定,我繼續過完「我們」的人生。

        回味著一切,嘴角勾起一抹懷念,內心充滿感嘆,停下腳步,我轉過身直直盯著最後一幕。

        有著滄桑白髮,滿臉皺紋,一名躺在床上的老人,臉上的微笑彷彿正在做一場甜美的夢,然而,他的孩子跟孫兒們卻圍在他身旁不停的悲痛哭泣。

        沒錯,那老人就是我。

        達──達──

        清脆的腳步聲從身後慢慢接近,直到我身後才停下,接著,一雙纖細的手從後環抱我。

        「我來了。」

        我轉過身,撫摸著那熟悉的臉龐,  

        「謝謝妳等我。」

        妳搖頭。

        「對不起,我早走了。」

        我搖頭。

        「我答應過妳,不是嗎?」

        妳柔柔一笑,抬手輕撫我的烏黑的瀏海。

        「你辛苦了。」

        「不辛苦。」

        我握住妳的手,低頭親吻妳的額,含情脈脈的望著妳的眸。

        「我想妳。」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