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大約在冬季──雙向暗戀卻克制著

暗戀鄰居的影帝X躺著校草的保健室X薑母鴨(撒嬌的貓咪)

「凌明齊,你臉怎麼這麼紅啊?」

同桌將手稍微撂起凌明齊厚重的瀏海,稍微燙手的溫度讓人嚇了一跳。

「不是吧,我知道你拚,但到底是怎麼拚到一考完期末就爆的呀!」

「......吵。」

留在教室睡覺睡到放學的凌明齊拍掉同桌的手,接著拿著自己的書包往門口走去。

「你去哪呀?!」

「保健室。」凌明齊邊揮手邊瀟灑的走出教室。

凌明齊,18歲,A市國立高中,資優班的學霸,同時也是在三年前突然息影的影帝,凌麒。

年僅15歲就以《愛上鄰居的我》獲得最佳影帝獎,並掃蕩了國內外所有男女老少的心,然而在大家以為他會趁著這個高峰再往上衝時,他卻宣布要以課業為主而消失在演藝圈中,三年過去,眾凌粉都在期待他的回歸,甚至在想18歲的他是不是正在談了一場甜到發泡的愛情呢?

然而事實卻是.......

一改過去清爽的鄰家男孩形象,變成文青書生的學霸,雖然學習上高調到連老師都會拿去當教課書宣傳,但顏值卻經自己的改造低調的很少人會關注,但還是有很多少女會被他的溫柔特質給吸引,甚至告白,但他的心中卻一直住著一個人,而那個人就是──

「報告!」

凌明齊打開保健室的門禮貌的報告,見桌上擺著有事外出中,便自動自發的拉開其中一個病床的簾子要躺下,然而一拉開他卻僵在原地。

潔白的床上,穿著短袖的少年一手枕著頭一腳屈膝立起,棉被隨意地攤在肚子上,一月的寒意未曾在他深邃的五官上透露出任何不適。

陳篠淵,18歲,體育班班長,現今籃球隊隊長外加蟬聯三年的校草,凌明齊的鄰居兼......暗戀對象(?!)

僵在原地的凌明齊緩慢地吞了口口水,細框的眼鏡下,一雙杏眼正直愣愣的盯著陳篠淵的睡顏,帶了點金黃的俐落短髮有一種清爽感,擁有小部分西方輪廓的面容令人著迷,紅薄的唇瓣微微輕啟,性感的喉結......

『凌明齊給我清醒一點!』

開始燒到頭暈的凌明齊頓時恢復神智在心中對自己吶喊,並且要轉身走向另一個空的病床。

突然間手腕上感受到一股拉力,一陣天旋地轉後,撲通,他躺到了柔軟的床鋪。

「欸?」

「嗯......」

睡夢中的陳篠淵下意識的將凌明齊拉入懷裡充當抱枕,而被當成抱枕的凌明齊則愣了幾秒後才發覺怎麼了,原本就紅通的臉蛋又變了更紅,氣息開始凌亂起來。

「嗯.......好舒服~~」

凌明齊感受到腰間的手又收的更緊,身後的人又更靠近自己,冰涼的臉頰蹭著有些敏感的後頸,溫熱的吐息在耳邊呢喃,一時之間凌明齊感覺自己快暈倒了。

凌明齊輕輕地想將腰間的手移開,但因為感冒而無力的他根本無法掙脫陳篠淵的八爪攻擊,最後決定放棄,他微微側過身,纖細的指尖小心翼翼撥弄陳篠淵的頭髮,帶著藏不住的愛意看著眼前放在心裡六年的少年,接著緩緩進入夢鄉,當凌明齊睡著後沒多久,一雙淺褐色的雙眸隨後睜開。

陳篠淵輕柔的摘下凌明齊的眼鏡,接著一手撥開對方厚重的瀏海,一手撐著臉頰,小聲的無奈道:「真是浪費一張美顏。」

「嗯......冷。」

陳篠淵看著熟睡的凌明齊邊含糊的說邊往自己身上靠不禁輕笑,「不過嘛,影帝的美顏由我獨享也不錯。」

陳篠淵放輕動作從床上下來,並將棉被蓋在凌明齊身上後,彎下身,輕輕的在對方的額頭上一吻。

「咳嗯。」

陳篠淵快速的拉上窗簾,一轉身就看見保健室阿姨一臉奸笑的看著自己。

「媽,妳吃瓜吃的很開心嘛。」

「還不是你動作慢到我都困惑你到底對人家有沒有心了。」陳媽放下手中的薑母鴨後拿起耳溫槍,接著拉開窗簾替凌明齊量體溫。

嗶!

「淵淵,快拿退熱貼,小齊都燒到39度了!」

陳篠淵聽到指令趕緊拿退熱貼過來替心上人貼上,緊接著陳媽則用小針筒喂退燒藥水,並心疼的說:「都息影三年了,怎麼高中還不消停呀,每隔幾個禮拜就跑保健室,拚也不是這樣拚的呀。」

「媽,他都這樣了就別唸了吧。」

聽到這話,陳媽更來氣的對著兒子撒氣,「你還說,早叫你告白好光明正大的照顧人家,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人家喜歡你,你怎麼都不為所動呀!」

陳媽看兒子要反駁,馬上抬手制止,又道:「行,知道學測將近,不適合表明,但是放榜後,你給我趕緊的,不然被別人追走了,你可就欲哭無淚了。」

「媽~~!」

「行行行,別喊了,我等等有事還要離開一下,你顧好小齊。」陳媽邊說邊走向門口,接著又想到什麼又轉頭跟兒子說,「對了,剛才有買薑母鴨放在電鍋保溫,等小齊起來後一起吃蛤,掰~~」

門關上的瞬間,安靜了許多。

陳篠淵嘆了口氣後,坐在床的邊緣彎下腰看著凌明齊一臉無奈的喃喃,「唉~~為什麼感覺你才是我媽親生了,看她急得......」

「嗯.......」凌明齊半張開眼眸,意識依舊朦朧,陳篠淵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凌明齊已伸手環住對方脖頸處,並順勢拉到自己臉前,陳篠淵有些緊張的嚥了口口水,甚至掐著自己的大腿肉深怕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而還沒清醒的凌明齊則露出一副呆萌的樣子,緊接著露出十分燦爛的笑容,甜甜的喊了聲,「淵~~嗯!」

導火線被點燃。

陳篠淵直接吻下凌明齊,他撬開對方的齒唇,探索著一切,彷彿想把一切都吞噬一樣。

「嗯......等......嗯。」

原本就不清醒的凌明齊被這霸道卻溫柔的深吻給攪得腦子更暈了,想推開對方卻反被扣在頭頂,只能不停的被動吻著。

半响,當兩人的離開彼此,舌尖上的牽絲宛如那份壓抑許久的愛意不願離開,甚至也為兩位少年本身的稚氣上添加了點成人的性感。

陳篠淵溫柔的擦去凌明齊的嘴角,並依依不捨的撫摸那吹彈可破的臉頰。

因為剛才的吻所產生的熱逐漸退去,感受到冬天寒冷的凌明齊下意識的蹭了蹭對方的手,這舉動讓陳篠淵再次掐了自己的大腿肉,並在心裡大喊『剛才已經禽獸過一回,給我清醒一點!』

突然間一個天璇地轉,當陳篠淵回過神這才發現自己被凌明齊給拉到身旁躺下,甚至被充當暖暖包抱枕給抱著。

「冷......」

陳篠淵看著又睡去的凌明齊不禁扶額嘆氣,喬了一個位置過後,凌明齊下意識的湊近陳篠淵的懷裡露出十分滿足的表情,見狀,陳篠淵撥弄著對方的瀏海,喃喃道:「該拿你這隻愛撒嬌的貓咪怎麼辦呀。」

說完,陳篠淵也就抱著對方一起睡了過去。

嗶嗶!嗶嗶!

嗶嗶!嗶嗶!

晚間7點鬧鈴響起,凌明齊逐漸甦醒,他下意識的伸手至床頭櫃,要將惱人的手機鬧鐘關掉,然而另一隻手卻比他更快的按掉,頓時清醒的凌明齊與頭上的陳篠淵對視,一瞬間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相反地,陳篠淵卻十分自然的彈了對方的額頭,「發什麼愣呢,校霸影帝。」

「不是,我,你......你別叫我影帝呀!」

陳篠淵默默的下床去分裝薑母鴨,又道:「是是是,凌影帝。」

「你確定要這樣玩嘛,陳校草。」

「生氣啦。」陳篠淵端著熱騰騰的薑母鴨遞出,「那麼看在我媽買的薑母鴨的份子上,就別跟我計較了吧。」

「......阿姨呢?」凌明齊接下薑母鴨邊喝邊問。

「說有事就離開了,不過照這個時間應該是不會回來了,等等我騎車帶你回去。」

「你考駕照了?」凌明齊詫異的看著在盛自己那碗的陳篠淵問道。

「早考了好不好。」陳篠淵坐在床的邊緣,一面用涼薑母鴨,一面問道,「話說,你幹什麼這麼拚呀,是多想達成『一月一次保健室』成就呀。」

「我哪知道自己的身體這麼不禁操,明明演戲那時還好呀。」

「說到演戲,你什麼時候要告訴我息影的原因呀。」

「......」

「行吧,不說就算了。」陳篠淵拿走凌明齊喝光的碗,走去洗手台洗碗,「剩下的薑母鴨我等等分裝,你再帶回去喝。」

「不必要吧。」

「必要,你給我補好補滿!」

凌明齊見陳篠淵這麼堅持便不再多說什麼,但也可以說自己也挺享受被寵的感覺,頓時間勾起甜甜的微笑,然而當想到陳篠淵詢問息影的原因時,凌明齊不禁的笑容又垮下,他直勾勾的看著正在分裝薑母鴨的陳篠淵,心裡唸想『想演戲是因為你說我適合,息影則是我不想再過著無法看見你的日子,但這些話我不能說,說了......我怕你會覺得我──』

「在發什麼呆呀你?」

凌明齊從自己的世界回過神來,但看到離自己不到五公分距離的臉時,頓時不淡定了,腦子甚至閃過一些令自己羞恥的畫面。

「你,你──你靠那麼近幹嗎!」

「還不是你發呆不理我」陳篠淵舉著自己和對方的包包,燦笑道,「該走了~~」

「知,知道了!」凌明齊推開陳篠淵,倉促的下床穿鞋,結果才剛穿好,一個蹌踉就跌入對方的懷裡,一時之間保健室的溫度比外頭還要來得高。

「傻子,不要感冒就冒冒失失的好嘛。」陳篠淵嘴上嫌棄,手上卻溫柔的為凌明齊披上外套及圍巾,並且牽住對方的手,直到機車停車場都沒有鬆過。

而這一路上凌明齊都在想著,剛才一閃而過和陳篠淵接吻的畫面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能夠這麼真實,是不是思春了呀!

「明齊,你發什麼呆呀?」陳篠淵邊問邊為對方戴上安全帽,結果對方的回答卻語出驚人。

「篠淵,如果作夢夢到和喜歡的人接吻是什麼意思?」

頓時之間,陳篠淵身軀一僵,卻很快的恢復過來,他看似淡定實則背後流汗的說,「只能說明你很喜歡對方吧。」

「喔......」凌明齊看著陳篠淵啟動機車的背影又問道,「篠淵,如果是你夢到,你會覺得『它』代表什麼意思呀?」

「呃......可能是叫你別壓抑自己的感情趕緊去告白吧。」陳篠淵壓下自己顫抖的聲音,又道,「先上車吧。」

凌明齊喔了一聲,坐上後座,見沒有後欄杆便輕輕的纂住陳篠淵的衣襬。

「等等風大直接塞我口袋吧。」陳篠淵直接將對方的手塞進自己的外套口袋,然後直接上路,完全沒給凌明齊拒絕的打算,但對方似乎心不在此,反而在想......『既然都夢到了,那放榜後就告白吧。』

而騎車的那位則是.......『完了,完了,明齊是不是記起我強吻他的事情,會不會把我當成變態呀!!!』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