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鬼屋(上)

小纓拿著一張簡略的手繪地圖,確認眼前這個帶著古老氣息的偌大房屋就是目的地後,毫不猶豫的走上前去敲門。

「有人在嗎?沒人的話我進去囉!」說著,也不等人回應,小纓推開大門自顧自的走進去,身後的大門咿呀一聲,就在小纓完全踏入屋子後「碰」的關了起來,屋子裏變得一片黑。

    對於與外表老舊樣子不符宛如自動門一樣的大門,小纓並沒有關注太多。

    因為早在這個本來鎖住的大門為她開一條縫的時候,她就不意外這個屋子有什麼科學無法解釋的東西在了。

    要說為什麼小纓會在這裡,就要追溯到一個星期前了。

    小纓是一個孤兒,年齡未知,不過從青澀稚嫩的臉蛋和些微發育的身材,可以推測大約是志學之年。

    身為一個孤兒,小纓非常樂觀,在長到差不多7、8歲時就藉著育幼院的幫助到處打工,期間也不忘乘著空閒時間到圖書館自學。

    如今打工了七年也賺了一些小錢,就自己在外面租了一間房自己住,用自己的小錢買了一套直播器材,在家就每天直播用此賺錢,也賺了不少的錢。

    能賺那麼多也不是沒有理由,小纓有著一頭棕髮和精緻的臉龐,聲音清朗、作風沉穩,正是所謂「大人心靈蘿莉身軀」的最佳代表。再加上她每天直播都換著花樣來,光是關注她一個直播主就可以看見好多個不同種類的直播,而且品質還算得上上好的,自是吸引了不少觀眾。

    就在一次玩一個內容大約是「男女主角和一群炮灰得知有個老房子裡面有鬼後很作死的決定要進去裡面住一個晚上證明沒有鬼結果被裡面的鬼這樣這樣那樣那樣給一個一個搞死了只有男女主角成功跑出來還結了婚」的恐怖遊戲時,小纓看見評論區的一條留言。

「聽說在xx市有個古老的房子,就跟這個遊戲情節很像,還有很多人進去裡面探險後後就再也沒出來了,甚至還有靈媒進去後因為有保命武器才能出來,但也瘋了........」

    於是小纓就很開心的聯絡了那位觀眾,得到了地圖,再來就有了剛才所說的事情了。

    小纓心態輕鬆的拿著手電筒走了進去,就在踏入地點大約是大廳的地板時,本來伸手不見五指的空間瞬間燈火通明。

「哇——」小纓發出讚嘆的聲音,摸著下巴仔細地觀察著屋子。

    從外表就看得出來這間屋子的主人應該是很有錢的,不過沒想到居然會這麼有錢。靠著蠟燭微弱的光芒就能將這間大的有如活動中心那樣寬敞的大廳照得宛如裝了日光燈一樣明亮,可見蠟燭是不要錢的到處都放。

    紅色絨毛地毯鋪在地上踩起來很舒服,但是紅的宛如浸過血的紅色讓小纓不敢脫鞋,怕踩到髒東西。

    一個棕色大沙發擺在正中間,一旁有個壁爐,對面有個大鐘,還有很多不低調而且奢華的裝飾品和家具,讓小纓好生羨慕。

    在此不管蠟燭怎麼會突然亮起來了,有人——正確來說不是人——幫忙點燈,小纓理所當然應該謝謝人家嘛,只不過人家害羞還沒現身,所以小纓決定留到人家出面的時候再親自道謝。

    傳說這間屋子有了幾百年的歷史,經過這麼多年的自然、人為災害摧殘還沒倒本身就是個奇蹟了,這麼多年沒人住還乾淨的好像有人在定期打掃,小纓認為,這沒什麼好稀奇的。

    小纓在不知名生物的點燈與開門幫助下走遍了整間房子。走廊上不意外的有著鬼屋標準配備「詭異的全家福」、「詭異的掛畫」、「隨時都會破的花瓶」、「隨時都會燒起來的照明燈籠」。

    不過有個地方小纓根據多年來玩恐怖遊戲的經驗確認不意外就是劇情重點的地下室,不知名生物並沒有自動打開鐵門讓小纓參觀,估計是最後的重點場景。

    慢慢參觀完整間房子,小纓有些累了,回到大廳坐在沙發上休息,順便用手機裡的製圖軟體做了一個平面圖,藉由剛才的「參觀」,小纓已經記住了每間房的位置及模樣,包括擺設以及不尋常的地方都通通記錄下來。

    小纓抬手看了眼手錶上的時間,七點三十二分,正是小纓踏進這間房子的時間。

    再看手機,依然是七點三十二。

    小纓把腳抬到沙放上盤腿坐著,拿出包裡的麵包和水開始啃。

    按照遊戲中的劇情,鬼怪開始欺負炮灰一群人的時間是在他們都睡了的時候,所以一開始都很平靜,嗯......除了開門跟點燈以外,遊戲劇情裡燈是男主角自己準備的,門也是他們開的。

    噢!小纓想到一個特別的地方了,只要小纓參觀完後的地方,房間門都會自動鎖起來。

    吃完麵包,小纓拍拍身上的麵包屑,重新背上背包,打算去找找看有哪個房間是房子裡的生物要讓她認真找的。

    用力推推每個房間的房門,推得開的小纓就拿東西墊著讓它保持開著的狀態,推不開小纓也不會強行打開。

    把所有的房間門都推過了以後,小纓有了明確的目標——因為只有一間房門推得開。

    小纓並沒有馬上進入那間房,而是重新回到大廳,拿走了掛在鹿頭裝飾品的鹿角上的一串鑰匙,才走進那間房。

    果不其然,在小纓完全踏入房間的那一刻,門重重的關上了。小纓試探性的推了推門,推不開,拿出鑰匙對著門把上的花紋找到了同樣花紋的鑰匙試著打開,依然打不開。

「OK,不讓我開我就不開,我很乖。」小纓放棄打開門,轉而查探這間房。

    這間房與其他間都不一樣,空間大了些,中間的床大到可以在上面打滾三圈都不會跌下去,周邊擺著許多小女生會喜歡的娃娃,都很正常,沒有恐怖電影中的邪門娃娃。

    依然是標準配備「會照出奇怪東西的大鏡子」、「召喚邪靈的音樂盒」、「引人遐想的白色窗簾」、「躲鬼用的大衣櫃」,小纓其實很不喜歡有鬼衝出來增加她的麻煩,所以她在第一時間打開了衣櫃,並且固定他的門,雖然如果鬼真的要玩這個衣櫃這樣做也沒什麼用。

    檢查完整間房,包括地板及天花板還有家具遮蓋住的地方,小纓是真累了。打了個大大的哈欠,小纓自覺至少也過了好幾個小時,然而時間依然沒有變,嗯?不對,小纓認真的看了看手錶。

  有在走!時間有在流逝!

    本來32分不到40秒,但現在已經走到59秒了!

    小纓正在猜測,那靈媒會瘋是不是因為在這裡被關了很久沒飯吃又死不了?

    不過靈媒怎樣不關小纓的事,小纓看似心大的躺在床上睡覺,只是從仍背著背包這點看來,她並沒有那麼放鬆。大量消耗腦力的小纓雖然累的沾床就睡,不過仍保有一絲警戒,有什麼動靜馬上就醒來了。

    四周非常寧靜,而一隻疑似手的冰涼物體正撫摸著小纓的臉,然後慢慢的往下到了小纓的胸。「變態!」小纓在心裡這麼想著,眼睛依然閉著裝睡中。那隻手又繼續往下到了小纓的大腿,然後再慢慢的移動到了腳踝,就在此刻,那隻手突然用力的抓住小纓的腳踝。

    按照劇情,小纓應該在此刻迅速坐起來,只不過小纓沒有。小纓大膽猜測非生命體應該是在確認她熟睡後就立馬開始動作了,不然她怎麼會那麼睏!

    小纓不捨的抱著絲滑的被子,喉中發出幾聲呻吟,一副賴床樣。

    不過那隻手並沒有因為小纓的賴床就放過她,手中慢慢的施力,唰!

    小纓被「甩」到地板上,而非生命體仍在移動,將小纓拖著走。

    小纓手中依然抱著被子,依然賴床中。小纓感受到腳上的手頓了一下,不過也只有那麼一下。非生命體正發出類似鬼片中的景點幼女銀鈴笑聲,似乎很開心的樣子。

    按照小纓的記憶,這個路線不意外是要去地下室,所以在到地下室的樓梯口之前,小纓都是躺在地上讓非生命體拖著走的。

    被拖著走其實並不舒服,因此小纓早就睜開眼看著自己被拖。拖著自己的非生命體是個頭髮亂糟糟,穿著白色破爛洋裝的小女孩,在一個轉角要轉彎的時候小纓乘機瞄了一眼非生命體的長相,除了眼睛不見了,其實還蠻可愛的嘛!

    終於到了地下室入口,喀的一聲鐵門開了,小纓也爬起來了,坐在地上拍了拍背對自己的非生命體幼女的肩膀。

    非生命體幼女竟然嚇了一跳,瞪大著沒有眼球的眼眶看著自己,而小纓居然還從中看出了「委屈」,還順便發現,幼女的眼角竟然有個愛心的胎記,真特別。

「謝謝妳帶著我走這麼一段路,接下來我自己走就好。」然後看著幼女猶豫的鬆開又握緊了手。

    小纓似乎知道了什麼,劇情不是都這樣嗎,主角被丟下去摔個鼻青臉腫頭破血流,奄奄一息的被鬼玩,看了幼女是在擔心自己沒有完成任務,於是小纓貼心的問:「我要摔下去然後頭破血流嗎?」

    幼女愣住了,似乎沒想到小纓會問她這個問題,不過回過神後搖了搖頭,然後鬆開了手。

    小纓的腳獲得自由,也不用摔得頭破血流,站起身拉著非生命體幼女的手,如果小纓此時轉頭看一眼幼女的話,會看見她嘴角正勾著一抹詭異的笑容。

    踏上階梯,隨著小纓越來深入,樓梯的走道越來越寬,最後小纓走到了一個充滿臭味的空間。

    那味道就像,生肉放了一個月沒處理一樣。

      小纓轉頭看了一眼身後的幼女,像是看見了什麼,小纓瞳孔驟縮。

    小纓的手上依然牽著一隻手,那隻手的後面——什麼都沒有。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