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劍三同人 耽美BL 蒼花 R18

1.

                「……死了沒啊這是。」慕云清把地上的人翻過來,探了探呼吸,「很好沒死,悠著來。」

                身為一名萬花谷出身的大夫,斷然沒有見傷不救的道理,慕云清扶起那人,將他掛在肩上半扛半拖回屋。

                「呼……怕不是吃秤坨長大的。」慕云清一副文弱樣,其實身板不差,練武的底子,但這人卻沉得要命,好不容易拖進屋裡,他將對方的護甲都卸了才勉強能把人扛上床。

                轉身繼續準備東西,慕云清一邊哼著不成調的小曲,一邊將銀針過火,「花谷的小鹿啊,又美又好吃。」

                「從軍的漢子啊,又壯又好吃。」慕云清替他除去沾滿血污的衣物,見到一絲不掛的胸膛不禁嘖嘖兩聲,「這……」

                倒不是因為皮肉傷多觸目驚心,而是那精實健壯的身子讓他有些移不開視線,「蒼雲軍……果然不一樣。」

                是的,慕云清是個斷袖。

                特別喜歡看男人身子的那種。

2.

                喜歡歸喜歡,其實他一直很規矩,也沒做過什麼出格的事,只是最終被師門發現時,還是被趕了出去。

                慕云清的無奈只存在一刻,隔天就收拾行囊乖乖出去了當作雲遊行醫。

                結果沒遊完盤纏就空了,走到這附近正巧有幾間破舊的老屋,看起來是戰亂後人都逃光了留下的,於是他整了整入住,

                平時他就出門給人治病,偶爾種個藥草,慕云清生活幾乎比和尚還無趣,只是他不想交了個朋友,之後被對方指著說:斷袖真噁心。

                那種感覺,幾次長針都治不好。

                他偶爾也會像今日,從地上撿人帶回去治,只要他發現時沒死,一般都能救活。

                一兩個時辰過去,慕云清滿頭大汗,給他再探了一次脈、灌下最後一口藥才放鬆下來,「沒事啦,睡飽就趕緊起來回家罷。」

               

3.

                次日,那蒼雲沒醒。

                慕云清日上三竿才醒來,見蒼雲還是維持著原本姿勢沒動,懵了,「不是罷?傷不重啊,怎麼還沒醒?」

                左看右看也號了脈卻沒發現問題,這人看起來就像睡著了,既然傷口沒再惡化,慕云清索性也不想管,正要再替蒼雲蓋上被褥時,那繃帶下的身子再次引起他的興趣。

                他喉結滾動,嚥下唾沫。好想……摸一把。

                「我操慕云清你還要不要臉?」他順手甩了自己一巴掌,趕緊把被子掩實了出門採藥。

                對昏迷的傷患出手,怎麼說都太不道德。

                「你是斷袖!不是禽獸!」慕云清告訴自己。

                再怎麼想摸都不可以!

4.

                未時回來,蒼雲軍已經醒了,慕云清進門就見他在房裡走著,似乎在找什麼。

                「哎,你別亂動!」慕云清上前要將人按回床鋪,誰知他站著文風不動,轉頭就問,「我的盾刀呢?」

                或許是因為急了,他的語氣不甚友善,慕云清一時間有些愣,「什麼盾刀?」

                「……抱歉,失態了。」蒼雲嘆口氣,那陪他出生入死的武器,怕是早就丟了。

                他從上到下掃過慕云清,「你是救我的人?」

                「是、是啊。」

                「你我素昧平生,在下燕柊,難忘此恩。」蒼雲朝他深深一揖,誰知那匆匆披上的衣物竟滑落下,慕云清反應挺快的蹲下身去幫他撿,抬頭要起,眼前一花,卻發現不注意離太近了。

                燕柊身上部分纏了繃帶,可裸露的地方也不少,先是慕云清細軟的髮絲,接著便是鼻樑和溫軟的唇,堪堪擦過腹部。

                燕柊軍旅生活慣了,除了略癢也不覺得如何,倒是慕云清,急退三步,撞上了身後的桌子才悶哼一聲停下。

                「我我我不是有意的!你你你別在意!」慕云清臉紅得可以,比想像中,還要硬啊。

                燕柊見他這個樣子,不解,「為何你看起來,比我在意?」

                慕云清尷尬得直笑,只好把話題掐回來,把燕柊叫回床上再檢查一次,「沒有大礙了,這幾天好好服藥上藥,很快就能好。」

                想了想,慕云清還是腆著臉道,「你傷好全之前,著衣仍以鬆垮為主。」

                燕柊挑眉,從軍之人,哪能忍受這樣穿衣?「那乾脆不穿了。」

                慕云清沒忍住,驚呼一聲,「真的麼!」

              ……完了,一不注意顯得太開心。

                「我是指,這樣對你恢復較有助益。」

                燕柊點頭,「多謝,敢問恩公大名?」

                「敝姓慕,傾慕慕,上云下清,白雲之古字云,清乃清風之清。你說你喚燕柊?」

                「是,燕國燕、木冬柊。慕恩公名字很好聽。」

                蒼雲聲音低沉,略為沙啞,聽得他一時恍神,「啊、你也挺好的,柊可以入藥。」

                說完才發現自己說了什麼傻話,慕云清只好乾笑掩蓋過去,「喚我云清便可,要不出去活動活動身子,看還有哪裡不利索?」

                燕柊應了,其實慕云清也硬了。

5.

                慕云清平時生活過得平淡,近來一月多沒發洩過,適才唇瓣觸碰到燕柊之際,下身竟已悄悄抬起頭。

                燕柊生得很好,劍眉星目,輪廓分明,聲音也如其人一般,慕云清不禁幻想燕柊若裸著半身,在自己耳邊低語,那會是怎樣一番光景。

                「唔……」他用布蓋了一層就忍不住自瀆起來,他竟然、對著自己救過的傷者有反應了。

                慕云清一邊怕燕柊突然進來,一邊又克制不下自己的衝動,可恥的興奮讓他很快就洩了精。

                他靠在床頭輕喘,燕柊回來就見他青絲微亂,面色潮紅的樣子,「你這是?」

                「啊、適才有隻蟲子,特別會躲,我追著累了,喘會兒。」慕云清語調慵懶,那點舒適還殘存著,他沒緩過來。

                燕柊覺著可疑卻也沒多問,他在蒼雲真沒見過這種蟲子。

                慕云清稍稍瞇起眼,燕柊出去練了幾套基本功,身上已出一層薄汗,喘息略快,下身也因此比平時支起一些,在下腹微隆起,看那尺寸,有多誘人。

                慕云清舔了一口唇,「想吃……」

                「你餓了?」

                慕云清一愣,難道燕柊懂了什麼?

                「不、不是你想的那樣!」慕云清急忙要起身下床,然而想起那塊沾滿自己濁液的布料不能被發現,動作一頓便接著往前摔。

                燕柊自然是扶住他了,嘴就在覆他耳邊,「餓了就該吃。」

                慕云清耳畔全是他呼出來的熱氣,又麻又癢,酥到骨子裡了,既然本人都這麼說,他不動作豈不是很對不起自己?

                正當他準備攬上他的肩,燕柊卻將他按回床上,「膳房在哪?我去煮粥。」

                「……」敢情他根本,一開始就誤會了,「我去罷,你還帶傷先休息。」

                慕云清,嫌今天丟臉丟不夠麼,他給自己又甩一巴掌。

                燕柊這麼正直,一臉就是只愛姑娘家的,你一個老大不小沒胸沒屁股的男人湊什麼熱鬧。

                「也不是……沒屁股啊。」

               

6.

                那晚燕柊就提了要回蒼雲堡,慕云清沒攔著,到底他的傷好得很快。

                燕柊話不多,慕云清也不愛想話題,聊到他被趕出萬花谷後他們的話題便尷尬的結束。

                也就這樣相安無事過了兩三日,慕云清對他也如同之前救過的所有人,克制著不再有任何出格的動作。

                倒是臨行前,慕云清替燕柊上完最後一次藥時,燕柊開口,「云清,你有沒有意願,到蒼雲堡做大夫?」

                慕云清從來沒想過這問題,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回答,燕柊見他頗為難,「是我唐突了。」

                不僅累和危險,生活環境也的確不佳,燕柊想不出來任何理由,來說服慕云清放棄現在安穩的生活,然後跟他回去。

                但莫名的,就是想讓蒼雲堡留下這人。

                「不……要是方便,我樂意之至。」慕云清笑笑,眉眼彎如弦月,當真溫煦如清風。

                這人真好看。饒是男人,燕柊也忍不住再一次這麼想。

                然而對慕云清,他在意的只有一件事:那麼多的蒼雲軍,夠他看的了。

               

7.

                慕云清家當不多,唯一心疼的便是他後院未長好的藥草。

                於是燕柊出來見的便是這麼一副光景,那大夫一身紫衣,蹲在地上,和那些藥草說著話。

                「小錢小白小蘭,我走了啊,抱歉哈,說好等你們長大入藥的。」

                語氣眼神都是十二分的戀戀不捨,彷彿和他分別的是什麼摯愛。

                燕柊靜靜站在一邊等他,越看越覺好笑,「你真可愛。」

                慕云清分不清楚他是打趣還是什麼意思,但一個男人被說可愛其實也不是太光榮,於是他清了清喉嚨,轉身站起,「這藥草可是唯一陪伴著我的東西了,要慎重一點。」

                燕柊順手接過他提的大小包裹,「以後會有很多人陪著你。」

                「是麼。」慕云清似乎不怎麼在意。

                說什麼陪不陪,都太矯情了啊。

8.

                燕柊在蒼雲堡的地位比他想像的還高一些,至少安插個人進去完全沒有問題。

                於是慕云清當真開始這種身邊全是男人的生活,沒想像的好也沒想像的糟,雖然時常累掉半條命,但另一方面也十分滋潤。

                至少每天都很熱鬧。

                一月過去,燕柊的傷基本上已經好全,但當慕云清說出「你以後不用再來」時,他卻愣在那,「我……」

                「怎麼了?」  

                「沒事。」

               

9.

                燕柊聽說慕云清適應得很好,沒一會兒就能和大家打打鬧鬧,弟兄們都很喜歡他。

                燕柊蹙著眉,最終決定去看看慕云清。

                那大夫一邊煎藥一邊跟人聊天,他們總能把慕云清逗笑,不像自己,只會讓他尷尬。

                「燕柊?你怎麼來了?」慕云清注意到他,面色有些緊張,「身體不舒服麼?」

                燕柊走過去,「不是,有事和你商量。」

                「好呀。」

                「你搬過來,和我一起睡?」

                「啊???」慕云清像是受到極大的驚嚇,怔怔的望著燕柊。

                有蒼雲軍忍不住笑出聲,被燕柊一眼掃過去,立馬都噤聲了。

                「怎麼突然提這個?」

                「我這裡,很空。」燕柊道,「怕你和其他人一起睡不習慣。」

                慕云清乾笑幾聲,「其實……這裡大夫都挺好的,我也很習慣。」

                燕柊反問,「我就不好?」

                這人什麼道理?還有這種說法麼?

                「不,你很好。」就是太好,晚上忍不住偷襲怎麼辦啊!

                「嗯我知道。」

                慕云清還沒反應過來,燕柊就轉身走了,甚至微微還揚著嘴角,留他一人風中凌亂。

                「這到底……都什麼事兒?」慕云清扶額,「你們都快別笑了,想想辦法啊!」

                  一群蒼雲軍笑得停不下,「燕隊也難得有什麼要求啊,大夫你就從了罷。」

                「從什麼從啊你們這些!哎!」

10.

                燕柊其實不懂為何要這麼做。

                看見慕云清,他便感到開心,只此而已。

                這天操演加緊,燕柊累得一句話都不想說,沐浴完便早早上床。

                慕云清沒多久捧著一桶熱水朝他走來,藥草在裡頭浮浮沉沉,氤氳的熱氣後是他姣好的面容,「來,我給你洗腳。」

                「別。」燕柊還來不及阻止,慕云清已經蹲下身給他脫去鞋襪。

                「怎麼了?」

                「給我洗腳,太委屈你。」

                慕云清噗哧一笑,搖搖頭,「你可是保家衛國的英雄,我怎麼就委屈了?」

                這房不大,藥草香充盈著每個角落,莫名的,有些醉人。

                慕云清挽起燕柊褲管,扶著他的足浸至水盆裡,水面激起漣漪,藥草開始晃蕩。              

                燕柊從沒注意過自己的腳長得如何,現在卻突然覺得它太醜了,粗糙硬實,與慕云清纖細白皙的手極不相稱。

                慕云清卻像是在對待什麼珍貴的物品,一舉一動皆輕和溫柔,一手半握著足掌,另一手則替他按揉穴道,慢條斯理,毫無不耐。

                他的力道拿捏得宜,不癢,略痠微疼,別有一番舒服。

                他們都沒有說話,只剩水擺盪的低語,慕云清專注而仔細,從上邊看下去,能看見他一頭烏黑的髮,和低垂的眼,睫毛搧動,彷彿也在撓著燕柊的心。

                很久以後,燕柊才想起,或許是在這個時候,便喜歡上這個人。

11.

                慕云清活二十多載,就沒遇過這麼糾結的場面。

                他做了一個夢,夢裡發生了什麼其實他大多記不清了,總之不是什麼正當的夢,醒來他那處舉得高高的。

                其實這也不是大事,是個男人誰沒經歷過?壞就壞在,他這手都放哪兒呢。

                他為何放在燕柊的褲襠上了啊!!!燕柊舉得比他還高是鬧哪樣啊!!!

                慕云清想偷偷把手縮回來,才略一動,燕柊竟將一隻手覆上來,不讓走了。

                慕云清欲哭無淚,那人是真睡假睡?

                他也是男人,還是個喜歡男人的男人,再這樣下去難保他會被美色沖昏頭幹出什麼傻事。

                總歸是自己惹的火,放著不管似乎也不太道德,朋友之間幫忙也是常有的事罷。慕云清成功說服自己後,便在燕柊那處畫圓摩挲起來。

                他平躺著不敢看,但隔著個褲襠他仍能感受到燕柊那裡有多大,又硬又熱,他這以後的媳婦兒一定很幸福……

                慕云清另一手也沒閒著,握住自己的緩慢套弄,不時發出難以克制的輕吟。

                不對,這畫面怎麼這麼像他偷襲燕柊來求滿足?連兩次自瀆,腦裡想的對象都是同個人,這可不是好事啊。

               

12.

                燕柊其實,醒著。

                在慕云清有動靜的時候他就醒了,然後感覺到下腹有絲異樣,接著才意識過來發生什麼事。

                但是他故意不讓慕云清收手,再來,便是慕云清在耳側的喘息,那人隱忍著不敢出聲,亂套的呼吸卻暴露了一切。

                聽著一個男人的聲音,燕柊感覺那處脹得發疼,他想將這萬花壓在身下,聽他哭著喊自己的名字,然後抱住他求饒。

                他大概病了,需要大夫來治。

13.

                待慕云清自個兒洩了火,燕柊仍是毫無要消下的意思,前端流出的清液沾濕薄薄的布料,和著慾望從他掌心一路傳到心裡。

                慕云清怪尷尬的,分明想替燕柊先了結,結果反而自己先結束了,他輕熟輕腳的換位置改姿勢,床有些小,他兩手握著燕柊挺立的男根,低著頭也幾乎要碰上去。

                真的、真的好大。

                單手無法完全環上,柱身粗長可怕,青筋猙獰的糾結在上,頭部冒著清液,濕潤潤的。

                慕云清第一次這麼近看著男人的東西,腦袋裡一片空白,還沒反應過來竟然就低下頭,舔了一口。

                濃烈的男性氣味沁入口鼻,沒有想像中的好吃。慕云清撇嘴,卻見燕柊那裡興奮得抖幾下,似乎變得更大了。

                估計也很久沒自瀆了罷。慕云清暗暗可憐他一把,猶疑後還是含進去,舌尖頂在鈴口處,驀然一吸。

                燕柊這才知道,什麼樣的忍耐會教人發瘋。

                他看不見,但那樣又熱又軟的地方分明只有一個可能,意識到慕云清用口在助他發洩時,難以言喻的喜悅充斥全身,立即轉換成了下身的興奮。

                慕云清含不下整根,吃到一半就吃不下了,深紅的柱身將他的嘴撐開,水涎便順著流下嘴角,淫糜至極。

                他只會最普通的上下動作,嘴巴痠到發麻了燕柊還是沒有要射的意思。

                怪了這人不應該是個雛麼?怎麼這麼難搞定?

                慕云清讓他先退出來好休息一會,也不知為何起了玩心,貼著那柱頭輕道,「燕柊……」

                燕柊再怎麼能忍畢竟也初嘗於情慾,慕云清這一聲低語帶著玩味,格外魅惑,熱氣灑在最敏感的地方,他全身繃緊,濁液便從孔洞中射出。

                慕云清反應不及,唇上沒能躲過,嘴裡也吃到一點,才稍退遠,燕柊還未結束,下身抖著又射出一道白濁。

                這下,慕云清當真是不知所措了。

                燕柊在這時睜眼,入目便是他有些慌亂的神情,和被沾滿痕跡的臉龐。

                頰邊、嘴角和鼻翼都沒能倖免,稠白的陽精讓他看起來淫糜上幾分,偏偏慕云清的表情那麼無辜慌張,燕柊覺得自己似乎是欺負他了。

                但是……他卻更想繼續欺負他了。

14.

                「云清。」

                慕云清這才發現他已醒,怔著看過去,又突然想起來自己現在這副樣子,驚叫一聲就要逃跑,燕柊哪能讓他如願,將他拉回來,翻身直接將人困在身下。

                慕云清有些暈,他第一次這麼羞窘,也不知該說些什麼,燕柊肯定是討厭他了,那眼神像是要將他生吞活剝。

                「云清。」

                「你別生氣,對不住,我、我只是看你早間……想說幫你發洩,我沒有別的意思!真的!」他越說底氣越弱,發洩還說得過去,可替他含又該怎麼解釋呢?有朋友做到這種程度的?

                他臉上全是燕柊的東西,又一副快哭出來的樣子,燕柊嚥口唾沫,「你吃到了?」

                慕云清含糊的道,「我張著嘴,你就弄進來了。」

                燕柊單手撐著床,另一手替他把臉上的濁液都抹掉,「我想要你有別的意思。」

                「啊?」

                「其實我一直都醒著。」

                慕云清睜大眼,難以消化這句話。也就是說,從開始,燕柊故意不讓他抽出手,然後把他做的事都聽了全程,等醒了再看他彷彿作戲的反應。

                饒是慕云清這麼好脾氣,尷尬都化成了滿腔怒火,「燕柊!」

                「嗯?」還嗯個什麼!!!

                慕云清不想說了,一把要將他推開,燕柊仍是絲毫不動,反而順勢抓住他的手,按在床上,「我做錯了?」

                「你放開我!」這個姿勢,是演哪齣啊?

                「不放。」

                慕云清今日第一次體悟到這人是多難溝通,他認識的燕柊呢?被調包了罷?

                僵持一陣,慕云清忍無可忍對他吼,「我是斷袖!你再不放!我就娶你回去當媳婦兒!」

                燕柊沉默,最後放開他。

                慕云清知道這朋友是做不成了,撐起身子要走,與燕柊擦身而過時,卻猝不及防又被拉下,燕柊躺著,伸手環住他的腰,讓他整個人壓到自己身上。

                慕云清今天接受的刺激怕是比他二十多年要多,他按住燕柊的肩,又累又無奈,「……你到底想如何?你要是覺得噁心我向你道歉,但你也看了場笑話,我們兩清成麼?」

                「不成。」燕柊緩緩道,「你現在也不放,我娶你當媳婦。」

                「……」慕云清咬牙切齒,字句幾乎是從齒間擠出來的,「不好笑。」

               

15.

                慕云清不理他,晚上也不和他一起睡了。

                燕柊不知道自己做錯什麼,慕云清似乎以為他說的做的全都是為了打趣他。

                他才不是那種人。

                他是真的想,娶他當媳婦,不然,慕云清娶他也是可以的。

                不過慕云清卻沒有意願。

                狼牙軍已經一陣子沒動靜,最近有一小批又越界南來,燕柊接令帶軍花兩天就剿了,雖說這時間也算正常,但他殺得比以往都兇殘許多,終於到了別人發現的地步。

                「燕柊,你最近是怎麼啦?心情不好?」開口的是蒙啟憐,他們不常談話,但出生入死的兄弟,感情大多不會差。

                「我想娶一個人。」

                「啊?」上次還沒見他有對象,這次竟然已談及婚嫁,蒙啟憐嚇抽了,「你去女營?」

                「不,他出身萬花,之前追捕狼牙軍在外面受傷,他救了我。」

                蒙啟憐煞有其事道,「應該啊,以身相許挺好的。長得怎麼樣?個性呢?」

              「長得特別好,溫柔、善良。」

                蒙啟憐一拍大腿,「那趕緊娶啊!哪天給人搶了還得了?」

                燕柊擦著新置的刀,「我也想,可他不願,把我打了一頓,」

              「這麼兇?你同她怎麼說的?」

                燕柊緩緩道,「前時晨間衝動,把他壓床上……」

                蒙啟憐一聲粗口直接把話打斷了,「燕柊!你這著實該打!沒打死都算輕了!」

                燕柊顯然不知道他誤會到哪裡去,「真這麼嚴重?」

                「這還不嚴重?你被狼牙軍打著腦了罷?」

                「我不知道啊。」他喃喃道,「太舒服,沒忍住。」

                蒙啟憐指著他你你你半天,「燕柊!我對你太失望了!」

                燕柊含糊應聲,繼續擦著他的刀,不說話。

                蒙啟憐搖頭嘆息,「罷,總不能負了人家,哥教你。」

16.

                慕云清試圖無視燕柊抱著那團東西、坐在那裡明顯要他注意的行為。

                但在他第五遍的離開又回來,還是看到燕柊面無表情的端坐在床時,終於忍不下去,「你那到底,是什麼?」

                他很久沒跟燕柊好好說話了。

                自那次事情過後,他們幾乎再也不曾互動,慕云清就是覺得尷尬,幾乎連一個眼神交會都嫌多餘。

                原想搬回去,床位卻早被新招募的人補滿,他只好繼續再和燕柊同睡一室,慕云清先佔好地板的位置,隔天醒來,卻發現自己在床上,燕柊卻睡在地板。

                慕云清告訴他,要是他再這樣,他就乾脆離開,結果燕柊隔天就接令出去打狼牙軍了,今天才剛回到堡裡。

                「小獅子。」燕柊又補一句,「受傷的。」

                「……你去外面撿獅子?」

                「路上看到,覺得牠很可憐,就帶回來了。」燕柊把獅子舉起,牠約莫一隻貓的大小,揮著爪子嗷嗷叫。

                蒙啟憐告訴他,要建立他們倆的連結,利用受傷動物喚起對方的憐憫鐵定能成,於是燕柊在雪地裡找半天,才找到這隻落單又受傷的小獅子。

                然後慕云清當真接過去了。

                結果之後,他們之間並沒有更多連結,慕云清被小獅子可愛得化了,寵牠上天,天天除了救人就是玩獅子,燕柊連跟他說話的機會都沒有。

                計畫失敗。

                特別完全的那種。

             

17.

                蒙啟憐告訴他,他得展現出最好的、對方會喜歡的那部分。

                燕柊不知道自己哪裡好,也不知道慕云清喜歡什麼,最後一身盔甲和毛絨絨的朔雪冠,再次端坐在那。

                小獅子最近成了大夥的新歡,爭著要養他,慕云清已經幾日沒見著小獅子,埋首回他的藥方裡,結果就見燕柊沐浴完,竟仍是那副裝束,又問,「你這是怎麼了?」

                「我這樣,你喜不喜歡?」他記得別人老說這樣好看啊。

                「……」慕云清扶額,隨後抬起頭,露出一抹笑,「我不告訴你我是斷袖麼?比起這樣,我更喜歡你不穿。」

                他只當燕柊是為了防他亂來,這才把自己包得嚴實,「呵,你要是怕我做什麼,就找個其他地方……」

                誰知燕柊竟開始脫掉那身厚重裝束,不一會兒,連中衣都已經褪下,終於在燕柊手放上褲頭時,慕云清阻止他了,「等等!」

                「你你你這是幹嘛!」

                「變成你喜歡的樣子。」燕柊說得理所當然,慕云清卻陡然一震。

                這人到底是多想羞辱他?連這種話都不惜說出口。

                「你別再玩我了好不好……」

                「我沒有。」燕柊走向他,將慕云清抱進懷裡,「媳婦兒,我錯了,你別生氣。」

                慕云清徹底要瘋。

18.

                燕柊覺得,蒙啟憐的話,似乎是不能信的。

                衣也脫了、道歉也道歉了,還特別照他說的喊媳婦兒,誰知慕云清氣得眼眶泛紅,然後再次把他打一頓,跑了。

                整整五天都沒見他一面。

                感情麼是很神奇的東西,不知道的時候就不知道了,一旦發現,就會放任自己越陷越深。

                慕云清笑笑,「就你這樣沒噁心人已經很好了,還指望什麼喜歡。」

                他不敢面對燕柊,怕是連多說一句話,都能讓他陷落更深,他是受不起這後果的。

                燕柊該在退下沙場後,好好娶妻生子,那些話只是燕柊逗他玩的而已,看一個斷袖窘迫的反應,特別好笑。

                一定是這樣。

                燕柊待他其實很好。

                夜時他總是搶著被子,燕柊由他;他在外邊看星星看到睡著了,燕柊背他進去;伙食差吃的少,燕柊偷偷帶好吃的;聽他抱怨今天特別累,燕柊就給他按摩。

                他們相處時間一直不長,但燕柊給他的溫暖,已經能融化整個雁門關的雪。

                慕云清禁不起燕柊的玩笑了。

               

19.

                聽說慕云清離開了。

                畢竟他也的確只是被找來幫忙,並非正式,去留誰都管不了。

                燕柊波瀾不驚的臉首次露出愕然的表情,他風風火火的追出去,讓蒙啟憐替他請了假。

                只是天下太大,他懂慕云清的卻太少,他唯一知道的,也只有慕云清以前的小屋子。

                太久不曾有人造訪,門一開,便能藉著陽光看這裡漫天塵埃,外面的藥草長高了,卻已經半枯,看上去堅持不了多久。

                燕柊於是開始著手打掃,等慕云清回來,便可以直接住著。

                「嗯?」他在床頭發現一個本子,大概是慕云清走時忘了帶的,順手就拿起來翻。

                都是一些記事,日期斷斷續續的。

                『正月初一,新年,外邊很熱鬧。』

                『正月十五,元宵,搓湯圓失敗,難吃。」

                『二月初八,李大娘送了些菜,能吃三天。』

                『二月二五,今日問診人多,乍暖還寒,憂心。』

                『三月初五,賣了些藥草,能好好吃飯。』

                『三月十八,撿到一個蒼雲軍,身材真好,想摸摸。」

                『三月十九,他叫燕柊,不小心親到腹肉了,好硬,喜歡。不能太明顯,待會招人厭。』

                紀錄就到這裡,燕柊捏著冊子,心裡也不知是什麼情緒,他想找到慕云清。

                和他成親。屆時他要摸一晚上都不是問題。

20.

                清晨,門被撞開,燕柊警覺的趕上去,看見這幕簡直目眥欲裂。

                地上血跡斑斑,一人撐在牆邊喘氣,背上還背著東西,燕柊沒細看,他急瘋了,「云清!」

                慕云清抬頭,「什麼都別問,扶我到床上,別碰手。」

                燕柊將那東西拿著丟了,輕手輕腳的橫抱起慕云清,將他放到床上,替他點穴止血,「你怎麼樣?藥在哪?」

                慕云清從袖裡掏出一瓶子,艱難的要褪下自己衣服。

                燕柊走過去,替他脫了,傷在左手手臂上,傷口不深,但幾乎有三寸長。

                燕柊傷得最深時都沒這麼害怕過,他聲音很啞,「會有點疼。」

                他用濕布將傷口邊擦乾淨,撒上藥粉,慕云清疼得厲害卻不敢叫出聲,嘴唇都被咬出血。

                燕柊一手撬開他的脣齒,「疼就咬我,別忍。」

                慕云清意識不清,索性毫無顧忌的咬下,待燕柊拿了紗布替他裹好,那陣疼過去後,慕云清才緩過來。

                燕柊將手抽回來,上面全是通紅的牙印,有些地方流著血,他隨便擦了擦,轉身去倒水扶起慕云清喝下,心疼壞了。

                慕云清問道,「你怎麼來了?我……」

                「我怎麼來了?」燕柊握著拳,咬痕又裂了些,「我若不來,你難道打算離開一輩子?」

                慕云清沒回答,岔開話題,「你看看,那東西是不是你的。」

                燕柊這才注意到,那剛才被自己丟在一邊的東西,被布簡陋捆著,他走過去拆開,愣了。

                一把略髒的長刀,和一面漆黑蒙塵的盾。

                刀柄上刻了一磨損的柊字。

                「這?」燕柊撫上雕刻花紋的盾面,幾乎無法置信還有再見到它的一天。

                慕云清靠著床頭,「找到的時候,已經髒了,後來狼牙渣滓在那埋伏,才受傷的。」

                燕柊卻沒有如同他想像中的喜悅興奮,反而將那刀盾又放置於地,朝他走來。

                燕柊坐到床邊,他彎身,顫抖著吻上慕云清的額。

                「別走了好不好?」燕柊想抱他,卻又怕動到傷處,只能輕輕圈住,「這東西哪有你重要?」

                他撫著慕云清的髮,讓他靠在自己胸前,「你信我一次,我沒有和你說笑。」

                慕云清打斷他,「你別說話了。」

                燕柊已經做好被推開的準備,然而並沒有。

             

21.

                慕云清的聲音有些悶,「燕柊,我給過你很多機會,是你不懂把握。」        

                「我早想好了,要是你追出來,我便不會放過你。」他沒傷的右手回抱住燕柊,「你只能娶我,然後一輩子斷子絕孫。」

                燕柊遲遲沒說話,慕云清一股腦兒的把話說完,也略覺得自己太托大了,「我說笑的,你……」

                話還未說完,慕云清唇上便一陣發麻,燕柊吻上來,原先還輕柔的覆在嘴角,後來忍不住吸吮啃咬起來,慕云清唇瓣被啃得略疼,卻也是毫不示弱的含住他的唇。

                感受到慕云清的主動,燕柊吻得更深,氣息交纏在一起,曖昧的水聲和喘息迴盪在室內,慕云清渾身酥麻,無意識的抬腰,蹭了蹭燕柊。

                燕柊退開,見他雙眼微瞇,一層薄淚宛若朦朧春水,呼吸稍急,微張著嘴,嘴角還有適才留下的銀絲。

                「燕柊……」

                燕柊忽然想起被他救下後醒來的那天,慕云清在床上的表情似乎也與這一幕相似。

                燕柊忽然理解了,那時根本不是追什麼蟲子。

                他附在慕云清耳邊吹了口氣,見他渾身戰慄,猝不及防的輕吟一聲。

                「今日我們就成親了,等你傷好,再補你正式。」

                慕云清笑著睨他,「都沒下聘,成什麼親?」

                燕柊拉著他的手伸到自己衣裡,順著胸膛一路摸到腹部,「這身體,夠不夠聘禮了?」

                「還成罷。」慕云清抽出手,在燕柊明顯高起的襠部輕捏,「這個,倒是很滿意。」

                「……云清。」

                「怎麼?」慕云清親他一口,然後又故意在那處畫著圈,「成親了,什麼時候洞房?」

                燕柊也知道慕云清是故意撩撥自己,他笑著也摸進慕云清中衣裡,在那胸前的凸起一捏,「不急,以後在床上,希望你還有力氣這樣問我。」

                「……」燕柊學壞了。

22.

                「嗯啊、慢點……燕柊你慢點……」慕云清雙目含淚,求饒換來只是更猛烈的插入,他跪趴在床上,全身一絲不掛,渾圓的臀部高高翹著,腰際彎成美麗的弧度,乳尖隨著頂弄在被褥上摩擦,又癢又麻。

                「你剛剛,不是這麼說的。」燕柊將他白皙的臀瓣往兩邊撥,好讓陽根能整根沒入,粉嫩的穴口一收一縮,在冷冽的空氣中顫抖。

                慕云清也不知是疼是爽,強烈的快感激得他腦袋混沌一片,「我錯了、啊……唔太深……」

                穴肉被插得又濕又軟,卻仍是貪婪的吸吮燕柊碩大的下身,燕柊難以克制的一次次搗到最深,擦過敏感點又惹得慕云清更高亢的呻吟。

                「下次,別偷偷玩,你可以直接坐上來。」燕柊撫弄著他前端的陽莖,「兩邊都好濕。」

                慕云清就不懂自己到底是怎麼腦子不清楚了,一腦熱就趁燕柊睡著的時候解了他衣帶,原先是想看他醒來會有什麼好笑反應,結果就被推倒食之。

                自作孽不可活。

                燕柊頂在他那處嫩肉上,狠狠一輾,「想什麼?」

                「呀啊!想你、你別磨嗚嗚……」慕云清雙腿繃,尖銳的快感讓他幾乎崩潰,穴壁一陣收縮,層層疊疊的嫩肉咬得死緊,燕柊舒服得頭皮發麻,將肉柱又全根沒入。

                「別咬這麼緊。」燕柊刻意慢下動作,緩緩抽出,穴口的媚肉被折磨得沒了形狀,覆著柱身被帶出一些,彷彿在挽留,「很喜歡?」

              「你閉嘴!要做就做、嗯啊……」

                燕柊果真不說話,粗硬的男根在緊熱的甬道內發狠的抽插衝撞,慕云清跟不上了,叫聲幾乎都泛上哭腔,那肉體碰撞的交合聲彷彿在提醒他身後的人多激烈的將他佔有,思及此,慕云清腰肢發軟,累積的快感鄰近爆發。

                「燕柊……快、快出來了……」

                「好。」好個什麼啊!!!

                慕云清的吶喊沒有喊出聲,全部成了破碎的吟叫,燕柊全部抽出,又再次頂弄到底,慕云清真有種被貫穿的錯覺,前端濕潤的柱頂被撫弄著,鈴口濕答答的流著淚。

                燕柊傾身,急促的喘息全都噴灑在他耳邊,「我喜歡你。」

                慕云清嗚咽一聲,穴肉瞬間絞緊,痙攣著射出白濁。

                他額角都是汗珠,燕柊也早已被緊緻的腸壁夾得難以克制,待慕云清高潮的餘韻緩過來,他才將人一把抱著坐到自己身上,頂著軟嫩的穴口,毫無阻礙的再次楔入。

                「啊!你怎麼、還沒出來……哈啊……」剛發洩完的慕云清渾身酸軟,脆弱的腸壁還不堪這麼激烈的頂弄,他受不住的哭出來。

                燕柊托著他的臀,略抬頭就能將慕云清的表情看得清清楚楚,「快了。」

                慕云清雙手圈著他,吻住他的唇。

                燕柊回吻得輕柔,身下卻不是那麼回事,粗大的性器兇猛的進入,將慕云清頂得一顛一顛,嘴邊溢出的叫聲又被燕柊堵了回去。

                慕云清別過頭,求饒的舔了舔他耳朵,燕柊當真放慢了,一下下磨在他敏感處上。

                慕云清尾椎酥麻,搖著臀迎合他。

                「云清……」

                慕云清蹭蹭燕柊的臉,「嗯、別一直叫我……啊啊舒服……我會,想讓你,永遠插在裡面……」

                然後,他真的徹底知道,不能亂撩撥這樣體力好的蒼雲軍。

                燕柊幾乎像要將兩人嵌合在一起的用力,慕云清最後叫得嗓子都啞了,自己又射了一次,才讓燕柊在他身體裡出精。

                深處全是又濃又多的陽精,燕柊抽出後,看著白濁從艷紅的穴口被緩緩流出,慕云清臀肉也是一片通紅,隨著他的喘息起起伏伏,差點忍不住又想來一次。

                慕云清累得快睡過去,任燕柊將自己抱在懷裡,細細吻著。

                「云清。」

                「別走,一起睡……」

23.

                原來蒙啟憐的話還是有用的。

                燕柊吃著慕云清的藥草餅如是想。

                然後蒙啟憐隔天收到了一籃意外好吃的藥草餅,「娘的,娶了媳婦兒就去雲遊天下了,渾蛋。」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蒙啟憐要不要也取個媳婦兒
(≧∇≦)
2018-07-02 14:39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