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波西傑克森社團活動 自介過去

這是一個為什麼安普特永遠都沒有特殊能力只能抱蕾姐大腿的故事

        緊捏著手中的安卡鎖鍊,一滴淚珠緩緩從緊閉的眼角溢出。

        我什麼都沒有了……

        煙硝、廢墟。我的村子、我的家,學校裡所有的同學……

        埃及神的庇佑,最終還是沒有幫我們逃離被滅村的命運。

        背後傳來聲響,我下意識甩出手鍊。

        「哇女孩!放下那危險的東西好嗎?」摀著有安卡形狀燒焦印的手掌,那名長相怪異的男子後退了幾步。

        ……是一名長著山羊角的男人。

        不對,他的一雙腳也是……我頭痛了起來。

        不過既然怪物,剷除就對了。救不了村子,至少要再多殺一名敵人!

        我高舉安卡手鍊。「以拉神之名,魔法女神伊西絲請賜我力量,擊退賽特之走狗!保護世世代代供奉您的村民!」

        男人從口袋掏出蘆笛,開始吹奏。

        手鍊綻放出足以溶解一切的光芒,把嬌小的我籠罩在金光之中。若有人此時從旁經過,一定會覺得有名女神正在施法吧。

        意料之外的是,金光打上對方,他卻毫髮無傷。

        怎麼……可能?

        男人放下笛子,呼了一口氣。「那攻擊可真是恐怖啊,我們先停戰好嗎?」

        「你是誰?為什麼能在伊西絲女神的力量下毫髮無傷!」

        「呃……我是不知道伊西絲是誰啦。我是名羊男,是來接妳的,叫我艾伯特就好。」男子搔搔他毛絨絨的頭。……沒有,我沒有想要去抓的意思,絕對沒有。

        「接我?你不是帕安卡或賽特派來的人?」雖然我渾身髒兮兮的,我還是盡可能得保持高傲。不過對一名剛滿十二歲的女孩來說,這其實蠻難的。

        艾伯特嘆了口氣。「聽著,其實妳是希臘神的子嗣,我是來送妳去混血營的。」

        「胡說!我可是埃及神最引以為傲的信徒!」

        「妳叫什麼名字?」

        「安普特,安普特˙珍妮˙卡內瑪˙艾瑞克˙索菲亞˙亞歷山大˙凱爾。」我自豪的念出長長的姓氏。

        「呃好,安普特,我不在乎後面那一長串是什麼─」「喂!」「─總之妳現在只有兩個選擇:繼續信任埃及神而死,或是回應妳天神父親的召喚。」艾伯特四處張望。「快點決定,他們要來了。」

        為什麼一定要選!這真是太不公平了!

        颶風吹起了我那具有神之禮物美稱的烏黑髮絲。「艾伯特,你所說的混血營在哪裡?」

        「紐約長島。」艾伯特露出若有所思的微笑。「距離埃及可是很遠很遠。」

        「我跟你走。」我當機立斷,這是唯一能活下去的辦法。

        「那,妳要放棄那個。」他指著我的手鍊。「兩個神話互不相容,只能擇一。」

        我深吸一口氣。「我不放棄。」

        埃及是我最初的信仰,是不能輕言放棄的。就算我父親是希臘天神,也不行。

        艾伯特按住額頭。「……笨蛋。」

        「如果要放棄信仰才能加入會混血營,我選擇繼續逃亡。」我以堅定的語氣答覆。

        「如果妳想以這樣的狀態加入混血營,最好要有心理準備。」

        「什麼心理準備?」

        「一進入混血營,希臘和埃及的力量便會互相抵消,因此妳兩方的魔法都會使不出來。」

        「我沒差。」此時的我並不知道這三個字會讓我的未來付出多慘痛的代價。

        艾伯特咧嘴一笑,伸出手。「我喜歡妳的個性,來吧。」

        在經過無數的波折險阻後,兩人終於來到了混血營的大門前。此時卻碰上了更大的麻煩:埃及的力量進步了混血營,我被保護罩狠狠的擋了下來。

        但我依然拒絕放棄埃及。

        艾伯特嘆了口長長的氣。「看來妳只好挖洞了。」

        「啥?」

        「直接挖進混血營啦!笨蛋!」

        ……這樣算不算破壞公物啊?

        我把安卡墜飾丟到地上,用古埃及語說了幾句指令。

        無形的力量在地下緩緩造出了一個通道來。「艾伯特,你確定地底真的沒防護罩?」

        「快進去!有東西來了!」艾伯特粗魯的將我推進地道。

        然後我聽見了,似乎有什麼野獸嘶吼著。兩人在隧道內狂奔,不敢推測是什麼追了上來。地道終於往上,我和艾伯特被一道巨大的衝擊力彈出地面,地道在身後因埃及力量遭到封鎖而消失。鎖鍊回到了手中,已無魔法,現在它就只是……普通的手鍊而已。

        站在一群驚愕的混血人中央,艾伯特咳了咳。「那個……這位是安普特,新來的混血人。」

        沒有人移動,全都愣愣的站在那裏。

        直到一名沒比我大多少的金髮女孩走向前,伸出手。「妳好,我是芮汀爾絲,歡迎來到混血營。」

        我微微一笑,握住她的手。「幸會。」

        我有預感,新的人生正在展開。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