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破曉神光

破曉神光

    凌晨時分,萬物俱靜之時,一切都還是被黑夜吞噬著,本來應該是個睡覺的好時光,可是我卻已經悄悄地從床上起身,揉揉惺忪的睡眼,稍作梳洗準備出門,因為今天是和家人預計要前往白雞山莊恩主公廟參拜的日子。一家人花了一點時間洗漱一番之後便匆匆出門,如此早起的原因便是怕在路上塞車以致於浪費寶貴的時光,如果依然很晚出門,那麼早起這個舉動就顯得毫無意義了。

    車窗外依然是黯淡無光,只有昏黃的街燈和便利商店的燈光依然亮著,這時的世界顯得如此孤寂,彷彿蒼茫天地間唯我們而已,是如此的孤獨卻暢快。一切的寂靜在車子開上了高速公路之後就不同了,許多的車子呼嘯在高速公路之上,來來往往如同過江之鯽一般,雖然比之連續假期那種完全不動的車流,現在的車子算非常稀少,可是和剛才那種「天地蒼茫,唯我一人。」的孤寂之感相比,可以說是天壤之別。我望著高速公路來來往往的車潮和尚未發出光芒的漆黑天空,心中開始浮現了一些想法,許許多多的人在天未亮就出門了,或是為了工作養家、或是為了出門遊玩、或是為了其他重要的事物,每一個人都在默默地做著自己的事情,彷彿四季各司其職,春暖、夏熱、秋涼、冬冷,又好像一個鬧鐘一般,每一個齒輪都各司其職,少一個都不行。胡思亂想一會兒之後,我們終於到達了目的地——白雞山莊恩主公廟。

    此時天也已經朦朦亮了,一道道陽光從地平線照射而出,象徵一天的開始、希望的展現。我們懷著虔誠的心,一步一步踏上廟前長長的階梯,每踏一步就好像更加接近天際、更加接近神明。在我們走完眼前好似天梯的階梯到達廟前時,陽光也剛好升起至廟的身後,萬丈光芒從廟身後發出,廟宇屋頂上的雕龍祥鳳在陽光的洗禮之下好似活了過來,昂首展翅、龍吟鳳鳴,展示著自己的不凡。廟前的廣場上,一位老人拿著掃帚打掃著庭院,臉上一臉祥和、幸福,想必是因為自己能夠為自己所信奉的神做點事情而開心著。看著廟宇後方的高山,一座座翠綠的高山在陽光的發酵之下散發出翠綠的光澤,層層疊疊的綠色身影綿延不絕,一座接著一座,氣勢非凡壯麗。廟宇一旁種了一些棕櫚樹,其形狀好像似一把把毛筆一般,正好廟中供奉著一尊文昌帝君,讓那些棕櫚樹一棵棵都成了文昌帝君的專用文房四寶。緩步踏入廟中,一陣陣古老的氣息撲鼻而來,古蹟中特有的陳年味道也緩緩飄出,角落的灰塵因為我們的走過而揚起,顯示出此地年代的久遠,一旁石雕的龍柱龍首昂立,樑上刻畫的神話故事彷彿無聲的電影一般,一直一直重複上演。走到神殿,只見一位中年婦女跪在地上,雙手虔誠地合十,這時正好一道陽光破塵而入,照射在神尊之上,讓神尊整個閃閃發亮了起來,一股神聖而莊嚴的氣息在四周無聲無息地漫延,讓我也不自覺地雙手合十,閉上眼睛默默地訴說著我的虔誠,讓心神與剎那間的莊嚴肅穆合而為一,讓天地萬物之間再無隔閡,好似柳宗元在始得西山宴遊記中所說的「心凝形釋」一般,心中只餘平靜和安詳。

    也許廟宇古蹟的參訪對許多現代的年輕人來說是無趣且浪費時間的,可是對我來說,參訪廟宇除了本身信仰的問題之外,也是為了看看古人精神中心的支柱和廟旁壯麗的山水風光,古有歐陽修醉翁之意不在酒,如今的我似乎也是如此,在乎山水建築之美,心中信仰的虔誠雖然也是不可或缺,可是似乎被那風光壯麗的山河建築給比了下去,成為了必須的附屬。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