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孤鳥獨戀寒霜花

孤鳥獨戀寒霜花

    曾經的回憶,總是有酸有甜、有苦有澀,雖然已時隔多年,可是如今細細回憶過往,仍會覺得有一絲絲的後悔、一絲絲的傷感,甚至是有一絲絲的心痛。也許現在可以雲淡風輕地訴說著過往回憶的點點滴滴,也許現在對於過往年少輕狂的衝動深感後悔,可是一切的一切都已經成為了定局、成為了過去、成為了一甕我怎麼喝也喝不完,口感又澀又辣、難以入喉的烈酒,讓我不斷反覆地體會那時對於愛情的偏激執著和那種屬於青少年對於愛情的憧憬和渴望。

    想起數年之前,我們還在國小那段男孩、女孩兩小無猜的日子,而妳恰若一隻翩翩起舞的花蝴蝶,飛入了我的視線之中,那時的我膽小而毫無作為,對於什麼事情都是怕怕的,只敢遠遠地觀賞著你穿梭花叢之間的搖曳身姿,彷彿周敦頤所言:「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那時的我時常懊悔著,為什麼自己提不出勇氣說出自己的想法?為什麼自己要這麼膽小?為什麼自己似乎渾身上下沒有一處吸引人的優點?因為這優柔寡斷的個性和選擇隱瞞不說的想法,讓我和她的未來注定只會成為一條平行線,而且是一條歷經風波不斷,相交相纏許久才毅然分開的平行線。

    時間在我毫無作為的手中悄悄流逝,轉眼之間,我們都從國小畢業了,當我們昂首闊步踏出國小校門時,我知道一個新的開始將要展開,而一個全新的我也將要再一次以不凡的身姿重臨眾人的目光之中,因此我一上國中立刻就開始自己想要發光發熱的想法。剛上國中之時,我被班上推舉成為班長,卻因為鐵腕政策和法理不留人情的強硬態度,惹上了班上人緣最廣的兩個人,因此讓我的國中生活從一開始就顯得黯淡無光,也讓我逐漸養成了孤傲的個性。因為和班上的人不合,我便開始想往社團發展,卻在陰錯陽差之下讓我進入了男聲合唱團,也意外地奪得了社團內舉辦的歌唱比賽第一名,從那一刻起,我的眼光似乎逐漸升高,骨子裡那股暗藏已久的傲氣也全然放出,而在這個時候我也開始悄悄地接近她,和她成為了無話不談的好友,她有許多事情都會來找我商討,我也會在她失意或者心情不好的時候陪她談心講話,那時候的我們,感情好似楓糖一般,甜而不膩,甚至還帶著一絲絲淡淡的清香,讓人意猶未盡,也只有那時候的我才會展露出沒有傲氣的一面,彷彿平日那個孤傲高冷的我都只是假象。

    到了國二的時候,我因為自身的實力和使命必達的責任感當上了男聲合唱團的副團長,更在學期中時因為團長的離開而正式接下了團長的職位,開始和老師推行一連串的改革,讓男聲合唱團更加地蓬勃發展,成為最為壯盛的一屆,而在這時我們也早已參加了數場縣市甚至是全國性的比賽,雖然成績並不是非常亮眼,可是卻還是讓我那股傲視群倫的狂妄之姿更加的囂張,就連現在回想起來仍覺得那時的自己彷彿井底之蛙一般,見識淺陋。由於自己的驕傲一日甚過一日,也讓我心中的勇氣萌發,最後決定把握住國二升國三的那個時候以轉交情書的方式向她表白。當她看完信的時候,一開始我們還裝著糊塗,互相不提此事,直到最後自己實在是忍不住了,用臉書私訊她,戳破了這層薄如蟬翼的宣紙,讓我的血淚在紙上交織出一幅令人傷感的飛雪孤人圖。

    她的回答是如此的簡潔、如此的讓我印象深刻,也是如此的令我傷心,她那時候回答:「I   have   already   had   a   boy   friend,   so   ……I   have   to   say   sorry   to   you.」那時的我看著螢幕上這短短數字,只覺一陣天旋地轉,心彷彿被拆成了無數碎塊,明明只是一個小小的好人卡而已,自詡風流的我怎麼可能被打敗呢?那時的我天真的想著,可是眼淚卻不自覺地從雙眼流了下來,可是這時的我並不是就此罷休,依然用著無所謂的語氣和她閒話家常,顯示著自己的不在乎,可是心中卻已經開始默默地盤算著自己接下來要如何應對。由於之前已經送過生日禮物,也多方討好陪伴了,因此我接下來所做的僅僅是更加的噓寒問暖,可是在她發現我異常的舉動之後,毅然而然地決定無視我的訊息,那時候的我頓時感覺自己已經沒希望了,可是轉念一想:「就算手中僅於一幅爛牌,我也要以最漂亮的勝利結束。」因此我開始軟硬兼施,時而激將法,時而苦肉計,時而美男計,一直到最後她完全受不了我的騷擾了,將所有我能聯繫到她的方法全部封鎖,那時我才知道,自己的自以為是和狂妄自大,終究只是一個自己給自己設立的軀殼,是我為了保護內在膽小的自己而設下的軀殼,一旦破碎了,我終究還是以前那個我,只是多了一個孤僻的個性而已。在看到她的最後一句回覆時,我沒有哭,因為我已經徹底麻木了,我已經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做什麼?到底為什麼要把場面弄到這麼僵,讓原本還能成為朋友的我們,最後成為了刀劍相向的仇人?現在回憶起她最後的一句:「從此陌路。」,心中雖有酸楚卻也不免釋懷,也許……這就是對於我倆來說最好的結果了,偏激而沾滿凡塵的我一定配不上她清新脫俗彷彿清荷一般高潔的身姿的。

    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任憑我自詡風流,任憑我毫不在乎,心中那一絲揮之不去的酸楚依然圍繞著我,時時刻刻提醒著我自己那時把別人和自己傷害的多深,也許未來的某一天還可以再相見,可是……那真的已經是相見不相識,陌路不同心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