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Miru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是青澀的愛情故事嗎?不,只是冤家路窄外加酒後亂性 (SJ澈特)

他一如往常的走在校園裡。

慢悠悠的、輕緩緩的。

「正洙學長!」

朴正洙抬眸看向喊住他、面容有些緊張的女孩,再看向女孩手上拿著的方型物品。

「如果學長不嫌棄的話,請收下……」

「學妹,真的很抱歉……」他有些愧疚地低下頭,一臉尷尬,「如果是巧克力的話我恐怕不能收……」

聞言,女孩瞬間紅了眼眶「為什麼?……」

雖然朴正洙臉上依舊掛著溫和的面孔安撫著啜泣的女孩,但心裡早就幹譙的要死了——

媽的沒看到我手上已經抱整袋了嗎這位大姊!

\\\\\

「可是你還是收了啊。」

金希澈斜斜的靠坐在椅子上,撕開包裝丟了一顆巧克力球進嘴裡。

朴正洙困擾地搔搔頭說,「我一說完那學妹就像壞掉的水龍頭,眼淚掉個不停;就只好收了。」

金希澈哈哈一笑,把剩下的巧克力球往再設辦後頭的孩子們一拋,由強仁為首,社團裡的孩子開啟了搶食大作戰,「看來我們特兒對眼淚攻勢特別沒輒呢。」

「別消遣我了。」朴正洙支著頭瞇著眼睛看向某個調兒啷噹傢伙,「倒是你,今年怎麼都沒收到?」這不正常啊。

「我說特兒,你有好好看過巧克力上給誰的署名嗎?」看著金希澈狡詐的笑容,朴正洙不好了預感就這樣誕生了。

朴正洙面無表情地拎起裝滿巧克力的包包,把裏頭的東西倒出來。

「給希澈學長」、「希澈宇宙大帥哥收」,倒出來的東西有二分之一都寫著金希澈的名字。

朴正洙大概了解情況了,應該是他身旁笑得誇張還流眼淚的渾蛋跟大家說了什麼,讓那些愛慕金希澈的人拚命的往他這塞巧克力。

結論:他又被姓金的渾蛋陰了。

「金希澈。」依舊維持冷臉姿態的朴正洙轉向穿著花俏大紅外套的金某人,「我有沒有說過你很欠打?」

「還真是謝謝特兒的稱讚啊!」語畢,金希澈還故意眨眼裝可愛。

「去死。」

\\\\\

朴正洙對金希澈的第一印象其實很差的。

個性張狂;喜歡那種看久了就眼睛痛的紅色;超級愛講話,一秒鐘不講好像會死一樣;對一些東西會意外的堅持,但那些東西通常是衣服、電玩或二次元人物。

「呀,金希澈,安靜一點。」

那是他國小對金希澈說的第一句話,如果不算自我介紹的話。

那時侯,小小朴正洙擔任班長,正奶聲奶氣的喝斥小小金希澈。

而小小金希澈則一邊拿彈弓射窗外的麻雀,還不忘一邊對他做鬼臉。

朴正洙那時真的討厭死金希澈了。

後來上了高中,他長成了一個溫和的青少年。

因為有些瘦弱的關係,居然莫名其妙的被不良少年盯上,變成了打劫財物的霸凌對象。

如果不是因為救了他,朴正洙覺得他對金希澈的印象應該會繼續差下去。

「呀!快點把錢交出來!」為首的混混對朴正洙大聲叫囂。

「誰管你啊!」朴正洙也不甘示弱地吼回去,跳過學生停放的摩托車繼續向前奔跑。

但掙扎到最後,還是被逼到學校圍牆附近的死角。

正當他以為自己死定的時候,金希澈突然從天而降。

沒開玩笑,是真的從天而降。

因為某個遲到的大白癡從圍牆翻進學校。

朴正洙金希澈那時候明顯違反校規、在陽光折射下閃閃發亮的紅髮和意外高大的身影。

他們明明只相差一公分。

金希澈趁著不良少年們尚未搞清楚時,抓起朴正洙就跑。

手心疊著手心,十指緊扣。

「喂!他們追上來了!」

「可惡……」金希澈拉著他繼續往前跑停在摩托車前。

朴正洙不可置信地望著紅髮少年「你不會是要……?」

「騎摩托車啊不然呢?」金希澈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繼續道,「別提校規什麼的了被打或違規,選一個。」

朴正洙最後搭上了金希澈伸出的手。

\\\\\

「呀,金希澈,你給我安靜一點!」朴正洙冷眼看著被原子筆丟中額頭、頻頻呼痛的字嗨星人。

哼哼,原子筆萬歲。

「特兒你到底在做什麼啊?大家都回去了欸。   如此正所謂「天那麼黑,風這麼大,特兒怎麼不回家?」。

金希澈暗自點頭,真是好詩、好詩,但下一秒馬上受到某人的眼刀攻擊。

「你還敢問我?」朴正洙傻眼的看向金希澈,真心不解自己怎麼會喜歡上如此健忘的人,「你不是說下星期就是截稿日了嗎?」

別看金希澈一臉痞痞的樣子,其實他辦事效能挺強的,也因為這樣被收編進學生會裡。

然後學生會會長就GG了。

在無數次數惡作劇的洗禮下,學生會會長含淚指派了金希澈最枯燥、但同時也最簡單的任務——審定校刊。

然後朴正洙就GG了。

先不論那個粗線條的傢伙不會看錯字,他連截稿日期都會記錯啊。

在金希澈負責以前,他在文藝社平常就是利用利特這筆名寫寫小說啊散文啊什麼的,然後學生會的同學通常會在前一個月告訴他截稿日。但現在––

「金希澈,這次校刊截稿日什麼時候?」

「等等,我看看啊。」查了行事曆,金希澈丟了一個閃亮亮的笑容給朴正洙,「下星期一喔。」

真想一拳揍死他啊,即便是他的暗戀對象。

朴正洙慢吞吞的校著稿,用餘光瞄著金希澈,對方正為了推倒BOSS而大聲歡呼,聲音在只有他們倆的社辦裡大聲迴盪著。

他不知道金希澈有沒有從他笨拙的行動裡發現了發現了什麼……例如,他的心意。

但在嘗試過一次兩次之後,朴正洙真的不知道是他太壓抑還是金希澈神經太大條。

可能都有吧。

朴正洙揉了揉有些乾澀的眼睛,覺得自己真是勞碌命,明明想睡覺了還得撐著趕完今天的進度。

都是因為金希澈那混蛋。

突然有一道很吵的電話鈴聲響起,朴正洙想都不用想就死盯著金希澈看。

「我出去接個電話啊,哈哈。」金希澈乾笑了幾聲。

朴正洙沒好氣地丟了個「快滾」的眼神給他。

\\\\\

結束通話的金希澈走進社辦,輕巧的關上門。

發現沒有寫字的沙沙聲,他正想出聲嘲笑朴正洙,正要靠近桌子的時候,金希澈的腳步頓了一下。

因為……因為他發現朴正洙睡著了。

黑框眼鏡歪歪斜斜的掛在高挺的鼻樑上,那顆被他壓著染成粉色的頭髮輕點著,打瞌睡的嫌疑百分之百確認。

看著就喜歡。

金希澈在朴正洙快撞上桌子前,眼明手快的扶住他的頭,接著拉開旁邊的椅子做下去。

然後慢慢的、慢慢的把朴正洙的頭靠在他肩上。

金希澈屏住呼吸,靈巧的把朴正洙的眼鏡摘下,輕撫了他的頭髮。

朴正洙下意識的往溫暖的地方蹭過去。

看著距離不到0.5公分、熟睡的男孩,金希澈突然有種瘋狂的衝動。

他想吻眼前的男孩。

安靜地社辦裡,夕陽透光窗戶細碎的散在朴正洙的臉上,閃閃發亮。

鬼使神差的,金希澈托起了朴正洙的下巴,將自己的嘴唇湊上去。

靜謐的社辦,有夕陽,有微風,有他。

這是一個很美很美的畫面。

特兒啊,我喜歡你。

你呢?

金希澈如此低喃著。

\\\\\

待朴正洙醒來,已經是快晚上的事了。

事實上,如果不是門外一陣淒厲的哭聲,最近勞累過度的他還會繼續睡下去。

不自覺地抓緊書包背帶,朴正洙想起了社團孩子們講的校園鬼故事。

雖然說他自認自己也沒有膽小到哪裡去,但正面撞鬼的感覺真的不讓人很愉快啊;就像路旁的狗大便一樣。

沒踩到之前都還好不會注意,但踩到了就是一整個心情爆差到想去問候狗狗飼主的十八代祖宗。

「希澈學長......就拜、拜託你了。」那個哭到打嗝女音抽抽噎噎地說著。

對呀,金希澈人呢?得告訴他要先回去了;朴正洙輕巧的打開社辦門,把頭伸出去。

一抬頭,呼吸瞬間凝滯。

他的世界崩毀了。

看著金希澈抱著哭泣的女孩輕聲安撫,朴正洙的指甲刺入掌心,傳來的痛不禁讓他苦笑。

希澈啊,我也在哭啊,我的心正在狠狠的、撕心裂肺的哭著啊。

只是你看不到,我也從不表現出我的落寞。

如果我表現得讓你能看見,那你是不是就會給我一點點的機會呢?

「特哥你別喝了!」李東海焦急地拉住朴正洙的手喊道。

「唉呀,東海你怎麼搖搖晃晃地啊?」朴正洙大笑幾聲,神色隨即變的落寞,「他不喜歡我啊東海。他不喜歡我啊,希澈他不喜歡我......」

看著因為喝醉而性情大起大落的朴正洙,李東海束手無策的望向同樣穿著酒保服和半身圍裙的同伴,「銀赫.......」

「你乖,去打電話請希澈哥過來。」李赫宰摸摸李東海的頭,「特哥讓我來處理。」

李東海愣愣地點頭,隨即向休息室跑去。

嘆了一口氣,李赫宰雙手撐在吧台上、頭痛的看著喝茫的朴正洙。這哥從以前就老愛抓著他喝酒,這家酒吧開張後更是三天兩頭就往這跑,根本當自家酒窖。

所以說,神經大條的暗戀對象就是禍水,尤其是希澈哥,就是個絕世大禍水。

不過神經太小條好像也不太好,像他家那位一樣過度緊張的話就太可怕了。

眼看朴正洙又要灌下下一杯,李赫宰連忙壓下他的手「等下希澈哥就要來了,哥你是想吐在他身上嗎?」

朴正洙一手還拎著酒杯,一臉疑惑「希澈?他不是不要我了嗎?」

「他有親口拒絕你嗎?」

「沒有。」搖搖頭,朴正洙伴隨著一抹苦笑,「但我又不是傻子,怎麼可能會跟一個有女朋友的人告白呢?」

「他從頭到尾都沒說那是他女朋友啊哥。」李赫宰扶額,這哥的缺點就是太愛胡思亂想,而希禍水的缺點就是太亂來。

朴正洙瞇起眼睛,盯著李赫宰;「你什麼意思?」

「哥。」李赫宰俯身,口氣誠懇,「算我拜託你。」

「勇敢一次吧,不管是為了你,或者是希澈哥。」

\\\\\\

金希澈接到李東海的電話是在晚上八點,透過電磁波都能感受到他濃濃的緊張感。

本來金希澈還以為又是軟萌金剛芭比來諮詢愛情的,沒想到劈頭就是一句––

「希澈哥你快來特哥他喝醉了性情大變好可怕!!」

但當衝進酒吧時,金希澈只看見了淡定的李赫宰跟被李東海形容成是X戰警、其實只是在呼呼大睡的朴正洙。

不過這些小子們也太誇張了,居然讓他喝那麼多的酒。

金希澈看著趴在他背上酣睡的朴正洙,嘆了一口氣,把他往下滑的身體提起來。

……要知道朴正洙在喝了酒之後是那種連躺在大馬路上唱國歌都沒問題的人啊,不要形象的程度跟沒喝醉的他不相上下。

「叮」的一聲,金希澈揹著朴正洙走出電梯,打開那間總被孩子們戲稱「像神經病院」的小套房。   

他其實不討厭白色,給朴正洙給人的感覺很像。

很溫和、很平靜。

金希澈輕柔的把朴正洙放在床上,正要起身卻被兩隻手給牢牢還住,動彈不得。

「不要走……」朴正洙哀求著,軟軟的嗓音緊緊掐住金希澈的心臟,「拜託不要走……」

「但你要休息啊,我在這會打擾到你的。」無視暴走的心跳,金希澈溫柔的、如同安撫幼兒般的哄著。

不料朴正洙沒有鬆開手,反而收得更緊,把臉埋進金希澈的衣服裡悶聲、像是耍賴般道「澈兒走了我就不休息。」

「特兒啊……」這小子酒醒後會後悔的,連「澈兒」都喊出口了,依他那薄臉皮明天肯定會裝傻到底。

金希澈無奈地想著,還是用輕柔的口吻說「不可以任性……」

他說不下去了。

為什麼呢?

因為金希澈被強吻了,被朴正洙。

和在社辦輕柔的吻不同,反覆碾壓的雙唇間有粗重的喘息聲穿插,朴正洙的首甚至不安分地鑽進金希澈的衣服哩,每個觸碰都點燃一團一團的火球。

「夠了……先休息,好嗎?」金希澈粗喘著,逼自己奪回一絲理智。但這份理性在朴正洙軟甜的音調下宣告徹底粉碎。

朴正洙搖搖頭,看起來滿臉委屈「我不要睡覺,我想跟澈兒……」

劈啪。

理智線徹底斷了。

金希澈翻身跨坐在朴正洙身上,壞笑的看著身下傻楞楞的人兒。

「本來想說等你睡了後再去洗冷水澡的。」他輕舔了身下人的耳廓,朴正洙微微顫抖著,「但現在看來也不用了,對吧?」

褪去了他身上礙事的T恤,金希澈順著身體線條辦舔辦咬的從朴正洙的唇往下滑,一邊摩娑著變得緋紅的皮膚。

「啊……嘶!」朴正洙皺眉的看著用力咬了他一口的金希澈,後者則是連同胖次、一把扯下他的棉褲,「這是你今天逃跑的罰。」

「然後,這是你今天替我收巧克力的賞。」金希澈在手指上塗滿從剛扯下的棉褲裡掏出的潤滑液,朴正洙還來不及細想為什麼他的褲子裡會有那種東西,後庭就感覺到有異物的入侵,讓他直覺想逃。

可金希澈的手指一壓,他的身子又立刻軟下來。

「是在這裡啊……」金希澈又壞心眼的往敏感點壓了一下,朴正洙只覺得身體裡有一股熱流通過,疼痛伴隨著歡愉。  

「唔……哼……」突然分身被一隻手握住,眼看金希澈開始套弄起來,朴正洙脹紅了臉,「給我放開!」

「噢……可是小正洙已經立起來了呢,不發洩出來很難受吧。還是你要我在你還沒擴張完的狀況下要你呢?」

「你、你…」直覺想反駁,但朴正洙覺得不管講什麼都是挖洞給自己跳

「好啦,等等如果太痛了,喊我一聲,我會輕一點的。」眼看擴張的差不多了,金希澈緩緩把分身放進朴正洙身體裡,朴正洙則埋進枕頭裡悶哼。

「都這樣了……才在那邊溫柔……」這就是所謂的先甩人巴掌再給糖吃嗎?朴正洙紅著臉、不情不願的說,「……要輕一點喔。」

金希澈輕笑一聲,開始緩慢抽送,然後逐漸加快速度。

這傢伙,不是說會溫柔的嗎?朴正洙咬牙切齒的想著;而且,媽的,他快射了。

想法才剛閃過腦袋,一發白濁就沾上他的肚子。

「特兒已經丟盔棄甲了呢。」

「你、你笑屁,哈啊…」

好不容易從酒精裡拯救出的腦袋,隨即又墜入了歡愉又甜蜜的夢境裡。

金希澈為他編織夢境。

看著朴正洙,金希澈彎下腰,附在他耳邊低聲道。

朴正洙覺得他大概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這句話。

他說「特兒,我很愛很愛你,知道嗎?」

\\\\\

「哈啾!」伴隨著朴正洙醒來的是一聲非常響亮的噴嚏,他抹抹鼻子;嗯,沒穿衣服真的會冷呢。

咦?等等?

沒穿衣服?

朴正洙拉開被子,瞧見他的小兄弟沒有內褲遮掩的對他說你好。

他是裸著的啊啊啊啊啊!!

他的胖次呢?T恤呢?針織外套呢?棉褲呢?

崩潰的抬頭,朴正洙才發現床的另一邊那顆挑染成酒紅色的腦袋。

對齁,全部都被這個姓金的脫掉了。

「唉西……我的腰啊……」還有宿醉讓他的頭痛的不得了。

「嗯欸?你醒了啊?」察覺到另一投的動靜,金西澈也睡眼惺忪的醒過來,哈欠還沒打完就被朴正洙扔過來的枕頭砸了滿臉。

「呀!」

「煮豆芽湯給我解酒。」

但在金希澈差點用豆芽把整個房子燒了以後,朴正洙就認命地捲起袖子自行下廚。

「幹嘛用詭異的眼神看我?」

「我只是在想……」朴正洙撈起一根豆芽,「我們現在到底是什麼關係。」

「你覺得呢?」金希澈舀起一勺湯,送進口種,他沒料到朴正洙的回答會讓他大驚失色到把湯吐出來。

「姦夫淫婦?不對,正確來說是姦夫姦夫才對。」

「什麼?」險些被嗆到的金希澈擦擦嘴,滿臉的不可思議,「是交往的關係啊你個傻子!我看起來是那種做了就不負責的人嗎?」

「可是你昨天……不是在社辦前抱了一個女生嗎?」朴正洙低著頭故意不看對面的金希澈。

聞言,金希澈為之氣結「那是要申請清寒獎學金卻被刁難的學妹!安慰安慰她不行嗎?」

「喔。」

尷尬,這是朴正洙對現在狀況的唯一註解。

金希澈看著突然對豆芽湯裡的豆芽表現出高度興趣的朴正洙,嘆了一口氣,從椅子上站起走到朴正洙後頭抱住他。

「幹嘛突然……?」

「特兒啊,」金希澈把頭靠在朴正洙的頸窩「我喜歡你已經喜歡七年了。」

是啊,從高中到現在已經過了七年的時間。

「但我覺得呢,我好像會繼續喜歡下去,好像這輩子就賴定你了。」

所以不要怕。

不要怕我會丟下你,就算你的手不小心滑落了,我也會把你的手緊緊的抓牢的。

「知道嗎?」

「知道啦!」朴正洙偷偷抹掉眼角的淚水,依舊笑得一臉溫和。

這是一個秋末冬初早晨。

天氣有點涼涼的。

在桌上的豆芽湯還熱呼呼的。

然後,他們在一起了。

                                                                                                                 

〈完〉   

番外一.潤滑液的秘密

話說那時金希澈揹著朴正洙的時候,一直覺得有東西抵在他的背上。

硬硬的,很不舒服。

把朴正洙放在汽車座椅上,金希澈仔細看了看,嗯,有沒有搭帳篷的跡象啊。

那是什麼?那個在朴正洙外套口袋裡滑出來的東西。

金希撤手橫過醉得亂七八糟的傢伙,拿出那個不明物體。

是一條潤滑液,附上一條紙條。

『希澈哥,這是我趁特哥不注意的時候塞進去的。祝你們百年好合、早生貴子。』

兩個男的是能生出什麼東西啦!這隻渾蛋銀魚!!

番外二.金剛芭比的美麗與哀愁

「所以他到底有沒有喜歡我?」李東海淚眼汪汪的看著桌子對面、滿臉無奈地兩人。

「很喜歡很喜歡。」金希澈隨便的給了個答案,就把注意力放回手油的特別副本上,現在他沒時間當金剛芭比的愛情顧問。

「哥你根本就在敷衍我!」

「唉呀原來你聽得出來。」

「哥!」李東海悲悽的大喊,接過朴正洙默默地來的衛生紙又開始哽咽,「所以那些好感跟曖昧什麼的都是我想像的嗎?!其實銀赫他根本就沒有喜歡我啊嗚嗚嗚嗚嗚!」

「東海啊……」朴正洙一邊為社辦裡的衛生紙錢淌血,一邊思考要怎麼開口,「赫宰他啊……」

好感嗎?不是沒有,曖昧嗎?也是存在著。

唰,李赫宰拉開社辦門,莫名其妙地看著哭得糊裡糊塗的李東海。

算了,李東海沒原因的感傷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抓起還在擤鼻涕的眼淚帝王,李赫宰對社辦裡的情侶喊到「那我們先走了囉。」

「等等哈銀魚,幫哥丟個垃圾。」金希澈跑過來,塞了一包垃圾給措手不及的可憐銀魚。

「我剛不是才……?」

「謝謝囉!啾咪!」

唰,社辦的門關起來了。

李東海怯怯地跟著抱著垃圾、面無表情的李赫宰。

該不會,已經知道了吧?

如果銀赫不喜歡他呢?那該怎麼辦?

「……我在跟你說話你有在聽嗎?」

「啊嗚?」李東海抬頭,看著臉上掛著無奈神情的李赫宰,「你剛說什麼?」

「我說,你那杯子都擦了不下二十遍了,可以放下來了吧?」

「嗯……喔。」李東海放下杯子,又拿起了另一個已經擦過的。

李赫宰眼神一暗「李東海,看著我。」

因為穿著有跟皮鞋的關係,李東海稍稍比李赫宰高一些,所以他只好低頭看向叫住他的人。

然後在那一瞬間,好像有什麼東西攫住了他的唇。

李東海驚訝到差點把他手上的杯子摔下去。

「認真工作,不要胡思亂想。」李赫宰淡定道。

「喔。」

「還有下次別穿有跟皮鞋了,仰著脖子不舒服。」

「……喔。」

李東海覺得自己大概會臉紅致死吧。

〈全文完〉

後記

嗨喲大家安妞我是阿奈!!

這是我第一篇正式完結的小說啊哇哈哈哈哈哈打完「全文完」三個字瞬間超爽,還在我家沙發上跳來跳去www(被奈哥用鄙視眼)

還有這是老身第一次嘗試開車,寫不好請大家見諒哈。

總之呢,這篇文基本上是因為一位親辜的慫恿下完成的,所以我要特別特別的感謝我們소유大人。在妳說要不寫一篇澈特吧之前我從來都沒想過我這隻克拉居然會有寫SJ文的一天。

還要謝謝我的6年損友汩璟小朋友,如果不是妳的話啊,我到現在應該都不會寫作吧XD

喔對了還有親愛的皓皓跟我們忙內,妳們讓我的人設更正確還給了我好多意見,真心感謝。

最後謝謝大家囉,希望大家能多多留言給我讓我知道我還有那些不足喔。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哦哦哦我的親辜啊 您終於完結了一篇文章!恭喜你喔!
咦原來我們認識那麼久了嗎 真是孽緣啊wwww
話說我看得鼻血直噴(並沒有)雖然沒看韓團 不過呢 我超愛逼欸樓 所以以後有這種同人文 歡迎再邀我看 我會回以你滿滿的愛喲
你的文筆真好啊嗚嗚 我現在寫文章最大的敗筆就是文筆啊啊啊
話說呢⋯⋯
「我愛你喔。」溫奶茶勾起一抹笑,「啾咪。」
上面是範例 總之引號前面要逗號啦 你有好多地方都忘記點了
加油!我也很感謝你啦 我的永遠的編輯大人
雖然我們高中沒辦法上同一間嗷嗚
我們可以大學同間

 
2018-02-04 23:2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哦哦哦我親愛的妳來啦!!!謝謝妳啊如果沒有妳我一定沒辦法啦哈哈哈
是啊從當時青澀的我們到現在已經六年的時間過去了啊我們也老了(哭
逼欸樓就是真愛!只有我哥那種人才會毫不留情的巴我頭說死腐女滾開欸哈哈哈敬請期待吧嗚呼
是說呢
「我也愛妳喔。」蕎汩璟笑得溫柔婉約,「啾咪。」
我改好了啦,是說我都改名那麼久妳還叫我奶茶是怎啦www 

大學一定同間呀嗷嗚!
2018-02-06 21:0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