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短文】朕願為妳,負天下。(上)

      「皇上,喝多酒對龍體不好。」

      錦貴妃美眸擔憂地望著當今皇上——燁恒輕聲說著。

      燁恒卻沒有領情,只冷聲道:「朕想如何便如何,全部都給朕退下。」

      「……是,臣妾告退。」

      錦貴妃的瞬間煞白了幾分,臉色有些難看,卻仍是依著燁恒的話退下。

      一瞬間,空靜了下來。

      只剩,燁恒孤寂的身影佇立著。

      玫瑰色瞳望著天空,夜晚涼風輕拂過,未挽起的銀髮隨風揚起。

      星空閃爍,他卻無心欣賞。

      若沒有她便甚麼都不是。

      因為,他賞的並非是星空。

      而是她的美麗。

      還有、享受同她在一起悠閒的感覺。

      「綿華……」

      他垂首,看著手中綿華替自己求的平安福,聲音低沉略微沙啞地喚著。

      「朕願為妳,負天下。」

      「我好孤單,妳可知道?」

      「回我身邊,可好?」

      若是時間能夠倒流,那他絕不會讓同樣的悲劇再重演。

      走到至今,回首忘卻,才發覺的真正要的不是整個江湖,而是她。

      那個令他神魂顛倒的女人,綿華。

      他痛恨自己,若是當年聽綿華的話,如今便不會走到這個結局了。  

*       *    *

      去年冬至,燁恒有極大的野心,想親自出征攻下其國,佔領天下。

      綿華不贊同,皺起漂亮的柳葉眉,一雙水靈紫眸望著燁恒搖頭道:「皇上,如今我國與各國安平樂業,無須發動戰爭擾亂秩序,況且出征危險,若你出……總之你別去可好?」

      「綿兒,無須擔心我的安危,我必定能攻下其他國家光榮地見妳,並且將妳封后。」燁恒勾起一抹笑容,粉紅色眸滿是溫柔,顯得有些妖異,綿華看了發愣,他俯下身在她額上輕吻。

      「恒……」

      「好了,我也該去準備了,妳就等我歸回吧。」

      他輕拍著她的頭打斷她未完的話,幫她把棉袍裏了裏,怕綿華著寒。

      綿華抬起頭望著銀眸,死死地抓著燁恒的手,像是在乞求著甚麼,害怕著甚麼。

      「等我。」他微微一笑,掙開反握住,並且輕輕地捏了她柔軟的手,最後放下旋身離開,徒留綿華一人望著他的身影漸漸離去。

      直到最後,他才曉得,那時紫色的眼眸所害怕的是甚麼。

      皇上親自上前帶征,底下的兵軍無一不興奮,大開殺戒,見敵軍就瘋狂賣力地砍,盼皇上能看到自己最後的一面。

      可燁恒哪有理會?他自己也親自下海打了,粉玫瑰色的眸轉紅,從妖魅變成嗜血,身旁的殺氣攝的人連連倒退幾步。

      傳聞當今皇上好戰,且劍術好得過人,幾乎沒有人敵的過他,如今這麼一看確實如此。

      燁恒拿著劍鞘揮動,如同跳舞一般,那麼優雅,卻招招致命。

      一人抵十人,完全毫不費力,嚇得敵軍不敢主動上前,生怕一去還沒揮刀便被砍頭。

      「燁恒,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燁恒停止揮舞,俊美的臉轉向說話的人,那男子身穿藍袍,長的算不錯,但還是差了燁恒幾分。

      燁恒嗜血的紅眸盯著他,勾起一抹笑容,笑意沒有直達眼底,只讓人感到發寒。

      「哦?此話怎說?」

      「你可知道,你被下了藥?」

      藍袍男子絲毫沒被影響,墨色眸子毫無畏懼地看著。

      「朕不懂你在說甚麼。」

      話語落下,燁恒消失在原地,藍袍男子反應不慢,旋身擋住從後面攻擊的燁恒,變成刀與刀相抵的僵局。

      「那你可知道綿華?」藍袍男子嘲諷地笑了。

      燁恒臉色一沉:「你是誰?你又想說甚麼?」

      「我想說,她是我國派來的奸細,而你日日夜夜喝下她遞給你的茶,都有放慢性毒……至於我是誰嘛,你無須知道。」

      燁恒不信,跳開後冷冷一笑:「少在那胡說八道,朕喝了長久時日,絲毫未有感到不妥。」

      綿華怎麼可能會對他下藥呢?少在那邊唬弄他。

      「不信也無妨,反正你最後會知道我是否說假。」

      兩人再次交戰。

      他們打得激烈,在身旁的士兵都不自覺地空出一片土地讓他們打。

      藍袍男子的劍術不錯,跟燁恒有得比,這讓燁恒勾起了很大的興趣。

      忽然燁恒感到不對勁,一陣腥甜湧上,他吐出了一口血,忽然全身無力的單跪在地上,勉強的拿刀支撐著。藍袍男子笑了笑:「哦,看來是藥性發作了呢。」

      「你動了甚麼手腳?」燁恒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不是我,是被你封為貴妃的綿華,我方才說了,她在你杯中下藥。」

      燁恒臉色變得很難看。

      「既然你都要死了,那便讓你死的明白。」藍袍男子蹲下身與他平視:「你身上的慢性毒早該是讓你至於死地了,可惜綿華糊塗,一開始她雖有循著規矩每日放藥,但沒想到她最後竟是愛上了你,藥量每日劇減,最後竟是連毒藥都倒掉!何其可笑!」

      他哼笑了一聲,又繼續道:「莫不是如此你已不存活於世間……也罷,正好如今你親自出征、大動干戈,氣血旺盛反倒是讓這個毒的毒性遽然加增遍佈了全身,你最終還是得死……死在我與綿華手下。」他輕笑了出來。

      燁恒死死的瞪著他看,赤紅的雙眼血腥的似滴出血來,怒火攻心,他又吐出了一灘血。

      他發狂的恨不得把眼前胡說八道的男子撕裂成碎,拿刀子堵住他的嘴,可他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

      沒想到,今日是自己的死期,可他、並不想死。

      他有好多好多事情沒做完,綿華她還在等自己回去,他也要把事情問清楚。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期待下篇,看來是個悲傷的結局
2017-08-08 19:4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啊啊,沒想到很快便有人來留言了,好開心~~
明天會下一篇的,的確是悲傷的結局…
2017-08-08 19:5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