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短篇】頸上的綠葉

斗室裡,燈光昏黃,柔柔地照著散置一地的衣服。我猶豫著該以什麼樣的裝扮赴我和他的第一次約會。

今夏新添的深藍色連身洋裝略嫌薄了,已不適合深秋冷涼的夜晚;我挑了心愛的淺茶色毛衣,搭棕色針織長褲,解開髮帶,披散下新洗的及肩長髮,就這樣出門去了。

我和他穿梭在夜晚的街頭,靜靜地並肩走著。我一向喜歡單獨逛街,看著潑墨夜色中明亮的櫥窗,劉金般川流不息的車燈:星子被過多的燈光淹沒,夜空卻因而著宛若葡萄酒漿的紫色……看著這些,會讓我感覺到一股熱鬧外表潛藏下的平靜,一種真正的寧靜。而我望著他透亮的雙眸──他眼中泛著異樣的光彩,笑而不語地望著我,我知道,他也有同樣的感受。

我們走到一家以學生為主要消費對象的飾品店;他拉拉我的袖子,示意我進去逛逛。

當我走過掛滿項鍊的架子,有樣東西攝住我的目光──

簡簡單單的一片綠葉,用棕色細皮繩串起來;輕巧的木質,透著光潤的色澤;最特別的是它的綠──沒有芽葉的青嫩,亦無枯葉的歲月的沉澱滄桑,向因浸潤過花季的陰雨而散發靜定溫婉的色澤;我輕輕將它字架上取下,店裡暖暖的燈光撒在葉面上,亦顯現它的素雅,有別於店中其他金石珠翠、耀眼奪目的項鍊。

我將它拿到架旁的鏡前,戴在脖子上,卻驚豔這不奪目的綠色非常適合我的淺茶色毛衣;我向來喜歡這種乍看之下不顯眼,卻獨具特色的事物,因其持久而耐看;而我帶人亦然,他,就是這樣一個男孩。

他向來話不多,也難得見他將心事寫在臉上,而我,一有任何翻動的情緒總是掩藏不住;也許,就是因為他較四周男孩多了一份沉穩,讓我喜歡上他;而每當我凝視他黑白分明的雙眼,聽他談談日常瑣事或深藏心中的話,有時忍不住為他撥開垂落眉間的髮絲,我心中就隱隱有股渴盼,期望這份少年至情能夠延續到永遠。

驀地,他輕拍我的肩:「我把它買下吧,它很適合妳。」望著鏡中我倆因情感波動而奕奕的眼,我說不出話,也不知該說什麼,只是執起他的手,緊緊地握著,而那雙手,溫暖而厚實。

往後的日子,我總愛戴著這條項鍊;偶爾雙手不經意地撫弄著它,描畫它的葉脈與葉緣,它因長時間貼著我的身體而微微發熱;我握在手心,呵護一顆心般地如斯珍愛。而這頸上的綠葉,在我的目光溫柔注視下,彷彿更多了一層釉彩,而更加光潤動人。

而他一喜歡看我戴著那條項鍊。他曾說過,初次同遊時,我那一身秋色系打扮與頸上的綠葉,是他眼中所見,那一季秋最動人的一瞥。

其實,在一開始,我就該知道這段純純的情感終就會結束──每片綠葉,都曾經歷冒芽抽長的喜悅,都曾沾染過雨水多情的滋潤,接受過金色陽光的撫弄,在枝頭上以最動人的丰姿,戀著穿過葉隙地習習涼風;但,我忘了,我忘了一個定律:再美的綠葉,終究仍會枯落──那頸上的綠葉,就是命運之神給我的暗示……

我深知我的個性,總是因為太過執著而不能忍受些許的不完美;明知要將最初延續到永遠是太大的奢望,卻期望他多給我一些承諾;而在這反反覆覆的追求與迷失中,我終究逐漸失落了這段感情。

原先是一個不足為道的小誤會,如今回憶起來,只像一個模糊的點,豈知在我的固執僵持與他的沈默之間,點,漸漸變成一線,漫成讓兩個深深相愛的人只能隔岸對望,再也碰觸不到的鴻溝。

翌年深秋,又一個飄著冷雨的季節。我的心情在雨季,怎麼也無法晾乾。我明白,他的心情亦如此。漸黃的葉片在風中飄搖,是葉落的時候了。

一個風寒雨冷的日子,我的心情像低垂雲層。放學後,我返回教室取回我遺忘了的書,踏進原以為空無一人的教室,卻發現他出現在我的教室,第四排倒數第二位──我的位子上。

我一怔,擠出一絲微笑:「你怎麼會在這裡?我是回來拿出的。」

他將我遺忘在抽屜內的書遞給我︰「天氣很冷,趕快回家吧。」

我嚥下笑容,走出教室,狠下心,撐起傘,克制住自己回頭看他一眼的慾望,踏著水光離開。

直到走了五百公尺左右,該左轉走向校門了,我才回頭看看教室,斜雨飛進走廊內,不知他的頭髮是否被雨打濕?只見他就那樣站著,如雨中一株無言的樹。

最後,我還是離開了;撐起傘,擋住了紛飛的雨,卻遮不住往後如細雨般淋濕我心情的煩悶與惆悵。事隔很久之後,我才經由友人口中得知,那個雨天,他原要將一封信放在我抽屜中,最後,他還是沒將它交給我;而當我得知這件事實,痕跡,早已為歲月所掩蓋了。

失去之後的痛苦,是不易說不口的;像我這樣急需宣洩情感的人,在那段日子竟不曾向他人訴說心中的難過。而那條綠葉項鍊,連同一束他給我的信函,以及許多有關那段記憶的零碎物件,都被我深深鎖進抽屜中,不忍輕言回顧;但內心卻時時刻刻充斥他的影像,揮之不去。

那年冬天,我覺得徹頭徹尾地從頭冷到心底。

當憂鬱的心情被暖暖的陽光曬乾時,已經是陽光燦爛、藍天高遠的夏季──也是畢業的時候了。

畢業典禮當天,我捧著學妹送的花束返回教室,教室內同學們正開懷地慶祝,而我卻驚見他站在教室門口。

他一言不發,只是看著我,雙眼含笑,臉上泛起我所熟悉的笑容,而後轉身離去。

我笑著目送他漸行漸遠,也許,今後再也沒有相見的機會;在這分離的日子,他特地來看看我,我明白,這是告別,亦是祝福。我望著他的身影建形渺小,就像那個下雨的日子,他看著我離去。而我的心情已經沒有絲毫遺憾,只想把握最後的機會,將他的身影深深烙印在心田,永不磨滅,最後,離開。

從枝頭飄落的黃葉,可將葉面上的雨水拭乾,夾在書本扉頁中。葉子會漸平漸薄,卻是永遠的記憶;而我也為這段故事拭去悲傷、撫平傷痛,夾在心靈扉頁中,日後偶然翻開書本,發現書頁內緊夾的樹葉,將會是一種驚喜。

回到家後,我找出鑰匙,打開深鎖已久的抽屜,找出那條綠葉項鍊,驚見它的美麗一如從前,卻莫名地更加光潤,宛若新生。

============

這是我高二時投稿校刊寫的超短篇,嚴格來講不太算小說。

最後當然過稿了,因為~我是校刊社副社長!而我們缺稿缺得兇啊!

所以我也不知道這篇到底寫得怎樣,直到校刊出刊後,班上有個男同學(他不知道這篇是我寫的),告訴我:「這作者文筆好美,如果能收到這樣的情書,死而無憾。」

或許是記著這句話,讓我在很久很久、繞過一大圈以後,還是回歸寫作這條路。

有趣的是,那位男同學,因為寫財經部落格而年紀輕輕就成為名作家,出了很多本書,還拿過金石堂年度十大影響力作家殊榮,不知道他還記不記得這一段呢?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2)


覺得厲害XD
我高二都不知道在寫什麼東西....QQ
2020-07-31 00:1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夏茉~
2020-08-18 19:13回覆

這篇的文筆好棒!!!
跟小說的感覺的確不一樣。
居然是高二的時候寫的,太厲害了RRR
2020-03-13 22:0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瓊羽的留言~哎呀我太慢看到留言了
這真的是很久遠以前的作品
當時我還搞不太清楚小說和散文怎麼區分
但不論是當時同學的回應,還是瓊羽的留言
都讓我永遠記得這個小故事~
2020-03-22 19:1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