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創作班 開課囉
HOT 報名華文創作大賞閃亮星─雨菓耽美稿件大募集

大家好,我是自我。('・ω・') (BL、微H、另類的自攻自受)

介紹:取材心理動力論中的本我、自我與超我。

以下正文:

大家好,我是戈。現在在我隔壁打打鬧鬧的兩個「人」是愛迪跟舒佩里格,我已經被他們兩個吵了好幾個禮拜了。

吵到我都沒辦法規範自身人格了。

本來就站在對立的兩方,一個看不慣對方的過度禁慾,一個看不慣對方的過度縱慾,嗯……好極端的兩個人。

雖然他們兩個吵吵鬧鬧不是一兩天的事了,可是最近有越演越烈的跡象。

「我說你滿腦子除了交配還剩什麼?」這個聽起來很正直的聲音是舒佩里格的。

「還有吃飯跟睡覺,還有許多人類本能。」這個不怕死、聲音愉悅帶著些許挑釁的白目聲音是愛迪的。

「你就不能多控制你自己一些嗎?」舒佩里格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抓狂。

「控制跟管制可是你的工作喔!不是我的。」身為大哥的愛迪依然不怕死的挑釁我們家最暴力的小弟。

將手上的餅乾屑拍掉,嘆了口氣喝了杯水,細想我們三兄弟的故事和他倆最近的事情,背景音樂當然是他倆爭吵不休的聲音了。

當我們的主人,愛迪格(Idego)出生、有意識開始,愛迪(Id)就一直陪伴著他,直到我的出現,我是戈(Ego)也就是自我,而愛迪是本我。

在擁有控制本我的自我出現之前,愛迪跟主人一直很快活,想灑尿就灑尿,想哭就哭,想睡就睡,可當主人長大一點後,在主人父母親的教導之下,出現了我,我的任務就是控制愛迪,讓主人試著控制自身,達到最初的半完整人格。

而在主人大約五、六歲時,開始對父親感到敬仰,不再擁有極度的戀母情結後,舒佩里格(Super-ego),也就是超我,出現了。

擁有強烈道德觀的舒佩里格對於愛迪的各種本能性行為非常的厭惡,在主人年滿三十歲的這幾年來,舒佩里格多次強硬的控制愛迪,使主人不在家外洋相。

而愛迪則努力的讓主人在家中遵循本能,能裸睡就裸睡、能大吃就大吃。

身為主要用來控制意識的我則勞碌奔波於他們兩者之間,盡可能的取得人格的平衡。

好了,我們三兄弟的故事說完了,現在來說說最近發生的事。

愛迪格在三十歲生日宴上被好哥們親了,有些心動,在兩個月後跟那名男子交往,正式出櫃。

愛迪格的父母親與親朋好友都不反對,除了控制人格的我們三個。

舒佩里格很不能接受,在他所受到的道德教育裡,男男戀是不被容許的,這是有違道德的。

而愛迪卻覺得沒差,反正開心就好,同性之愛也是一種本能。

然後不能接受自己愛男人跟自己愛男人沒什麼的兩個人就吵架了。

其實當下我只覺得懵。

看到兩張一模一樣的臉吵著自己愛男人是否有對錯,還抓衣領,互扯頭髮什麼的,感覺不是兩個女孩子吵架就是自攻自受的鈣片前奏。

在兩人將對方身上的襯衫扯破之前,我及時的阻止了他們,雖然因此在我與愛迪格相仿的帥氣臉龐上增添了兩個不會打架的象徵——一左一右的貓熊眼。

爾後的時間內,只要愛迪格與雷在一起活動時,舒佩里格總是會暴跳如雷的將氣撒在歡愉的愛迪身上。

噢、對了,雷就是親愛迪格的那位好哥們,愛迪格的現任男友。

而在多次的阻止兩人將愛迪格的人格空間破壞——多次被揍成貓熊——之後,互毆的兩個人開始有了轉變,從那個晚上開始。

那晚,雷邀請愛迪格到他家享用美味的晚餐,而我們的主人雖然感到徬徨、不知所措——這一切都是舒佩里格所造成的道德幻覺——最後還是答應了邀約。

在美味的晚餐後,孤男寡男的兩人、兩個正值壯年的男子乾柴烈火的點燃了,而愛迪格也在舒佩里格的歇斯底里、雷富有技巧與溫柔的指引、愛撫之下獻出了他的處女,與他的男人經歷了一個美妙的夜晚。

而那夜的舒佩里格在抓狂之餘,還不對的指責望著床上兩人,流著口水的愛迪。

「都是你帶壞他的!」舒佩里格指控到。

「NO——是我們一起帶壞他的,我們三個一起共同組織人格,你記得嗎?寶貝?」晃了晃纖細的手指,相較於舒佩里格的激動,愛迪就顯得慵懶、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惹火了對方。

只見面如閻王的舒佩里格一把抓起臥躺在沙發上看戲的愛迪,扛在肩上,轉身離開放映眼外世界的客廳,還不忘禮貌的向我道晚安:「戈,晚安,記得讓愛迪格想想這樣是否錯誤,在腸道裡放入男性液體是有礙健康的。」他嚴厲的指責了畫面裡兩位男子未戴套的性行為。

嗯,看來他沒有那麼介意我們喜愛男人這件事了,畢竟如果自己的其中一小塊不認同自己的行為,可是會造成極大的自卑與不認同感的。無視愛迪求救的眼光,我邊思考邊目送待會可能打架的兩人。

反正不要毀了人格空間一切安好。

不過從那天之後,舒佩里格跟愛迪的行為模式就變了,還是會吵架,可是沒有之前那種吵到後面動手打架的火爆場面了。

這讓我有點驚嚇,深怕是兩人生病了,嘿、可別以為精神不會生病,你們也不想想那些精神病從哪來?

不過在各項檢查後,他們兩個是健康的,這個讓我更疑惑了,畢竟舒佩里格已經三週沒有揍愛迪了,連雷親吻愛迪格時也沒怒氣沖沖的將氣撒在愛迪身上。

轉而的是我看不懂的奇怪表情,像是怕受傷又期待什麼的樣子,每次當雷對愛迪格做些情人間的接觸時,他都會以這樣的表情望向愛迪。

愛迪也變得怪怪的,不再像以往穿著毫無存在感的衣服,改穿看起來很熱的長袖衣褲,只露出脖子跟頭的那種。

以往穿著性感男性四角褲、還露骨溝的那種穿法,露出胸前兩個小櫻桃的超深V小背心,現在都看不到了。

連可以看出愛迪格完美翹臀的牛仔褲都不穿了。

還總是用看強暴犯的眼神看向舒佩里格,像是對方強了他似的,怎麼可能?誰會強上自己啊?而且就算真的有人被強上,也應該是被愛迪他強上,他完全不可能被強上的。

不過我這個「正常精神」的認知在前兩天被自己的好奇心給弄崩了。

我那時在客廳看著愛迪格的夢,通常在主人睡眠期間,如果本我當晚出了些特別印象深刻的事情,可能會反映在主人的夢境當中,而如果沒有,則會被其他小事所堆積成的大事取代成夢。

今天的夢就是那些大事小事,一開始是啦!

不過到了中後段,開始有了些奇怪的變化,一開始我以為是愛迪格過於回想當初與雷的初夜以至於做了春夢,後面卻發現與當初有些不同。

裡面雷的言行舉止就像是……舒佩里格,很暴力、很不溫柔。

記得我剛剛說的做夢可能嗎?本我可能出了些印象深刻的事情時或反應出來。

這意思是愛迪可能出事了!

一想到被舒佩里格發現愛迪做了關於他的春夢,我就覺得害怕……我不想要人格空間被毀掉啦!

當我急急忙忙跑到愛迪房間門口,想要破門而入,敲醒我這作死的哥哥時,我看到了一個讓我久久不能平復的畫面。

舒佩里格趴在愛迪身上,愛迪格尺寸的火熱正埋在愛迪格尺寸的花穴裡,不斷的進出,兩個分別體現出二十四歲愛迪格跟三十歲愛迪格外表與身材的兩人在床上激烈的「打架」著。

看起來,大學時的愛迪格體型比較好呢……體現出二十九歲愛迪格的我邊看房內邊想著。

呃、不對,應該先叫醒愛迪,可是他好像本來就是醒的。

「嗯……不是說同性、哦!之愛是錯誤嗎……?」愛迪邊呻吟承受撞擊邊挑釁著身上的男子,「何況你現在可是、嗯啊、天……你太快了、哦!你慢些……」

不同意愛迪的話似的,舒佩里格像是瘋了似的加快腰部的晃動,將火熱快速的進入穴中,在快速的出來,弧度雖小卻力道十足,惹得愛迪只能斷斷續續的呻吟,那些挑釁的話語也消失在兩人的喘息聲與呻吟之中。

我聽著兩個人聲音,一臉懵樣的走回客廳開著愛迪格的夢。

這個太瘋狂了,舒佩里格竟然跟愛迪在一起了,而且還沒有跟我說,我覺得我被自己背叛了。

我一路傷心到愛迪格的夢結束,也就是房內兩人運動結束,決定直接去愛迪房內突擊發問,卻發現橫抱著愛迪、只穿了件褲子的舒佩里格剛從房間出來。

「你們剛結束?」

「……是。」

「你知道你們這樣是自攻自受嗎?」

「……知道。」

「你們什麼時候開始的?」

「……」

「不告訴我嗎?我可是你哥哥欸!」

「……」

我一路追問,而舒佩里格給我的答案是浴室門坂。

哥哥我好傷心。

從那天開始,我養成了戴墨鏡的習慣,像現在,他們兩個從討論控制性慾本能到誰上誰下……有耳用墨鏡嗎?

「我們明明都是愛迪格,為什麼我就是下面的?我還比你年長欸!」

「因為你老了,腰沒力。」

「最好,說的你的腰很好似的。」

「是很好沒錯。」

「騙人!」

「你做什麼?別亂摸,你這個淫魔。」

「我是淫魔沒錯啊,來吸光你精液的淫魔。」

「……你真的很騷,你知道嗎?」

「謝謝稱讚,你才是,明明都硬了還裝矜持,真是假禁慾,你的道德倫理教育是不是沒有教你不該因為別人的一句話就硬啊?」

「……」

「你、你幹嘛?說不過就動手嗎?小、嗯啊,小力點,會疼……」

「小聲,戈在隔壁。」

隔壁的對話聲音到這裡停止,只見舒佩里格像是抱娃娃般的抱著愛迪走出來,向我道別後走回房間。

看來他們又要運動了……

看來晚上愛迪格又要做春夢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