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耽美攻受拉霸機:原諒我沒說我愛你。

抽到的題目:溫柔攻x人妻受x傾向一邊的傘。

₩                                                               X                                                         ₩

原本白夾交灰色的天空,逐漸變為全灰,烏雲密布,天空飄著毛毛雨最後下起傾盆大雨,雷聲也伴隨著雨勢逐漸轉大。

邪翊看著下起大雨的天空,突然覺得頭疼,他有帶雨傘,可是他手上全是要帶回家的東西,根本沒手拿傘,正當他在想叫車回去還是要等雨停走回去時,他掛在手上的傘就被抽走了。

「喂,把我的…」他正要請他把傘還給自己時,他就看見手上的東西被拎走一半了,他不解的抬頭看著那人。

「走吧,我送你回家。」

「我…」他沒還沒我到什麼,對方就拉起他的手,「走吧,雨不會停的,我送你回家吧。」

「謝謝。」邪翊看著高過自己半個胸部的男人,突然覺得很溫暖,眼前這個人真的很溫柔。

男人撐著傘,傘幾乎都遮住邪翊的身子,男人卻被淋濕了半邊,這又給了邪翊另一種說不出的感動。已經很久沒有人對他那麼好了,自從他們死後,就再也沒人對他如此溫柔了。

男人看著邪翊一直盯著自己,只是回眸一笑,畢竟他常常被一推人盯著看,習慣了,況且,這人對自己來說意義非凡。

不過,他外表和身高還是一樣那麼萌,要不是認識他有些時間,他真會以為眼前這人是國高中生。

這次我好不容易找到你,我絕對不會再放手。

正在想事情的某人,沒看見旁邊的人已經停下腳步,還繼續走結果直接撞上他家鐵門,看見他出糗的邪翊輕笑著,看他想事情想到出神還真是有些可愛。

撞到門回過神的男子準備回家時,邪翊就叫住他了。

「那個…你先進來坐,等雨停吧。」看著扭扭捏捏的小孩他輕笑的應了聲,隨他進屋裡。

「你先去洗澡,等雨停我再送你回去吧。」男人輕笑著看著那個小身板忙東忙西的,很有趣,可惜,他不認得自己了。

「那個,同學我找了很久只找到這套睡衣,可是…這是我…我睡覺穿的請你別介意,那個…內…內褲,我…你把衣服脫下給我,我現在去洗等等烘乾你就能穿了。」

男子看著他臉紅結巴的樣子起了想欺負他的念頭,直接在他面前上演脫衣秀,邪翊看著他的惡作劇又氣又不敢說,只好把睡衣甩他身上,瞪了他一眼,扔下「幼稚」二字就身離去。

「我不叫幼稚,我叫朝暮。」朝暮沒聽對方的回應反而聽到廚房裡煮菜聲,他也不鬧對方洗澡去,聽見對方離去的聲音,邪翊才輕聲念著對方的名字,朝暮,招募,噗。那他哥應該叫解雇。

朝暮洗好澡時,就看見一個身穿裸裙的美少年朝自己走來裸裙來,當然裸裙什麼的都是朝暮已經的幻想   ,邪翊只是穿著超短褲露上身而已。  

「來吃飯…你怎麼流鼻血了,啊!」邪翊慌張的拿衛生紙給他止血,結果,一不小心被桌腳絆倒直接撲倒在朝暮身上,朝暮不知是氣氛(?)還是什麼原因,朝暮抬起邪翊的下巴,俯身吻了下去。舌頭舔舐著邪翊的齒貝,隨後撬開他的牙齒,舌頭追逐,糾纏著,一個溫柔狂野,一個羞澀盡力配合,直到他一人喘不過氣,兩人才放開,在分離的那瞬間他推開了朝暮,逃離現場的他連飯都沒吃,就把自己關房間內。

我又搞砸了呢。朝暮自嘲的笑著,隨後頹廢的滑坐在地上,隨著他的動作有東西從他睡褲口袋掉出,那是一封信,好奇寶寶朝暮撿起那封信,信封上寫著“TO朝暮”,信的內容是簡單的一句“我喜歡你,請你跟我交往。”這封信,很明顯就是要給自己的信,可是為什麼會在他這?該不會…他也喜歡自己?

鬧完彆扭的某人從房間從房間出來就看見被自己藏到睡褲口袋的信被本人看見,他有種想哭的感覺,他真的不知道他就是本人吶,學妹我對不起。

「這是給我的?」

「才不是呢,別自戀了。」邪翊從他手中搶回那封信,為什麼自己要反應那麼大,邪翊看了一眼天空。

原本,烏雲密布的天空開始轉晴,隨後艷陽高照,邪翊直接下達了逐客令。

空無一人的飯桌上,一個落魄的身影看著從門口消失的身影,食不知味如的吃的午飯,這樣也好……不要再想了,當時會把信藏睡褲口袋是因為自己也喜歡那個學妹,可是當他對自己替自己撐傘,當他親吻自己時,為什麼會害怕他看見那封信和學妹交往而不再對自己溫柔?

算了,不想了,邪翊甩甩頭,把那些不切實際的想法給甩開,強迫自己不想。

可是…他真的是喜歡自己的嗎?像自己那麼平凡的人又有誰是真心喜歡的呢。

此時,被搞出門的朝暮,苦笑著,那明顯就是給自己的信,   看邪翊的表情一定是吃醋了,邪翊,我會讓你無可自拔的陷入我的溫柔中,讓你習慣有我的生活,因為你是我想要一輩子在一起的人。

在那之後,邪翊避朝暮如蛇蠍,總是避開他。然而,沒有得到回應的學妹也沒有答應邪翊的交往,學妹拒絕的原因是「你看起來就是個跟丈夫吵架的人夫,有時要自己主動道歉,如果是因為都沒和你H的話,那只能說童顏不是罪。」

這樣的僵局沒有持續很久,直到那日…

畢典當天。

畢典開始,所有班級都帶隊到禮堂各班級位置上坐下,邪翊也坐在位置上,等著令人想睡的話語結束領取畢業證書,什麼致詞奏樂都沒有只看見自己這些日子避不見面的人,搶了司儀的麥克風。

「在開始前,請讓我對一個人說一些話,我怕畢業以後…就再也沒機會告訴他了。」

「邪翊,求你不要躲著我了,好不好。我只要一想到你永遠都……我就很害怕。其實,我們相遇是在5年前的雨天。那時你也是手拎滿袋子,我也是幫你拎袋撐傘,結果你賣給朋友的書掉落,濕了。當時,我跟你買那本報廢的書,讓你重買一本,你跟我道謝後請我去你家,煮飯給我吃,替我洗衣烘乾,那時的我覺得你是真的很體貼,我……那時就一見鍾情。後來,我為了假裝和你相遇,一直在下雨等著你,有好幾次我都遇見了你,也送你回家,你就像那些等老公回家的人妻一樣,體貼的幫我洗衣烘乾,煮飯做菜給我吃。如果雨一直不停或是太晚,你會留我過夜。我曾想過這樣一輩子也好。直到有天在你口袋拿出一封信,我以為你也是愛我的,結果,空歡喜一場,後來你避我如蛇蠍。原諒我從沒沒說愛你,我怕我一說出口,你就離我而去。可是…」

「你鬧夠了沒?」邪翊直接直接從臺上把拉走。

「老師辦公室借我。」得到老師的應許後,他就把朝暮帶去辦公室。

「白痴,哪有人告白這樣說的。」

「我,愛你。」

「嗯,我知道。」邪翊微微一笑,寵溺的說著。

「那你也回應一下我嘛!」

「頭往低一下。」朝暮照著邪翊的話,把頭低下。邪翊就在朝暮低下頭的瞬間就吻了上去,兩人唇舌交纏著,一個霸道,一個溫柔回應,由淺至深,最後分開時,牽出一條銀絲。

被吻得神智不清的朝暮瞪了邪翊一眼,隨後轉身離去。

看著離去的朝暮,邪翊非常不客氣的笑了。

這輩子,能遇到你是我這生最幸福的事情。

原諒我沒說我愛你,不是我沒勇氣,而是我不想失去你。

♡                                                                     ♡                                                                   ♡

小劇場之《跟蹤》

邪翊最近經常感覺到有人跟蹤他,從露營營地到森林,在從森林跟蹤到森林區的墳墓區,最後為了甩掉他,他在墳墓區迷路了……

都怪那該死的跟蹤狂,你不知道我是路痴嘛?馬蛋,到底該怎麼回家啊!道路到底是誰挖的啦,怎麼沒為路痴著想呢!

在他抱怨的同時,身邊突然出現一個人。

「啊!」

「怎麼了?」原本想玩跟蹤遊戲的朝暮看見自家老婆(?,據說是老公)那一副快哭的樣子,他只好現身。

「嗚嗚,好恐怖。」

看見快哭的邪翊,朝暮直接把他拉住他的手:「一起走吧,我陪你。」

在兩人亂走的時候,他們都以為對方知道路在帶路,卻不知雙方都是個嚴重路癡患者。

於是乎……一直沒找道路,越走越裡面,連GPS都救不了他們。

「快到了嗎?」走了不知多久的路後,邪翊突然問道。

「不是你在帶路嗎?」

帶你妹的路,你叫一個路癡帶路,是想一起受困這荒郊野領,然後一起玩野外piay?老子才不陪你玩!

「我路癡。」某人實話,換來的卻是對方的我也是路癡。

於是兩個路癡一起尋路,最後中於觀測星像走下山時,卻發現自始至終沒迷路,而是在路口。

END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路癡好萌
兩個都是路癡XDDD
2016-05-21 00:1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對阿,兩個路癡www
 
2016-05-21 00:2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