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致小希和小晞,可能會出現的曾經。(中)

隔天。

不知道該稱為男友還是前男友的他,站在衣櫃前逼近一絲不掛,我卻提著一包滷味,並和兩位搬家工人站在一起。

哦,還有裹在被子裡的那女的,千金大小姐。

「你能多快清理好這裡?我要把床搬走了,看是要丟到資源回收桶還是你們新家方便,動作請越快越好,拖延時間算的工資你付。」我看一眼手錶,「反正她老子有錢。」

我指向滿臉通紅,並且仍舊錯愕的那女的。

我用力關上門,請那兩位稍等一下,馬上就好。

他們看上去充滿驚愕,不知道是因為眼前的畫面還是太淡定的我。

「小晞?床是搬好了沒?我都來好久了。」突然間的他從廚房裡走出來,還開了我的啤酒。

對,就是那個偽醉漢。

我搶過他手上的啤酒,「還沒,可能是房間太大導致動作有點慢。」

「而且你們房間隔音效果很差,我在陽台都快瘋了,妳以前都沒注意到嗎?」

「我為什麼會注意到啦。」極不悅的,我踹向他大腿。

他像是很自以為的會心一笑。

那兩個仍舊衣衫不整的從房間跌出來,驚嚇的看著正準備打架的我們兩人,愣了幾秒還是急匆匆地衝出門了。

再也不要再回來了。不會再回來了。

等到終於把那大張的床搬出房間,心頭那噁心的感覺才終於解除,向他們道謝並付了工資後,我和那醉漢才準備坐下來好好吃滷味。

第一次感覺,像是邊吃滷味,邊在天空中漂浮著似的。輕鬆。

「不再相信愛了?」很突兀的,他一走進房裡便對著我說。

「嗯。」

「小晞,這樣是不對的,你不能因為乾淨的水面上滲進了一粒沙,就覺得這世界要被沙子占滿淹沒了。」

「沙不會淹沒人,水才會。」

「妳知道我在說什麼。」

「我知道,我知道你要說,我們沒有資格因為一次的不被愛而否定所有愛存在的權利,但這就是一種害怕傷害的心理,因為曾經太相信而受重傷,於是決定從根本遠離受傷的可能。」

「對。那妳為什麼始終不肯?」

「我不知道。就是會有一種,以前我最愛的人曾經做過這樣的事情,扯過這樣的謊,那會不會現在的他,也是這樣的。他一開始也會很溫柔、很貼心、很暖,每天接我上下班,假日陪我去買菜,還會幫我餵貓咪。但是久了呢?久了以後,變得他對另外一個人很溫柔、很貼心、很暖,而我,只是永遠空等。」我垂下眼。

「我知道。我也是。」

「你也是這樣被對待還是這樣對人?」

「曾經,」他望向窗外,「都有。」

「你的學生時代?」

「妳怎麼知道?妳也會讀心?」

「不會。問過佑煜,他說你和我一樣,都只有過一任而已。」

「一任夠多了。」

「所以你現在是以過來人的方式勸我不要想不開?」

「或許,」他放了個枕頭在我大腿上,很自然的躺下,「看到你就像是看到另外一個我,一樣的年紀,一樣的際遇,甚至還在同樣的季節。想當年,她也是這樣離開我,一樣害我把三萬多的一張床白白丟到垃圾場,就只是為了那男的。小開之類的鬼。」

「繼續。」

「他們現在已經結婚了,據說她老公給他兩棟別墅當聘金,而且我告訴妳,他們完全不需要溝通,嘴巴從此就沒用了。」

「為什麼?」

「一個喜歡對方的錢,一個喜歡對方的臉,需要言語嗎?」那諷刺的表情擺在他臉上,不知怎麼的多了些違和感。

「那你為什麼也喜歡那女的?」

「妳喜歡人有理由的嗎?」他斜眼看向我,我搖頭,「當時只是覺得那麼多女的天天左一句右一句得好煩,只有她,渾身都是高傲的氣質,特別不一樣。」

「膚淺。」

「就像妳這樣。」

我一時語塞,不知道他這句話的用意是什麼。

「我才不是高傲,只是懶得說話。」

「小晞,有時候感情就是這樣的,你明明知道對方有好多缺點,愛慕虛榮、膚淺、不善解人意、囉嗦、愛發脾氣,但你卻連想像他不在身邊的方法都沒有,就像他是氧氣,而你是依賴著他呼吸的魚。」

「我不是魚,而且我也不需要倚靠任何人。我有我自己。」

「承認自己需要並不可恥,可恥的是明明想找個人,卻死要面子只會窩在棉被裡瑟縮,那樣子,該有多淒涼啊。」

「但你有沒有想過,有一天你會從不需要變成依賴,自然也能從依賴變回不需要,這件事情是對等的。或許過程會痛苦會失落,但那只是因為一開始你獲得太多的幸福,現在通通把快樂要回來罷了。」他聳肩。

「不是這樣的。習慣就和你吃飯、說話一樣,不會因為時間就了就忘記如何開合嘴脣,忘記如何張嘴吃飯。妳可以不贊同我的想法,但你不能否認你能夠放下每樣東西。」他眨眼。

「我不能。」

他沉默。我們就這個靜靜地各自發呆,直到他再次開口。

「小晞。」

「嗯?」

「妳愛上一個人需要多少時間?」

我的心跳漏了一拍,生平最害怕的就是這種問題。

「你是說從現在起嗎?」

「對。」

「大概一年兩年?也或許我就終身不嫁了吧。」

「妳說至少一年嗎?」他睜著深邃的雙眼盯著我,那神情跟個小嬰兒討糖吃似的。

「大概吧。你要幹嘛?」我別開眼,輕彈他的額頭。

「也沒什麼。」他站起身,「我要先回去了啦,只是想問妳,能不能一輩子記得我?」

「一定會。」

「那就好,被記得是我人生最大的希望了。」

「哦,那你人生還真無聊欸。」我噗哧笑出聲。

「哈。確定不問一下我的名字?在我走之前?」他穿上棕色大衣,步向玄關。

「你如果願意說,我便永世不忘。」

他走出門,手緊抓著門把,「我也叫小希,希望的希。」

我倏的站起身,已看不見他離去的背影,卻久久不能平息。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