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Misa《親愛的,這也是戀愛》
HOT 祝大家新年快樂!閃亮星─瑭碧耽美稿件大募集

致小希和小晞,可能會出現的曾經。(上)

和他初遇是在閨蜜的婚禮上,正送客的時候。

他喝得比新郎官醉得多,走起路來搖搖晃晃,滿身酒氣,原本精緻的髮型變得凌亂,遮住應該清澈的雙眸。

一眼就能認出的只有他身上新推出的某某牌冬季限量款大衣,一件五位數的那種,五官完全被妝容遮蓋,像是戴了精雕細琢的面具在臉上,想要遮住心思,又想凸顯情緒。

我好認真地站在那兒,觀察他好久,看著他被一個個客人厭惡地瞪視、推開,終於忍不下心過去扶住他,而他像是沒骨頭似的癱在我手臂上。

「小晞,你能幫我把他拉到裡邊去坐著嗎?他是我老公的同學啦。」同樣凌亂的新娘一面應付賓客一面轉頭朝我吼,我無奈聳肩點頭。

「妳叫小晞嗎?早安哦。」他仰頭望著我笑,或許是原本的面容已經完美無瑕,那笑容似一幅美麗的畫面,瞬間定格。

「現在不早了,」費力拖到椅邊,「坐好,乖。」

他聽話的點兩下頭,但仍持續地往旁邊倒。

「欸,」他突然睜開眼,拉了下我衣角,「旁邊的椅子拉過來點好不好?」

我依言拉了旁邊的椅子,併在他坐著的椅子邊,正打算扶他躺下。

他卻搖頭,「妳坐,好不好?」

那語氣竟像撒嬌似的。

「好。」

他拉著我的手,而我在他身旁坐下。

我們明明互不相識。

「小晞哦,我跟妳說哦,」他自然的枕著我的胳膊,臉向上仰,望進我的眼,「這世界上有一種東西最不可信,那叫愛情。愛這種東西,就是一種酸葡萄概念,沒有的時候就想方設法去得到,得到之後又覺得沒什麼然後厭倦。妳男朋友也是這樣的吧。」

「我沒有男朋友。」

「前男友。」

「你根本沒醉吧?」

他雙眸恢復平時該有的清澈,頑皮地眨了兩下,「不,我醉了,只不過只有剛才的一半。」

「為什麼要裝?」

「因為妳看起來不開心。和我一樣的表情。」

「有很明顯?」我不禁捏了自己的雙頰,赫然發現像是僵硬已久般。

他不語,只是帶著高深莫測的笑容。

「我不開心跟你什麼關係?」忽然想起他只是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人,於是送他一雙白眼。

「敢不敢賭,我會讀心。」

「為什麼不敢?我明明就是問你為什麼我們不認識,你卻因為我裝瘋?」

他聳肩。卻聳肩。

「我習慣多管閒事,等一下,佑煜來了。」他立馬重新變回軟骨狀態,再搭配瘋癲似的笑聲。

「小晞!對不起啊,麻煩妳了,他現在還好嗎?」新郎氣喘吁吁,我輕笑。

「他很好,只是發酒瘋發的有點過了。」

「對不起對不起,大概都差不多了,剩下的交給他們收拾,我們先回去吧。」新郎一臉歉意,那偽醉漢卻持續發出幸災樂禍似的笑聲。

因為婚禮場地是在郊區某間山莊的緣故,今晚原本就打算到新郎新娘家的別墅借住一晚,反正三層樓,住一樓應該不太會妨礙他們。

「哎呀,我得想辦法先送他回去,但他又醉成這樣,怕一個人回去不安全呢。」新郎一臉煩惱。

他剛才的話還沒說完呢。

「能不能,把他也一起帶回去?我可以給他弄點解酒的,你們那裡不是還多一間房間嗎?」

佑煜一臉驚訝。

「好、好啊,那我們趕緊走吧。」

最後,我和佑煜把明明沒醉的這人又推又拉弄上車,小佟一身禮服上了車,往別墅前進。

大概二十分鐘的車程,他現在邋遢的坐在頂著一頭濕髮的我前方。

「妳確定,我們在這裡不會吵到新人?」像是諷刺似的口氣。

「是確定他們不會吵到我們吧。」

「好,」他笑,「小晞,打算和我說說怎麼分手了嗎?」

「不要叫我小晞首先,我連你名字是什麼都不知道,」我惡狠狠瞪他一眼,「再來,怎麼分手跟你什麼關係?」

他聳肩,「沒有關係,只是我習慣幫人調適情緒。」

「沒有需要。」

「說吧妳,一個連身高都不高的弱女子逞強什麼?而且我不認識妳妳也不認識我,大概也不會見面了,就當發洩啊,我不會說出去的。」

我挑眉望向他,他露出肯定的神情。嘴角像是帶著半諷刺的笑容。

「好吧,不過也沒什麼好說的,」我苦笑,「很簡單的劈腿啊。」

「劈腿?他們公司董事長的千金?」

我一愣。

「你怎麼知道?你認識他們之一?」我訝異不已,明明互不相識的。

「不知道,猜的。」他又聳肩。

「怎麼猜?」

「首先,妳長得也算上相,身材之類的也不差,所以被美色誘惑而出軌的機率太小,大概就是金錢吧。」他斜嘴笑,帶著些許的自傲,「而且剛才妳錢包裡的兩張名片,一張看起來就是妳前男友的。」

前男友。

「隨便。」我故作鎮定,實際上慌張到不敢多說一句話。

「好吧,妳提的分手?」

「其實還沒分,哈。」我聳肩,「只是我知道了,他也知道我知道了。」

「好像繞口令,哈。為什麼還不分?」

「懶吧。能拖一天是一天,不想理。」

「第一任吧。」

我再度一愣,只是比剛才鎮定些。

「妳年紀不大啊,說不定比我小個兩、三歲,二十六?」他挑眉而我點頭,「小兩歲。交往算久了吧,而且他年紀應該比妳大不少。」

「你是不是暗中調查我很久了?」

「跟妳說我會讀心死不信。」

「為什麼都知道?」

「可能天生註定吧,我是妳的天使。」他又頑皮的眨了兩下眼,睫毛極為濃密。

我不語。他不說我也不說。

「好啦,我是真的會讀心,」他抓起一旁佑煜放的換洗衣物,「我先去洗了,妳睡吧,我等等睡旁邊沙發,不用擔心。」最後露出了壞笑,我白眼。

「誰擔心你啊。」

於是他轉身步入浴室之前,我提前潛入夢鄉,沒有等到他出來。

等我醒過來之後,他早已不見蹤影,只留下桌上一張名片和背面的幾行字。

「小晞,想說話就撥這號碼吧,全年無休的詩。」

詩?

不知道為什麼,我只是把號碼輸進通訊錄裡,再把名片放進錢包,走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