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極端病態系列之一】很愛妳。

我愛她。很愛很愛她。

 

 

我第一眼見到她,她正提著大包小包的行李準備進房。我興奮的跑向她,但沒有和她打招呼,因為她的周圍盡是滿滿的人。

 

她是我的新室友。而我和她就是這樣認識的。大家對於她都很好奇,當然也包括小她一歲,同她一起搬進來的妹妹。她和她的妹妹差很多。

 

她不愛說話,個性內斂又怕生,而她的妹妹則和她完全相反。所以大家關注的目標都移向了她的妹妹。

 

而我,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想靠近她。我和她說話,隨時都陪伴著她,在她難過、生氣或著哭泣的時候都是。我鼓勵她,溫柔的對待她,讓他相信我是站在她這邊的,永遠。

 

不時做些貼心的小動作,讓她感到窩心。然而,我卻越來越不滿意。我想要她,想要她無時無刻都在我身邊,只要我一喊她,她就必須立刻出現。

 

少了她,一天都不行的樣子。每次回到公寓,就會開始找她。找不到她就大喊她的名字──而她每每也都會出現。可是周末的時候,她會回去老家,我都忘了這點,自己不停的在公寓裡亂走,大喊她的名,直到嗓子都啞了才自己喃語:「啊、她回去了……。」

 

當然,有時候真的希望她乾脆不要回去就好了。不過這不可能,所以我最討厭周末了。簡直可以用痛恨來形容。可是我不只討厭周末,我更討厭她和別的人太過於親近。只要她和誰說話,我事後一定會追問她聊天的內容。她也總是不厭其煩的告訴我。

 

我們很要好,我們會做任何親密的舉動,其中一個,我最喜歡的就是輕輕的撫摸她的唇瓣,或者趴在她腿上,指尖輕輕在她的大腿上描摹著她明顯的血管。

 

她的唇瓣很柔軟,但是在上唇的中央有一小塊比較硬,我想,這應該是所謂的珠唇,我不只在內心裡幻想一次,用舌尖輕輕品嘗她上唇的滋味。

 

肯定很美味。

 

這種關係,直到某一天,她用那我注目了不下十次的唇瓣悠悠說著。

 

「我好像、喜歡你。」

 

我攬住她的腰,啄上我那夢寐以久的唇,然後剝開她所有的外在姿態,讓她在我面前顯露那人類最原始的醜態,恣意侵入她的一切,毀掉她所有的防衛。

 

 

她是我的。只能是我的。這時我才發現我多麼的想要她──但我卻不知道我愛不愛她。我只是想要她而已,只是不想要讓別人佔有她而已。

 

吶、可以佔有妳的,只有我。只能夠是我。知道嗎。

 

每次的入侵,彷彿都帶著這樣的訊息,狠狠的撞入她的最深處。她唇間溢出的呻吟,是無聲的認同。她身軀難耐的扭動,是甘願的姿態。至少我是這樣覺得的。

 

 

這樣算不算在一起呢?我不知道。我知道,我現在似是雙手掐著她的白嫩的細頸不放,逼的她連喘息的空間都沒有。她連喘息的空間都只屬於我。連她因難受而做出的掙扎也是我的。

 

不在只是她這個人了。我要她的心也是我的。我知道她一定也會心甘情願的給我,一定要。

 

我討厭的範圍更廣了,我開始討厭她說話,只要不是我的人都不行。就算只是路人問路也不可以。我也開始討厭她揚著嘴角,因為我覺得她的笑容只能屬於我。

 

我甚至恨這整間公寓的規格,因為單人床,我不能和她一起睡覺。因為淋浴間,我不能和她一起洗澡。

 

我想,銬上手銬、腳鏈,束縛她不讓她亂跑,蒙住她的眼睛,不讓她的瞳孔再反映出別人的臉。在她的嘴裡塞滿了布,不再讓她和別人說話,或著對別人綻放笑靨。想把她關在只有我和她的密室,永遠不讓她出去,這樣就不會有人能拐走善良無知的她。

 

但是,如果可以的話,我更想把她的每一個器官都完美的割下來,好好分類、保存,為了不要浪費,我想喝掉她的每一滴血,讓她真正的在我裡頭。

 

我想挖掉她的雙眼、割下她的舌頭、肢解她的身軀、解剝她的內臟、榨乾她的鮮血……我甚至想把她的心臟裝在自己的身體裡。可我不想這麼做。我還是想要完整的她。我不要不完美的她。

 

在床上,她總是很配合。我喜歡和她在一起,我喜歡她赤裸的熱情。在抱著她的時候,是我覺得我唯一可以感覺到她的時候。可是當她一但不在我的視線內,我就會擔心。即便她一再的向我擔保,我還是無法信任她。所以我很喜歡藉由做愛來換取我的安全感。

 

有次,她回去老家很晚才會到公寓,我一聞到她身上的煙味,就抓著她的肩膀,也不顧她手上的行李,把她抓近我的房內,我的床上。

 

我看著她高潮,卻仍不滿意。我欺壓在她的身上,手背輕撫著她的臉頰。

 

「好想就這樣死在妳的身體裡面……。」

 

我還沒退出她的身體,指尖在她的頸肩流連,曖昧的喘息讓她的胸口不斷起伏,我俯身親吻她的豐盈,可以感覺到她身下又一股熱潮,也可以感覺到她胸前的尖挺。

 

但我的下身沒有動作。我掐住她的頸子,嘴裡又重複一次,我癡狂的望著她,望進她充滿著恐懼的眸子。

 

她開始奮力掙扎,而她的力氣太小了,根本敵不過我。我笑出聲,最後放開她。她馬上坐起身子,背對我猛烈的咳嗽。我輕輕順著她的長髮,等她咳的差不多後,抓著她的下顎面對我。

 

我溫柔的吻上她,而她依舊生澀的回應我。

 

 

 

  ──完。

 

(後續篇。)

 

一星期過去了,她又要回老家。我也只好乖乖的等她回來。但這次,已經星期一了,她還沒回來。我耐著性子等她,同時也想好要怎麼處罰她的遲來。

 

她還是沒回來。我拚命的打著她的手機,不是關機沒通,就是不接。我愣住了。不可能,她不可能就這樣離開我。不可以,她不可以離開我的。我都沒有准許,為什麼,她可以離開。

 

我瘋狂的找她,但才發現我根本不知道她的老家在哪,傳了上百封簡訊,也在所有的通訊軟體上留言,可她沒有回就是沒有回。

 

她消失了。離開我了。

 

她已經離開我第三年了,我依舊打著熟悉的號碼。從放棄留言、找尋,到現在我只剩下打電話給她。只要她的電話還可以通,我就會一直打下去。

 

欸、妳不是屬於我的嗎?是屬於我的吧。一定是的吧。不准、不可以離開我哦。

 

但其實仔細想一想,其實她是可以被任何人取代的,只要有個人可以完全的是我的就好了。不是嗎?對於她的離開我也不是沒有反省。

 

她一定,是討厭被我束縛著,這個我有自知之明。所以,我要讓下一個人同樣的束縛著我。這樣就可以了吧?

 

「因為是妳先綁著我的,所以我才束縛妳的。不能怪我哦。」

 

這樣,就可以了吧。一定可以的。

 

放下手機,這次是有通但沒接。我散漫的打開聊天室窗,剛好看到別人敲我的視窗。

 

我揚著嘴角。

 

該找誰呢?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