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暗殺教室》-妳這騙子

類型:悲文

特別指定:璃舞死掉

希望劇情:啊就~業念念不忘吧!

**

「恭喜璃舞同學,暗殺成功了。」在參加完璃舞的喪禮出來後,殺老師突然這麼說著。

「這是什麼意思。」鳥間老師很冷靜的問著。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現在的我…只是E班的班導師,僅此而已。」

「所以明年三月,你不會毀了地球?」對於薇琪老師的提問,殺老師只是點了下頭。

「但我們還是暗殺教室,大家明天還是要繼續暗殺老師我呀。」說完,殺老師就用20馬赫不知道去哪了。

吶,璃舞…妳暗殺成功了呢。

世界確實的把100億日圓給了神無月家,雖然殺老師依舊存在,但世界是不會被毀滅了,離開我們的是璃舞。

「妳怎麼,在三月之前就離開了呢。」還沒到三月,妳就已經先離開了,這算什麼呢。

「業,你不覺得躺在草地上看著雲四處飄著,心情會變好嗎!」璃舞成大字型的躺在草地上,開心的說著。

「啊,是啊。」躺在草地上,帶著微笑,轉頭看著躺在旁邊的璃舞,但璃舞卻不在。

「可是妳不在了。」

「不要鬧了啊!」被我澆了一頭水的璃舞,雖然很努力的想讓自己看起來兇一點,但生氣起來的璃舞,不管怎樣都像是在撒嬌呢。

「可是妳不在了。」拿著水管,高舉在頭上,冰涼的水從頭上澆下,那時候璃舞是這樣的感覺嗎?好冷。

「這路是不是變長了呢。」

「別用這當藉口,一定要去上課!」看著嘟起嘴的妳,我笑了。

「這路確實是變長了。」看了身旁,已經沒有妳的身影。

這路雖然一直是這樣,但有妳時,這路變得很短,沒有妳時,這路竟然變得好長。

「可是妳不在這。」所以路很長,長得我沒有力氣走了。

「業,你看!」妳開心的指著花圃,裡頭種滿了妳最喜歡的薰衣草,薰衣草盛開成一片,妳會用薰衣草泡茶、做點心給我們,妳身上也總是帶著淡淡的薰衣草香。

「可是妳不在這。」看著這些依舊盛開著的薰衣,沒有人會用這泡茶、做點心給我們吃了。

那個總是帶著淡淡薰衣草香的妳,已經不見了。

「呵呵,就別欺負殺老師了啦!」妳總是在一旁看著我們,看著我們的一舉一動,我們在欺負殺老師時,妳也是讓著我們欺負,過一下才制止我們,眼神是寵溺啊。

「可是妳不在這。」沒人會溫柔的看著我們,守護著我們了。

「我不會讓業一個人跳下去的。」高聳的懸崖邊,坐在延生出去的樹枝。

妳那時的眼神很堅定,我不自覺的被妳給深深吸引住。

「可是妳不在這。」將重心往後傾去,任由身體往下墜去。

妳是個騙子,不愧是人稱詐欺師。

「我們要一起考到大學啦。」妳笑著。

「我最喜歡業了,所以不會讓你一個人的。」妳笑著。

「我答應你。」妳笑著。

「再見。」妳笑著。

我考到大學了,妳不但沒有考到,還沒有和我一起考大學,妳這騙子。

妳不喜歡我,不然怎麼會留下我一個人呢,但其實妳是愛我的,妳這騙子。

妳答應了我的求婚,相信國中小鬼的誓言,但妳沒嫁給我,妳這騙子。

一如往常的道別,再見,妳再也沒有與我相見了,妳這騙子。

我說過了,妳可是我的,所以妳的一切由我來完成。

而我完成了,所以我可以跟妳再見面了吧,妳這騙子。

這次遇到妳的話,我一定會緊緊的抱住妳,妳可別想逃啊,妳這騙子。

當我的妻子,永遠在一起吧。

「殺老師,你不覺得那兩個孩子很像業跟璃舞嗎?」E班大家聚在一起,回到了他們之前的教室。

與殺老師在窗外,看著薇琪老師上課,發現教室的最後面有著紅色和黑色的小小身影。

「烈日,請認真討論啦!」黑髮少女無奈的對旁邊的紅髮少年說著,現在是大家的自由討論時間,紅髮少年卻是一直捉弄著黑髮少女。

「不如一起翹課吧,小舞舞。」

「很像,很像業同學跟璃舞同學。」那相處模式根本就是業跟璃舞。

「如果我們轉過身,多加注意守護著我們的璃舞。」

「沒有如果了,渚同學。」殺老師低下頭去。

「就如璃舞同學所說的…」殺老師還沒說完,就跟大家一樣看著教室裡。

「人生就是不斷的選擇,然後不要後悔啊!所以要對自己的選擇負責、不後悔。」

眾人驚訝的看著說出這話的黑髮少女,黑髮少女的身影好像在那一瞬間,雖然只有一瞬間,但與璃舞的身影重疊了。

「是啊,璃舞確實是一直這麼說。」所以選擇了自己承受離去,畢竟那時的我們確實是無能為力。

「薇琪老師,妳怎麼哭了呢?」教室裡的薇琪老師,聽到黑髮少女說出這話後,眼淚不自覺的流了下來。

「薇琪老師還是一樣呢。」雖然笑著薇琪老師,但大家的眼淚卻也不受控制的流了下來。

業在大學畢業後,也就是3年前,在那個他跟璃舞進行自殺式暗殺的懸崖,自殺了。

「好了,大家畢業了10年,來聊聊最近吧。」殺老師一如往常的扭動著他的觸手,永遠當帶著笑臉的人。

**

說真的,這文真的沉重到羽語我都哭了~

其實一開始沒打算讓業追隨死去什麼的啦,真的!

一開始的結尾是…

E班的大家,開著10年後的同學會,回到了E班。

才剛走進教室要找殺老師和薇琪老師,就聽到了一頭黑髮的少女說出這樣的話。

「人生就是不斷的選擇,然後不要後悔啊!所以要對自己的選擇負責、不後悔。」

眾人驚訝的看著說出這話的黑髮少女,黑髮少女的身影好像在那一瞬間,雖然只有一瞬間,但與璃舞的身影重疊了。

「薇琪老師妳怎麼哭了啦?」黑髮少女緊張的拿出手帕。

「妳叫什麼?」業驚訝的到黑髮少女面前,但眼神卻是溫柔。

「我叫水月舞。」黑髮少女露出了微笑,跟當初的璃舞一模一樣,口氣、眼神、笑容,業的眼淚滑落。

我們還記得,那時是我們第二次看到業哭,第一次是在璃舞的喪禮上。

水月舞是個孤兒,業當天馬上收養了那少女,並這麼告訴那孩子。

「我是妳的爸爸,赤羽業,妳的媽媽叫赤羽璃舞。」

「雖然妳的媽媽已經不在了,赤羽舞。」業溫柔的摸著那孩子的頭,在說到璃舞時,那眼神是我們所知道的溫柔,專屬璃舞的溫柔。

大概是上面那樣吧,但後來還是想讓業追隨璃舞一下(去死啦#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