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原創/短篇完結】烽火

      天使與惡魔是立敵的種族,就像黑與白是對立色,光與暗是相反的能量,每一個種族已經存在都有各自存在的意義。

      因此,天使與惡魔族一旦見面就會開戰。他們互相厭惡、互相排斥。

      可卻無人知曉在一切的開端,所屬光的天使第一次遇到所屬暗的惡魔時,並不是開打,而是為了救一隻動物而造就的邂逅。

      猶記那隻小鹿落入山谷,發出淒淒哀鳴。天使本性善良,不肯見死不救;但屬於邪惡的惡魔那方,竟也有「良心」這種存在。

      天使與惡魔幾乎同時躍入山谷中,將小鹿救出。

      然後惡魔沒有多做停留,展開翅膀快速的飛走,連一瞥眼也懶得。

      天使怔了須臾片刻,想起惡魔與他一同救下了那小鹿的情況,臉上不禁綻出淺淺的微笑。輕輕淺淺的,天使的笑容依然如此美麗。

      他對惡魔的印象有些改觀。

      之後的日子中天使才發現,他似乎很容易遇到這惡魔。

      每一次見面,都是不同的情境以及不同方式。

      儘管這神秘的惡魔對自己沒有什麼敵意,但天使還是會對惡魔稍有防備。自小聽了這麼多的謠言都說惡魔邪惡,心中多少有些忌憚。

      但天使也想著,如果能和惡魔成為朋友,那該多好?卻不得已往壞的方向想去:對方既然是惡魔,就算他和其他惡魔有所不同,但惡魔和天使一直乃立敵,終究不能在一起的。

      直到那一天……

      「怪了,這裡怎麼都沒有生物?」天使皺著眉心,警戒的望著這四周。

      他接到通知說這裡有魔物攻擊無辜的村民,可他處處巡著,依然覺得這次的事件不同尋常。

      不是說哪處不尋常,而是整座森林都不尋常。這座森林似乎有種法術籠罩這著,可他左思右想的,到底是誰會把整座森林用法術籠罩起來呢?

      天使想著想著,不經意踢到地上的石頭,腳下一滑,失去平衡的他竟一時忘了自己有雙翅膀,便直直的掉下一旁的山崖去。

      他閉起雙眸,承受著寒風如刀刃般刺向臉龐。

      ——不會痛?

      天使猛地張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個乾淨俐落的黑色短髮。

      惡魔?

      這是天使第一個想法,因為惡魔的特徵一向都是黑髮紅眼。

      天使發現惡魔的雙手正環繞著自己的腰,臉上浮現著淡淡的紅暈。原來惡魔一心想要救他,因為翅膀受不住重量而摔倒在地。

      天使感覺到在他身下的惡魔動了動身子,才趕緊起了身。仔細的往惡魔探去,發現他似乎有些眼熟。

      惡魔又抬起頭,天使正好瞧見惡魔的黑髮與黑眼。

      該不會……

      「你是之前的那個……」

      可正常的惡魔不是黑髮紅眼嗎?天使疑惑的望向惡魔。

      「天生的。」似乎猜到天使在想什麼,惡魔淡淡的回答道。又頓了下,似乎想到什麼,惡魔緩緩的轉身對著天使,「離開這裡,越遠越好。」

      天使聽到這句,有些恍神:為什麼惡魔要提醒他離開呢?

      「戰爭即將開打。」惡魔面無表情的看著天使,似乎不打算告訴天使原因。

      天使緊握著拳頭,望著惡魔,「你的名字?」

      沒有想到天使會問這個問題,惡魔的墨色眸子轉了轉。

      「我是月曉。」天使先對著惡魔說道。

      惡魔左看右看,又一把把天使拉到一旁小屋裡。繼而警戒的看了窗外一眼,這才放心的拉起簾子。

      月曉不解的望向惡魔:他為什麼要這麼緊張呢?

      「會有其他惡魔......我是路達。」惡魔瞄了他一眼,道。

      月曉笑了下,「你很不一樣。」露出了發自內心的笑容。

      路達愣了愣,隨即別過頭,好似不讓月曉看到自己的表情。他其實心中分明的想著:月曉是天使而我是惡魔,不該有交集。

      「戰爭要開始了嗎?真希望不要有戰爭呢……」月曉掀了掀窗簾,眼裡盡是些難過以及悲傷的神色。

      路達靠在背後的牆壁對說道,「天使與惡魔就像是光與暗一樣,不能融合一起。」

      月曉往路達方向看去,「光與暗,是不能替補的。」

      「明明不認識,你卻來這裡有何貴事。」猛然想起天使來這裡的之事,路達又換上那冷漠的表情。

      月曉雖然不曉得他要要轉移話題,卻也乖乖的答道,「任務......還有我想見你一面,於是就來這裡逛逛,看會不會見到你。」

      沒也想到月曉的答案中居然會有他,路達頗感訝異。

      路達看了月曉一眼,他不相信任何天使或惡魔,要知道打從有記憶以來,他一向都是一人獨來獨往,原因就只是他不是黑髮紅眼的惡魔,所以常常被族裡的惡魔給排斥。

      「如果無聊可以常常來找我喔。」月曉對著路達笑了下,他雖然不知道路達曾經發生什麼事,但是他知道路達正想著些不愉快的回憶。

      「不需要。」路達愣了愣,隨即婉拒月曉。

      坐在椅子上,「天使永遠都是訴說的好對象。」月曉對著路達說道。

      「我們是對立的種族,不是朋友!」倒抽了一口氣,路達語氣竟有些慌亂,他對著月曉大喊,「就算你在怎麼溫柔的對待我,我們終究是敵人!」

      天使和惡魔是不能當朋友的,一旦發現兩個種族相愛或成了朋友就會被自己同種族的給趕盡殺絕。即使是未成年的天使或惡魔。

      「我把你當朋友了,你和其他惡魔不一樣。」月曉對路達說道。

      他真的和其他的惡魔不一樣,其他惡魔才不會救一隻小鹿,更不會救一個天使。

      所以從那時刻起他就決意要把他當成朋友了。

      「我們是敵人。」路達說完,開啟暗空間把天使推進去,「回到屬於你的地方。」

      接著,是一片黑暗籠罩。不只是視線,更多在心。

      *

      「不要這樣了,路達!」金色長髮的少年手上拿著劍指著跌坐在地上狼狽的黑髮少年,語裡盡是一些不捨以及絕望。

      天使從未想過他會與他的最後的相遇會是在戰場上。

      路達冷冷的笑了下,「月曉,你明知道我是惡魔,你覺得我們會罷手嗎?」路達輕輕的撥開指著他的劍,道,「惡魔是一向是邪惡的,難道你忘了嗎?」

      「路達,我們不是朋友嗎?」天藍色的眼睛直直望著路達,語氣竟帶著幾分顫抖。

      路達依然波爛不驚的道,「我們從來不是朋友,只是你一廂情願罷了。」

      如果沒有戰爭的話,他和他說不定可能成為朋友。可因為他和他是惡魔和天使,他們是對立的種族,已經注定了他們無法成為朋友的宿命。

      天使與惡魔是注定不成朋友的。

      路達微微的別過臉,黑色眼瞳絕望的望著遠方。

      「我們是朋友!當然是!」月曉毫不猶豫的放下手上的劍,直接往路達的臉上揍了過去,「不管如何,天使永遠不會後悔自己說過的話!」

      路達結結實實地挨了一拳,卻發現……

      月曉的臉上多了幾分憤怒與落寞,還添了一些不易察覺的溫柔。

      「如果可以,我希望天使和惡魔可以不再戰爭!」月曉揪起路達的領子,「希望我們可以成為朋友,更希望我們可以成為兄弟!」語氣又哽咽了起來。

      路達從的讓月曉揪起自己的領子,直到聽到月曉最後一句話之後,眼中猛然露出了慌張的眼神。

      ——我們不能當成兄弟。

      路達感到方才緊緊揪著他領子的手漸漸的鬆了下來。

      當疑惑的看著頭低著頭的天使,竟發現月曉腹部穿插著一隻手:黑色的手。月曉如落葉一般向後倒去,路達才趕緊接了去。

      直到懷中的人兒體溫越漸轉涼,路達落下兩行淚。

      路達輕輕的把懷中的月曉輕放在地上,抬起頭看著眼前惡魔。那惡魔的紅眼睛鮮紅逼人,一隻手上沾滿著月曉的鮮血。

      「彌法。」叫出那惡魔的名字。

      彌法道,「沒想到你記得我啊。」被叫彌法的惡魔高傲的抬起頭對著路達說道。

      「當然記得,我族的第一魔王接班人。」冷哼了一下,路達說道。

      「與天使這麼親近,是天大的罪過。」彌法冷淡看了月曉,才把視線定在路達臉上。

      與天使這麼親近,在惡魔規法裡,是死刑。

      路達握緊拳頭,「那我若為了天使報仇,又是多大的罪過?」路達勾起了一個冷笑。

      沒有料到會被反問的彌法挑眉的看著路達。

      路達摟著月曉,低聲道,「你把我當成朋友,我卻辜負了你。」續而撫著月曉的臉龐,「最後因為你的那句話才讓我把你當成朋友看待,很可笑吧?」

      一旁的彌法冷眼看著路達。生死離別他經歷過無數次,但他無法理解為何有個惡魔會為天使心狂至此。

      「你說過不想要戰爭......」路達笑了笑:「那我便親手將這場戰爭了結了吧。」繼而站起身,身後的翅膀不斷拍打「嗤嗤」的作響,又撩起一陣陣風浪。

      「全部都殺光,這樣戰爭就結束了吧。」

      *

      因為惡魔與天使無法成為朋友,所以只能戰爭,光與暗都有各自存在的意義,不需要搶奪誰的自由而取代他。

      就算打贏了戰爭,死去的天使與惡魔也再也不會回來了。

      一錯再錯,步步皆錯。其實最穩固的不是取勝的榮耀,而是有血有淚的情深意重。

      當在一片灰暗沙塵之間,最終顫搖搖的那把搖曳爝火,永遠是為了那最珍愛的人所點燃。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